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伊斯兰文化汉语图书出版的喜与忧

 作者:马效智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4-10 21:37:56


197812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为起点,中华各族人民摆脱十年文革的梦魇,进入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同样,以此次会议为标志,中国伊斯兰教也开始进入一个正常发展的新时代。38年来,在党和人民政府的关心、支持之下,中国伊斯兰文化研究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展开,至今仍方兴未艾。全国各地包括台湾、香港、澳门等地的同胞,还有海外侨胞,运用汉语撰写、翻译了大量伊斯兰文化类读物。这些著述和译作,有力地证明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和政策在中国的落实,全面地体现了穆斯林在中国大地上信仰和生活的崭新风貌,真实地展现出中国不同信仰的人们学习和研究伊斯兰文化的成果。

回顾38年来伊斯兰教汉语图书的出版情况,肯定成绩,分析不足,对于进一步有序推进伊斯兰文化的研究和传播,引导伊斯兰教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加强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和了解,繁荣社会主义文化,促进社会和谐与进步,具有显见的意义。

一、规模空前,成绩喜人

据笔者对首都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甘肃省图书馆、宁夏回族自治区图书馆、青海省图书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图书馆、昌吉回族自治州图书馆、临夏回族自治州图书馆、临夏市图书馆、兰州穆斯林图书馆,以及4所阿拉伯语学校、8座清真寺图书室和北京清真书局、兰州凤栖梧书店部分学者家庭藏书的不完全统计,19782016年大陆、港澳和海外出版发行的汉语伊斯兰文化类图书,约7171种(同书名或合集或多册本均按一种统计),详见分类表:

19782016年出版伊斯兰文化类汉语图书分类

图书类型

数量

图书类型

数量

图书类型

数量

伊斯兰文明概论

217

伊斯兰教史研究

111

伊斯兰科学艺术

388

专论及论文汇集

429

教派历史及主张

86

伊斯兰经济问题

162

政治法律与外交

339

中外穆斯林人物

444

穆斯林文史资料

356

伊斯兰基础知识

341

苏菲行知及教团

42

伊斯兰建筑研究

93

国外穆斯林历史

291

古兰译本及诠释

166

外国穆斯林文学

317

国外穆斯林现状

270

圣训译本及研究

57

中国穆斯林文学

1004

国内穆斯林历史

478

先知传记及颂词

82

文学评论文学史

192

国内穆斯林现状

330

教义阐释及讲解

158

辞典工具类图书

130

伊斯兰哲学伦理

155

教法及教法研究

138

伊斯兰相关图书

395

 

这些图书的内容,涉及经训、教义、教法、教史、教派、传记、哲学、经济、建筑、科技、文学等27个方面,覆盖了伊斯兰文化的诸多领域。如教义学类,既有信仰概论,也有教义释疑;既有认主学教材,也有信仰知识问答;既有埃及、沙特、约旦、叙利亚等国学者权威著述的汉译本,也有对中国明清著名学者名著的点校本。教法类,既有教派类,既有教派历史概要,也有教派现状分析;既有国外各个教派研究,也有中国各个教派介绍;既有教派主张,也有教派之间交流。在教史类,既有伊斯兰教通史、简史,也有各个穆斯林民族和国家分史;既有天方史,也有哈里发史;既有战争史,也有建设史。穆斯林人物类,既有伊斯兰学者传记,也有阿訇毛拉自述;既有外国著名政治家介绍,也有国内英杰事迹;既有历史上的贤达,也有当代知名人物。科学艺术类,既有美术、书法、绘画作品集,也有舞蹈、乐器、拳术介绍;既有医学、药物研究,也有汤瓶八珍保健知识;既有石刻、玉器等文物集览,也有特色服饰展示。

