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无花果:朱元璋是回族?

 作者:无花果  来源:​ 老无所依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6-28 12:23:05



微信图片_20190628122340.jpg


 

近年来,不断有人抛出奇谈怪论,朱元璋是回族就是其中之一,有人拿这一论调往脸上贴金,但同时也招致不少诟病。

 

回族是一个现代概念,上世纪三十年代产生于江西井冈山,1941年,延安当局出版《回回民族问题》一书,成为论证回族的理论依据,上世纪五十年代,经过一番民族识别,回族被正式编入户籍,成为法定民族之一。

 

有人饶舌说清代史书也曾出现回族一词,但古汉语中的族并非民族,只是指一个群体,类似于现在的有车一族,民国提出的五族共和,其中的回族是指回疆突厥民族,1912422日《大总统袁世凯命令》中强调:现在五族共和,凡蒙、藏、回疆各地方、同为我中华民国领土,则蒙、藏、回疆,各民族即同为我中华民国国民。”期间也有人将回族混淆为所有回教徒,陈克礼阿訇也曾经说过“中国回族以及世界的回族人民”(《从穆罕默德看伊斯兰教》序),这里的回族显然是指的全天下穆斯林,即回教一族

 

“回族”这一概念产生于现代,有人却硬把这顶帽子往古人头上套,说什么海瑞是回族,李贽是回族,这就好比说穆圣是沙特人,李白是民国人,武则天是大总统一样荒唐可笑。

 

朱元璋诞生的那个年代,中国没有回族,只有回回,而回回有三种含义,一是指元初来华的花剌子模人,二是指所有西来人口,三是指所有回教徒。分而述之:成吉思汗西征第一站为花剌子模,史书称为回回国,其国民为回回人,亡国之后,大量回回人东迁入华,所以,最初的回回人指的就是他们,而他们信仰的伊斯兰教也因此被称为回回教、回教。第二个阶段,蒙古兵继续西征直到欧洲,将中亚乃至西亚的大部分土地纳入版图,于是更多的外来人口东迁入华。蒙古人将所有西来人口称为色目人,但“色目”一词不是外语,而是汉语各色名目的意思。色目人之中,回回人(花剌子模人)来得最早,人数也最多,所以民间有时候把色目人都当成回回人,甚至不信回教的摩尼教徒、基督教徒、犹太教徒也称为回回,比如绿睛回回,啰哩回回,忻都回回,术忽回回(上述回回均不信仰回教)。第三个阶段,随着回回人的广布,回回教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大量汉人也因通婚或仰慕教义而加入了回回教,也因此被人称为回回。回回逐渐成为信奉回教者的专利,回回不再专指花剌子模回回国侨民,凡信回教者皆为回回,这就是回回一词的第三层含义。

 

元朝统治中国八十年,在此期间,外来回回人居汉地,娶汉女,改汉姓,穿汉服,说汉语,写汉字,汉化为汉人,但却信奉回教,仍称回回。而内地汉人因与回回人结亲,改信回教,虽为汉人,也称回回。所以此时的回回,包括了两种汉人,一是从回回国入华而被汉化的汉人,二是中国信奉了回回教的汉人。两者均为汉人,但同时都是回回,回回是他们的宗教身份,汉人是他们的民族身份,当然了,汉人是蒙古人对我们的称呼,我们则自称华夏人。

 

那么,说朱元璋是回族的人,其实想表达朱元璋是回回,根据上述的三种含义,他们想要说的是哪种回回呢?一,是花剌子模回回国迁来的回回后代?二,是西域各国来华的侨民后代?三,是信奉了回回教的华夏汉人后代?

 

我考察了他们的论据,主要有以下几点:

 

朱元璋的长相有回回人特征,朱元璋的妻子是回回,朱元璋起初追随的头领郭子兴是回回,朱元璋童年出家的皇觉寺为清真寺,朱元璋家乡凤阳县朱姓多为回民,朱元璋的部下多为回回将领,朱元璋写过百字赞……

 

说朱元璋的长相是回回人,这里显然是要说朱元璋不是华夏汉人,于是他们拿来了一张广泛传播的画像说事,说这画像的主人公有西域人特征,必然有回回血统。我看了那张画像之后差点喷饭,画中人的长相,简直不忍直视,完全可以用成语贼眉鼠眼来形容,更通俗一点也可以说是赵本山的鞋拔子脸,这长相不让人待见,但也极为普通常见,在东部汉人地区并不稀奇,怎么着就能给扯到西域血统了呢?

