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网络治理与回族学研究的外部环境——兼论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新思想网络

 作者:李健彪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6-11 22:41:08

 

 

 

网络治理与回族学研究的外部环境——兼论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新思想网络宣传的实现路径

李健彪[]

 

  要:回族学研究成果的取得与回族学研究的外部环境息息相关。要全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网络治理思想,其中文明平等的思想对营造良好的回族学研究的外部环境意义深远,民族团结的思想对营造良好的回族学研究的外部环境至关重要,要切实把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治理的思想落实到行动中,坚持依法治网,并围绕营造良好网络环境提出五点建议。

关键词:网络治理;回族学研究;外部环境

 

20193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联组会时指出,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要多到实地调查研究,了解百姓生活状况、把握群众思想脉搏,着眼群众需要解疑释惑、阐明道理,把学问写进群众心坎里。习近平强调,一切有价值、有意义的文艺创作和学术研究,都应该反映现实、观照现实,都应该有利于解决现实问题、回答现实课题。

从某点意义上讲,历史上的“一带一路”形成了一个民族——回族,传来了一种文化——伊斯兰文化。改革开放40年来,回族学研究走过了辉煌的40年,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成果和骄人的成绩。实践证明,这些成绩的取得与回族学研究的外部环境息息相关。回族学是研究历史的,也是研究现实问题的,是为现实服务的。当前的回族学研究有哪些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笔者认为,全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网络治理思想,营造良好的回族学研究的外部环境至关重要。

早在20142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就指出:“做好网上舆论工作是一项长期任务,要创新改进网上宣传,运用网络传播规律,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

2016419日,身兼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的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互联网已经成为我们党长期执政所要面对的“最大变量”。如果我们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互联网发展对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提出了新的挑战,必须认真应对。让“最大变量”释放“最大正能量”。同时他强调,网上网下要形成同心圆。什么是同心圆?就是在党的领导下,动员全国各族人民,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共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8次提到互联网,强调要“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新思想的内容很丰富,针对回族学研究的舆论环境而言,笔者认为关键是把握好以下三点。

文明平等的思想是习近平总书记重要的新思想之一。2014327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演讲对这一思想进行了较系统的阐述。习总书记指出:第一,文明是多彩的,人类文明因多样才有交流互鉴的价值。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明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集体记忆。人类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创造和发展了多姿多彩的文明。不论是中华文明,还是世界上存在的其他文明,都是人类文明创造的成果。第二,文明是平等的,人类文明因平等才有交流互鉴的前提。各种人类文明在价值上是平等的,都各有千秋,也各有不足。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明,也不存在一无是处的文明,文明没有高低、优劣之分。要了解各种文明的真谛,必须秉持平等、谦虚的态度。如果居高临下对待一种文明,不仅不能参透这种文明的奥妙,而且会与之格格不入。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傲慢和偏见是文明交流互鉴的最大障碍。第三,文明是包容的,人类文明因包容才有交流互鉴的动力。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人类创造的各种文明都是劳动和智慧的结晶。每一种文明都是独特的。在文明问题上,生搬硬套、削足适履不仅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十分有害的。一切文明成果都值得尊重,一切文明成果都要珍惜。只要秉持包容精神,就不存在什么文明冲突,就可以实现文明和谐。中华文明是在中国大地上产生的文明,也是同其他文明不断交流互鉴而形成的文明。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

习总书记还进一步强调:“1987年,在中国陕西的法门寺,地宫中出土了20件美轮美奂的琉璃器,这是唐代传入中国的东罗马和伊斯兰的琉璃器。我在欣赏这些域外文物时,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对待不同文明,不能只满足于欣赏它们产生的精美物件,更应该去领略其中包含的人文精神;不能只满足于领略它们对以往人们生活的艺术表现,更应该让其中蕴藏的精神鲜活起来。”

可以说,习总书记对人类文明的认识超越了西方的某些偏见,在西方右翼媒体妖魔伊斯兰文明的背景下,彰显了中国智慧。西方媒体也想把“恐伊症”的舆论引向我国,引起国内的混乱,但纸媒体的阵地它始终无法占领,于是就试图占领我国的网络。通过网站、微信等自媒体和极个别居心叵测者的煽动,肆意丑化伊斯兰文明,散布宗教仇恨的言论,宣传伊斯兰教威胁论,试图挑起事端,干扰国家的宗教政策,影响宗教和睦,引起信教群众的不满。从局部讲,是对伊斯兰的歧视性言论,从国家层面讲,则是公开与习近平新思想唱反调,让民心相通变为民心相背,破坏中央的“一带一路”倡议,极不利于我国当前良好和谐的宗教关系,需要引起国家的高度重视,给予彻底治理。

