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赛典赤▪赡思丁建置的仁德府治考

 作者:马仲能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2-01-09 09:06:33

   

论文提要:1274年赛典赤▪赡思丁任云南平章政事,访求知云南地里者,画出云南山川城郭、驿舍军屯、夷险远近为图,据实际情况调整云南路府州县设置。把大理中心迁往昆明中心后,昆明北部需配置相应的防御力量,仁德府的建置是保障昆明北部稳定的重大防御举措。仁德府城的建置及属县配置,充分展示了赛典赤▪赡思丁的远见卓识和高超谋划决断能力,对寻甸地方发展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赛典赤赡思丁于1274年受元世祖忽必烈委任为云南平章政事。“至元十一年(1274),帝谓赛典赤曰:‘云南朕尝亲临,比因委任失宜,使远人不安,欲选谨厚者抚治之,无如卿者。’赛典赤拜受命,退朝,即访求知云南地里者,画其山川城郭、驿舍军屯、夷险远近为图以进,帝大悦,遂拜平章政事,行省云南。”(《元史列传》)赛典赤赡思丁访求知云南地里者,画出山川情形,所设置的城池和驿舍军屯位置图,并标识出夷险远近情况,为成立云南行省及路、府设置做了基础性的准备,为谋划日后昆明成为云南行省中心奠定了基础。

“元宪宗四年(1254),(武定路军民府)内附。七年(1257),立为万户,隶威楚。至元八年(1271),并仁德、于矢入本部为北路。十二年(1275),割出二部。”(《元史地理》)。至元十三年(1276),立云南行中书省,省署为善阐(昆明)。云南行中书省省署在昆明,北部仁德(寻甸)的地理位置凸显,价值变得异常重要。仁德并入北路仅四年,随即又被割出,割出时间为1275年,正是赛典赤赡思丁赴云南任平章政事的第二年。

“至元八年(1271),分大理国三十七部为南北中三路,路设达鲁花赤并总管。十三年(1276),立云南行中书省,初置郡县,遂改善阐为中庆路。”(《元史地理》)。时仁德(寻甸)北部为属四川管辖的东川,不断有夷乱发生。依据后来赛典赤赡思丁对云南行省省会及路府州县的设置,把大理中心迁往昆明中心后,昆明北部需配置相应的防御力量,仁德府的建置是保障昆明北部稳定的重大防御举措。仁德从北路割出单独立府,是赛典赤赡思丁设置云南地方构架浓墨重彩的一笔,是体现其“画其山川城郭、驿舍军屯、夷险远近为图”的一个典型。

关于元朝仁德府位置的记载出现在《嘉靖寻甸府志》之《迁寻甸府筑城记》中:“元朝仁德遗迹在今城之东五里”,《嘉靖寻甸府志》之《村分》载:“下古城,在府治东四里;洗马桥,在府治东四里;道源村,在府治东五里,今建萃华书院、养济院。”对下古城和洗马桥表述均为“在府治东四里”,显然村分是以南城府署位置做参照。依距离远近,仁德故城遗址不在上古城和下古城范围内的土城,比下古城距离更远。[[1]]

《康熙寻甸州志》云:“养正学院,在城西北道源村旧府学内,明正德中,知府戴鳌建,今废。萃华书院,在道源村,嘉靖二十七年王尚用建,今废。”显然,养正学院、萃华书院及养济院为元朝府城西北。

在下古城东四百多米左右(符合城东五里),距嘎里山脚庙坡村三百米左右,离道院村六百米左右有一地块。可清晰看到明显高出周围的地形五十公分以上的地块组合,堪称构思奇巧、设计完美。其利用河道建成严密的防御体系,占地四十余亩,依“之”字形河道而建。地块组合呈四层,第一层为方形,估计面积为十亩左右。第二层处于“之”字折口,与第一层衔接镶嵌并向靠西坝子一方移出,面积七亩左右。第三层在第二个“之”字折口处,被河道分成两块,这段“之”字折口是非常理想的泊船位置。河道西侧的一块是最长的一块,从第二层地块中位衔接移出,长度两百多米左右,面积十亩左右。另一块在河道东侧,面积八亩左右,外围对平第二层,其底端呈斜角,与外侧线呈一百二十度角扇面形。第三层的两块区域被河道贯穿分割,因中间河道可断可连,形成天然屏障。如果遇到土匪盗贼偷袭攻击,东侧失守可借助船移至西侧,西侧失守可借助船移至东侧,无论退或守都游刃有余。如需撤离府城,一百二十度角扇面形墙体可以全方位观察到外围环境,准确掌握外情,保证行船安全驶离。第四层称为营盘,面积有五亩左右,离第三层有近两百米,据地形功能应作为练武场和瞭望塔,营盘从南门方便出入。仁德府城利用河道地形,精妙设计筑成易守难攻,进退自如的城池,展现出赛典赤赡思丁对“城”的功能设计理解具有高超的智慧。

