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鲜为人知的足迹 ——斯诺曾投宿曲硐清真寺

 作者: 朱顺昌  来源:大理回族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3-21 15:04:44



微信图片_20200321150510.jpg

  埃德加.斯诺(1905—1972)是20世纪世界最著名、最有影响力的美国记者和作家之一。毛泽东曾说:“斯诺先生是建立友好关系铺平道路的第一人”。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斯诺有过密切的交往,并通过他向全世界传播了陕北红军和新中国的真实情况,在争取世界人民方面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他所撰写的《红星照耀中国》描写了工农红军的事迹和重大历史事件,为整个世界打开了一扇真正认识中国革命的窗户。在白色恐怖下,它又改名为《西行漫记》,大量传播到每个角落,从而激起为中国革命欢呼的强音。 

        在此之前,即一九三一年,他在大理组建了六匹骡马、三个随行人员的小小马帮。他在自传中说:“我希望从中国步行去缅甸,然后进入印度。”我手边的一本《马帮旅行》就是他此行的、也是为他一生画下一段重要轨迹的写真,是一本很有光彩的散文。作家周良沛在“书前”称“可以说是不为多少读者所知的一本书”。  

        也许因为我是一个穆斯林,当我读到其中的一个篇目时引起我极大兴趣和兴奋。题目是《其所以能在一座清真寺过夜,主要得力于一句几乎被遗忘的波斯成语》。  

        1931年2月22日他随小小的马帮走进永平县,投宿于曲硐清真寺。在这篇文章里他以不同的视角,饱含感情地对当年那庄严肃穆而又优美静谧的曲硐清真寺作了引人入胜的描写。他用朴实简炼的笔触勾画了曲硐清真寺的景观:“宣礼楼象中国式的塔,只不过塔顶为长方形,逐渐收成尖顶,顶端冠以金球。”清真寺里面“非常干净,院子里还种着开淡紫色和乳白色花的虞美人”。  

        他带着敬重的深情对曲硐穆斯林虔诚庄重、怡然自得的晡礼作了生动的描述:五六十个人聚集在宣礼塔后面的殿堂里,“突然大家肃静下来,举目向上看”,一个穿白袍的人“站在应该是被称为宣礼塔的阳台上”,“朝着被夕阳染得火红的天空,朝着麦加的方向,高高地举起双手,用高亢而有节奏的声音喊出了给安拉的祷告词,并连续三遍”。“大家在花香四散的殿堂里跟随阿訇祈祷”。  

        这篇文章更是细腻地记叙了他与当地穆斯林从拒绝投宿到热情欢迎住下所作的一番对话交流,互相沟通的过程,对能深切惬意地住宿于曲硐清真寺,不胜感激之情作了朴实而富有哲思的描绘。文章给我们带回到79年前的那个如闻其声、如见其人、栩栩如生的场景。  

        “我是刚刚到的,已经很累了,客店已经没有空房,我想今天晚上就住在这儿。”然而“他们见外国人已经大吃一惊,又听到了我这个很不一般的请求更是惊讶不已。”得到的回答是“不行”,“这是办不到的”,“没有木炭给你生火”,“这里又不是旅店”,“从来没有外国人进来住过”……  “正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突然想起来我学波斯语时记住的一句话”,于是他快速地说:“啦.伊拉哈,依拉.拉. 穆罕默德,拉苏尔依啦!”显然这是很不准确,说得很别扭的“清真言”。然而正是这高贵的“清真言”,伊斯兰信仰的纲领立即打开了曲硐穆斯林开放的心态。“他们大为吃惊,大为高兴”,“他们态度改变了”,变得十分友好。立即“叫来一名看门人”,“马上弄水和炭”,“打扫小阁楼”安顿住宿。斯诺欣喜若狂地大叫“今天晚上不吃猪肉!”“几位阿訇笑了起来”。用我们今天的观念来看,这是不同国度、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不同价值观的人所作的一次互相尊重、互相沟通,达到和谐融洽的积极文明的对话。也可以说这是“和而不同”思想在回族文化中的实践,但也并非因“和”而舍弃自己信仰的生动体现。  

        斯诺的投宿是曲硐清真寺历史上具有文化意义的一件盛事,可谓平常中的不平常,不平常中的平常。他在领略了异域清真寺的独特神韵和永恒的人文精神后,满怀激情地撰写成文,发表于1931年9月1日纽约《太阳报》,让它永驻历史的时空,成为无法更改,也无法再“创作”的历史,它留给我们的认识和艺术上的感染是永远的。

(作者系退休教师,哈吉)

微信图片_2020032115052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