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孙玉安 :《诗情沙甸》——四十年后的访问

 作者:孙玉安  来源:孙玉安微信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4-21 19:59:54

IMG_6078.JPG   

《诗情沙甸》

——四十年后的访问

  

朋友!听说过沙甸吗?您去过沙甸吗?

 

云南的四月,是最惬意的季。

风柔云淡,空气甜。清明的沙甸与我,是久违的梦,是吟不尽的诗。

“春城无处不飞花,
寒食东风御柳斜。”

唐人韩翃这脍炙人口的古诗绝句悠悠飘在耳边。

新诗接踵而来;

我说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

星子在无意中闪,

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

鲜妍百花的冠冕 你戴着,

你是天真,庄严,

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

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

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林薇因的浪漫更直白。诱惑得我恨不得融化在四月的暖爱中,有不顾一切、飞奔前往滇南的冲动。

同行朋友脸上绽开牡丹,可能窥测到我难以掩饰表情,探身问;您没去过沙甸吗?

我否定的回复,明显有一丝胆怯。他三次参观此镇的自豪眼神,在晨光照耀下格外灿烂。

坐稳车,一个记忆急匆匆地飞驰而出。

四十年前首次听到沙甸这个容易牢记的名字,是在部队。

黑瘦威严、身高一米六三的蔡连长是高干子弟。他刚到连队,战士们就常常躲着他走。从独立师篮球队到基层锻炼,我多少有点优越感,他把我当做了知己。

一个中午,他拉我到大桐树下喝着茶,莫名其妙低下头,怯怯地说;

“不好意思!我去过云南沙甸,曾经是当年沙甸事件的参与者。”。

我一惊:

“沙甸是回民村吗?”

“是的。当年我所在部队被派往那里。”

  他一直不敢抬头与我对视。

等他把惨烈的经历讲完,血气方刚的年纪,控制不住感情了。

“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盯着他看,相视无语。

其实,无奈将埋在他内心深处的经历,做了真实表露。说出来,或多或少算是一种歉意吧!我看出来了。

从那一刻起,沙甸,两千公里外陌生的地名,就这样铭刻在心底。

          

车窗外,是静眼舒心的郁郁葱葱景色。为了不破坏好心情,迅速将四十年前的思绪拉回到眼前。

从昆明出发,三个多小时的行程丝毫没有倦意,反复憧憬着谜一样的目的地。

一进沙甸的村口,映入眼帘的是一辆接一辆的巨型货车。同车的马平兄主动做讲解;

“这里是全国著名的金属冶炼基地。这里的回族,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早致富的农民。您看看路边的奔驰、宝马及豪宅,就知道他们是多么幸福。”

手机查询方便:

“沙甸面积大约有15.4平方千米。人口1.6万左右。分别居住着汉、回、苗、壮、傣、彝、哈尼、蒙古、白、纳西计十个民族,是公认的民族团结先进村镇。

以集体企业为龙头,个体私营经济迅猛发展、农民人均纯收入过去不足百元,2010年增加到11844元。工业总产值增长更快,由1991年的8900万元飙升到2010年的43亿元,累计上缴国家税收9亿元。在社会和谐稳定、经济逐年增长的情况下,沙甸的文化、教育等各项社会事业全面进步,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看着街道上车水马龙的繁忙,我瞬间释然了。我必须承认;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沙甸人在享受当今的恩典,删除了昔日内心深处的阴影,正以平和的心态,发展经济,弘扬传统文化,适应并迎接着新生活。

猛然想起了滇南清代诗人、书法家马汝为的《山行》绝句。这位沙甸先贤的诗,言简意赅,寓意深邃中,充满了智慧与宽容;

“峰回径仄马行迟,

  迎面车声听骤驰。

  我畏与人争要路,

先从宽处立多时。”

    好一个“我畏与人争要路”。不愧是被康熙帝称赞“一字压两江”的大理右副寺进士郎。

一个村镇和一个民族一样,既有维护尊严的权利,更应具备博大的理性智慧。胡适说;宽容比自由更重要。

海量胸怀的当地朋友告诉我;悲剧的记忆,已经被机器的轰鸣声、感恩的欢笑声,淡化得无影无踪。当地政府用特殊的优惠政策,尽可能地弥补曾经被伤害过的我们沙甸人。

看到这些,我青年时的曾经冲动与沙甸人的大度比较,相形见绌。

难得。只有当今社会,才会这样“润物细无声”地弥合过失,让曾经受过伤害的沙甸人由衷地感赞造物主的同时,感谢国家。

街道两边的标语似乎有心声的表述;