依据历史上受康熙皇帝圣旨旌表的乡贤马邦俊碑文《乡贤马公邦俊再重修序》记载:“乡贤马公讳邦俊者,乃寻城生长人氏也,公籍南京,公高祖讳寿,自南京宦游滇南陆凉州,继又迁升仁德郡,任满落业本郡北门下坝”。仁德府设置有北门,北门外为下坝。出于仁德府自身安全考虑,按元朝军屯制度,承担府城外围防御任务的是军户,下坝当属军屯。明《嘉靖寻甸府志》记载此处村名为下古城村,从地名命名角度来说,府治改迁后,下坝才有可能改称古城。[[2]]

一六三八年九月,号称“千古奇人”的明代地理学家、文学家、旅行家徐霞客从七星经马石窝(今马石武)朝西北方向田陇走行。依据旧郡址“在今城东五里”的志书记载对周边村落进行测察,怀疑这些村落不足以“当之”。其游记载:“又西半里,有聚落倚山面壑,是为凤梧所。土人谓之马石窝,想未置所时,其旧名然耳。于是西北随田塍行,坡陇间时有聚落而不甚盛。按《郡志》:旧郡址在今城东五里,不知何村足以当之。”[[3]]徐霞客怀疑元朝仁德府旧址为村庄地址的可能性很小,经考证,遗址正好不在村庄,而在田野。[[4]]

元朝仁德府持续存在一百多年,遗址地现代耕种层下浅表层土质并不是周边坝区泥土,而是与附近木家山靠近中桥河地段的土质及庙坡村后山土质相符。木家山比距嘎里山最短距离500多米远了三倍左右,但如果使用船从此地装土则近在咫尺,载土船顺流而下,直接绕河卸土,与从嘎里山搬运相比节省了相当多的劳动力。充分体现了修筑仁德府城的智慧。

《元史文宗本纪》记载:“(1330年)己丑,秃坚、伯忽等攻陷仁德府,至马龙州。”元朝仁德府遭遇过元朝蒙古诸王叛乱战争的破坏。

《元史文宗本纪》记载:“二年(1331)春正月己卯,御制《奎章阁记》。行枢密臣言:十一月,仁德府权达鲁花赤曲术,纠集兵众以讨云南,首败伯忽贼兵于马龙州。”仁德府权达鲁花赤曲术能够以知府身份召集兵众战败伯忽兵,说明仁德府具有一定规模兵力。《元文类▪屯田》记载曲靖、澄江、仁德三地立屯一万一千户,寻甸应有三千多户。[[5]]

寻甸(仁德)因新建府为流官任职提供了便利条件。赛典赤遵照世祖旨意:“尹长选廉能者任之。”[[6]]有记载出任仁德府达鲁花赤(也称达噜噶齐)的流官除曲术(库)外,另有三位赛典赤赡思丁嫡孙曲烈、以速甫、永连[[7]],这些府官职守赛典赤规制,为寻甸的发展作出过贡献。

元朝流官任职的文献证实了元朝寻甸府官为流官,嘉靖后期寻甸知府王尚用亦认为寻甸“自元始改设流官。”

至元十三年(1276)正式建仁德府,立军屯,屯田五百六十双。“创建孔子庙,明伦堂,购经史,授学田,由是文风稍兴。”(《元史列传。)陆续创建孔子庙和明伦堂,兴儒学。[[8]]

元朝寻甸珍贵碑文《为美县尹王君墓志铭》由李源道撰写,记载了大德六年(1302),晋宁县人王惠字泽民任职为美县尹,劝农事,修孔子庙,其子王升为仁德儒学教授(王升后升任昆明学正、曲靖宣慰司副使,著有含昆明八景的《滇池赋》名作)的事迹。[[9]]明确证实了寻甸儒学始于元朝初期,儒学为仁德府的重要设施。[[10]]

“十三年,以所改云南郡县上闻,赛典赤居云南六年,至元十六年卒,年六十九。”赛典赤上报了云南郡县的设置情况。仁德府并非孤府,紧接着就有了两个属县设置的记载,且都在忽必烈在位时期。“帝思赛典赤之功,诏云南省臣尽守赛典赤成规,不得辄改。”(《元史列传》)。仁德府属县的建置是明确仁德府为赛典赤设置的又一有力证据。

一、仁德府属县为美县治

《元史》载,至元二十四年(1287),仁德府领县二:倘俸和为美。为美,下县,治在府北,地名溢浦适侣睒甸,即仁地故部;归厚,下县,治在府西,地名易浪湳龙,旧隶仁地部。二十五年(1288),改倘俸县为归厚县。[[11]]