 

西域花剌子模回回国人,是波斯人和突厥人的混血,波斯乃为雅利安人,突厥人与波斯人融合,也有欧罗巴血统,大多高鼻深目,而画中人显然没有此类特征,很有可能是后人为丑化洪武而作。以此画像就急着下结论说朱元璋是外来回回,似乎太过武断。

 

再说朱元璋的姓氏,也并非西域人改姓。西域人来华改为汉姓,如纳速鲁丁改为姓丁,马哈默德改为姓马,达五德改为姓达,然而朱姓却是汉姓,古已有之,并没有根据证明来自外邦。

 

不是回回国人,是否是第二种含义所指的回回呢?比如绿睛回回、啰哩回回、忻都回回、术忽回回呢?同样,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朱元璋祖上是吉普赛人,高加索人或者犹太人,虽然波斯语中把犹太人称为朱乎德,但朱姓与此无关,因为朱乎德那时候的译名为术忽,而且术忽在宋元之际,史料记载只存在于河南开封,而没有传播到安徽一代。

有种说法是朱元璋信奉明教,也就是摩尼教,因此国号为明,实际上明的含义是日月重开,指的是山河奄有中华地,日月重开大宋天的意思。

 

企图以长相、姓氏来说事的人,已经陷入了一个思维定势即“回回一定是外来人口”,我反问一句,为什么回回就不能是汉人呢?汉人就不能信仰回回教吗?这个误区是现代民族主义造成的错误,那个时候的回回并没有族教一体的意识,他们从不拒绝与汉人通婚,也不拒绝向汉人传教,回回教没有民族的界限,谁都可以加入,任何人信了回回教之后,都可以成为回回。所以,即使朱元璋是汉人,也可以信奉回教,论证者为何不从这方面着手,扒一扒朱元璋家族以及他本人的宗教方面的证据呢?

 

我从不纠结朱元璋是否西域回回人的后代,在我看来,朱元璋就是土生土长的华夏汉人,他一生致力于驱除胡虏,恢复中华,可见其华夏汉邦的家国情怀,如果他是外来人口,不是在驱除自己吗?不过,汉人同样可以信奉回教,朱元璋虽为汉人,是否信奉回教呢?为什么非要自己给自己画个圈,搞什么信回教的只能是外来人口?我在十六年前的《中华穆斯林的现状与展望》一书之中,引用了台湾马明道先生和西安程连飞先生列举的部分证据,来探究朱元璋是否信奉回教。

 

(一)朱元璋的家乡凤阳县城南是穆斯林聚集区,穆斯林居民多姓朱,而朱元璋家正居城南。

(二)1344年凤阳蝗灾旱灾,他的父母哥哥相继去世,均用布包起来安葬。穷人买不起棺木的,一般用芦席掩埋,而布比芦席昂贵,朱家贫穷且连逝几人,不用芦席,而用布匹,说明是在谨守伊斯兰礼仪。

(三)《明史》中提到太祖“生活孤苦无着,入皇觉寺为僧”,该寺坐西朝东,与其他寺院不同,证明此寺为清真寺,因为当时佛寺清真寺统称为寺,寺里的学生也统称为僧,甚至历史上有人把牧师称为大食僧。朱元璋登基后赐名“皇觉寺”,意为皇帝在此觉醒。

(四)朱元璋住寺期间,群雄并起,但他并未投靠,而他听说穆斯林领袖郭子兴起兵时,却马上参加也证明他是穆斯林。

(五)朱元璋的妻子马高皇后也是穆斯林,其后裔至今仍是穆斯林,伊斯兰教规定穆斯林的配偶也必须是穆斯林,因此这也是一个明证。

(六)许多对明政权忠心耿耿出生入死的重要将领都是穆斯林。

(七)明太祖洪武元年在南京敕建清真寺赐名为净觉寺,并撰写《至圣百字赞》,全文如下:

乾坤初始,天籍注名,传教大圣,降生西域,授受天经,三十部册,普化众生,亿兆君师,万圣领袖,协助天运,保庇国王,五时祈佑,默祝太平,存心真主,加惠穷民,拯救患难,洞彻幽冥,超拔灵魂,脱离罪业,仁覆天下,道贯古今,降邪归一,教名清真,穆罕谟德,至贵圣人。

 

先看第一条,朱元璋家乡城南为穆斯林聚集区,朱姓多为穆斯林,但这似乎不能成为朱元璋信教的根据,明代对伊斯兰教包容鼓励,伊斯兰教得到了广泛传播,他家乡的居民陆续加入伊斯兰教也不是不可能,难道现在是穆斯林的人,祖上就一定是穆斯林吗?

