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成都回民现状

 作者:佚名  来源:虎世文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2-23 19:54:52


    成都是四川的省会,位于本省中部,附近平原,成为盆地,当抿江与大巴山之间,土地极为肥沃,为全川之冠。城周广二十二里三分,东西城距离九里三分,南北七里七分,市街整洁,商业辐接。人口约四十余万,城内分大城与少城两区。少城在城之西隅,周五里五分,康熙五十七年筑,为满人居住之地,称日满城。民国以还,满人势衰,城垣亦被当局拆卸,屏藩既撤,遂受同化,向之雕梁画栋,侯门王府,今则悉被汉人购得,任人居处矣。

    成都回民约千户左右,人口约万余,向居住大城内,以西华门为最多,东华门次之。旧皇城之贡院街,则为回民经营生意之大本营,非回民之业饮食者,在此地甚鲜立足之所。当回民鼎盛时代。西华门_带皆为回教人的范围,几成为回教区域。其风俗人情,迥与他区异。语言、风俗、习惯方面表现之差异,尤为显著。在西华门生长之人,不仅教外人视为特异,即在非西华门之本教人看来,亦大为悬殊。语言方面表现的,如:“风”之一字,西华门读如“分”,“红”读“横”,“绿”读如“留”,“缝”读如“焚”,种种变异读音,不胜枚举。至于风俗习惯方面,如逢年过节,庆贺酬醉,放鞭炮,贴楹联,及一切民间风俗,西华门居民绝不仿行。反之,遇有回教节日,则张灯好挂彩,穿红着绿,莫不喜形于色,热烈举行。男子之习尚,多好武和每于听夕。练拳耍根。舞剑玩枪,盛行一时,故清时,回民之武官甚多。饮食一层,非常谨严,除回民贩卖者外,虽日常所需之调和,亦不苟且取诸非回教人。综合语言,风俗,习尚,饮食诸端,无形中送构成一绝大之壁垒,寥若晨星之回教徒,数百年来,未受非回教人之同化作用者,殆由于此。

    现下世界进化,生活日繁,人类为谋生活上之需要,势须就食四方,彼迁此移,变幻靡常。于是有回民区域之目的西华门,已不复为往昔之清一色,而变为汉回杂居之所矣。该地自非回教人迁入以后,效颦学步,互有影响,前此之风俗习惯,为之大变。自是以后,回民遂渐衰落。迄今西华门大部分房屋,都落在非回教人手里。抚今追昔,能不喟然!目前回民都散居于城内,有产阶级多卜居于少城。盖以少城地僻人稀,林木密茂,空气清新,宜于居处;鳞次林比之小巷,酷似北平之胡同,但清洁平坦,则过之。其余多数,都居于旧皇城附近一带。

    回民之经济,在昔本甚丰裕,小康之家所在多有。近年历受时局不靖之影响,军阀乱战之摧残,颇呈枯槁之象。其能维持永久,不感生活之威胁者,不过十余户而已。其余靠两手挣来过活者,约占十分之六七,赤贫者约占十分之二三。其经济之来源,百业俱备,至为复杂,小本营生者占大多数,资本在万元以上者抵有几家,数千元者约十余家,千元以下者约百余家,其职业之分配,军政界约占百分之五六,邮务约占百分之二三,教育界占百分之一二,商业约占百分之四五,而商业除几家开设煤油公司,绸缎.电料、药房、字号之外,大抵以业饮食、油米、屠宰为多。手艺人不甚发达。此外贩卖杂货,往来于松潘、懋功、打箭炉等处者亦不少。成都之屠宰业,以牛为大宗,且为回民之专业,每年约宰一万四千余只(今年春市府出标招包为一万二千只),每只纳税贰元。屠  二,城内小西巷系黄牛屠场,西外金仙桥则为水牛屠场,屠户约五十余家,资本在千元以上者不过十余户,每日二场约宰牛三十余只。中秋系牛肉节,前后三日每日约宰百余只,此等屠家或自行挂架售卖,或批发与人,每斤约一角贰分。靠此业养活者包括数行,不下千余家。直接方面则有宰牛者,剥牛者,剔肉者,刮杂碎者。间接方面则有牛骨商,制皮厂,角蹄,牛尾等行。仅此一业(指屠宰业)养人甚多,故回民聚住之地,大抵邻近展场。成都市之屠场,距皇城不远,所以皇城附近之回民特多,不过近受市府取缔,勒令搬出西门,故近来西外金仙桥一带,鸠工拓地,建筑屠房者,甚为忙碌,纷纷迁出城者已达三十多户。吾恐十年之后,城外居民,或将超过城内矣。