仁德初建,时兴儒学之风,为美取自《论语里仁》:“里仁为美。”位于元朝仁德府北面的元朝为美县治在仁地故部地仲札溢源,[[12]]时称溢浦适侣赕甸,又称溢浦适侣睒甸(赕为以财赎罪之意,蒙古八思巴文“赕”通“睒”,故名),这是寻甸境内最早的蒙古文字进行地名命名的例证。

《大明一统志》记载了寻甸境内“五山四水一湖一泉”,其中卷八十七《古迹》载:“废为美县,在府城北三里,地名溢浦适侣睒甸,方百里,即仁地之故部,元置为美县,本朝省。”其又记载:“磨浪水,在废为美县西三十里。”磨浪水记述涉及县治,明确其方位在为美县治西,距离最近有三十里之远。《大明一统志》成书于天顺五年(1461),此时期,明朝宣德间建的为美和归厚县治为“现治”,所表述的“古迹”必然是指元朝时期县治,并补充明朝两县治都省去不作表述,意不在原处。

《元史》未详细记载为美县地址溢浦适侣赕甸确切位置。

通观《嘉靖寻甸府志》,王尚用使用三种类别表述不同时期县治。用“旧为美县”和“旧归厚县”指代元朝建置县治;用“废归厚县”和“废为美县”指代明宣德建置县治;用“归厚县故址”指代特定时期所置县治。

“旧为美县”(元朝为美县)出现在《嘉靖寻甸府志》之《川》载:“磨浪水,在旧为美县西三十里。”

其余记载为美县和归厚县相关志书并未作如此清晰的分类处理,都不分时期叙述为“废为美县”“为美废县”或者“废归厚县”“归厚废县。”《滇志》之《古迹》记录:“废为美县址,在府城北三里,地名溢浦,今存。”清·鄂尔泰著《云南通志》卷二十六及清顾祖禹著《读史方舆纪要》卷一百十四都载为美废县,在城北三里,地名溢浦适侣。”《道光寻甸州志》手钞本说:“为美废县,在城北三里,地名溢浦适吕睒甸,明洪武中省入州。”

相关史志对元朝为美县治表述虽有不同,但记录却了然已明,至元二十四年(1287)置县,洪武十五年(1382)三月裁除,历经近百年历史。仲札溢源、溢浦适侣赕甸、溢浦适侣睒甸、溢浦,即为今中桥雨布村。

二、仁德府属县归厚县治

“旧归厚县”(元归厚县)出现在《山》中:“落陇雄山,在旧归厚县治西南,绵亘五十余里,其东有哇山,耸秀如剑锋,土人筑寨其上,险不可攻,名曰安乐城。”

《元史》卷六十一《志第十三》之《地理志四》载:“归厚,下县,治在府西,地名易浪湳笼,旧隶仁地部,至元二十四年(1286)分立两县,曰倘俸、曰为美,二十五年(1287)改俸曰归厚。”归厚取自《论语学而》“慎终追远,民德归厚。”[[13]]

《大明一统志》卷八十七《古迹》载:“废归厚县,在府城西一百三十里,地名易浪湳笼,旧属仁地部,元置倘俸县,后改曰归厚,本朝省”,对为美、归厚两县治记载都说“本朝省”,元归厚县初为倘俸县,倘俸县因倘俸溪而命名,倘俸溪则源自勇克山。

《嘉靖寻甸府志》之《山》载:“勇克山,在府城西,峰峦峭峻,林壑高深,积雪至春不消。下有泉,为倘俸溪,俗呼为雪山。”《云南通志》卷三(清·鄂尔泰著)记载又增加与寻甸府城距离为八里,其载“勇克山,在城西八里。”

《读史方舆纪要》载:“勇克山,《志》云在州城西,峰峦峭拔,林壑高深,夏月恒有积雪,俗呼雪山。下有泉,流为傥俸溪。傥俸溪,在废归厚县旁。源出勇克山,流经此,有九湾绕城而流。”其又载:“归厚废县在州西百三十里,地名易浪湳笼,旧属仁地部。元至元中置傥俸县,旋改归厚,明初废,今有九层城,即县故址也。”元置俸县改归厚,故址又为九层城。

《嘉靖寻甸府志》图示标明勇克山一段接近寻甸城,一端为龙头山接近东川,与文字叙述无异。仁德府西八里与隐毒山相连的勇克山北端俗呼为雪山,勇克山为金所摆宰格莫、甸沙苏撒坡、金源妥托与东川相连山脉。勇克山北段的倘俸溪其水源头为龙潭村,龙潭水流经县治,流速较缓,因地形呈坡台状,形成九湾绕城而流的景观,又称九湾九层城,元归厚县治即今金源古城。九湾九层城在金源的存在表明元朝时期,该地的气候地质状况非常好。但该地处于归厚县境边缘地带,缺乏经济文化中心辐射功能。又依位置和实地考证,旧归厚县治西南,绵亘五十余里的落陇雄山东面哇山寨子“安乐城”为今甸沙鲁六村。

