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王静斋爱国思想的形成初探—— —以民国史料为观察点

 作者:佚名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6-12 12:46:23



[文章编号]1001-5558(2018)02-0171-14
西北民族研究
N. W. JournalofEthnology
2018 年第 2 期(总第 97 期) 2018.No.2(Total No.97)
●王根明
摘要:王静斋是 20 世纪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作为一位回族教长、翻译家,早在民国 十年(1921)就在清真寺内宣讲“爱护国家,乃属信仰”,并撰文广为宣传,在中国伊斯兰教界 引起共鸣,使之成为当时回回民族团结爱国的共同心声。“九一八”事变以后,王静斋更是奔 走呼号全体中国穆斯林和全体中国人民团结一致抵御外侮,引领中国宗教界爱国爱教、兴教 建国。本文通过新发现的民国史料,再现了王静斋爱国思想的形成过程和内容,阐释了其爱 国思想的内涵。 关键词:王静斋;爱国思想;形成与阐释 中图分类号:C95 文献标识码: A
爱国主义自鸦片战争以来就成为中华民族继往开来的精神支柱和民族团结的力量源 泉。爱国思想自 20 世纪伊始一直贯穿于王静斋学术和社会活动的始终,王静斋始终思考、表 述和实践这一目标和理想。今天,爱国已经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 20 世纪初叶,王静 斋在经历了国内外列强和侵略者的凌辱、欺压和颠沛流离等一桩桩、一件件血泪事实之后, 成为一位为中华民族团结、强大和复兴而用实际行动呐喊宣传爱国团结、抵御外侮的爱国主 义者。 一、爱国思想形成的背景 20 世纪伊始,八国联军占领京津,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国弱民贫,民 不聊生。王静斋目睹之,感同身受。此后王静斋赴海外考察留学,而国家的积弱,致使他这个 [基金项目] 本文为中国国家留学基金资助项目的成果。 [收稿日期] 2017-01-08 [作者简介] 王根明,南京理工大学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研究生,宁夏大学回族研究院副研究员,硕士研究生 导师,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史蒂文· J. 格林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Steven J. Green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 Public Affairs)访问学者。电邮:wgming@nxu.edu.cn。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 33156
N.W.J.E
DOI:10.16486/j.cnki.62-1035/d.2018.02.020
① 今译阿拉法特山,伊斯兰教朝觐圣地之一。朝觐者在伊斯兰教历十二月八日晚从麦加来此搭帐篷宿 夜,九日晚离开。 ② 应为喇世俊(1865—1946),字秀珊,甘肃临夏人。光绪十九年(1893 年)中举人。民国时期曾任甘肃 省建设厅厅长及政府委员等职。
普通的公民被欺压与凌辱,愤慨之情溢于言表。 国内的遭遇:1900 年,王静斋自天津赴北京求学途中,看到八国联军到处横行霸道,欺压 百姓,道路旁边死尸遍地,怵目惊心。半途中更遭到洋兵突然用步枪射击,王静斋一路狂奔,险 些惨死。到达北京的郊区,土匪猖獗,枪声不断。国家的首都混乱不堪,外敌侵略,强盗横行,民 不聊生。“光绪二十六年(1900)……六月十八日义和团势败,洋兵占领天津,京都相继失 陷。……入秋,知于翁已离河涧升任京都禄米仓,乃毅然独自离津北上。时当联军遍地,路上 不见行人。腐尸横卧道旁,触目皆是,臭味扑鼻。将抵北仓河沿,见有木舟为洋兵载什物,余唤 船家靠岸,欲乘之赴通县,押船洋兵见我与船家搭话,乃用步枪射击。余骇极狂奔,未遭惨死。 势不得已,折回天津。隔数日,在河坝搭刘姓木船溯流北上,先抵通津,再与印度同教士兵同行 入都,得见于翁,各道别后境遇。居无何,于翁受聘于京南安育村,乃奉师命偕班、马二君赴安 育代理职务。当时,京郊土匪猖獗,我等三人乘大车夜抵马驹桥,路上枪声不绝于耳。” [1] 国外的境遇:1922 年秋天,王静斋乘船抵达埃及苏伊士即将登陆时,除埃及海关查验护 照外,三等舱的乘客还必须携带最低 “十金镑”才可以入境。回想在我国,外国人如入无人之 地,横行霸道。“船抵苏彝士,照例对三等搭客,除施以检查及验看护照外,每人至低限度须携 有十金镑。不然则候原船载回,不得登岸入境。此国外之通例,非若我国门户大开,外宾往返, 如入无人之地,国权放弃之甚也。” [2] 1923 年秋天,自开罗出发,到达沙特阿拉伯麦加朝觐。7 月 23 日,在麦加阿拉法特山展 示中国国旗作为标示,被当局禁止而撤下,深切感受到国弱民贫被欺压之痛。“民十二秋间, 离埃及赴麦加朝觐。是年中国朝觐人止二十余名,半多西北籍。在未向亚喇法台山①出发以 前,由喇秀山②先生主张制一中华国旗,备作本国同仁目标。因朝觐人不下十余万,抵亚喇法 台山扎下帐房后,幕顶上各悬本国国徽,裨出游者望而知返。我人援例照办,原非法外行动。 讵麦加王见我特色国旗,禁不准悬,同仁等反抗无术,乃忍辱撤下。 [3] 同样,1923 年 10 月 28 日,王静斋自土耳其返回埃及,入境亚历山大港时因携带现金不 足“十金镑”,被拒入境,幸好遇到好心人帮助。“我则返回埃及,拟再入爱资哈尔大学。轮船抵 亚力山大,照例索押金十镑,我则仅余两镑,因以被拘于轮船一日夜。后得好施者代垫十镑 金,乃被释,得直赴埃及爱资哈尔大学矣。” [4] 国内外的深切感受,使王静斋从内心深处更加热爱自己的祖国,渴望祖国的强大和繁 荣。身为一个教长、宗教职业者,中国理所当然是自己的祖国,在今天看来,这不是一个问题。 而在 20 世纪初叶,对于当时占中国人口八分之一且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 —回回民族(据 民国时期回回报刊的数据),这是需要解释和回答的一个紧迫的问题。王静斋用自己的方式、 宗教的解释,巧妙地回应了这个问题:
“的确,那降给你《古兰》的主,是必使你回到一个归返之地的。” [5]—— —“这话
2018 年第 2 期(总第 97 期) 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
172 — —
N.W.J.E
① 穆圣,指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 ② 墨克,阿拉伯语音译,今译麦加,地名,今沙特阿拉伯麦加市,伊斯兰教圣地。 ③ 欧墨尔,阿拉伯语音译,今译欧麦尔,人名,指伊斯兰教第二任正统哈里发欧麦尔(584—644)。 ④ 《伊光月报》第九期第一版,中华民国十七年五月。 ⑤ 依玛尼,阿拉伯语音译,意为信仰。 ⑥ 亚拉伯语,即阿拉伯语。 ⑦ 卧代尼,阿拉伯语音译,意为祖国。 ⑧ 拉模鲁尔,全名今译勒梅西耶·德·拉·里维耶尔(Pierre Paul Lemercier de la Rivière,1720— 1793),法国经济学家。(转引自郭华榕著.法国政治思想史[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66-67.)