“谱写民族团结篇章,

争做民族团结楷模。”

            

 

第一站是清真寺。

仰望着这座现代化建筑,不得不被其宏伟、庄重而震撼。


640.webp.jpg

赶上晌礼的时刻,男女老少信徒,满面笑容地蜂拥而至,完善着自己的功修。

迈上白色大理石台阶,一群外地青年男女,围在一个年轻学生身旁,引起我浓厚的兴趣。凑上去,默默地聆听讲解。

面对身边十几个无袖、短裤的外地游客,戴缠头,着长袍,约莫二十岁的学生一脸淡然:

“清真寺是信奉伊斯兰教群众祈祷、礼拜造物主的场所。这里没有偶像,没有照片。每个人信徒随时都可以出入。”

一个扎着小辫的女孩子提问;

“我们是汉族,可以进去礼拜吗?”

“当然可以!只要您真心实意地信奉了伊斯兰教,颂念了‘万物非主,唯有安拉’,就成为了穆斯林,就与我们一样进出清真寺。”

他坦然自信的回答,引起了大家轻松的欢笑和连连赞美声。不同民族、不同宗教的沟通,让参观者和讲解者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我走过又回头,拍摄下珍贵的一瞬;这不正是一幅不同民族和谐、交融的画卷吗?

IMG_6097.JPG

拜功结束,广场南侧新建的牌楼吸引了大家眼光。走近欣赏,正楷“爱国”二字苍劲有力。向北望,对称的一座牌楼上书写着“爱教”。沙甸人的确智慧而务实,将自己的心声,展示在人们的视野中,诠释着穆斯林“两世吉庆”的博大情怀。

戴头巾的妇女与一身牛仔服时髦女孩欢快地交谈着;古建筑装饰在新型材料中成为亮点;新旧思想的碰撞,留给人们无数思绪与感怀。

IMG_6098.JPG

面向西,坐在广场香樟树下石条上小憩,一股涓流涌出心头,我执笔沉吟,小诗初成:

有人赞美您是宝石

镶嵌在这滇南古镇

面对昨日的风雨洗礼 

新时代的英姿

依然伟岸

坚挺

 

有人颂扬您是云南翡翠

温润间  透出

梅雨潭的绿

大理石地板上  记录了

无数祈祷者的虔诚

 

您是航标

修正了

徘徊者无助中的

朦胧

 

您是春雨

滋养着

迷茫者

久枯的心境

 

 

这里

能忘掉悲惨的阴影

这里

读写着愉悦的征程

 

回荡云霄的班克啊  唤醒 

低沉摇动的心

珠玑尊贵的《古兰》  震撼着

世间万物生灵

 

这里   可以

完成穷人的朝觐

时时

把民众的境界提升

 

唯有鱼

能体验水之重要

细观自然

才能够对造物主  感恩 

恭敬

 

一代代人的  出生

回归

太阳依旧  落西

东升

唯独这座信仰者的脊梁

巍然屹立着

如山

如海 

如磐

如松

              

走进不远处的鱼峰小学,教学楼墙壁上那块黑色花岗岩的金字,清晰醒目:

“民族兴衰,文明维系。国势强弱,教育攸关。重视学习,乃先知训导,爱教兴学,是穆民传统。鱼峰小学,跨越百年,所处之地,钟灵毓秀;培育之才,腾蛟起凤。......”

好文笔!辨不清同行的谁与我同感,高声叫好。

一个万余人的村庄,有小学三所,中学一所,在校中小学生近三千人,无疑具备了重视教育的坚实基础。

穿过小学后门,一处古香古色的小院映入眼帘;“鱼峰书院”。

640.webp (1).jpg

看着墙壁上的简介,我自言自语:这里即有故事,必然有诗。

鱼峰书院曾是鱼峰小学的老校址,创办于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至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走进沙甸,就一直惦记着这座厚重的文化摇篮。

门首的图书馆、电子阅览室旁,悬挂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培训基地”的铭牌。

两边石柱上,镌刻的“秀气拥金鱼兆百代人文鼎盛,清流环玉带作千秋学子型仪”的对联、“日新月异”的牌匾,都为白亮诚先生题写。

内院二层楼是书院旧址。

虽经历经沧桑岁月的打磨,依然透出清末的书卷气质。

1923年,乡绅白亮诚等人率众捐资助学,让甘露久久滋润这片沃土。试想,这样魄力,这样的规模,这样的设施,在当时的乡村,的确实属罕见。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选送到埃及留学的马坚、林赓虞、林兴智、林仲明、张子仁等,及《茶花女》翻译者夏康农、历史学家白寿彝,都曾在鱼峰小学就读、任教。

主角白亮诚的照片、遗墨,到此必赏。文字中,了解了白先生如何慷慨解囊、散尽家财办学校,兢兢业业育学子的辛勤付出。

有诗了!