    牛肉架之地点,以皇城贡院街为多,其余各街甚少。然成都市区辽阔,距该街远者,往来甚称不便,于是乃有走担,担往各街叫卖,走担约三百余户。

    成都妇女生之计,率多仰赖男子,深闺简出,勤苦耐劳,乎日治理家事,抚养子女之外,偶有余晷,则从事一种专有之副业——编织物。此种手工业,大概系由陕甘传来(各季毛袜市起,多有陕人运毛袜来J;!售卖,编织大体无甚差异,不过毛线稍粗,式样笨拙而已)。初系回民之专业,后来回汉杂居,汉人亦会编织矣。毛有牛毛、羊毛两种。牛毛产于康定,价甚低廉。羊来自松潘草地,系由老羊身上剪下,长约六寸余,每斤约五角余。取羊毛之手续较牛毛为多,先用退油皂水洗涤数次,再用清水透清。曝乾则成洁自之绒毛。用手撕之,则成匀净绒毛。此后,用手工纺成毛线(纺法系用五寸长之圆木棒,中凿一孔,以一端有两钧之竹节插入,成十字形。以少许之毛系于有钩之一端,用力旋转圆木,徐徐纺之,即成毛线)毛线纺成,用长约五寸很细之竹笺五根,编之,可以编成各种样式之毛织物,如男女袜、手套、衣裤等。冬季有毛袜市,各地来贩者甚多。老妪少女,均手执袜,上市兜售。毛袜之利甚微,但亦视其手艺之高下而言。手艺精者,毛线细匀,编织美观,男袜可卖一元多一双,每羊毛一斤,可售三五元,每年勤劳不辍,亦可得念余元之收获。手艺低劣者,出品甚粗,既费材料,又不雅观,每羊毛一斤,仅获数毛钱之酬报。至于牛毛,出品粗,不经穿,获利便微,除老妪外,都不愿做。稍有积蓄之妇女,多在夏季将羊毛收买存储,待价而沽,获利甚厚。贫穷妇女,困急欲脱售,虽削价出售,亦所不惜,现此种手工业,已被舶来品之机器工业击破无余,靠此微利以维持生活者,已大失所望。于是年青而有眼光之妇女,多弃此而去谋生产,纷纷购置缝纫机器,招领生活。目前有缝纫机者,已有十余家。老弱者仍理旧业。于此可见成都妇女勤劳之一班。

    成都;回民之历史,远在明季,今新都县属之罗家寺,系成化年间所建,即其一证,不过崇祯末年,张献忠陷成读时,曾遭浩劫,原来之回民恐已不复存在。成都县志云:“献忠败走,城财墙塌。”清顺治时,移居成都者,络绎于途。成都回民,当在此时来居,其来源要以陕甘及湖广人居多。现成都回民,询其原籍,多以陕甘某处对。至于湖广人多系大族,现在所遗支流甚多,为马、苏等处,都有一定之排号。其后外省人经商、作官来川,落户者亦不少。故今日成都回民,都系外省籍。

    成都之清真寺,共有十一座,兹列表于后:

 

    皇城坝附近永靖街之皇城寺最大,面积约十余亩。大门对面有照壁一座,甚为雄伟。此寺系建自清初,为云南籍之薛巴巴募捐建修。工程浩大,为全市清真寺之冠,民国六年,罗戴之役,不幸毁于火。兵蠡后,又经该寺首人出外募捐重建,但工程甚简陋,不复旧观。皇城寺所属教民,约三百余户,专款甚丰。贡院街之义学寺,东鹅市街之十寺,西御街之西寺一部分,均毁于火,民国八九年间,始重建。清真西寺,原在祠堂街关帝庙地方。清康熙时,满人来川,建筑少城,始自该处移至现址。东寺原名泰福寺,系秦州福乡人,来川贩卖药材,寓于该寺附近之同茂行、何胜行等药店内,为便于作宗教之仪式(礼拜)而捐资建立者。该行帮以萧姓为最富,故其捐资亦特多。后改为前门寺,以其位于皇城之前门也。其后陕甘事变迭起,药帮中止来川,该寺为川人接管,乃易今名。当药材帮往来于川陕时,贩骡马来川者亦多。顾骡马设市在今后子门附近之骡马市街,骡马商人,或寓于市之附近,或由他处来市售卖,每值礼拜时,甚感往来前门寺之不便,乃在市之附近羊市街购地建一寺,以便礼拜,即今之九寺也。考其命名之原因,或在八寺已建之后,或常时已有清真寺八座,不然仅有七八九十寺,而无一二三四五六寺,不知何所取义。北寺原来系在北门外赛英台,后因寺侧建城隍庙,侵占寺址涉讼,乃由城隍庙在城内购地一方,送与清真寺,请其移往,始罢。此清光绪时事也,现寺之屋基尚在,称为寺台子,已为荒草蔓冢所埋没。