是预许穆圣①终必复返墨克②。穆圣出墨克后无时不在盼望复返家乡。这段天经暗 示:人们须当爱喜故土。当日穆圣不断的说: ‘故乡!故乡!’后来真主果然实现他 的希望了。世人常说: ‘驼返栏,鸟归巢,人类思故乡。’大贤欧墨尔③说: ‘设非人们 爱乡了,那不繁华的城池益发衰落了,一切繁荣全由爱乡而来。’” [6]
以上并非似是而非的问题,关键词是:人们须当爱喜故土。换言之,作为回族穆斯林,人 人当热爱生我养我之地,也就是热爱祖国。作为一个穆斯林,王静斋到达埃及以后,即便是和 埃及人一起礼拜,也没有享受到埃及国民所享受到的权利,还必须遵守埃及的法律。因此,穆 斯林都有自己的祖国,中国穆斯林也同样要热爱自己的国家。
二、王静斋对“爱国属于信仰”的阐释
1928 年,山东济南爆发“五三”惨案以后,王静斋立即专门撰文回应,指出日寇亡我之心 不死,我国内忧外患,国难当头,作为中国穆斯林,必须立即改正千百年来“不言国事,宗教与 国家毫无关系”的错误认识,立刻警醒,团结一致,保卫祖国。王静斋阐释道:
我教同人其应注意国难④
—— —莫谓国事于我无涉 国亡教亦暗淡无光 民国十年,天津成立回教联合会,以兴教爱国为宗旨,每晚清真南寺对厅内, 由会员轮流讲演宗教与国事。一日鄙人有事经过其地,便中走入听讲。于无意中适 逢某会员,一再挽余讲演。余以情不可却,乃登台引据穆圣所谓“爱国家是属于依 玛尼⑤”一语,述说一番。略谓我回教人亦民国之主人翁,当知国家与宗教有密切之 关系, “哀代奔丁万敦押”经上曰:国以教存,教以国立,又“马麦亚布杜”氏之史记 载亚拉伯语⑥之“卧代尼⑦”,其义是人类之居所。在政治家言之,即各族之托足之 地,因有相当之组织,得保个人之生命财产,不遭外力之侵犯。但政治家尝言:无自 由则无国家。且法国博学士“拉模鲁尔” ⑧氏亦谓:专制时代无所谓国家。夫吾人汉 族而奉回教者居十之八九,生于斯亡于斯,祖宗之庐墓、各人之财产无不寄于斯, 与其他汉族,教虽不同,而于国家应尽之义务,当享之权利则一也。此二尺童子皆 能知之,何用喋喋为云云。
王根明·王静斋爱国思想的形成初探 —— —以民国史料为观察点
173 — —
① 指 “五三”惨案,1928 年 5 月 3 日日军屠杀六千多名中国军民的惨案。 ② 今非洲。 ③ 参见注释拉模鲁尔。 ④ 穆民,阿拉伯语音译,意为信士、信仰者,这里指穆斯林。 ⑤ 从前。 ⑥ 阿拉伯语音译,即《古兰经》。
中国阿衡之讲演,向来不言国事,似以国家与宗教毫无关系者,此诚大谬也。 查数百年来,回教人在世界为外人所轻视者,无乃因各回教国政治不良,有以致之 乎。宗教须以国力为背景,国事不振,而教亦难兴,此至理也。夫回教在中国,虽无 任何发展,而所可幸者,尚不至受外力之压迫。我曾于沿途旅行中,闻埃及一般阿 林,因与某教辩理,至遭囹圄之苦。迨余归国时,尚未得释。呜呼!亡国之民,于宗 教上亦不得言论自由,亦云可怜矣! 今者,我国内忧外患,接踵而至。凡吾穆民,当振其遇难不苟、视死如归之真精 神,与国民同胞携手,不避艰险,与强权相奋斗。此较因细故而逞匹夫之勇,同室操 戈,牺牲一切者,可称有声有色矣。 自济南不幸案件①发生后,国人凡少有血气者,闻日人之暴行,无不发指,彼倭 奴竟以战败国待我,实令人愤死。查英人之于印度,法人之于斐洲②,未闻有以剜眼 割鼻侮辱亡国民之暴行,况对待独立国之外交官乎。今日军借保侨之名,长驱直入 我山东,杀人如麻,盘踞要津,洵国际间从来未有之创闻,此刻吾人纵无实力与之 相抗,然亦必须将此奇耻大辱,铭诸肺腑,永远莫忘也。
上述文章,讲述的是王静斋在天津回教联合会的一次演讲,核心是“爱护国家属于信 仰”。王静斋演讲的中心思想是:爱国属于信仰,回教人也是中国公民,生于斯亡于斯,祖宗之 庐墓、各人之财产无不寄于斯。国难当头,回教人也应该视死如归,与国民共同携手,共赴国 难,保国就是保教。 其后,王静斋为激发回族教胞的爱国激情,又引经据典,进一步阐明了宗教与国家的关 系和回族人报效国家之道:
阿拉伯文之卧代尼(watan),义即居所也。而今之法学家,对于人民权利、义务、 生命、财产、寄托之地,称之为卧代尼。故谓人民之自由与国家乃属并立者。换言 之,无自由则无国家。法国博学士拉摸鲁威尔③氏尝云:专制时代,无国家可言。卧 代尼之定义,据古代罗马尼亚人谈,称其即与人民有政治上之权利与义务之地也。 (以上译自埃及名阿衡亚布史书第二册二〇一页) 阿拉伯人尝说,爱卧代尼是属依玛尼。直译之,是爱护国家,为穆民所应有。或 谓此语发自穆圣,确否我不敢知。但是,以此足可证明吾侪穆民④,不仅当遵守回教 道理,且当爱护国家也。 曩者⑤,敝友尹光宇氏问余曰:古拉阿尼⑥上,亦记有关于爱国之明文乎?余瞠
2018 年第 2 期(总第 97 期) 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
174 — —
N.W.J.E