 

第二条说朱家丧葬不用棺木只用布匹,但也不是绝对有力的根据,使用裹尸布埋葬并非穆斯林独有的风俗,犹太人波斯人也用布裹尸,耶稣就有裹尸布,恰恰相反,穆圣以及圣门弟子去世的时候只穿衣物不用裹尸布。

 

第三条说幼时入皇觉寺为僧,皇觉寺坐西向东,有可能是清真寺,出家为僧有可能是当满拉。且不说皇觉寺是否存在,是否真的不是佛寺,就算皇觉寺是清真寺,如果那时候清真寺就招收满拉住寺,又何须后来的胡登洲创办经堂教育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第四条说他投靠了穆斯林将领,这也不足为证,难道穆斯林的部下一定是穆斯林吗?只有穆斯林才会投靠穆斯林将领吗?

 

第五条说他的妻子是穆斯林,那么朱元璋因此也是穆斯林,这倒非常有可能,穆斯林嫁了非穆,非穆一般会皈依伊斯兰教,再不济,也会到清真寺里搞个形式上的入教,朱元璋妻子既然信教,他跟着老婆一起信教,不是没有可能,蒋公不就跟着宋美龄信了基督了吗?

 

第六条说他的手下大将开国元勋多为穆斯林,就是民间所谓的十回保朱,沐英、胡大海、蓝玉、常遇春等跟着他出生入死,所以他也有可能是穆斯林。这其实不是绝对的,他部下穆斯林众多,只能说明伊斯兰教传播之广泛,但部下信教与首领信教没有因果关系。

 

第七条说他敕建清真寺,并御笔撰写至圣百字赞,建寺说明不了问题,古代皇帝为体现皇恩浩荡,敕建一座寺院倒也正常,他在敕建清真寺的同时,也敕建过城隍庙,难道说建城隍庙就信仰道教吗?其实,《至圣百字赞》才是最关键也最有力的根据。评判一个人的信仰,第一条就是口头承认,也就是民间所谓的伊玛尼的首要条件舌头招认,根据百字赞,其中已经宣布了伊斯兰信仰的核心内容了,首先承认真主的存在存心真主,其次承认穆圣的圣品“至贵圣人”,如果单从外表来判断,朱元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穆斯林,因为一个既认主又认圣的人,不是穆斯林是什么?

 

所以,朱元璋是否穆斯林,百字赞足以为证,如果他不是违心地说出这番话,足证他的伊斯兰信仰了,但如果他只是为了收买民心,曲意逢迎,或者是后人假托之作,那就另当别论了。

 

与此同时,反对者也列举出大量反证,比如宫廷用膳有大量猪肉,他生活中没有伊斯兰的痕迹,当政期间残害部下罪恶累累。宫廷之中使用猪肉非常正常,其实他和家人禁食猪肉,宫中还有大量宫女以及太监、杂役,他们并没有对猪肉的禁忌,这说明不了问题。证明他不是穆斯林的最有力的证据莫过于他的暴政了,在他的专制统治之下,与他出生入死的开国元勋很多人被他残害致死,一个穆斯林能做这样的事情吗?除此之外,他死后让大量妃嫔宫女为他陪葬,一个穆斯林能做这样的事情吗?所以,他不是穆斯林。很多穆黑拿朱元璋的暴行来说事,我真要好好感谢他们,因为他们变相地告诉我,穆斯林是不做坏事的,杀死大臣害死宫女作恶多端的人,绝不是穆斯林!由此可见,在他们心目中,穆斯林的定义是美好的,伊斯兰是向善的宗教,所以才与暴行罪恶水火不容,穆斯林是向善的人群,所以不会伤天害理。

现在来下个结论,如果从言论上看,朱元璋承认过伊斯兰信仰,但如果从行为上看,朱元璋推行过暴政,绝非是穆斯林。即使他跟随老婆入过教,也有可能是走形式走过场,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信徒,不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

 

抛开朱元璋的暴行不论,他对伊斯兰教的态度是友好的,宽容的,而不像后人对他做的污蔑,说他强制“回族”汉化,推行大汉族主义。因为他禁止外国人口自相嫁娶,要求与汉人通婚,然而这种说法恰恰构成反证。一个民族主义者,最直接的表现是拒绝外族通婚,保持血统的纯正,正像今天很多回回和皇汉做的那样,然而鼓励各族同胞打破民族的隔阂,不分高低贵贱,互相通婚互相融合的人,怎么能叫大汉族主义呢?这是真正的多元主义,国际主义,普世主义,伊斯兰主义,这是真正的华夷不辨,天下大同。外来穆斯林与汉人通婚之后,穆斯林人口成倍增加,伊斯兰彻底扎根在华夏大地,这岂不是朱洪武之功吗?不但朱元璋鼓励伊斯兰教,明朝的所有帝王都褒扬伊斯兰教,正如傅统先先生所言:明太祖起自回民繁盛之淮上,左右近臣多为回教徒,加之历代帝王推崇回教,故汉人之改信回教者亦日渐增加。是以明代之回教徒,无论在饮食、衣服、语言、习惯上,均已纯粹为中国人。(《中国回教史》60页)