我盯着进门耳房的一帧书法欣赏。

这正是首席校董白亮诚先生歌颂家乡的七绝:

“菊峰掩映白云间,

列岸参差古树环。

群鹅无心随水逛,

倦来河畔卧汀湾。” 

其行书,藉先秦汉魏之神韵,用笔飘逸、随心所欲,意随笔转、外柔内刚。即保留雅士神态,又不失文人趣味。

我不禁翘指,真功夫!

百年鱼峰、桃李芬芳。

640.webp (2).jpg

清末创办至今,她以开放包容的超前理念,奠定了数代人文鼎盛、千秋学子的良好根基,让中华文化在沙甸得到繁荣发展,培养了马坚、林兴华、林兴智、林仲明、林松、纳忠发、马开贤、高发元等一大批优秀人才,为沙甸文化史谱写了光辉的篇章。

似乎歌声在老屋上方的白云间,飘然而下;

亮翁,亮翁,

我们的首席校董。

亮节坦诚。

是您的高风;

温恭楷悌,

是您的慈衷;

希望我们成才,

索绕您的心胸。

索绕心胸,

才诞生这伟大的鱼中。

鱼中,鱼中,

是我们的爱宠;

鱼中,鱼中,

是我们的光荣。

爱宠,光荣,

忘不了我们的亮翁。

受白亮诚之聘到鱼峰学校任教的西南联大教授夏康农、程洪万作词作曲的这首鱼峰中学校歌,铭刻在鱼峰石壁上,一直唱响在沙甸后人的口中,心间。

沙甸人才济济、四方辐辏。随意浏览其中三位学者的著作,就一目了然。

马坚,毕业于埃及爱资哈尔大学。北京大学教授,阿拉伯语教研室主任。语言学家、翻译家。精通阿拉伯语、波斯语、英语。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为毛泽东、周恩来做过随身翻译。潜心研究、翻译《古兰经》。出版《回教哲学》、《回教真相》、《伊斯兰哲学史》、《阿拉伯半岛》、《阿拉伯通史》、《阿拉伯简史》、《中国伊斯兰教概观》、《回历纲要》、《回教先贤的学术运动》、《阿拉伯文在国际政治运动的作用》、《穆罕默德的宝剑》、《至圣穆罕默德略传》、《阿拉伯语汉语词典》等。

林松,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古典文学教研室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1975年调北京师范大学参加白寿彝主持编纂的《中国通史》。有专著《古兰经文选》、阿汉对照《古兰经韵译》、《古兰经知识宝典》、《古兰经知识宝典》、《朝觐漫记》、《斗篷之歌》、《麦达艺海》、《孟子译注》、《甘南行杂咏》。有赞颂先知穆罕默德诗文集《麦达艺海》、《古兰经韵译》、《清代前期和中期云南回族的政治、经济与文化》、《泉州——我国伊斯兰教和回回民族的主要发祥地》、《北京牛街穆斯林的形态,心态和动态》、《赛典赤——重视民族团结和睦的穆斯林政治家》。《剖析航海家郑和的伊斯兰教信仰》和《从回回民族特殊心理意识综观郑和宗教信仰的复杂性》,被许多刊物、文集转载。

我更喜爱他的杂文《漫谈金马话碧鸡》、《沧州行》、《筑巢燕京亿流年》。

与前两位不同,高发元是官员学者。

高发元,云南大学原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共十六大代表,享受云南省政府特殊津贴。曾任中国民族学会副会长,现任中国回族学会会长,云南省郑和研究会会长。

小学就读于个旧沙甸鱼峰小学,中学就读于蒙自第一中学,大学就读于北京大学历史系。   

1970年参加工作,历任贵州省安龙自治县县委宣传部干部,贵州省黔西南州州委党校教育科科长、副校长、副书记,州委常委、宣传部长、州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秘书长;昆明市委副书记;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委外宣办主任、省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东陆时报》总编;云南大学党委书记、校务委员会主任。出于兴趣和工作需要,长期坚持学术研究,前期主要研究和宣讲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民族理论、政策,从1989年调入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开始重点转向民族学、回族学和郑和研究。