① 坦达威,今译谭塔维·焦海瑞(1870—1940.1.12),埃及学者,爱资哈尔大学著名学者之一。阿拉伯文 版维基百科称曾被诺贝尔奖提名,被誉为伊斯兰教的哲人。代表作为 26 卷《〈古兰经〉注释珍宝》和《〈古兰经〉 与现代科学》。特别是在《〈古兰经〉与现代科学》付梓之际,作者见到王静斋,并把王静斋的评述记录在此书的 第 91 页(参见马贤著, 《碧海探珠》上册,第 151 和 216 页)。马松亭教长第二次访问埃及时专门拜访此老,此 老专门带给王静斋新出版的《〈古兰经〉注释珍宝》第 25 册(1933 年版)。王静斋接到后在《伊光月报》(第八十 九期第 5 至 6 版,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二月)撰文《唐达威赵俄赫尔》,记述了此老的事迹,并注明写作日期为 1933 年 3 月 4 日。 ② 《古兰经》第二章第二四六节 —— —他们说:我们已被敌人逐出故乡,父子离散,我们怎能不为主道而 战斗呢?(参见马坚译.古兰经[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28) ③ 即今香港些利街清真寺,建于 1890 年,坐落在香港些利街 30 号。曾称 “些利街回教堂”“摩罗街回教 礼拜堂” ,1945 年以后改名为 “些利街回教清真礼拜总堂”。 ④ 《月华》第二卷第三期第一版,中华民国十九年一月二十五日。 ⑤ 马立身(1906—?),山东泰安人,师从王静斋。民国二十年在佳木斯清真寺首次担任教长,民国二十 六年到山东泰安主持教务。抗战爆发后,积极阐扬教义,呼吁穆斯林大众奋起抗战。王静斋曾为其撰文—— — 《马立身卒业在迩》: “立身吾贤契也。好学不倦,引物旁通。民十六余在天津中阿大学时,所收授而教诲者。诚 以不远数千里而受庭教,其好道求知,良堪期许。夫以林墨相承之身世,幼读堂学,长悟阿文,故深受之。然勤 苦功究,克尽厥职,知力学识,与日俱进也。后余掌教安东,乃自黑龙迩来。客岁春,余受哈埠东寺之聘,乃又自 上海迩来,于今三次矣。数年追遂,趋迎挥役,奔走门下。余深嘉其毅力,表其坚志。故特制锦幛于小节(小开 斋),作卒业之举。其慕古而不居溺,模新而不近于浮燥。对于社会国家宗教,有厚望焉。勉旃勿懈。” 见《伊光 月报》第四十一号第四版,中华民国二十年三月。 ⑥ 《月华》第二卷第三期第二版,中华民国十九年一月二十五日。
目无所答。盖以我辈宗教师,平素只以劝人守教为职责,对国家无任何观念。故不 曾留意天经上,有无此条。及余客居埃及时,一日,曾向坦达威①老师谈到此节,彼 当即朗诵天经第二章第二百四十六节之一部分。其义是: “他们说:我们为什么不 在真主之道上争战。此时,我们确被人逐出自己的居宅与自己的子女了。” ②据说, 父母之邦,各有维护之责,一旦不幸,财产被夺,妻子离散,尤当振起精神,与强权 者相奋斗。不此之图,止知斋拜,不问其他,而独不以国破家亡为耻乎?云云。以上 为坦师所言,原稿见埃及民党所办之(Lewa)日报。 一旦有人向尔问及应如何对国家?则曰:国家为吾辈国民同胞生死之地,食毛 践土之区。吾人为巩固国本计,自当相亲相爱,国家可藉此亲爱,达到最高之地步。 既可保旧有之势力,且得增加若许之尊严。国民最应尽之义务,首推生命与财产。 为国貐将,挺身冒险,皆利国利家之道。遇难苟且,贪生畏死者,能得自由之生存 乎?人人不免一死,为国捐躯者,其人虽灭,而其名永存于世也。(以上是在香港摩 洛庙③译自某经,惜我忘其名) —— —谨守回教与爱护国家④
同期的《月华》,还登载了王静斋的学生马立身⑤的文章《爱国与爱教》 ⑥:
国家藉人民以成立,人民赖国家以保存,休戚相关,互为维系,是故国兴民之
王根明·王静斋爱国思想的形成初探 —— —以民国史料为观察点
175 — —
① 公历 1940 年 10 月 3 日至 11 月 1 日为伊斯兰教历一三五九年九月(斋月)一日至三十日。 ② 《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会刊》第二卷第十二期,中华民国二十九年十月一日。
荣,国亡民之辱也……深愿教胞人人皆具爱国之热忱,振刷精神,激励志趣,本乎 穆圣爱国爱教之遗旨,在此竞争剧烈之社会,发奋为雄,视爱国爱教为同一天职, 勿再醉生梦死,因循苟且,偷闲而图安,庶乎不致被社会所摈弃。
在上述文章中,王静斋反复强调,作为回族人“不仅当遵守回教道理,且当爱护国家也”。 王静斋一改此前只钻研伊斯兰教的经典理论和宣传宗教的常态,不断探索用伊斯兰教的思 想和理论,号召全国的穆斯林同胞同仇敌忾,万众一心,保家卫国。他不断用自己的言行,阐 释爱国爱教的真谛。 自此之后,爱国属于信仰已经成为中国穆斯林的共识,如《一三五九年斋月①中国回教救 国协会告全国回胞书》中所云: “说到我国的回民,更当履行穆圣‘爱护国土,属于信仰’的教 训,继承历史上回教保族爱国的光荣史迹,集中意志,团结力量,努力参加抗战建国和复兴宗 教的艰巨工作。” ②
三、“爱国” 与 “附逆”之辨证
“辨证,辨别论定是非。” [7]“辨正,辨明是非,改正错误。” [8]上述两种用法与解释,本文 选用前者。 1935 年 4 月,中华回教公会筹备会向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报告,王静斋积极协助和配合 伪满洲国伊斯兰协会全权总代表、日本浪人川村狂堂调查中国回教等事宜,也即王静斋卖国 投敌,已经附逆。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也不分青红皂白,密令各地党政机关,严密注意侦查, 设法禁止其活动并随时上报。经过审查,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民众运动指导委员会” 的结论是王静斋“深明大义,爱国爱教且守正不阿”。下面将举一些历史资料,回放这一事件, 通过史料,再次辨证王静斋是一位爱国主义者。 ……有人向中央党部报告,余与日人川村狂堂有相当之联络,勾结华北回民 有所异动。中央党部疑信参半,乃密令全国大小机关,随时侦我行动。余得此消息 后,亲赴南京中央党部自首,结果,得当事者充分谅解,通知全国各机关取消前令。 于是,仇我者未得如愿以偿[9]。 王静斋接到云南一位教胞的抄送件后,非常震惊。他把有关函件刊登在《伊光月报》上, 力求真相大白于天下: “中华民国廿四年四月十一日,中国国民党云南省执行委员会据中国国民党中央民众运 动指导委员会第九三七八号函密令”,内称:
