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滇南沙甸回族农村调查

 作者:江应梁  来源:云南回族社会历史调查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04 16:35:57

    滇南的思普沿边十二版纳,包括今车里、佛海、南峤、思茅、江城、镇越、六顺、宁江各县,其地与缅、泰、越等国邻接,是摆彝的主要聚居区。摆彝是台语系的边民,与沙甸原始的居民沙人是同族,其聚居地必定是海拔较低,气候较热,河流纵横的大平原地。思普沿边正是如此,地面上的物产非常富饶,因为气候热,植物生长繁茂,人烟稀少,所以恶性疟疾流行,这便是一般所谓的瘴气。因此,虽然这一带地方是一片出产丰裕的肥沃乐土,但内地人却不敢轻易涉足。滇中有一句俗话说:“穷走彝方急走厂”。所谓走厂,便是到个旧去做旷工,所谓走彝方,便是走到瘴气流行的边区。到边区去做商贩,利息很优厚,若能进一步移居到边区,从事长久的开发事业,那更是前途光明的事业,然而内地人非不得已时绝不愿轻去边区。历年移居思普沿边及每年进入思普作商贩的,以石屏人为最多。最近十余年来,沙甸人走车里、佛海、南峤一带边区,却成就了辉煌的事业。走思普沿边,主要的工具是马驮,聚数几百匹马集体行走,俗称为马帮。思普路上的马帮,以回民马帮最有力量。而回民马帮中,沙甸人是佼佼者,不仅能吃苦耐劳,不畏烟瘴,兼且勇敢而机智,一个马帮只要有二十条好枪,路中进遇一二百土匪是不在他们心上的。每年在秋天雨季完结后,马帮便开始作边区的长途旅行,或代人运货,或自己合伙购办边民的日用品,运到彝区去售卖,再转贩边地的土产运出来,甚或深入到缅甸、越南、泰国去贩货。一年中能来回跑上三次而不遭到意外,那添置三五亩田地的钱是准赚得到的。
    

    1938年云南思普企业局成立,由沙甸耆绅白亮诚先生主其事。白氏以宗教的感召,用乡长的身份,率领数百沙甸健儿,到了边区,在南峤县境内开辟了数千亩地的农场,把内地木棉、甘蔗、菜蔬籽种传入了彝区,在彝人的农业生产上起了改革作用。在车里南糯山成立了制茶厂,种茶数万株,年产红绿茶二万余斤。在佛海成立纺织厂,已有优良的布匹出售。这些沙甸的男女回教徒们,在十年的时间内,不仅胼手胝足地一锄一耙在蛮烟瘴雨中建设起现代的工厂与农场,而且与边地彝人建立起深厚的感情,一扫过去边民仇视汉官的传统心理,使边民们感觉到边区的内地人不完全是吸血虫、吃人骨头的豹子。我深感觉到沙甸人走彝方的收获,重要的不是经济上的所得,而是对于民族团结上,播下了一些珍贵的种子。

     五、宗教文化
    

    文化而冠以宗教二字,便因为沙甸这农村姓一个纯粹信奉回教的农村,村民的生活都处处受着宗教的支配,因此,由生活而创造出的文化,不论精神或物质方面,也就直接间接离不开宗教关系,要讲沙甸的文化,便只得与宗教同论,所以这里用了“宗教文化”四个字做标题。
    

    这一个具有五百年历史,拥有近千户人家的村落,从人材的产生上看,文士不很盛,武将却产生了几个显赫者。道光时马龙图封钺威将军,光绪时白君柱(载廷)官开化镇台,封忠果公,村人至今都呼为白军门;林品三为光绪时武举,官元江参将,昭通守备。这些,在云南武事史上都是有名的人物。村人读书的风气虽也很盛,但一个显著的现象,便是宗教重于学术。截至目前止,村中大学毕业生仅得两人,是白忠果公的裔孙;中学毕业生也只有三十多人;但却有五个有特色的留学生,所谓特色,便是因为他们都是因宗教关系而出国的。五人留学的地点都是埃及,是一个回教国家,通行阿拉伯语文。这五位村人便由于此种因缘而出国,今天都成为沙甸村的文化界的代表人物了。下面是五人的略历,可借此窥见沙甸宗'教文化的脉络: ,
    

    张有成(子仁),沙甸中阿学校毕业,1924年曾赴甘肃、青海专攻阿拉伯文,1930年中国回教会选派第一批留埃学生,云南被选五人,沙甸村便占三人。张君即三人中之一,入埃及大学法学

    马坚(子实),与张同时赴埃及,1939年归,在养正学校任教两年,现任北京大学教授。 
    

    林仲明(子勋),与张、马同赴埃及,1943年归国,曾在重庆国民党外交部做亊,现在伊拉克公使馆任职。 
    

    林兴华(庚益),.1933年赴埃及,入埃及大学,1945年归,在养正学校任教,现在村中办实业。
    

    林兴昌(风梧),兴华弟,与兄同赴埃,1944年归,现任新疆阿克苏县长。
    

    从这几个文化人身上可以看出村中文化与宗教不可分离的关系。若进一步再看看沙甸村现有的学校情况,更可知道笔者所说“沙甸文化的宗教的意义大过学术意义”这一句话的含义。

    沙甸全村现有学校三所: 
    

