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滇南沙甸回族农村调查

 作者:江应梁  来源:云南回族社会历史调查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04 16:35:57


    沙甸九百余家回教徙,究竟何时由何地迁來?这问题无可确考。据村中父老传说, 都道是明代中年。最初迁来的是金家,其次白家,再次王家。现村中以林、王二姓最多,二姓户口合计占全村人口三分之二。马姓有百余家,白姓有四十余京,此外张、金、沙、陈、李,各有十余户,余、苏、丁、纳、赛、田、叶、虎,各仅一二户至三五户不等•下而把访问得到的各家移居沙甸的情形分别叙出,以窥见村民的来历:
林姓——全村林姓约三百余家。据八十一岁的林维淸老先生说:林家祖籍福建,是商朝比干的后裔,始祖林钟。元至元时随咸阳壬瞻思丁来滇,官昆明城守城参将,后由昆明移居石屏大水,再由石屏分支移居沙甸,移来沙甸的年代当在明季中年以后。


    王姓——全村约二百余家,是移居沙甸回民的第三姓,由石屏迁来。马姓一一全村约百余家。据八十一岁的马忠思、七十八岁的马玉廷、七十五岁的马信斋、七十二岁的马崇安几位老先生说:村中百余家马姓,是同姓不同宗的五大家。五家的始祖都是由建水迁来,早的在明代,迟的在溃末,其中一家是建水马汝为之后,咸丰丙辰杜文秀起亊时,乃由建水移住沙甸,这一家同宗的马姓现在村中有十余户。


    白姓——全村约四十余家;皆同宗,始祖在明嘉靖时自石屏移来。当时全村仅有金姓数家住今村中西排一带,白家移来,在金姓上一台山麓建屋居住。


    金姓——全村约十余家,是最初移居沙甸之一姓。据八十五岁的金万淸和六十九岁的金成谟两老先生说:迁来的年代已不可考,大约在明万历时。初来时在村西之龙潭口建屋居住,今龙潭前鱼峰小学校址,便是金姓老屋捐赠与学校者。


    张、沙、李、陈等姓——每胜十数家至二十余家不等,都是从建水石屏迁来的,迁来年代不详。


    叶、田、赛、丁、纳等姓——每姓数家,各家迁来地址及时间均不详。
苏、余二姓——各仅二三家,迁来地点及时间均不详。
虎姓——仅二家,据说在淸宣统时从昭通迁来。村人忌言虎,称其为猫。按虎姓, 余在圭山撤尼阿细族中曾见之。此沙甸虎家,或从东部彝人迁来同化于回教者。
    

    沙甸大族白家、林家,据说都有家谱,惜余未得亲见。根据上面诸族父老口述,沙甸村民的来历大约是这样:在明代中年以前,沙甸这地方全是沙人所居住。大约在嘉靖或万历年间(公元十六世纪初至十七世纪初),有金姓、白姓回教徒由石屏迁居沙甸区, 向沙人购买田地而耕,后来因同教互相招引,渐聚成一个回教村落,终于把原有土著沙 人的田地尽数买过来,使沙人全部离开本境移居他处。这样陆续迁移,到了淸代中年, 聚居的人家已经不少了,咸丰时杜文秀事起(杜亊始于咸丰五年,公历1855年,结束于同 治十二年,公历1873年),各地回教徒因求聚族以自保,所以都相率迁居沙甸。马家马汝为之后的一支,是咸丰丙辰(1856年即杜文秀起亊之翌年)由建水移来,可知在杜亊演变的十九年间,在沙甸移民史上是一个重要时代。今沙甸东面的金鸡寨,实际并非独 立村寨,而是沙甸的扩充区域。父老言在他们年轻时的记忆中,这地方全是一片高梁、包谷地。淸末,村中人口日渐增多,地不敷住,乃向村外东首扩地建屋,到民初乃成为 一个村寨,现则两村房屋几乎可以连接而成为一个村落了。从这种情形看,清末民国初沙甸村人何以突然大量增加,杜文秀亊件必然有着直接影响。
    

    近年来,沙甸村民的移居情形恰恰与过去相反,就是移入的减少甚至没有,而移出的却日渐增加。移出的原因、途径有三:一是由于就业、从军、读书,常有举家迁居昆明、开远及其他各地者;二是开蒙垦殖局开垦草坝农场,建筑新村,蚕桑公司在草坝设立养蚕机构,垦局的主持人杨文波先生也是回教徒,所以招致了一部分沙甸人迁居到草坝去;三是沙甸的耆绅白亮诚先生在车里、佛海、南峤境内设立思普企业局,那里有农场,有茶厂,有纺纱厂,十年内招致了沙甸的男女数百人移往边疆去。
    