毫无疑问,近38年问世的伊斯兰文化类汉语图书的数量之多,内容之丰,不仅远超文化大革命20年,也非新中国成立前数百年之出版规模所能及。

(一)经典译本日趋完善

这一时期,国内学者勇敢攀登伊斯兰经典汉译高峰,不仅新推出多种经训译本,而且翻译出版了古今大师级学者的一批伊斯兰名著。

伊斯兰根本经典《古兰经》的翻译得到高度重视。已经出版的全译本17种,除去翻印和再版的5种,有12种为改革开放后新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出版马坚译本,19888月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出版的林松韵译本,1989年南京译林出版社出版的仝道章译本, 1990年英国伊斯兰教国际出版社出版周仲羲译本,1996年台湾新文丰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沈遐淮译本, 1996年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的马振武经堂语译本,20055月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马金鹏译本,20058月香港华人出版社出版的法图麦·李静远译注本,200511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的马仲刚译本,2008年河北省伊斯兰教协会印刷的李鸿鸣译注本,2010年民间印行穆罕默德·哈布隆拉亥编译本,2011年长治市西南城清真寺印行程小根、李冬的《古兰经诗译》。

权威古兰经注释本也陆续进入中国穆斯林视野:20066月民间印行阿立·蒋敬翻译穆罕默德·安萨里的《古兰经导读》。20066月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丁秉全译《嘎最经注:光明的启示》,20067月河南省伊斯兰教协会印行张清志译《嘎最经注译解》,200712月民间印行马敏康译《者拉莱尼——古兰经中阿双语注释》,20108月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孔德军译《伊本·凯西尔古兰经注》,2010年出版法赫德国王古兰经印刷局苏继元译《简明古兰经注释》,20114月天马图书有限公司出版白志所译《古兰经简释集粹》20142月出版马敏康译《古兰简注》。河北省伊斯兰教协会20146月编印张树奎译《古兰经解》(前六卷)。

圣训集是仅次于《古兰经》的伊斯兰教基本经典,但由于种种原因,除了陈克礼翻译的《塔志》圣训经上册,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大地上尚无其他译本。1979年民间印行陈克礼译《塔志》三卷本(后多次翻印并出版合订本)。19818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宝文安由维吾尔语汉译的《布哈里圣训实录精华》,2002年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马贤译《圣训珠玑》。2008年,香港基石出版有限公司和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先后分别推出康有玺和祁学义《布哈里圣训实录》的全译本。期间民间印行赵连合译《伊本·马哲圣训集》和《艾布·达乌德圣训集》、马应海译《穆斯林圣训实录》、杨天成译《诠释马里克圣训集》。2013年,宗教文化出版社正式出版于崇仁翻译的《穆斯林圣训实录》、《提尔密济圣训集》、《奈萨仪圣训集》、《艾布·达乌德圣训集》、《伊本·马哲圣训集》,至此,逊尼派六大部圣训集全部问世。