    成都市清真寺中之最古老者,当推鼓楼寺,该寺建筑甚雄伟,大门进去有木牌坊一道,院中有凉亭一座,亭基甚高,四面均有石栏千。大殿分两重,为九九开间。屋高三层,每层均有爪角。两重大殿,各有穹窿,俗称凤凰窝,直径约一丈。分七层,上层略小,形式成圆屋顶式。殿顶装有方格之天花板,每格都有不同之图彩。大殿木料全系楠木,虽历年所,不起蛛网,窗棱格门,撑弓照面,都雕精细之空花,极为古雅美观。大殿四周有卷棚走道,以常步测之,每方得五十步,殿内正中悬有匾额一方,字体端正,书法劲遒,其文如下:

        奉天勒命

        太祖高皇帝御制

        百字圣号

        乾坤初始天籍注名

        传教大圣降生西域

        授受天经三十部册

        普化众生意兆君师

        万圣领袖协助天运

        保庇国民五时祈佑

        默祝太平存心真主

        加意穷民拯救患难

        洞彻幽冥超拔灵魂

        脱离罪孽仁覆天下

        道冠古今降邪归一

        教名清真穆罕默德

        至贵圣人

        洪武捌年(广运之宝)伍月日

    世人以殿中悬有明太祖之百字赞,都以为该寺系明代产物,殊非事实。可惜该寺中对于建筑年号之记载,追寻不得。据云大殿之前,原有月台,台下两旁有碑亭,各有六方大碑两座,咸丰年间培修时,月台折毁,碑亭取销,充作屋檐石用了。殿之对面,即凉亭.对越之际,益加抵肃,惟两边添建矮廊,殊为减色。大殿门前悬有“世守良规”匾额一道,下浣落“雍正甲寅果亲王题”等字,亭上亦有雍正年间匾额数方,由此推之,该寺亦为清初时所建。殿上之匾,特不知由何处拓来,则有待于考证。该寺系为成都清真寺之最老者,直不过为清初所建,其他各专更无论美。.清真寺之组织,管理寺务者从前称乡老,现称董事会,系由教民公推担任者。董事会设董事长一人,董事若干人,以推行专政。寺中有首领一人,日益玛目;宣谕师一人,曰黑退不;叫礼一人,日穆安金。此三人合称日三道。从前三道系世袭制,子孙相传,伊然业主。今此种制度,多已废除,改下聘书,且死亡缺额,多未填补,故三道之制,渐归淘汰矣。

    三道之上,尚有阿衡一席,系经教民聘请来寺。阿衡之职务,对外系办理教民在宗教方面应尽之事宜,对内传教设帐,教授生徒,概分大小两学。各清真寺都附设有沐浴室,供人每日礼拜洗浴之用,附近教民亦来夺取水。此种设备,各寺都有,每年每寺平均约用煤炭七千余斤,需银百元以上。寺内经生,每月尚须津贴,每人自五元以下不等,十方共计约百人,每月约五百元。阿衡、三道及寺役之津贴,约四百余元。每月开支共约千元。此经济之来源,大抵各寺都有常款,并不仰给教民。成都十方,都各有不动产、流动产,月以子金收入,供给寺用,绰有余裕。上项产业,多系教民自动施与寺上,请寺上阿洪诵经追荐亡故,以子金作寺用,寺内收到施金后,刊碑砺石,用垂万古。