据中华回教公会送来截获密函一件提名为“中华全国回民代表团”并附创设 伊斯兰调查团征求发起人函件,其内容提要如下:(一)该团系“伪满洲国”伊斯兰 (即回教意)协会之分支机关;(二)负有破坏回教公会及吸收我国回教徒为其同志
2018 年第 2 期(总第 97 期) 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
176 — —
N.W.J.E
③ 《伊光月报》第七十三期第四版,中华民国二十四年七月。
之使命;(三)收信人为回教阿衡王静斋,王在北方回教中素负资望,现与日本回教 徒川村狂堂(伪满洲国伊斯兰协会全权总代表也)携手,助川村氏在我国活动; (四)请求向川村氏商议挪用东北募款。据查该伊斯兰调查团在山西、南京、北平、 蚌埠、杭州、镇江、上海、汉口、郑州、开封、香港等地均有组织,其总团闻设于上海。 除分函行政院参谋本部及省市党部外,即希转饬所属一体严密注意侦查,设法禁 止其活动并请随时函知本会以便办理为荷等,因准此除分会外相应函达贵府即希 转饬所属一体严密注意侦查,设法禁止其活动并希见复为荷①。
另一方面,王静斋立即前往南京,主动“投案自首”,向“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民众运动 指导委员会”和 “行政院”等有关方面,积极反映情况,澄清事实,争取“宽大处理”。 王静斋第一次呈“中央党部民运会”文稿:
为被□□无端陷诬,据实剖白,恳请派员澈查,以明真相而市名誉事。究国家 存亡,匹夫有责,凡属国民,莫不共喻斯旨。静斋为回教导师,向以率领民众,守教 爱国为分内事,曾于民国十年,漫游海外,若南洋群岛,印度,及阿拉伯,君士但丁 等处靡不足迹殆遍,并赴昂戈拉考察新土耳其现状,归国后,著纂基玛尔战史,载 之报章,俾国人共知土耳其之复强,而有所取法。翻译古兰圣经,回耶辨真,回耶雄 辩录,中亚字典,中阿新字典,及阿拉伯文,波斯文之书籍多种。以资阐扬教义,破 除回汉隔阂,并搜集现代文化各书,开通教民知识,更为涤除各方教民对宗教上之 俗染沉靡,及纠正教义上之积误计,独创伊光月刊,以为宣传之责。年来苦心孤诣, 独立无援。扪心自忖敢谓对教无愧。 对国无迕,讵意近闻者,诬捏静斋接受中华全国代表团所附设伊斯兰调查团 之鼓励,勾结日本浪人川村狂堂,向东北挪款,携手在我华北活动,意图扰害国家, 并有截留之密函可证。假中华回教公会名义,砌词朦呈钧会,请予密令各地党政机 关,注意静斋行动之風说,逖听之下,莫名惶恐。想当此国危民弱,静斋正本守教爱 国主义,竭藐县薄,唤醒民众,捍我国家之际,而竟有不肖之徒,无端加以通敌祸国 头衔,诬我清名,殊出人意料之外。查勾结浪人扰害国家之举,多出自高等无业游 民,或失意军阀、政客,冀图诓骗金钱,死灰复燃。而静斋乃一介宗教导师,历年膺 任平津等处回教教长,现充南京大常巷及山东益都清真寺教长。既属有业,更非失 意,惟日奔忙于宗教工作,早无心于名利二途。所谓勾结浪人者,果据何所云?至代 表团及调查团等在中国回教团体中,实未之前闻。或以静斋在天津三义庄清真寺 教长任内,因修该寺未竟之工,曾向长春、潘阳等处回民,劝募捐款,得潘阳南北东 三寺合捐三百元,即指勾结浪人欤?查因工募款,本属事理之常,且有该寺盖章可 凭,何有丝毫勾结浪人之迹?况该函系外人寄交静斋者。在该团或不免闻风扑影, 希图鼓动,在静斋则并未接到该项书信。何得遽行指为通牒?且该公会既非行政机 关,自无检查截留函件之权,则其密函来源,亦虽免妄为伪造,以图遂其陷诬野心。
王根明·王静斋爱国思想的形成初探 —— —以民国史料为观察点
177 — —
① 《伊光月报》第七十三期第四版,中华民国二十四年七月。 ② 《伊光月报》第七十三期第四版,中华民国二十四年七月。 ③ 《伊光月报》第七十四期第四版,中华民国二十四年八月。 ④ 汪兆铭(1883.5.4—1944.11.10),字季新,笔名精卫,历史上多以 “汪精卫”称之。
一经派员澈查,自不难水落石出。彼者不过以华北各处,嗤其为人,不愿随声附和, 成立公会,遂疑静斋从中破坏。究以华北之大,岂静斋一手所能把持。三尺童子,当 明此理。苟非丧心病狂,何竟至出此下策,妄为栽诬。理合据实陈情,仰祈 鉴核,并请明白批示,派员澈查,准静斋亲赴中央,听候侦查,以明真相。不胜 屏营待命之至,谨呈中央党部民运会。 中华民国二十四年四月十三日 王静斋谨呈①
王静斋第二次呈“中央党部民运会”文稿:
为遵批先将伊光月刊全份送呈钧会考察,仰恳核实转请中央通令,准予撤销 个人部分,以重名誉事。案奉钧会第九八〇三号批令,以据静斋为□□无端栽诬, 具呈恳请派员澈查,以明真像一案。缘由奉批略开,该员果能体念时艰,守教爱国, 不为奸人利用,如来文所云,尚希能有事实证明,以凭核办,仰即先将伊光月刊全 份送会,借备考查等因。奉此,查中国回教因源于天方,但以汉族而归信者十居八 九。生于斯,食于斯,聚家族于斯。虽与其他汉人所奉之教不同,而于国家关系则 一。苟非自外生成,当无甘为汉奸之理。且考之经典有国以教存、教以国立之明文。 而穆圣亦有爱国即属信仰之先训。是以静斋谨本训谟创设赠阅②。
