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滇南沙甸回族农村调查

 作者:江应梁  来源:云南回族社会历史调查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04 16:35:57

    一、地理位置
   

    由昆明乘滇越铁道火车南行,经开远到碧色赛,换乘个碧石铁道的小型火车,西南. 行至蒙自,转而西北行,经十里铺、雨果铺、江水地到鸡街。这是个碧石铁道的-个中 心站,铁道由这里分正南与西北两线,西北线经建水而达石屏,南线直达个旧,所以, 鸡街这一个小地方,不仅是个碧石铁路上的一个中心点,而且是开远、蒙自、建水、 个旧四县的中心地。从鸡街到上述四县的县城所在地,里程距离都差不多。沙甸便是紧 邻鸡街的一个村褰,位于鸡街车站之北约二里许。在地方行政系统上,沙甸是属于蒙自 县鸡街镇的一个乡村。


    立鸡街车站北望,十余方里的一个平坝,阡陌相连。平坝北面一带红土色的山 峰,中间有一峰状似凤凰回头后顾,又象金鸡埋首而卧,峰麓与平壤相接处,便是沙甸 村寨。村落沿山南麓而建,东西长达三里余,包括两个村寨,西面的大寨是沙甸本村, 东面是本村扩展出去的一个新寨,俗称金鸡寨。村寨前一条大河,名沙甸河。河水发源 于个旧属之乍甸,流经沙甸村寨前,到开远汇入临安河,流入南盘江。1933年开蒙垦殖 局成立,凿龙公河以泄草坝积水,垦出草坝平原耕地八万余亩,河水即由草坝西北经黑 冲峡而汇入沙甸河中。


    沙甸村位居东经103度,北纬23度半,海拔1200公尺。其地在纬度上比昆明低一度,海拔低于昆明约600余公尺,所以气候较比昆明燠热。夏天室内最髙温度可到90°F,冬天最低温度为华氏表45°F,偶见微霜,落雷则为数十年稀有的奇迹。所以甘蔗、香蕉等 热带植物最适宜栽种。


    二、村寨外貌
    

    我到沙甸调查的时候,是1949年9月2日至13日,正是初秋。田亩里一片翠绿的甘蔗,长得比人还高。穿过蔗田走近村边,先听到潺潺的水流声,踏上河堤,便看到横挡村前的沙甸河。河而宽四、五丈,堤上老树參天,有合抱四围的大椿树。河而上成群的花鹅白鹅,随波俯抑,仪态万千。村童们脱光了衣裤,与白鹅争泳水而。跨过一座拱圆的大石桥,便到了沙匈村的寨前。村寨房屋沿山麓而建,层层堆费,如层楼重阁。全村四 百余栋房屋,全都是粉墙瓦房,有雄壮高巍、绿瓦红墙的礼'拜寺,有深庭大院,花木蓊茵的古式建筑,'有浅门窄户,白木小楼的乡村建筑。多数人家都有着大小不等的园子。 园里种的有石榴、香蕉、无花果、枣树、绿竹,有高达十丈,枝叶如盖、香满园林的白兰花。毎家儿乎都种着盛开的夹竹桃,花朵较昆明所见的约大一倍,从短墙里伸出来, 使幽静的农村,增添了许多繁华的气氛。从房屋外貌上看,使人感觉到这里的农村经济很富裕,家家住瓦房,处处有园林•这一点,不是云南境内的一般农村中所能见到的;—个村落有近千户人家聚居,也不是云南这个贫瘠的省境内所能多见的。

    沙甸全村人口,镇公所的登记册上所记的是480户,2700人•实际上,因为一户常包括二、三家人,如弟兄已分家仍以一户应名,亲属同居分炊仍报一户等情,所以实际 人口当在900户以上,5,000人上下。全村九百多户人全都是回族,五千丁口中虽然有十余丁口是汉人而非回|族,但这都是外地来村中的佣工或临时工匠,并非落籍沙甸的村民。因为这种原因,于是形成了沙甸实际生活与外貌都异于其他农村的特殊村寨。下面叙述的 是由宗教而造成的村寨特点,全村宗教气氛异常浓厚。村中一个大礼拜堂,可容纳二、三百人礼拜。金鸡寨一个礼拜堂,可容纳百余人。白氏私立的养正学校内一个小礼拜堂,可容纳二、三十人。每天经常是五次礼拜,天还未明时,便可听到礼拜堂的钟声,接着是叫拜人在礼拜寺的高楼上用阿拉伯语高声的叫拜声,四围人家里匆忙的脚步声;夕阳黄昏中,坐在河边石桥 上,听着礼拜堂的钟声,可以看到一群群包着白头或戴一顶白小帽的老者、壮男、靑年们匆匆走进礼拜寺,几分钟后,又可以看见他们悠然地踱出礼拜堂,在闪烁的星光下, 一个个白头影子在村道上行走。


    回教的教义是以助人为乐事的。同教之人,在宗教的感化下,相亲如父子兄弟。因为信仰及生活上的方便,男女嫁娶必以同教人为对象,因此,沙甸近千户人家,数百年互为婚姻,差不多都互相有点亲谊关系。于是,.村民生活,便经常在一种合作协调的情调下度过。


    毎天五次礼拜,每次礼拜前必行小洁身一洗脸,漱口,灌鼻,净手足,还得穿上洁净的衣裳。因此,村中男女,都清洁整齐。小孩们也都手脸洗得干干净净的,男孩子尚偶 有破衣赤足者,女孩子一到十岁左右,必定穿着洁净的蓝布旗袍、长袖、长袜、布鞋。 依回教教规,女子身体的任何部分,都不能裸露以示人。沙甸的女孩子们,只少了戴上 面罩及手套,否则真可说是严守教规了。因为全村都是回教,所以没有养猪的人家,这 一点,使整个村落的道路及空地上,随时保持着淸洁。