    1•鱼峰小学:是一所村立的完全小学。淸时,沙甸村有鱼峰书院,光绪末云贵总督岑毓英捐资于书院中招生授学,白君柱更从而倡之,民国初正式改为小学,现有学生360余名。一个特殊的现象,女生占学生总数的百分之七十。学校的学制、教材都按国民党教育部统一规定的。教师十人,都是村中青年,曾在蒙自、昆明等地中学毕业,待遇每月只得米一公石。学校管有学田数百亩,都是村人陆续捐赠的,学校经费便全靠此学田租谷来开支。国民党蒙自县教育局令该校改为县立中心小学,但并不另绐经费,主耍是想着这几百亩田。村人皆反对此议,国民党的宫僚们办教宵,就是这一套手法!
    

    2.中阿学校:是回教礼拜寺附设的宗教学校。校址在礼拜寺内,经费由礼拜寺筹供,人事亦由礼拜寺主持,以阿拉伯文及回教经典为主要学习科目,全校分为三部分:

    (1) 专门部:现有男生28名,由校供给膳宿,专攻读阿拉伯文及回教经典教义。亦授少许国文等科目,修完规定学程约需六年,毕业后即可任礼拜寺内的师傅。

    (2) 女生部:现有女生130余人,有十余岁之小姑娘,有三、四十岁之家庭主妇,都是自费走读生,少数亦由学校给予津贴,专学习阿拉伯文及宗教教义,毕业后可各地执行宗教职务,称为师母。

    (3) 补习部:专读阿拉伯文,来读者或为失学儿童,或为鱼峰学校的学生,故上课时间都利用早晚空闲阶段。毎日上午七至九时,下午四至六时,学生多少不一,经常有百余人。 
各部教学都很简单,先授阿拉伯文字母,再学拼音,学会后便以古兰经为课本,逐章逐句教读,读熟至能背诵而已。 
   

    3•养正学校:是乡绅白亮诚私人于1941年创立的一所宗教学校,校址便在白氏家内,经费完全由白氏一人支持。教授阿拉伯文及回教经典,在校学生过着完全的宗教生活。受严格的宗教训练。学校内有礼拜堂,毎日五次礼拜,由校长亲自领导。六年毕业,第一期男生4名已于1947年毕业。现校内正班生有男生8名,已修完四年课程,再有两年便可毕业。这些正班生全部供膳宿及一切费用。另有女生部,现有学生80余名,都是十余岁未出嫁的女孩子,不住校一部分亦由白氏给予津贴。女生无固定的毕业年限,读到经典通顺时便可去做师母。.养正学校与中阿学校的性质相仿,区别是教材及教学方法上有新旧之分。中阿学校的主持者都是村中的旧派长老,采用旧式私塾的教学方法, 以古兰经为唯一教材。养正学校是埃及留学生主持,采用埃及学校的新方法教授,教科 书也采用埃及出版的新教本。
    

   1942年,白亮诚氏倡议创办鱼峰中学,在昆明约请中法大学的夏康农,同济大学的曹礼吾两教授到沙甸去主持校务。开办了三个学期,因国民党县教育局不准立案,只好停办。学生40余名,一部分转学,一部分停学。1949年村人又拟恢复中学,先在鱼峰小学内招初中生一班,再筹划正式成立中学。
    从上述几个学校情形,可以看出村中教育有两个特点:一是宗教学校不仅在数量及学生人数上多过普通学校,而且教学力量也非普通学校可比。以这样人口众多、生活富裕的村寨,全村仅有:唯一的一个普通小学,尚没有中学,大学毕业生仅有两人,而因宗教关系留学生却有五人。可见宗教文化实为村中文化教育之一特点,二是不论小学或宗教学校学生人数都是女生多过男生。这一点不仅为一般农村中所少见,即城市中也少有此现象。据说这是由于村中男子多外出做生意,赶牛马,走边疆,若要读书,也可以到蒙自或昆明去进学校。女子则除了在本村读书外,别无事做而且;一个女子读了几年阿文经典,将来出去做师母,不仅经济有所收入,社会地位也可以由此增高,这可以说是沙甸女子的一条好出路,所以村寨中女孩子们,都乐于入学读书。 
    从上述调查材料中可以看出,沙甸不失为滇省回教文化的一个中心。全村男女差不多都多少懂得几个阿拉伯字,老辈中精通阿文经典者有十数人,深明阿文而能应用自如者,在中年这一辈中也有十数人。到麦伽朝圣,这在回教中是一件光荣的大朮,也是非常人所能做到的,凡朝圣归来的,都被昨称为哈只。沙甸现有人口中,曾往麦伽朝圣归来的男于,在百人以上,女子也有十余人。村中有一门四哈只者,有两代六哈只者, 1949年8月,往宏伽朝圣的滇籍人士,共十六人,沙甸村便占了六人(五男一女),除了西北若干地方外,全国恐怕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与沙甸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