长期以来,党和国家坚持巩固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在1954年就将“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各民族团结的行为”写入了我国第一部宪法。习总书记非常重视民族团结,在不同的会议上都对民族团结进行了很好的阐释。比如他在2014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准确把握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基本国情,多民族的大一统和各民族的多元一体是历史留下的一笔重要财富,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一体包含多元,多元组成一体,一体离不开多元,多元也离不开一体,一体是主线和方向,多元是要素和动力,两者辩证统一。指出中华民族包括各民族是一个大家庭,中华民族与各民族的关系是一个大家庭和家庭成员的关系,各民族的关系,是一个大家庭里不同成员的关系。指出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进步,是新常态下民族工作的根本任务,也是做好民族工作的目标。

习总书记还强调,民族团结是各族人民的生命线,是新中国处理民族问题的一项根本原则。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像珍视自己的生命一样珍视民族团结,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要反对大汉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邓小平同志也一直坚持反对大汉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认为首先是要反对大汉族主义。他指出:“只要一抛弃大民族主义,就可以换得少数民族抛弃狭隘的民族主义。我们不能首先要求少数民族取消狭隘民族主义,而是应当首先老老实实取消大民族主义。”(《邓小平传(19041974)》第二十五章)现以清末西北回民起义为例,清末的西北回民起义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大规模的反抗封建统治的斗争,是在太平天国和捻军起义的直接影响和推动下爆发的,历时16年,沉重地打击了清王朝在西北的反动统治,揭开了西北近代史的开端。面对清军的剿杀,陕甘数十万回民百姓在白彦虎等人的带领下拖家带口一路西逃,光绪年间逃入俄境时仅剩4千人,这便是今天分布在三个中亚国家的15万东干族的祖先,民族英雄白彦虎被称为“东干族之父”。对此史学界已有定论,孙中山等一批民主革命先驱也有许多公正的评价。早在延安时期,我党也充分肯定了这次反清起义,1940年4月拟定的经中央书记处批准的《关于回回民族问题的提纲》中认为:“回族每次起义的失败,便遭受一次严重的屠杀和摧残。”“满清的时期,边区所管辖的各县原先都有回民居住。同治回民革命运动的时候,经过满清统治者的屠杀,这些地方的回民多数死亡逃散。”李维汉(罗迈)在1940年6月的《回回问题研究》中指出:“运动的领导中有许多杰出的人物,如白彦虎、杜文秀等,他们是百折不回的英雄。”1940年l0月10日《新中华报》的社论明确指出:“数百年来,回族长期受异民族压迫并经过多次反对异族压迫的斗争。它是富于团结性和斗争精神的一个民族。在回族历史上,曾有马明心、白彦虎、杜文秀……等出类拔萃的民族英雄。”毛泽东在1941年接见海固起义的指挥员马思义时也说:“你们回族人民在中国历次革命运动中都起过一定的作用,尤其是太平天国时期。”毛泽东在1945年的《论联合政府》中还指出:清朝统治者“利用大汉族主义的刽子手,对回族实行历史上空前无比的野蛮政策;对‘叛回’实行血洗,对‘降回’则实行分散,剥夺其迁徙居住的自由,这是回回民族人口衰落与住地分散的主要的历史原因”。这种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以史实为依据来分析回族人口的衰落与居住现状是十分客观的、真实的。对清末西北回民起义及其领导人的评价史学界早有历史定论,建国后至今出版的所有图书中都持肯定态度,陈垣(汉族)、范文澜(汉族)、翦伯赞(维吾尔族)、胡绳(汉族)、马长寿(汉族)、白寿彝(回族)、马霄石(回族)、韩敏(汉族)、关连吉(满族)等众多学者都有专门论述和专著问世。国际上也很早就有定论,如1939年,苏联学者格·格鲁姆一格尔热马伊洛评价说:“白彦虎是西北东干(回族)起义中卓越的领导人”“他是一位不屈不挠的反封建勇士、民族英雄。”

但在一些网站、微信等自媒体上,却出现了一些破坏民族团结、煽动民族仇恨、社会影响很坏的“仇回”言论和文章。这些“仇回”言论都是违背历史史实的无稽之谈,污蔑回族历史,污蔑回族民族英雄,攻击国家的民族政策,用心险恶,蓄意挑拨民族关系,遭到不少不明真相网友的围观和评论,极大地伤害了回族群众的感情,极不利于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真实的历史是当时的回民起义也有大量的汉族百姓参加,据清代的官府记载,陕西的“汉村纷纷从贼(即回民起义军)”,西安的回民起义军中也是“汉民尤多”,户县“牛东以南二百余(汉)村皆已从逆(即回民起义军)。”在甘肃的回民起义队伍中,汉族占到三分之一。镇压回民起义的清军中,既有满族、蒙古族,也有汉族、回族,把回民起义污蔑为回汉仇杀显然是违背历史事实的,也是居心叵测的。白彦虎收留的孤儿中有不少汉族。白彦虎的军师中有好几位汉族。有的汉族百姓还随白彦虎定居中亚。据俄国学者研究,中国道教最早进入中亚也是由这只起义队伍中的汉族百姓带过去的。但这“仇回”言论不顾历史真实,借此向国家舆论宣传部门叫板,企图绑架国家主流媒体的舆论。从局部讲,是对回族的歧视性言论,从国家层面讲,则有挑战国家政权的企图,是境内外敌对势力借民族问题有意引发社会不稳定,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需要引起国家的高度重视,给予彻底治理。

