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白寿彝论清末西北回民抗清斗争

 作者:佚名  来源: hzxyj 共同体学术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5-16 10:43:07



白寿彝(1909—2000),回族,河南开封人,当代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白寿彝把毕生心血奉献给历史研究,曾受教于冯友兰,师从顾颉刚。他在高校任教近70年,先后在云南大学、重庆中央大学、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校任教授、历史系主任,培养了大批人才。他著述颇丰,有《中国通史纲要》、《新编中国通史》、《史学概论》、《中国史学史》、《中国交通史》、《史学新论》、《中国伊斯兰史纲要》、《回族人物志》、《回教先正事略》等几十种,发表论文百余篇,在中国通史、中国史学史、中国民族关系史、中国交通史、中国伊斯兰教史、回族史、中国思想史和史学理论方面都有杰出的建树,在学术界影响很大。


白寿彝12岁入开封教会学校圣安德烈中学学习。1925年考入上海文治大学,后转学到河南中州大学。1928年发表《整理国故介绍欧化的必要和应取的方向》,这是他公开发表的第一篇论文,主张中西并取,用其所长。1929年考入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研究两宋哲学,发表有关朱熹的论文多篇,后出版《朱熹辨伪书语》一书,还编有《朱子语录诸家汇编》148卷等。写有《先秦思想界三大师》,论述孔、老、墨的哲学思想和政治理想。白寿彝早年对民间文学、民俗学有浓厚兴趣,1929年出版有《开封歌谣集》,写有多篇论文,同年在开封创办《晨星》并任主编,这是以文艺为重点的文史方面的刊物。1930年赴云南调查,著有《滇南丛话》,记载了一批重要回族民间传说故事和民俗资料。1932年获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哲学史硕士学位,任职北平研究院历史研究所和禹贡学会。

1935年,白寿彝创办《伊斯兰》半月刊、《大河杂志》和《新儿童》半月刊。1936年,由他编辑的《禹贡》回教与回族专号上,发表了有关同治年间陕甘回民反清起义的史料《陕甘动余录》,成为研究西北回民起义的重要资料。同年发表《从怛罗斯战役说到中国伊斯兰教之最早的华文记录》。1937年又为《禹贡》办了两个回教专号,写有《宋时伊斯兰教徒底香料贸易》一文。7月,参加西北考察团赴绥远、宁夏、甘肃、青海,考察民族、宗教和水利。出版《中国交通史》,这是他发表的第一部专著,也是中国交通史方面的第一部著作。


1939年在云南大学研究云南回族史,其间主编《月华》、《云南清真铎报》和《益世报》的《边疆》半月刊。1942年出版《中国回教小史》和《咸同滇变见闻录》。1947年在苏州协助顾颉刚主持文通书局编译所编务。1948年编辑的《中国伊斯兰史纲要参考资料》和校点的《天方典礼择要解》出版。


1949年以后,同郭沫若、范文澜等创办了新中国史学会,与郭沫若、侯外庐等筹建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同时创办了《光明日报》的《历史教学》半月刊和《历史研究》杂志。参加了由中国史学会主编的《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的总编辑工作,亲自编了《回民起义》全四册(1952年上海神州国光社出版),这是回族史研究必不可少的重要史料。在编《回民起义》时他将《陕甘劫余录》收入其中,并加按语说:“这篇记录的内容,都是得之的传闻,难免有口述者记忆错和笔录者听错写错的地方。但这总是回民自己的材料。这对回民起义史料说,是难得的。”足见他对民间史料的重视。


1958年,白寿彝主持编写了《回回民族的历史和现状》,1960年发表《关于回族史的几个问题》,提出回族来源有多种不同的国外族源,但形成民族是在中国境内。1961年开始编写中国史学史计划,编印《史学史资料》,后改为《史学史研究》。1971年起,在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关怀下,开始主持《二十四史》的点校工作。1975年起,他约请全国数百位专家学者,历时23个春秋,完成了12卷22册的《中国通史》的编撰工作。这部通史约1200万字,上起远古时代,下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仅规模宏大,而且在历史理论、史书体裁、编撰内容上都有创新。1999年,由他总主编的《中国通史》全部出版,时任党和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李鹏等亲笔致信祝贺,对《中国通史》给予高度评价,认为《中国通史》的出版是中国史学界的一大喜事。


白寿彝思想进步,建国前夕出席了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党的十大代表、十三大列席代表。他连续当选第三、四、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四、五、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五届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历任中国回民文化协会副主任、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古籍整理规划领导小组成员、国家教委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族史学会会长、中国教育学会历史分会会长、中国民俗学会会长、中国少数民族五套丛书编委会副主任等职。改革开放后,又创建了北京师范大学史学研究所和古籍研究所,任《北京师范大学学报》和《史学史研究》主编、北京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等职。