供职云南大学期间兼任云南大学民族学学科领导小组组长,重点建设民族学和高原山地生态学,民族学跨越式发展,成为全国“单项冠军”。讲授中国少数民族婚姻家庭课程,指导博士生19人,硕士生4人。

发表民族学,回族学和郑和研究论文100余篇,出版专著《安拉的子民》、《穆圣后裔》。创作40集电视剧本《云南人在埃及》。编导摄制5集纪录片《南诏发祥地巍山》,策划摄制10集纪录片《滇缅路风云》。8集纪录片《红土高原穆斯林》,(中英文两个版本,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策划和主持“云南回族乡情调查”、“云南民族村寨调查”、“全国民族村寨调查”以及“中国少数民族道德研究”、“云南民族女性文化研究”、“中国少数民族家庭研究”等重要课题,主编出版《中国少数民族道德概览》(55个民族)。《云南民族女性文化丛书》(中英文各26本)。《中国民族家庭实录丛书》(56本,每个民族1本)。《20世纪中国民族村寨调查丛书》(55本,每个民族村寨1本)等10余部著作约2500万字、200余本。

主持创建贵州省黔西南州组织人事研究会、云南回族研究会、昆明郑和研究会、云南省郑和研究会。参与创建云南民族伦理学会、中国回族学会。策划召开地区性、全国性、国际性研讨会和学术活动近50次。应邀赴亚、欧、美多国和地区,作民族、宗教、教育学术等文化交流。

你能不敬佩沙甸学人的成就吗?

              

在朋友处看过几幅沙甸人的书画作品。其中对当地诗人、书法家马仲伟的墨迹印象极深。推崇他这首获奖后有感而发的七律;

“临池数载首悬梁,

今日终登大雅堂。

中道学书心得意,

半生憨梦味初偿。

神驰蓬鸟情无限,

眼望兰亭路更长。

胸有真情春常驻,

墨香满室胜花香。”

 

正是:书香之地,文脉昌盛。高情逸态、卧虎藏龙。

沙甸回族文化艺术馆东侧,设在二楼的“昆明天方古筝沙甸培训班”是我们参观的最后一站。

当地企业家可谓匠心独具,响应国家弘扬传统文化的倡导,率先筹备了培训儿童学习古筝的培训基地。

我们一行人饶有兴趣地围坐在四周,几个八、九岁的孩子有礼貌地致谢后,齐声同奏,清脆悠扬的古曲弥漫大厅。

压轴的一个腼腆中学生,演奏了一曲“打虎上山”。琴音,飘飘洒洒,缓如细雨抚桐;急若疾雨敲阶;忽而柔美,忽而激昂,一气呵成,连贯流畅,将表演推向高峰。余音缠绕,馨香满室,感动得大家情不自禁地鼓掌奖励。

蓦地,想起了高发元先生的几句话;

“在回族聚集地区,不仅有清真寺,还应该有图书馆、博物馆。不仅听得见诵经声,还应该听到音乐声。要像重视宣教一样重视回族文化,像关心教职人员一样关心回族文化工作者。”


   
“佳人当窗弄白日,

弦将手语弹鸣筝。

春风吹落君王耳,

此曲乃是升天行。”

李白用他的一首《春日行》,与来宾共同享受着此时、此地、此景。

640.webp (3).jpg

向前看,才有希望。

沙甸人是智慧的。坚持宗教中国化的道路,将传统与当代相融汇,才能够让回族在中华大花园中茁壮成长。

沙甸人当然是感恩的。尊重宪法,保留自己信仰的同时,发展民族经济,为国家的富强尽心尽力。

福楼拜说得好:

“大自然充满诗意的感染,往往靠作家给我们。”

我回望着这和谐新时代的新农村、新沙甸,感慨万千,口占七绝一首;

“满街彩卉绿丝烟,

沙甸欣欢丰艳天。

两世兼之谁敢怠?

与时俱进续新篇。

此行,终于理解了民族气质的内涵。

沙甸人用祈祷感赞造物主,用书画、歌声、音乐,来表述享受自然的心声。

还会来。

愿再次领略这诗意沙甸。

 

         草稿于2018-4-4昆明返宁波航班上

              2018-4-17修改于宁波敬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