网络政治安全是国家政治安全的组成部分。维护网络政治安全是网络空间治理的根本任务。网络政治安全的核心是意识形态安全。网络空间是意识形态交锋的新领域,网络空间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隐蔽性强、扩散速度快、影响面广,能否使国家主流意识形态占领网络空间,能否赢得网络空间意识形态渗透和反渗透斗争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政权安全和国家未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关乎旗帜、关乎道路、关乎国家政治安全。互联网已经成为今天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西方反华势力妄图以这个“最大变量”来“扳倒中国”,我们在这个战场上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这个阵地,我们不去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现在看来,必须要把网上斗争作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重中之重和当务之急,高度重视起来。必须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形成良好网上舆论氛围,不是说只能有一个声音、一个调子,而是说不能搬弄是非、颠倒黑白、造谣生事、违法犯罪,不能超越了宪法法律界限。网络空间现在成为各种思想文化交锋和角力、民心民意争夺的新领域。一些非主流的、歪曲事实的、不稳定不成型价值态度的信息碎片化地扩散传播,混淆视听,涣散和弱化主流文化,解构人们的认知、情感、观念,容易导致出现文化盲从现象,加剧文化认同危机,对一个民族和国家的主流价值观念、文化传统、历史信仰形成巨大冲击,给国家的文化安全带来严重挑战。习总书记强调,正能量是总要求,管得住是硬道理。做好网上舆论工作,要“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民族宗教问题相对敏感,政策性很强,不懂政策不懂历史不懂其他民族的文化不能随便发表言论。但近年来网络上出现了不少与中央政策相左的不实言论,有的诋毁中央的大政方针,妄议中央;有的煽动民族仇恨,破坏民族团结;有的挑拨宗教矛盾,影响宗教和睦;有的污蔑少数民族历史,编造不实史料;有的丑化少数民族英雄人物,贬损民族形象,等等,而这些错误的言论往往在网站上、微博上得不到及时删除,影响了良好的舆论环境和稳定团结的大局,破坏了“一带一路”的实施,混乱了人心,甚至造成了极不好的国际影响。

我们不难发现,网络上出现的许多与中央精神不相符合的民族宗教领域的杂音始于已被中央查处的原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鲁炜自20134月担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以来,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欺骗中央,目无规矩、肆意妄为,妄议中央,违反工作纪律,对中央关于网信工作的战略部署搞选择性执行,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是典型的“两面人”,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的典型,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来自中央的评价)。

20191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指出,要持续巩固壮大主流舆论强势,加大舆论引导力度,加快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确保我国政治安全,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互联网是把“双刃剑”,如何让它成为治国辅政、凝聚共识的助手,而不是搅乱社会的推手,关键在于我们树立阵地意识,强化政治担当,积极介入,因势利导。习总书记指出,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网信战线要敢于担当,要坚持依法治网、依法办网、依法上网,让互联网在法治轨道上健康运行。

目前,对网络言论的管理是一大新的课题。对纸媒体舆论导向的管理宣传部门有一套非常丰富的经验和办法,但相对网络舆论而言,网络监管却显得非常薄弱,经验不足。网络不是法外之地,网络的言论、文章同样应在法律允许、国家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刊播,对这些与中央精神相左的不实言论、错误言论甚至是反动的言论,相关部门应及时拿出办法,切实加强监管,以营造良好的网络环境,弘扬正能量,传播正能量,为民族团结、宗教和睦做出贡献。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以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新思想为指导,加强对党政领导干部和网络管理人员民族宗教政策相关知识的培训。这是做好此类工作的前提,应有培训计划和具体安排,各网站的管理人员和网信办同志都应纳入培训计划。

二是进一步肃清中央网信办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原主任鲁炜的流毒。鲁炜分管互联网工作五六年,影响很深,遗毒不少,需要切实肃清,真正在网信战线牢固树立四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决做到两个维护(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三是加强对党的民族、宗教知识和政策的正面宣传和引导,弘扬正能量。民族宗教没小事,网络管理部门应要求各网站正面宣传中央的民族宗教政策,对党和国家的相关政策不妄议,不刊播与中央政策相左的文章,多刊播正面宣传的文章,以正压邪。

四是邀请民族宗教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民族工作的干部参与网络管理,发动社会力量,整合社会资源,扩大监督的社会参与度,共同做好此类工作,可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共同参与、监督。

五是切实加强对各网站和微博等自媒体的监管,网络管理人员要及时删除网络上影响民族团结、宗教和睦的不实言论,有一条删一条,有十条删十条,切实负起责任。对于煽动民族仇恨、宗教对立的言论必须做到及时删除,依法严惩。




[①] 李建彪,为中国回族学会副秘书长、西安市政协社会法制和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西安市文史研究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