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老山前线“回民支队”的英雄传奇

 作者:佚名  来源:今日头条 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1-09-12 16:25:40



老山前线“回民支队”的英雄传奇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16.jpg       80多年前,在幅员辽阔的冀中平原,抗日民族英雄马本斋,创建了第一支八路军“回民支队”,带领勇士们拼杀在抗日战场上,英勇顽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威名远扬,令日寇闻风丧胆,毛泽东主席称其为“百战百胜的回民支队”;


         36年前,在密林丛生的老山前线,同样有一支由回族战士组成的“老山回族支队”,穿行在硝烟炮火中,靠钢铁般的意志和坚强的身躯,坚守在最前沿的阵地上,用忠诚和无畏谱写了一曲民族团结如磐石、众志成城守国土的时代颂歌。


       《拂晓哨位》头条号首次编发当年两位军事记者采写的战地纪实通讯,作为一篇迟发的新闻报道,带你领略这支闻名战区唯一的“老山回族支队”的英雄风采——


勇士辉煌化金星


——回眸36年前老山前线的唯一一支“回族支队”的英雄传奇


〇徐映珉


有一种情怀叫忠诚爱党,


有一种使命叫铁血卫国,


有一种精神叫英勇顽强,


有一种力量叫民族团结。


      36年前,在云南老山前线,有一支由回族战士组成的“老山回族支队”,享誉战区部队,令敌胆战心惊。


        1986年第10期《民族团结》杂志刊登了时任《火线报》记者何炜和笔者采写的题为《老山上的“回民支队”》战地通讯,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关注。36年后,笔者翻阅早已泛黄的采访笔记和刊稿剪贴,那一个个回族战士英勇无畏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闪现,那竖立在南疆边境线上的一座座界碑,镌刻着勇士们的赤胆忠心和丰功伟绩……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23.jpg


      位于云南省麻栗坡县东北方向的八里河东山主峰,海拔1175.4米,被官兵誉为“八十年代上甘岭”,与老山相面而立、隔江而望,滔滔奔涌的盘龙江从两山脚下穿流而过。在“八十年代上甘岭”主峰的半山腰,某红军团一营官兵坚守着全团最前出、最危险、最艰苦的一线阵地。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28.jpg


         在这些一线阵地中,有一支坚守在距离对方最近的阵地上的班,就是闻名战区的唯一的由回族战士组成的“老山回族支队”。早就听说这个“回族支队”,很想知道战士们是怎样生活、战斗的?盛夏的一个清晨,记者踏着羊肠小道,穿过茂密的野生巴蕉林,来到了前沿阵地。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32.jpg

        这是一个不到80平方米的小山包,背靠着高耸入云的悬崖陡壁。左前方不到50米就是对方守防的阵地,右边是一片布满对方地雷的巴蕉林。这个阵地就是某部二连的“回族战士阵地”。这里距离对方前沿阵地最近,位置特殊,环境艰苦,十分危险,生活和作战保障非常困难。战士们告诉记者:有时对方人员搬东西的声响和打呼噜都能听清楚。


      蜗居在又窄又矮又潮湿的猫耳洞里的战士们告诉记者,这个阵地本来不属于他们守卫,但部队接访后,“回族班”战士们纷纷写请战书坚决要求到这个最前沿、最危险、最艰苦的阵地去战斗,并立下铮铮誓言:“祖国装心中,人在阵地在!”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36.jpg

       记者问起“回族战士阵地”的由来,年仅19岁、被大家称为“小机灵”的战士小古风趣地说:“我们可称得上是‘老山的回族支队’了!大家都是来自各地的回族战友。为了生活上方便起见,战友们一合计就组建了这个‘回族支队’。连队干部觉得也挺合适,就正式命名我们为‘老山回族支队’。”


         通往“老山回族支队”坚守的阵地的一条狭窄小道上,有一段300多米的陡坡直接暴露在对方的火力打击下,战士们称其为“生死线”。大家每天背水、扛粮、运送弹药和其他生活物资,都要冒着生命危险经过这一段最难走的路。有时遇到对方炮火封锁,战士们两三天吃不上饭、喝不上水,只好啃压缩饼干。有一次,下着小雨,一名战士从连里领回鸡蛋和桔子罐头,突然遭遇对方炮火袭击,他紧紧地抱着鸡蛋和罐头,一路坐着往下一步步地挪。等回到阵地上,十多个鸡蛋摔得只剩下两个……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41.jpg

        在2号点位的猫耳洞里,记者见到了被官兵称为连队的“小诗人”、回族战士小陈,他正趴在弹药箱上写诗。小陈从小生长在城市,父母都在省会城市工作。他本来是握“方向盘”的,压根儿用不着上老山前线。但去年底连队刚一组建,他就缠着领导软磨硬泡,坚决要求到最危险、最艰苦的一线步兵连队,又主动申请加入“老山回族支队”。战士们告诉记者,小陈文学功底很好,酷爱写作,在阵地上一有时间就写东西。自打来到一线后,他用烟盒和罐头盒纸的背面写的诗歌、散文和新闻报道稿件,先后被《解放军报》《战旗报》《火线报》和家乡的《西安晚报》等报刊及电台采用。时下,小陈正在猫耳洞里自学新闻刊授专业课程。他对战友们说:“我希望守防结束下阵地前,能挂上一枚军功章,再拿到一门自学考试文凭!”