    这里作者附带访问到一点关于沙甸回教徒的民族史。因为向村中父老们访问村人迁来的渊源,几位父老答复我说:要追究我们原始的迁来地,可以说我们的祖宗都是从阿拉伯迁来的。唐时回教传入中土,曾有八百阿拉伯'回教徒来东方传教,奉旨居江西湖广境内。这八百教徒都是男子,娶汉女为妻,子孙相传,便是今日的回教人民。这话姑勿论有无史实可据,但若仅就云南境内回教血统言,则其血系中有可能有阿拉伯血统,却有史可证的。而且这史实并不远在一千二百年前的唐代,而是六百年前的元初。南宋理宗淳祐二年(公元1252年),蒙古忽必烈灭大理据云南。元世祖至元十一年(公元1275 年),以咸阳王赡思丁为云南平帝政事。赡思丁是阿拉伯人,据元史及新元史王赡思丁传载,太祖征西域,赡思丁率千骑迎降,命值宿卫,賜号赛典赤。可知思丁赡非单身降 元,而是率领上千数的阿拉伯人同官中国的。他主政云南六年,至元十六年,卒于滇中,长子纳速拉丁,亦官云南路宣慰使,迁金齿等路宣慰使;三子忽辛,官云南诸路转运使,大徳元年擢云南行省右丞;幼子马忽速,官云南行省平章政事;纳速拉丁子忽先,官云南行省平章政事;沙的官云南行省右丞。一门三代,官云南而见诸史传者便达六人,可推知赛氏家属及所率领的阿拉伯人留居滇中者为数当不少。今沙甸村民,且有自承是咸阳王的直系后裔者。下面两亊皆沙甸父老所言:
   

    一、赛、沙、纳、马、白、丁诸家,都承是咸阳王的后裔,所以不姓赛的原因,据说王死时因己功高,恐子孙遭忌受害,乃分其族人为多姓,故今子孙虽属咸阳王之后,井不一定完全姓赛。笔者认为,这种说法很牵强,其实赛典赤子孙可能不姓赛,而不必作如上牵强的解释。据元史本传载,赛子五人:长纳速拉丁,次哈散,次忽辛,次苦速丁,次马速忽。据此,则这五人的后裔,便很可能不姓赛而姓纳、哈、忽、苫,马。又纳速拉丁子伯颜,子孙可能有姓白、沙的,其子孙可能便姓沙。这样解释,似乎较村中父老的说法来得自然有据。
    

    二、户口数占沙甸仝村户口三分之一的林家,自说是咸阳王女儿的嫡裔,祖籍福建,并非回教而系汉族,始祖林钟,随成阳王来滇,任城守营参将,得王宠信,以女妻之,乃改奉回教。.
   

     再从今日'沙甸村民的外貌及习性上观察,也可以对上所提出的问题得到几点旁证:
    

    1•沙甸村中须发如银的父老不少,他们大都身躯高大,额广目深,白须垂胸,精神矍 铄,其外貌与一般文期短小的南方人实不相类。 、
    

    2•勇敢而好斗。几十年来开、建、蒙、个的多次匪乱,沙甸村从未被匪攻占过。有一次万数的股匪围攻沙甸,经年未能攻破村寨,在双方相持中,村里十几岁上下的孩童,居然随着大人们追击土匪,把土匪的头颅割下来用树枝担着戏耍,这些事沙甸人谈起来都津津乐道而洋洋得意的。
    3.具冒险性而富有外展发精神。自红河流域以至思普沿边,无处不有沙甸人的踪 迹,每年赴天方朝圣的人,以人口比例来说,全国恐少有出其右者。
    

    所以,我承认沙甸父老的意见,他们的原始迁来地应当是阿拉伯。但我却要修改他们的意见,他们并不是唐朝八百使徙的后裔,却可能是六百年前从阿拉伯移来的。这并 不是说今日的沙甸人并非中华血统,却是说他们当中也许有一部分人身体中含有阿拉伯的血统,但经过六百年的同化与互婚,在种族上或文化上,早已完全与中华民族混合而成为兄弟姊妹了。
四、经济生产
    

    在上文里我曾说过:沙甸村的第一个特色,从外貌上看,村民的经济情况,似乎都比较云南各地的农村显得富裕。这话是否正确,可以从剖析村民生产情况上求到证实。
沙甸所属的几块平原上,已开垦的可耕田地约为8,000余亩。这些土地虽然全属沙甸村人所有,但若以户口比例来说,每户人家平均只占有耕地约9宙。依人口比例,则每一丁口仅得田1.6—1,7亩。侬此比例,田地里的生产实不可能使沙甸村民家家衣暖食饱,何况亊实上沙甸的土地并非平均占有。全村900多户人家,,有田者仅占45%,这45%中,田多少的情形大略如下:
    

    有田400亩者——两户。按两户田地,并非完全在沙甸,大约只半数在本境,余均在邻近的乍甸、俏甸等地。
   

    有田100余亩者——约4—5户。
    

    有田50亩至100亩者——约20户。
    

有田20至50亩者——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