结合前述仁德府大手笔设计,如遇到来自北方的进袭,勇克山牛头岭烽火台传递信息给凤梧山,仁德府营盘及易龙驿烽火台都能看到凤梧山烽火信息,通过易龙驿烽火信息,云南众多驿站能快速知晓,行省有充足的应对时间。

万历云南通志》之《形势》对寻甸地形优势做了叙述,“寻甸府,地连中庆(昆明),壤接曲州。果马,月狐,咸称占地。虽平原若沃饶之壤,而其下实阻濡之场。况东川盘踞,负隅于北塞,独挡一面。”东川数次叛逆。至元二十四年,寻甸完成预防东川战事的一府两县设置,其军事力量依地势形成天然犄角之势,攻可从金源过勇克山直捣东川腹地,退可悄无声息从水陆两路全身而退。

归厚县后又改迁,时间应为元朝中后期。王尚用在《嘉靖寻甸府志》之《古迹》载:“九湾九层城,在府西亦郎里,归厚县故址。”在此处则表述为“归厚县故址”,与前述“旧归厚县”及”归厚废县”又不同参照描述,显然有分类上的区别。

李之阳用在《万历云南通志》之《古迹》中沿用王尚用的“故址”一说:“九湾九层城,在府西亦郎里,归厚县故址。”《读史方舆纪要》则补充了进一步信息:“九湾九层城,在州西亦郎里,其旁有米花洗马山,相传土人曾据此为险云。”旁有米花洗马山做参照,且出现在古迹中。与元归厚县金源古城和明宣德复归厚县建鸡街古城表述都有异,按记述有依水置城的元朝建城池的显著特点,还具元金源归厚县河流流经县治绕城缓流而过形成湾多层多的特点。历代志书地图查找不到关于米花洗马山的具体记述。柯渡新庄古城“洗纳山”与“洗马山”发音接近,新庄古城也具湾多层多的特点。明初寻甸设七里,《嘉靖寻甸府志》之《图分》载,宣化、甸头二里界在东,果马里在南,倘甸、亦郎里界在西,那釐、乞曲里界在北。《康熙寻甸州志》载,亦郎里“南接款庄,北连補知,西交脚白,东近可郎。”从上述二记载可知,柯渡新庄古城为亦郎里范围。显然,柯渡新庄古城完全符合九湾九层城记述,即为“九湾九层城”,为元朝中期或后期设置。

金源易浪湳笼元归厚县治至元二十四年(1287)置县,元朝中期或后期迁柯渡新庄古城址,洪武十五年(1382)三月裁除,两地县治共历经近百年历史。

仁德府(寻甸)的建置及属县配置,充分展示了赛典赤赡思丁的远见卓识和高超谋划决断能力,为后来云南行省以昆明为中心的平稳发展提供了的保障,对寻甸地方历史发展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1]]〖清〗李月枝 《康熙寻甸州志》卷八《艺文》题做《迁筑寻甸府城记》。

[[2]]〖日〗菊地利夫《历史地理学的理论与方法》,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4年1月出版。区域差别和区域特性,是空间位置上各种现象的综合。

[[3]]〖明〗 徐弘祖 《徐霞客游记》,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11月出版,743页。

[[4]]〖日〗菊地利夫 《历史地理学的理论与方法》,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4年1月出版。同等地处理历史叙述的特征亦即时间的变化和地理叙述的空间配置。

[[5]]〖元〗苏天爵 《元文类》卷四十一《屯田》,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11月出版,544页。

[[6]]〖明〗宋濂《元史》卷八《世祖五》,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百衲本,97页

[[7]]《咸阳家乘 祧记》。

[[8]]〖明〗宋濂《元史》,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百衲本,二零一四年七月出版,1452页。

〖明〗刘文征《滇志》,云南教育出版社出版,1991年12月出版。

[[9]]〖元〗苏天爵 《元文类》卷五十四,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11月出版,708页。

[[10]]〖明〗王尚用《嘉靖寻甸府志》上海古籍书店,据宁波天一阁藏,明嘉靖刻本景印原书版,一九六三年八月,22页。

[[11]]〖明〗宋濂《元史》卷六十一《志第十三》之《地理志四》,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百衲本,726页。

[[12]]〖明〗李贤 《大明一统志》,三秦出版社,一九九〇年二月出版,记载为仲劄溢源。〖明〗李之阳《万历云南通志》,记载为仲劄溢源,分仲劄部和溢源部。据《元史》载“其部曰仲札溢源”,仲札溢源为部地名。

[[13]]《元史》、《大明一统志》及《嘉靖寻甸府志》记载为倘俸,其余志书多记载为傥俸。

 

 

作者:马仲能

民族:回族

工作单位:寻甸县金所中学

职称:高级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