195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的《回回民族的历史和现状》(白寿彝、韩道仁、丁毅民编著)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全面介绍回族历史和现状的著作。在书中白寿彝对清末回民起义的原因做了简要的阐释:“回回人民因为在经济上比较落后,政治上长期受压迫,所以,在太平天国与捻军起义胜利的影响和鼓舞下,在云南与西北也相继发动了反清运动。”


对于清王朝的民族压迫政策,在1951年东方书社出版的《回回民族底新生》中,白寿彝还进行了法律上的解读:“在法律上,对于回回的防制,比对汉人严厉;对于回回的施刑,也比对汉人加重。”“回回对于清底压迫,用更坚决的反抗来答复……杜文秀底云南起义和白彦虎等的陕甘新大起义,更成为威胁清生存的大风暴。”


在《回回民族底新生》中,白寿彝对西北回民起义的原因进行了进一步论述:“地方官往往故意培植汉人和回回间的对立,遇着汉回纠纷,就压迫回回,偏袒汉人。回回受不了压迫,起来反抗,地方官吏就用武力来镇压……西北回回被压迫得太厉害了,就在1862年开始了反压迫的大斗争。这不只是西北回回反压迫的大斗争,并且是西北信仰伊斯兰教各族反压迫的大斗争。”“(陕西)团练大臣张芾,素日里专和回民作对的……对华州回民进行镇压的团练可能是受他指使的。”


对清军通过官僚军火商胡光墉(即红顶商人胡雪岩以此发家),高价购买帝国主义的洋枪洋炮(军费紧张时便向洋人高额贷款购买)来镇压回民起义的历史,白寿彝在《回回民族底新生》中给予了披露:“左宗棠是绞杀人民革命的老手,他要根据他绞杀太平军的经验来对付西北回回……在左宗棠屠杀回回的过程中,他从资本主义侵略国和上海大买办分子胡光墉得到帮助……(左宗棠)有奏折说:‘胡光墉自奏派办理臣军上海采用局务,已历十余载……遇泰西各国出有新式枪炮,随时购解来甘。如前购之布鲁斯后膛螺丝开花大炮,用攻金积堡贼巢,下坚堡数百座……胡光墉之功,实有不可没者。’‘遇有缺乏,胡光墉必先事筹维借凑,预解洋款。’……这些材料,说明左宗棠是怎样通过了买办胡光墉,取得资本主义国家之军饷和军器上的帮助的。军饷大致是借自英国。军火,是购自德国。”


对左宗棠“先抚后剿”的欺骗战略,白寿彝在《回回民族底新生》中也给予了揭露:“(甘肃肃州)整整攻了十八个月,肃州没有被清的将军们拿下来……八月间,马文禄受了骗,放弃了战斗,向左宗棠请罪了。结果是马文禄和别的八个领袖被磔死……外来的回回(被哄骗出各城门后)共一千五百七十三人,全被屠杀。夜间又进城放火,把城内(本地)回回五千四百余人也全部屠杀……起义军之逃脱魔手的,只有白彦虎等的队伍,在百战之余到新疆去了。”“左宗棠的所谓‘先抚后剿’,实际上是‘先剿后抚’。他说‘办回务非剿无以为抚’,‘痛剿以服其心’。甚至连清政府也认为他不分良莠,‘滥杀激变’,严谕责问。但他仍要求西太后(慈禧)允许他‘痛剿’,总之,杀人到无可再多,他才认为‘最妥善’,杀到‘汉唐以来未有之奇’,才自鸣得意。其结果‘被祸之惨,实为天下所无’,‘其死于兵戈、疾疫、饥饿者,盖十之九,实为回族千数百年未有之浩劫。’这次的西北大起义,在时间上没有云南长久,但回回遭受的损失,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都比云南还要惨重,就陕西来说,回回人口十不存一,就甘肃来说,回回三分之二的人口是被杀了。”


白寿彝是当代史学研究的大家,对中国通史、中国史学史、中国伊斯兰教史、回族史以及相关学科的研究都有开拓性的重大贡献,受到国内外史学界的尊敬,从而确立了他在中国历史研究领域的泰斗级地位。他关于清末西北回民抗清斗争起义的研究,秉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以大量珍贵的史料为依据,揭露了清军对西北回民的血腥屠杀,客观、准确地评述了这场抗清运动,对正确认识这段历史至今仍有重要的指导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