    成都市回民受教育之人数,尚称发达。现有私立男女小学各一所,男校在东鹅市街,女校在西鹅市街,男校系光绪二十九年开办,回汉兼收,不分殄域。毕业学生服务社会者颇不少。该校因地址狭小,容人不多,故仅只六班,共有四百二十余人,回民约一百六十余人,女校系民国十六年初创。地址系皇城寺侧附设女校旧址,重加培修,尚敷应用。开办时仅三班,约九十余人,现增至六班,约三百三十余人,回民占三分之一。两校课程均照部章,每周在正课之外,各班添授回文二小时。虽不分畋域,但非回民都不愿学。两校校长、教务主任,均系义务,每月开支。两校共约五百余元,教厅每年补助一千元。其余之数,系由俱进会在牛捐附加项下支拨。今年春,牛捐改为国税,每只增至贰元,免除附加,该两校经费,遂无着落。虽经该两校董事会向当局呼吁,已允照拨,但截至现在,尚未领到。

    男女学生,肄业于中学者约六十余人,大学仅十余人,此系属于一般性质者。至于特殊之寺政教育,合所有清真寺之数,共有大学生百余人,小学三处约二百余人,大抵专授阿文,亦间有加授中文者。如东鹅市清真寺,每天早晨教授阿拉伯文,晚间教授中文;人寿巷清真寺附设小学,在阿文课之外,亦附授中文。

    清真寺附设之大学,系一种私塾性质,毫无组织。各寺都有学生,多者二十余人,少者数人不等。有住堂者,有走读者。每天早晨开始上课,课堂只一长桌,学生围坐于长桌之两面,阿衡居上,就阿拉伯文所书之经籍,用中文讲解。科目全系关于宗教方面实用者,如文法,古兰经,教律,回教哲学等。时间约三小时。讲毕,学生散去。有埋首案头,从事抄写者;亦有置之不顾,虚应故事者。查十年苦修,学成名就,即有他寺来聘,充当阿衡,于是乃师授以锦衣一龚,出而任职矣。学生之生活费用,每月除寺上补助数元外,大半都靠教民之酬赠,以资弥补。此项报酬收人之多寡,亦视其人之交际广狭而定,数元数十元不等。但现下生活日高,百业萧条,差不多的人家,都不敢做事,遇有祖先祭日,都缩小范围,请一二人诵经追荐而已。所以现在经生之生活,已受莫大之威胁,上焉者纷纷另谋出路,无能之辈,亦惟有厮混而已。

    成都回民最高团体组织,首推中国回教俱进会四川支部。该会成立于民国初年,后于民国十五年改组。地址在西御街,其组织分正副会长、评议、财务,文读数股,悉依北平总部之组织。该会会长为现任四十五军第七师师长马毓智氏。改组后之俱进会,颇现活跃。其应办之事,据其章程所标榜者,为增设男女小学,平民学校,半日学校,筹设男女工艺及实业工厂,创办无利借贷,翻译经典,组织讲演社,发行周报月刊事等。所谓增设男女小校,不过将旧有之女学改组为清真寺女子小学校;平民学校,于民十五年十月开办平民读书处一期,翌年二月毕业,共六十八人;第二平民读书处,亦已成立,毕业人数不详。实业工厂,截至现在,尚未实现。无利借贷,亦曾举办,基金仅千数百元之月息,后以办理不善,多不还本,旋即结束。至于刊物,民十六年七月曾出《清真导报》一期,内容尚称丰富,执笔者都系回教名流,惜所耗大多,经济不支,第二期已编竣,卒未出版。近年以来,俱进会同人之热心,逐渐退缩,对应举办之事,寂焉不闻。会内除有一二文读员办理各方亟件,有时开会代人调解纠纷外,会务几陷停顿,,惟俱进会之基金甚多,每年除开支外,尚有余款,乃拨作补助贫劳中学生学费之用,现有二十余人春秋季约二十余元。

    此外成都市清真寺董事会,又联合成立一董事总会,会址附设俱后会内。民国二十二年成立,惜未见若何都绩。民国二十三年,有数热心宗教之青年,因见教胞知识落后,教务不振,良由于缺乏宣传机关,以沟通消息所致。乃成立一书报阅览室,地址在东鹅市清真寺门首,陈列中外各种宗教的、非宗教的书报杂志,任人阅览,开办以来,成绩尚佳。

    成都回民之思想,一般的说来,尚不落伍,自知欲立足社会,非具普通教育不可,乃于光绪二十九年成立清真男校,远在他省之先,历来革命运动,回民都与有力,如辛亥秋保路运动,回民死难达十人以上,其一例也。

-—载《禹贡半月刊》第7卷第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