“民运会”第二次批答: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民众运动指导委员会批答第 10467 号: 批 王静斋 呈为怨请雪冤,俾归梓里,而获安居。 由 呈悉。 前呈早经批答在案。该员既能深明大义,爱国爱教,本会自可免予查究。仰即 回乡安居。除分函山东省党部查照外,此批:伊光月刊存查。 中华民国二十四年七月壹日 主任委员 陈至理 副主任委员 王陆一③
“行政院汪兆铭④院长”署名的批示第一九七号说: “并未接到是筹呈文,所请应毋庸议, 仰即知照。”也就是“行政院”并未接到“中华回教公会筹备会”的秘密报告。
2018 年第 2 期(总第 97 期) 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
178 — —
N.W.J.E
“中华回教公会筹备会”是何组织呢? “中国伊斯兰教全国性组织。1934 年 9 月由马良、 童 仁甫等人发起在南京组织,经国民党中央党部备案并颁发许可证,指派马良为筹备委员会主 任委员,唐柯三、王曾善、艾沙、马宏道等 10 人为委员。会址设在南京市净觉寺。江苏、河北、 陕 西、甘肃、河南、山东、湖北等省分会先后筹备。原拟在此基础上由各地分会推派代表选举总会 负责人,但因各地穆斯林对该组织的政治背景多提出异议和质疑,更兼唐柯三、达浦生、王曾 善等在报刊毅然公开发表声明,函请辞去筹备委员的职务,遂使总会正式选举工作陷入困境。 1936 年 3 月,马良亦因人事矛盾激化,向国民党中央党部呈请辞职。该会自行消失。” [10]另 说: “中华回教总会,1934 年济南马子贞、镇江童仁甫发起组织。成立总会于南京。各省成立分 会。江苏童仁甫、刘彬如等成立分会于镇江,河北刘髯公等成立分会于天津,陕西分会成立于 西安,甘肃分会成立于兰州,河南、河北、山东等亦有分会。各县设支会。” [11]达凤轩、唐柯三 和王曾善等闻讯后随即登报声明,通告辞职(见《月华》1934 年第 6 卷第25 至 27 期)。 上述组织,后者“中华回教总会”名称有误。“中华回教公会筹备会”发起人为马良 (1875—1947),字子贞,回族,河北保定人。1903 年入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学习,后东渡日本, 入日本士官学校。1905 年回国,任北洋军第一混成协参谋长。1919 年担任济南镇守使。1933 年接受国民政府委任,为军事参议院中将参议。1936 年任陆军中将。1938 年被日军委任为山 东省伪省长。1940 年为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遭国民政府明令通缉。1945 年 8 月日军投降 后,作为回逆被国民政府逮捕,死于狱中[12]。 当时东北沦陷区伊斯兰教的情况与川村狂堂其人的主要活动如下:
民国初年,日本黑龙会就派川村狂堂,伙同一些日本浪人窜到中国东北地区, 以日本穆斯林名义搞亲善宣传,用阿拉伯语搞调查,以鼓动穆斯林夺取民国政权 为宗旨,煽动与汉民族分裂。东北沦陷时期,日本侵略者插手宗教事务,于 1933 年 8 月在日本关东军的直接策划下,以及伪北平回教联合总会首席顾问日本特务须 田正继的操纵下,在长春成立了“新京伊斯兰教协会筹备会”。同年,成立“哈尔滨 伊斯兰教协进会”。会址设在哈尔滨清真东寺。东北地区的少数市县也相继成立了 “伊斯兰教分会”。1934 年 7 月 3 日在长春市成立了东北地区“满洲伊斯兰协会”, 川村狂堂任总裁……除了长春本部和沈阳本部以外,在东北各地设有 147 个公 会,网罗职员 3378 名,会员 11317 名。1936 年,伪“满洲伊斯兰教协会”改称为“满 洲回教协会”,统治东北各地支部和分会。支部和分会所在地,凡 20 岁以上回族穆 斯林均为会员。企图全面控制东北地区的伊斯兰教,推行殖民统治[13]。
上述资料中提到的三个人物—— —马良、川村狂堂和马宏道,都与王静斋关系复杂,在这 一事件中,可以说是出卖王静斋,置王静斋于死地的人物。王静斋对这三人都有记述,都有较 多的交往。自 1914 年王静斋赴山东潍县见马子贞(马良),到此事的发生,王静斋与马良有 20 年的交往史。马良登记和筹备“中华回教公会筹备会”的时间与伪“满洲伊斯兰教协会”的 成立时间相距一个月左右,这两者有怎样的内在关系迄今无人研究。马良曾留学日本,入士 官学校,在叛国投敌前与日方有无联络与勾结?是否里应外合,以伊斯兰教协会这样的组织 分化中华民族?尽管王静斋与川村狂堂等日本人有交往,但是王静斋爱憎分明,在大是大非
王根明·王静斋爱国思想的形成初探 —— —以民国史料为观察点
179 — —
面前立场鲜明,从未到日本考察,也从未在有日本人背景的伊斯兰组织中担任任何职务,哪 怕是委员之类。 马宏道是王静斋的学生,王静斋在发表于 1937 年 4 月的《五十年求学自述》中记述道:
民十一年三月间,未经双亲许可,偕马联华毅然离津,先到南京与马榕轩先生 一晤,继到上海搭轮赴香港。登轮之日,始致函双亲,说明海外远游。马生较我大 贫,除却单衣数件,棉被一床外,孑然一身,不名一钱。其路资尚完全须由余个人筹 借。马生从我海游二十阅月,终送之于土耳其。余所以期望之者甚殷,惜后竟不能 终其所学也[14]!