       “家里的妹子哟思念着哥哟,情哥哥岀门一年多……”一阵清脆悠扬的歌声从3号点位传来,吸引了记者。“谁在唱信天游歌曲《妹思郎》?”我们闻声前去,只见战士小马躺在猫耳洞里哼着这首悦耳动听的歌曲。他的同乡好友小杨告诉记者,小马家在宁夏固原地区农村,是家里的“独生子”。他平时少言寡语,但训练、干活总是一股子“虎牛劲”。从连队指挥所往阵地上背粮、扛弹药,别人扛一袋大米就累得气喘吁吁,他一次扛两袋还提着枪在后面给战友们担负警戒和保卫任务。小马军事技术样样过硬,投手榴弹一出手就是60多米,全连无人能超过他。一次夜间战斗,对方人员悄悄摸到阵地前沿准备偷袭我方,小马发现后沉不住气,一口气扔出十多枚手榴弹,炸得对方鬼哭狼嚎、抱头逃窜,有几枚还扔到对方的阵地上,吓得对方从此再也不敢贸然行动。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44.jpg

        在前线,为了保护官兵的生命安全,一些部队都有不成文的规定:凡是“独生子”,一般尽可能地安排在二线部队或相对安全的地方。可是,小马怎么也不同意留在二线。他找到连队指导员,流着热泪央求道:“别人能去危险的阵地坚守,我也能去守卫,我不能给回族人民丢脸!”来到“回族班阵地”,小马处处冲在最危险的地方。晚上值班,他一站就是大半夜,战友们要替换他,他总是憨厚而风趣地说:“我个子高、身体壮、力气大,敌人上来了也扛不动!”


        在4号点位上,记者找到了“老山回族支队”的创建人之一、副班长小沙。他19岁,是全班年龄最小的一名党员。虽然他年纪小、个子矮,但干事细心沉稳干练,大家都称他是“大丈夫”。参战前,连队干部考虑他体弱有病,打算让他后留。可小沙坚持要求和大家一起上前线。不久,他旧病复发被送进医院治疗。然而,病情尚未完全好转,他就要求出院,医生只好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并开了一个月的全休假条,叮嘱他不要劳累过度、注意休息。他把休假条悄悄塞进罐头盒里,又回到前沿阵地上,和战友们一起背水、扛粮、运弹药、修工事。在一次战斗中,对方的一个火力点封锁了连队前沿阵地唯一的一条通路。小沙发现后,跳出堑壕,冒着危险,使出他的“左撇子”绝技,一个“长点射”打出去,对方的火力点立马变成了“哑巴”。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48.jpg

        在不足一人高的钢骨架掩体里,记者看到墙壁上的一张《值班轮流表》和《战斗情况记录表》。昏暗的烛光下,惊人的战绩映入我们的眼帘:全班上阵地3个多月来,共参加大小战斗近40次,击伤击毙一批对方人员,摧毁对方5个火力点,打退对方排以下偷袭进攻20余次,全班无一伤亡,坚守的阵地和所有点位寸土未丢,先后两次被上级表彰为“战斗模范班”和“管理先进阵地”。


班长小杨还向记者介绍了他们参与上阵地以来最为激烈的“4.26战斗”——


1986年4月26日晚20时左右,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在某部二连的防御前沿阵地打响,这是官兵上阵地不久首次与对手短兵相接的作战。对方约一个加强排的兵力,趁着夜暗有利条件和官兵换防初期对环境不熟悉之机,在炮火掩护下分5路向“老山回族支队”所守阵地的1号和2号点位发起突袭进攻,企图包围这个班的阵地,占领连队前沿指挥所。坚守在3号点位上的战士小马,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向班长和连指挥所报告。全班战士迅速进入阵地,同对方展开激烈战斗。面对数倍于己的对手,全班战士沉着冷静,等对手距离点位十多米时,班长一声令下:“打!”顿时,子弹、手榴弹交织在一起,炸声四起。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51.jpg       

 战斗中,六〇炮手小古发现对方一个重机枪火力点封锁了阵地通往连队前沿指挥所的道路。危急时刻,他放下冲锋枪,快速架起六〇炮,“轰,轰,轰”3声巨响过后,对方的火力点被摧毁。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战斗,在连队其他火力支援下,“老山回族支队”的勇士们接连打退对方数次疯狂反扑,对方在我阵地前沿丢下数具尸体,纷纷夺命而逃……“老山回族支队”坚守的阵地坚如磐石,全班无一伤亡,上级为他们报请了集体战功。


         记者离开“老山回族支队”坚守的阵地,已是夕阳西下时分,落日的余晖给巍峨的老山主峰和“八十年代上甘岭”主峰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晚霞中,镌刻在阵地东侧一块大石头上的“扬国威展军魂给党旗增辉,打胜仗立新功为民族争光”两句口号更加耀眼夺目。回望“老山回族支队”勇士们坚守的固若金汤的阵地,看着一个个浑身沾满泥土的战士,记者的心田里禁不住地涌动一股暖流和自豪:有这样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勇士坚守在南疆的红土地上,祖国的主权、领土和安全就会让亿万人民放心!


        勇士辉煌化金星,滔滔江水唱英雄。巍峨的老山铭记着“回族支队”战士们的英名,高耸的“八十年代上甘岭”镌刻着“回族支队”战士们的壮举!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56.jpg


(本文照片均来自网络)


作者:徐映珉

微信图片_20210912162859.jpg

       徐映珉,1960年2月出生于陕西省洛南县,1978年12月入伍,历任团报道员、干事、指导员、宣传股长,师新闻干事,原兰州军区人民军队报社处长、主任编辑,甘肃省杂文学会副会长,甘肃省作协会员,发表新闻和各类文学作品七百余万字,著有杂文集《哭笑不得》《笑骂由我》《杂花生树》《笔随意走》《飞镝鸣处》《徐映珉等十人杂文卷》、长篇纪实文学《回眸昨日》、游记随笔《走向圣域》等,一百多篇杂文随笔在军内外报刊征文或评比竞赛中获奖,八十多篇杂文随笔被收入多种文集。大校军衔,现退休居于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