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黄保国:人文沙甸之——沙甸寻古·古桥

 作者:黄保国  来源:9007777我们的家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5-28 09:45:49

在沙甸的村边,有一条宛若绿色丝带的河流,当地人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它玉带河。在千百年的岁月里,玉带河静静的流淌着。在这条美丽的玉带河上横跨着一座古老的石拱桥,沙甸人称它为小石桥。


这座古老的石拱桥是用方块的石材堆砌而成,桥面宽约八尺,长有两丈有余,桥面与水面的高度也有两丈。桥边镶有低矮的护栏石,桥头分别雕两个石鼓,非常别致。圆圆的拱形桥身与凸起的桥面,充分彰显了中国古代建桥技术的精湛。远远望去,石桥如弓如月,动态的河水与静默的石拱桥,两岸的青草绿树与近处清真寺高高的尖塔,以及远处的青山原野,勾勒出一副江南式的诗情画卷。

关于石桥最早的记载,是一块明万历年间白公受佑墓志,此墓碑上半截已经被毁,只残留下半部分,现在还安放在沙甸金鱼山北麓的大坟地。虽然经过600年的风浸雨浊,但字迹可辨。“……白公讳凤之伯子也游蒙阳黉宫秉赋好施磊落不群……建本村石桥立群节墓……享年七十五岁。”这段墓碑的大致意思是:……白凤兄(伯子:兄长),曾于蒙阳求学(黉宫:学校),他禀赋乐善好舍,为人光明磊落,卓荦不群……给本村建石桥,立群节墓……享年七十五岁。

白氏家族从明朝的白凤到清朝的白金柱,再到民国的白亮诚,在沙甸一直都是名门望族。这段简短而残缺的碑文中,给我们传达了两个重要的信息:其一、在明万历年间,沙甸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富裕的村庄,没有相当的经济实力是建不起如此坚固的这座石拱桥。其二、在明朝初期,沙甸就已经有相当多的人口(估计在二、三百户人家),如果没有一定数量的人口,是没有必要建筑这座石拱桥的(在当时,这座石拱桥在方圆几十公里内,已经算是一座比较大的桥梁)。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在明万历之前的一百多年里,就已经有回民在这里居住了。因为,如果没有一百多年的创业,是没有可能积累那么多的财富,没有一百多年的繁衍生息和移居,也不可能形成如此众多的人口。

一座石桥,记载着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座石桥,也记载着一个村庄600多年的繁荣与昌盛。一座石桥,也记载着一个民族乐善好施的品质。六七百年过去了,小石桥以它原有的姿态一直倬立在那里,无论朝代如何更替,河道如何改变,也无论自然界的风刀霜剑,还是人间的枪烟炮雨,小石桥一直都未曾动摇过。它就像这个民族一样,以坚强的毅志竖立在世界的民族之列。


在六七百年的岁月里,不知有多少个英俊少年跨过这座古老的石拱桥走向世界,他们后来成为了时代的骄子(如著名翻译家——马坚先生,如中国著名的航天之父——王正中先生),他们为中华民族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是沙甸人民的骄傲,也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曾经有多少马帮通过这座石拱桥走向世界,他们后来成为富甲一方的商贾(如白亮诚先生)。 又有多少异乡客,通过这座石桥来到这里,他们被这个村庄淳朴的民风民俗而留居于此,成为这里永久的居民。

如今,随着时代的变迁,这座古老的石拱桥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但这个民族乐善好施的品质一直在这个村庄发扬光大。现在在小石桥的旁边,由村民赛健芳和马仲璋一起捐资建造了一座更宽更大的桥梁,取名叫“赛马桥”。在正道路的尽头,由沙甸知名企业家、知名作家王正恩先生捐资,修建了一座桥梁,取名叫“王家桥”。


一座古老的小石桥,让一个民族世世代代传承着一种乐善好施的精神,这种精神已经成为这个村庄世代相传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