在携马宏道出国之前的“中华民国十年一月一号至三月十八号”,马宏道担任清真书报 社编辑部主任,其主编的《清真周刊》第一卷第一号至十一号刊发王静斋的署名文章达32 篇。马宏道的名字出现在马良发起的“中华回教公会筹备会”十人委员名单上,而王静斋没 有。马宏道和马良联合举报王静斋。 几年之后,马良投靠日本人,当上山东省伪省长之后,王静斋还专门致信讽刺:
现下公开的说,马良是我的旧友。相交卅年,平素待我很厚。敌人占领济南,他 甘心附逆。我们得到这项消息既痛恨又欻息。在去年古历五月间,烦朋友给他带封 信去。大致是这么说的:子贞先生:一向可好,听说你当上省长了,好哇。多年的愿 望你老算达到了。事前作了什么好梦啦,兄可不可对弟说说(因此公好作梦且好给 别人解梦,故切其心理有此一问)。你老当省长,你那左右的亲友当然是全给你老 祝贺的。惟我反为致哀,这大年岁,不知修身养性以度晚年,而尚有余兴,自陷泥 塘。你老不为个人名誉计,不为同教大众颜面计,难道不为儿孙前途计么?在华北 一般亲日派的心理,认为目前的陷落区域,永久在日本的统制之下,在中央政府再 无有夺回的可能了。你老亦作如是想么?大都华北的人们竟听到那一面敌人不利 于中国的谣传与呓语,而不知道这一面的民气昌旺,以及国力的充实。比如华北恢 复的时候,你老是逃到天津租界地啊,或是追随着日本出国逃亡到东邻呢。你老年 已七十,纵使长寿,还能再活二十年么。而今弄个汉奸的头衔,个人在民国史上留 下骂名。子子孙孙跟着挨骂,而今的同教们全都随着难堪。前二年你老受马宏道的 嗾使,在南京中央党部民运会告我是勾结川村狂堂作乱的汉奸。历时未久,你老怎 么居然汉奸自当呢。你老生平耳软心活,朝三暮四,弟是很知道的。怎么这回当汉 奸竟自有决心呢,奇怪。我的意思是盼望你老赶紧下台。如果即时离开济南,匿居 在天津英法租界,今而后的生活费不成问题。到时候弟可联合你老那般学生们,给 你老想办法,云云。 这封信发出之后,相隔两个多月,某友自天津法租界寄我一函。除自述个人近 况外,提及马良。略谓老马想当山东主席已非一日。从前郑士琦、张宗昌,当督军, 老马时常大犯牢骚。这次日本利用他当傀儡,他是如愿以偿,你来信劝他那片话, 我在济南听他的戚党对我讲了。说老马接到你那封信拆读之后,哼了一声,说你跑
2018 年第 2 期(总第 97 期) 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
180 — —
N.W.J.E
到中央给国府当走狗了。据我想着,你不该与他通信,更不该用那么多的良言规劝 他,因为他已然钻入牛犄角,绝对退不回来了。去年夏天,他那长子还去了一次日 本献媚。回教人的脸面算被给涂黑了。从此你不要再理他了,千万千万[15]。
从上文中看出,马良、马宏道一起诬告王静斋,成立“中华回教公会筹备会”,居心何在, 不得而知。而所谓的“中华回教公会筹备会”毕竟昙花一现。马良叛国投敌,并派长子到日本 献媚等,经王静斋在《伊光月报》及时刊发文章揭露,回教人人皆知, “不约而同地通电宣言开 除马良的教籍,并另组织中国回民救国协会”。王静斋也对此老友苦口婆心相劝,但无济于 事。此时(1934 年 3 至 4 月)马宏道在哪里呢?1934 年的《正道》记载: “马宏道硕士,于上月二 十五日……达济南,下榻于马子贞上将军公馆……在北大寺于二十九日举行扩大欢迎会…… 是日省市党政军各界代表及回教徒等到会人数约千余人。”马宏道自 3 月 22 日到山东,至 4 月 29 日到沧州,一个多月在山东各地巡回演讲。其时受马良器重,与马良关系亲密。 此次诬告王静斋事件的第三位关联的人物—— —川村狂堂,也与王静斋的关系非同一般, 非常复杂,下文将专题举证。上述刘春英的《东北沦陷时期的伊斯兰教》 (《日本研究》2001 年 第 4 期)文可证实,日本浪人川村狂堂不是一般的人物,担任日伪“满洲伊斯兰协会”的总裁。 再看 1941 年 4 月 15 日在延安出版的《回回民族问题》对川村狂堂的揭露: “远在民国三年, 日本浪人涛秀雄即化名马成龙来在甘肃组织‘黑龙会’,滥发宣言,从事挑拨回、汉关系的活 动;日人川村乙麻假入教为名,在宁夏实施诱惑工作,当时被马福祥逮送张家口日领署。川村 乙麻后改名川村狂堂,二十年来专在东北、平津一带回民中做特务工作。” [16]实际上,在此 之前的 1937 年,当时的回族报刊对此就有揭露: “如民国三年有日人名涛秀雄者,化名马成 龙,在甘肃组织‘黑龙会’,滥发宣言,极尽煽动挑拨之能事。又民国六年,日人川村乙麻,假入 回教为名,实行诱惑工作,幸当时被我们的回教元老前宁夏护军马福祥所破获,解送张家口 日领署讯办。后该日人又改名川村狂堂,二十年来,在东北、平津各地,专任对回民特务工作, 最近又到平津活动勾结,无非假借回民名义,实施其侵略的计划。我们为防止敌人类似的阴 谋起见,所以郑重的向我教胞报告,予以严密的提防。” [17] 诬告、拉拢和利诱等始终没有动摇王静斋爱国爱教的赤诚之心。此时的王静斋连同家 人、朋友,都被侦查、盯梢和不断盘问,无论环境多么险恶,爱国始终如一,抗日痴心不改。 正如王静斋所言:中国回教源于天方,但以汉族而归信者十居八九。生于斯,食于斯,聚 家族于斯。虽与其他汉人所奉之教不同,而于国家关系则一。苟非自外生成,当无甘为汉奸之 理。且考之经典有国以教存、教以国立之明文。而穆圣亦有爱国即属信仰之先训。 1935 年 7 月 1 日,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民众运动指导委员会”的结论是:(王静 斋)深明大义,爱国爱教。
四、小结:王静斋的爱国情怀
王静斋是一个倔强的爱国主义者。“(民国二十七年的)九一八,自感沉痛,呆坐了一天。” ①那
① 《伊光月报》第一〇一期第十一版,中华民国二十八年(1939 年)三月。
王根明·王静斋爱国思想的形成初探 —— —以民国史料为观察点
181 — —
① “我们翻开回教经典看,到处可以见到关于爱护国家,为正义牺牲、奋斗的教训,如穆圣说: ‘穆民爱 国者如鸟之爱其巢’,又谓 ‘爱护国土属于信德’,可以证明回教本注重爱国。”—— —《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会报》 第四卷第一期。 ② 王静斋致朱家骅函(1938 年 8 月 15 日),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档案馆朱家骅档案,档 号:301—01—15—017。转引自:抗战时期回族的国民外交与民国政府的策略 —— —以“中国回教朝觐团”为中 心的考察[J] .青海民族研究,2015,(4) :119. ③ 朱绍良(1891—1963.12.25),字一民,同盟会会员,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四星上将),抗日名将。1939 年任第八战区司令长官,1940 年兼陕甘宁边区总司令,指挥部队在绥西战役中重创日军。
时王静斋在宜昌到重庆的轮船上。自从山东济南惨案发生以后,王静斋每时每刻都在忧国忧 民,奔走呼号,为抗日救国尽一己之力。 上述 “爱国思想形成的背景”,简述了王静斋对于国弱民贫的悲哀与无奈,期盼国家的繁 荣昌盛和兴旺发达。在国内遭受八国联军的无端突袭,大难不死,在国外被无故蔑视,备受凌 辱,引发了王静斋对国家强盛的长期思考和渴望。 在“王静斋对‘爱国属于信仰’的阐释”部分,引用了王静斋关于爱国思想的一些主要文 章和言论。这些文章和言论,在当时影响很大,引起了国民党高层诸如蒋介石、白崇禧等的高 度重视,他们纷纷以这些文章所阐述的观点撰文并强调“爱护国家,乃属信仰”,以此团结全 国穆斯林同胞。民国二十七年十月十七日蒋介石在对全国回民的训示(载《回民言论》半月刊 创刊号,民国二十八年一月十五日重庆出版)中对回民爱国爱教的认识和理解,白崇禧《敬告 全国回教同胞》(出处同上)中关于发扬民族精神和抵抗强暴侵略所引用的《古兰经》经文,唐 柯三的讲话(《唐副理事长在贵阳回胞欢迎会上的讲词》 ①)等皆源于王静斋文章的观点。其 后,王静斋关于爱国爱教的主张通过《伊光月报》等报刊,传播到了回族教长阶层、回族知识 分子阶层等,得到了回教界的一致认同和响应,在国统区出版的回族报刊中得以广泛传播, 并被经常讨论和演绎,在当时的回族各界影响较大,在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主办的“会报”“会 刊”以及相关负责人的演讲、宣传中常常被引用。 