 

伊斯兰教不仅影响了民间,在明朝王室之中也有显著的影响,除了朱元璋之外,其他皇帝也对伊斯兰鼓励支持,甚至信仰。明朝设立回回钦天监,参照伊斯兰历法修订历法,一直延续到清康熙年间。

 

燕王朱棣定都北京,修建天坛,之后历代皇帝均须祭天,从广义的伊斯兰来看,这是一神论的重要特征。朱棣在位期间,郑和七下西洋,沟通伊斯兰世界,途中郑和也到了麦加天房。

 

永乐五年,朱棣传下敕谕,米里哈吉可以在全国各地自由传教,这个敕谕至今还保留在泉州清净寺:

 

大明皇帝敕谕米里哈只,朕惟能成心好善者,必能敬天事上,劝率善类,阴翊皇度,故天赐以福,享有无穷之庆。尔米里哈只早从马哈麻之教,笃志好善,导引善类,又能敬事天上,益效忠诚,眷兹善行,良可嘉尚。今特授尔以敕谕,护持所在,官员军民,一应人等,毋得慢侮欺凌。敢有故违朕命慢侮欺凌者,以罪罪之。故谕。永乐五年五月十一日。

 

波斯旅行家赛义德·阿里·阿克巴尔于1500游历中国,于1516年在当时奥斯曼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用波斯语写成《中国纪行》一书,作为礼物奉献给土耳其素丹赛利姆一世。这书里面介绍了明朝王室与伊斯兰教的关系,说:“宫廷内有皇帝专用的清真寺,有宣礼员,主麻日(星期五)皇帝到城外的清真寺做聚礼”,他提到穆斯林文臣武将对明朝开国的贡献、皇帝对他们的重用等。他说:“从皇帝的某些行为看,他已信奉伊斯兰教了,然而由于害怕丧失权力,他不能对此公开宣布。这是因为他的国家风俗和法规所规定的……。”书中还指出景泰帝之子归信伊斯兰教等情况。阿里·阿克巴尔的描述是他亲眼所见,与中国民间的传说相吻合。《中国纪行》到19世纪才在伊斯坦布尔皇宫档案库中发现,引起各国学术界的重视与研究。它是继13世纪《马可·波罗游记》、14世纪《伊本·白图泰游记》后全面介绍中国的文献。说皇宫里有清真寺,也许这是指的天坛,不过天坛的祭拜,的确是一神论的,与伊斯兰并不冲突。

 

最有意思的是明武宗朱厚照,很多人说他风流成性,后世流传的戏曲《游龙戏凤》说的就是他沾花惹草的故事。然而事实上此人能文能武,博学多才,他对各宗教都有研究,尤其倾心伊斯兰教。

 

他曾御制诗篇,明确宣布伊斯兰信仰:“一教元元诸教迷,其中奥妙少人知,佛是人修人是佛,不尊真主却尊谁?”作为皇帝,率性而信教,再正常不过,嘉靖皇帝迷恋道教,正德皇帝倾心回教,有史为证。他说:“佛老之学,似类穷神知化,而不能复命返真,盖谙教之道皆各执一偏,惟清真认主之教深原于正理。此所以垂教万世与天壤久也。”他还有个阿拉伯语名字为妙吉敖兰,意为真主的荣光

 

据《明武宗实录》卷一八〇“正德十四年,上巡幸所至,禁民间养猪”,有人说禁止养猪是因为王室姓朱,这说法站不住脚,姓朱就禁猪的话,那应该从朱重八开始,而不是从他开始。

 

正德皇帝朱厚照在位期间,铸造大批铜质香炉,用来作为宗教用品,铭刻阿拉伯语经文,其中最多的莫过于最高贵的赞词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正德炉价值连城,已经是伊斯兰烙印的铁证,除此之外,还有明代青花瓷,也有铭刻阿拉伯语经文的瓷器流传于世。

 

王室成员之中,宁阳王朱载垿捐资修建青州大寺,另一个宁阳王朱由椅曾为济南南大寺题写清真二字,西关的明王室后裔朱家大院之中也有清真寺的存在。明朝覆亡之后,甚至有证据说崇祯后裔被白姓回教徒收养。清初的米喇印丁国栋更是拥戴明延长王朱识锛发起了反清复明的斗争,甚至云南有一部分穆斯林以明为姓,表示对华夏的铭记。

 

朱明王朝,一个和外来色目人不沾边的家族,竟然能对伊斯兰教产生兴趣甚至有部分成员皈依,可见在当时,一个没有民族主义污染的普世宗教,在华夏汉人之中的传播有多么深远。只是,这历史有待更进一步的挖掘。

无花果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