    沙甸这一个农村,虽说是一个村寨,但在实际生活和外貌上,都和内地农村多少有 些不同。例如在一般农村里,纵虽是二三十户人家,也少不了茶铺、饭店、酒馆,甚至烟馆、赌场,但沙甸这个近千户人家的大聚落,全村仅有一间茶铺,且顾客寥寥无几, 饭馆虽有一、二家,主耍主顾也是过往的客人,酒店、烟馆都没有。村人虽也有抽大烟 的,但人数却不多,聚众赌博这类亊几乎见不到。这种现象,一部分原因固由于宗教信条限制了村民们的活动,再则村中父老都能以身作则地对村民起模范作用,此不仅使这个农村,在生活上减少了许多不正常的消费,而且在生产上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这一点,留待下面再讨论。


    回教徒每天第一次礼拜是在天未明时,这正可养成沙甸人起早睡早的习惯。沙甸村民的勤苦,实不仅天明即起,早在子夜三点钟时,已可听到村中牛马项下铜铃的响声。 赶远路、运粮食、驮菜蔬的牛车马龙,这时已成群结队地出动了。所以,村民对于天未明即起床做礼拜并不认为过早。再看村中田地上的工作,一道埂,一条沟,都经整齐认真地挖掘堆砌,充分显示出沙甸村民对农事工作所下的功夫。村中有一句流行的俗语说: “若要心不闲,赶马种菜园”,这两件事,正是沙甸人的主要职业。从这一句自道的俗语里,可见出沙甸村民的勤苦精神。


    从上述外貌观察,可以看出沙甸这个农村的特色是:村民的经济状况,比云南省境内一般农村富裕;宗教支配了村民全部的生活,养成他们勇敢、勤苦、耐劳、清洁的习惯;减少了一般农村中通常易见的堕落的习惯与不良的嗜好;全村人民在一种合作、协调的气氛中度着岁月。


    三、村民来历
    沙甸初名黑角棚,或称黑角林。据村中父老相传,境内原系沙人所居,所以称为沙甸。回民移来后,初向沙人收购平原中田地,田亩逐渐转移于回民手中,沙人乃逐渐迁离此地而向南移居。今境内已无沙人踪迹,而沙甸一名却是由此而起。这传说大体可靠,我们可以从许多事情得到证实。


    沙甸及其附近区域,昔日本是彝人的聚居区,这在地方志书上可以寻见零星的记载。今开远、蒙自境内散居的彝人,其名称达十一种类之多,且包括藏缅Tibeto—Bn- man,掸台Shan or Tai,蒙克mon—khmer三大语系的边民。沙人属于台语系中的一个支派,与摆彝、侬人、仲家等同族。此类边民聚居区域,在地理上有一个统一的特 点,一般是平原地带,气候较热,近河流,水利方便。云南通志及滇系等书所载:“僰人居卑湿之地,性耐热,日就淸泉沐浴”(按:诸书所谓僰人,即指今摆彝而言),是近于事实的记载。沙甸这个平坝,正适合了上述地理条件。如果沙甸附近过去确曾为彝人聚居区,则沙甸平坝,在地理环境上,并不适于藏缅或蒙克语系的边彝居住,而天然地是台语系边彝的理想住地。目前沙人的主要散居地是富宁、丘北、广南、泸西、砚山、马关诸县县境,这与沙甸父老传说的沙人向南移居的情形,正相符合。


    现时沙甸邻近二三十里路以内散居的彝人,以土佬为最多,鸡街镇所属的红寨、沙翁、阿乃、四水庄、龙潭、鼠鼠地、哨上、乐家巷、滥泥寨、羊毛白、小石岩、黄坡等地,全是土佬的村寨。这些土佬,已没有自己民族的语言,完全通用汉语。衣饰亦与汉人近似,仅妇女们多一个靑布包头。从语言及服装上,已看不出他们是属于那一哪个语系的边民,但稍南的麻栗坡、马关、文山等地的土佬,他们尚有自己民族的语言。据一般学者研究,都把他们归入台语系中。由此可证实沙甸及其邻近地,在若干年前必为台语 系边民的主要聚局地。 


    在鸡街草坝的各地街场上,所看到来赶街的彝人,最多的是土佬,其次是倮㑩,此外还有濮曼和苗人。在沙甸附近的冲坡哨、大朋旧、小朋旧、湾仔、全罗等地,都有倮㑩村寨。我曾到冲坡哨去看过,其地在沙甸东北约七里,寨子里三十多家人,全是倮㑩,但汉化的程度很深,成年的人尚能讲彝语,十余岁的小孩便只能听而不能讲了。 村寨交谈都以汉语为主,衣服装饰大致同于汉族,吃的虽然仍以玉蜀黍及小米为主要食粮,但烹调法都已汉化,且知栽种菜蔬,田地耕种也已舍弃刀耕火种的原始方法而全用锄耕、牛犁。村寨中三分之二的人家养有耕牛,毎家养牛一二头,最多的养到九头,这些牛除犁地外,尚可用来拉车运货,足见此村倮㑩,不仅能锄耕,且能经商了•在冲坡哨尚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亊,过去全寨每家人都多少有几亩田地,近年来陆续被汉族收买,目前冲坡哨的寨民,多数已经没有田产了。由这一件近事,可以证明当年回民迁来 沙人区,向沙人买地的这段历史,是有可能而非虚构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