王静斋还就加强宣传对日工作亲自致函朱家骅: “自去年中日战争以后,日方之宣传日 益加强,就近东一隅而论,日方除收买各地方有力之报纸作为彼之宣传外,更有东京发出无 量数的小册,大致不外自称对华战争系为维持正义、保存人道计,并为铲除中国□□之流毒 而维护世界和平计。如此颠倒黑白之反宣传,淆惑一般观听,影响外人对我之同情甚巨。” ②甚 至“第八战区朱司令长官③向甘肃教胞借得汉译《古兰经》二部,邮呈委员长批交正中书局翻 印(王静斋的《古兰经译解》 )” [18]。可见王静斋面对日本人咄咄逼人的侵略心急如焚,为抗日 而四处奔走呼号。而王静斋翻译的《古兰经译解》,在当时颇有影响。 这部分引用的王静斋的文章,系首次公布,对于研究抗日战争史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较 多地全文引用,期望还原历史,用史料更全面地解读和理解王静斋的爱国思想。 “‘爱国’与‘附逆’之辨证”部分阐述了王静斋在国家危亡时刻,以一颗赤子之心呼吁全 国教胞团结起来,爱护国家,抵御外侮,遭到了国内外恶势力的嫉恨。在回族内部,马良等蓄 意制造谣言,诬陷和迫害,而声称王静斋与外部日本人勾结卖国。不久真相大白于天下,国民 党中央党部的结论是“爱国爱教,守正不阿”。事情的起因是马良和马宏道以所谓的“中华回 2018 年第 2 期(总第 97 期) 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
182 — —
N.W.J.E
① 蒋梦麟(1886—1964),原名梦熊,字兆贤,号孟邻,浙江余姚人,近现代著名的教育家。1912 年毕业 于美国加州大学,后师从杜威,获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及教育学博士学位,曾任国民政府首任教育部长和北京 大学校长等职。1949 年至台湾,1964 年病逝于台北。
教公会筹备会”名义向当时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检举揭发所谓“王静斋勾结日本人川村 狂堂在我华北活动,危害国家”。王静斋为人正派,坚决抗日,嫉恶如仇,因担任教长、教授经 典、培养学生和翻译《古兰经》等经典、主编《伊光月报》等,在国内外影响较大。王静斋得知被 诬告之后,主动携带其主编的《伊光月报》等到南京“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民众运动指 导委员会”自首,实际上是辟谬与辩诬。这些史料可再次证明,王静斋始终坚守和践行伊斯兰 教“爱国即属信仰”和 “国以教存、教以国立”之经训,作为一个爱国主义者,堂堂正正,立场坚 定,旗帜鲜明,爱护国家,抗战到底!因此,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民众运动指导委员 会”的结论是:深明大义,爱国爱教,守正不阿。 佛教、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传入中国的方式及其 20 世纪上半叶在中国的境遇大不相同。 蒋梦麟①在《西潮》中说: “如来佛是骑着白象到中国的。耶稣基督是骑在炮弹上飞过来 的。” [19]“中国民谚说:基督教是洋人的枪子儿打进来的,佛典是印度大白象驮进来的,伊斯 兰是阿拉伯商船和骆驼运进来的。” [20] 伊斯兰教传入中国是沿着丝绸之路而来,伴随着商贸之旅在内部自然发展,根植于中华 大地,内敛而从不主动向外宣教。基督教在新中国建立以前被称为“洋教”,在帝国主义的坚 船利炮打开中国的大门之后加速传播,并受到不平等条约的保护。20 世纪之交,基督教遭到 了中国民众的抵制与反抗。“近代中国曾经发生过两次规模巨大的反基督教运动:一次是 1900 年的义和团运动,一次是 1922 年至 1927 年的非基督教运动。……义和团运动是中国 民众对列强侵略的激愤抗争,带有浓重的盲目排外色彩。” [21]“第二年,即 1901 年 9 月,清 政府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在不平等条约的强权高压下,基督教的传教士更加 趾高气扬。外国教会势力与中国人民的矛盾更加尖锐, ‘教案’达到空前的高峰。根据《中国教 案史》统计, 《辛丑条约》后的十年, ‘教案’高达 225 起。据统计,从鸦片战争到 20 世纪 20 年 代, 80 多年间,大小 ‘教案’达 600 多起。” [22] 20 世纪以来,国难当头,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大众保家卫国,抵御外侮成为回族民众的 一种风尚和传统。王静斋身边就有很多仁人志士,有很多可歌可泣的爱国事迹,深深地影响 和感动了王静斋。如 1900 年 5 月八国联军由天津北上进犯北京,马福禄、马福祥等受命阻击 御敌。马福禄率众闯入敌阵, “喋血相搏”,与百余位回回子弟战死。同一年(1900 年),大刀王 五王子斌,率领镖客数十人,与八国联军在北京城内搏斗两月余,被侵略者杀害。王子斌是谭 嗣同的密友和武术老师,梁启超的《饮冰室诗话》和《谭嗣同全集》中均有记载。马福祥与王静 斋交谊深厚,1941 年抗日战争正酣,马福祥之子、宁夏省主席马鸿逵专门电邀王静斋赴宁夏 译经,以激发宁夏回族的爱国热情。其时日军进犯宁夏,宁夏军民誓死抗战,取得了绥西抗战 的胜利,止住了日军西进的图谋。 亲赴天津迎请王静斋到北京崇文门外花市清真寺担任教长的《正宗爱国报》总经理丁宝 臣,也是一位回族爱国志士。1912 年孙中山到北京,丁宝臣和报界发起欢迎会,追随革命。其 兄丁竹园创办《竹园白话报》,兄弟二人以言济世、以文救国。丁竹园首次倡导“保国就是保 王根明·王静斋爱国思想的形成初探 —— —以民国史料为观察点
183 — —
教,爱国就是爱身”,其强烈的爱国激情,在当时影响颇大。 上述回教人士,只是王静斋的朋友圈里的一部分,但他们对年轻的教长王静斋影响很 大。面对国难当头的残酷现实,王静斋由一个清真寺的教长逐渐转变为一个与时俱进、与中 华民族同呼吸共命运的爱国主义者。爱国爱教,经过王静斋的阐释,不仅成为当时回教(即伊 斯兰教)界的共识、回族的共识,同时也成为当时宗教界的共识,成为中华民族的共识。王静 斋身体力行,积极号召回教大众以武力抵抗日本侵略者,号召回教教胞与国人并肩作战,积 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并以笔为旗,不舍昼夜地诠释其爱国爱教的情怀与精神。
参考文献: [1][2][3][4][9][14] 王静斋.五十年求学自述[J] .禹贡(半月刊,回教专号),民国二十六年四月十六 日,第七卷(第四期) . [5] 王静斋译.古兰经译解(丙种)[M] .第二十八章格赛素(记事)第八五节,上海:中国回教协会,中华 民国三十五年.556.马坚译为: “把《古兰经》降示给你的,必使你复返故乡。”(见马坚译.古兰经[M] .北京:中国 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302.) [6] 王静斋译.古兰经译解(丙种)[M] .上海:中国回教协会,中华民国三十五年.557. [7] 商务印书馆编辑部编.辞源(第三版下册)[M] .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4003. [8]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第 5 版·大字本)[M] .北京:商务印书 馆,2007.86. [10] 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编辑委员会编.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M] .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1994.765. [11] 邱树森主编.中国回族大词典[M] .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987. [12] 杨惠云主编.中国回族大辞典[M] .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3.62-63. [13] 刘春英.东北沦陷时期的伊斯兰教[J] .日本研究,2001,(4) . [15] 王静斋.致马良书后,朋友自津来信责我多事[N] .伊光月报,中华民国二十八年(1939 年)一月,第 九十九期第十五版. [16] 民族问题研究会编.回回民族问题[M] .北京:民族出版社,1980.84. [17] 甘宁青救国宣传团告全国回教同胞书[J] .边疆,中华民国二十六年(1937 年),第三卷第十至十二 期第一至四页. [18] 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会报[N] .中华民国三十年十月出版,第三卷第十一、十二期合刊,页二一、二二. [19] 蒋梦麟.西潮·新潮[M] .长沙:岳麓书社,2000.13. [20] 杨怀中,余振贵主编.伊斯兰与中国文化[M] .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1995.48;杨怀中.回族史散论 (上册)[M] .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12.39. [21][22] 习五一.简论近代中国的非基督教运动[EB/O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f6f0270101jvg8. html,2013-06-13.
(责任编辑:众 采)
2018 年第 2 期(总第 97 期) 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
184 — —
N.W.J.E
A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Formation of Wang Jingzhai’ s Patriotism: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istorical Material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Wang Genming Abstract:Wang Jingzhai was a notable Chinese patriot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As a chair of Hui and translator, he preached his“faith and love for our country”in mosques in the year 1921. His belief was propagandized in the Chinese Islamic community,with arousing sympathy. As a result,Hui had developed an overall sense of national unity and patriotism during this period.After the Mukden Incident,Wang Jingzhai directed his efforts toward call- ing all Chinese Muslims and people to unite against foreign aggression,ultimately prompting a heightened sense of patriotism in the Chinese religious community,as well as a desire to improve the country and religion. Based on new-found historical material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this paper depicts the process and content of Wang Jingzhai’s patriotism,and explains its connotations. Key words:Wang Jingzhai;patriotism;formation and interpretation (see P.171)
Is the Nadun of Tu a Festival or a Temple Fair? ——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Folklorism Liu Mubin Abstract:Based on the literature and fieldwork,the author found that the name of the Nadun Festival of Tu,which is a national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was proposed by the local elite in the 1980s,and then widely recognized by the government,media and academia. Before or since then the local people still call it by various names,such as Nadun Temple Fair,or July Temple Fair,August Temple Fair and September Temple Fair. According to indige- nous perspective, “Nadun”is a ceremonial celebration with the aim of repaying god,with cultural attributes of both festival and temple fair. The recognition and confirmation of its temple fair attribute can help to avoid the potential danger of Nadun of Tu losing its inner spiritual belief foundation in the process of protecting inheritance, and then be shaped by folklorism. Key words:the Nadun of Tu nationality;temple fair;festival;indigenous knowledge;folklorism
宁:青海人民出版社,2009;胡芳,马光星.三川土族纳顿节[M] .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2010.等. [15] 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民和县志[M] .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1993.595. [16] Barnard Alan Jonathan Spencer.1996.Encyclopedia of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M] .London: Routledge,p.609. [17][美]克利福德·吉尔兹.地方性知识 —— —阐释人类学文集[M] .王海龙,张家宣,译.北京:中央编 译出版社,2004.70-92. [18] 褚建芳.人神之间 —— —云南芒市一个傣族村寨的仪式生活、经济伦理与等级秩序[M] .北京:社会 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353.416. [19] 刘目斌.地域崇拜与流动的认同 —— —青海三川“纳顿”仪式的田野考察[D]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 博士学位论文,2008.56-58. (责任编辑:晓 蔓) 刘目斌·节日抑或庙会:土族 “纳顿”属性辨析 —— —基于民俗学主义研究视角的认知
2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