与此同时,国外知名伊斯兰学者的权威著述译本也纷纷问世。教义方面,马坚译赛尔顿丁《教典诠释》由中国伊协再版,新版译作如:伊德译艾布·哈尼法《大学》,白宝德译塔哈维《信仰学注》,穆萨·化雨翻译布推《宇宙真理》,阿立·蒋敬译易司马仪·法鲁克《认主学:在思想和生活中的涵义》,刘广乾译阿卜杜勒麦基德·赞达尼《现代视野中的伊斯兰信仰》,谭卉颍译奥斯曼·努日·托普巴希《伊斯兰的精神和形式》,佚名译法士拉·葛兰《伊斯兰问答》。教法方面,庞士谦译胡祖利《回教法学史》由台北回教经书研究整印社再版并在大陆民间大量翻印,新版译作如:马恩信译格尔塔威《伊斯兰教律中的非法事物与合法事物》和《信仰与人生》(后有马云福译本),穆斯林青年翻译组译萨义德·萨比格《伊斯兰教法》,张维真译格尔塔威《穆斯林行为中的优先选择》,祁海明编译《艾布·哈尼法教法七百问》,丁秉全、师学明译《伟嘎耶教法经解》。先知史方面,彭广恺等译《先知穆罕默德的生命面貌》,王琼淑译凯伦·阿姆斯壮《穆罕默德——先知的传记》,潘世昌译哈立德·阿拉维《穆圣传记》,马金鹏译穆斯塔法·西巴尔《穆罕默德评传》,吕凤翔译苏菲·拉赫曼·穆巴拉克夫勒《尘封的天醇:穆罕默德圣人传记》,马效佩译尕迪·安雅德《穆罕默德圣品大全:心灵的良丹》,蒋敬译塔里格·拉玛丹《使者:先知穆圣生平事迹及现实意义》等。教史方面,马坚译西提《阿拉伯通史》,纳忠译(或审校)艾哈迈德·艾敏《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吴云贵、金宜久等译赛义德·菲亚兹·马茂德《伊斯兰教简史》,孙硕人等译卡尔·布罗克尔曼《伊斯兰教各民族与国家史》等,李振中译伊本赫勒敦《历史绪论》。教派方面,王怀德译叶··别利亚耶夫《伊斯兰教派历史概要》,王治来译注《赖世德史》,潘世昌翻译艾卜·卧法·伍奈米的《伊斯兰苏菲概论》和艾布·嘎希姆·古筛勒《古筛勒苏菲论集》,佚名译法士拉·葛兰《苏菲历程:伊斯兰的心灵旅程》,叶福东译赫里格·艾哈迈德·尼扎米《乃格什班底耶道统》等。综合性著述方面,买德麟译阿卜杜拉·茂杜迪《伊斯兰的基本》,张维真、马玉龙翻译伊玛目安萨里《圣学复苏精义》,优博译纳迪姆·艾勒·基斯尔《信仰的历程》,马廷义译伊玛目冉巴尼《麦克图巴特·书信集》(后有周进福和马生智译本),伊真译阿里·团塔威《伊斯兰概论》,王秋平译阿费夫·塔巴尔《伊斯兰精神》,王建平译纳赛尔《伊斯兰教》,东方晓等译约翰·埃斯泼西托《伊斯兰威胁:神话还是现实》,马少峰译优素福·格尔达维著《全球化时代的伊斯兰宣传》,冶福东译阿克巴·艾哈迈德《今日伊斯兰》,黄中宪译《剑桥插图伊斯兰世界史》,孔德军主编《简明伊斯兰历史百科》,刘榜离、李洁、杨宏译乔纳森·莱昂斯《智慧宫》,李中文译伯纳德·刘易斯《穆斯林发现欧洲》等,王宇洁、李晓瞳译罗宾·多克《伊斯兰世界帝国》。

(二)普及读物琳琅满目

随着党和国家关于宗教问题的正确方针政策逐步恢复,穆斯林群众被长期压抑的信仰空前高涨,迫切需要汲取伊斯兰知识。许多阿訇学者编译印行伊斯兰基础知识普及型读物,较好地保障了这种需求。

普及性伊斯兰读本,大体可分为三种类型:

一是经训选辑、信仰常识和教法基础类。较早问世的如19812月由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古兰经>》,198210月印行的《乜帖:汉文注音译义》,·苏生杰1980年编行的《伊斯兰信仰问答》和穆罕默德·欧拜顿拉编著1983年民间印行》》,甘肃临夏堡子清真寺印行的《初级教材》》,》,马福龙编著《回民常识(修订本),马贤著《伊斯兰教常识答问》,马石头编著《赛俩目阿语教程》,易卜拉辛编著《启蒙:穆斯林青年常见惑问解答》,马兰、何雷编著《穆斯林必读》等。

二是劝善戒恶类。卧尔兹演讲比赛获奖作品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斯兰教协会编印《卧尔兹选编》,巍山县伊斯兰教协会编印的《禁毒瓦尔兹选编》,内蒙古伊斯兰教协会编印《内蒙古卧尔兹演讲集》,广州市伊斯兰教协会印行《劝善戒恶 构建和谐》(卧尔兹演讲稿)甘肃伊斯兰教协会编印《甘肃省新编卧尔兹演讲集(一至四辑)》,宁夏伊斯兰教协会印行《宁夏新编卧尔兹演讲集(第一辑)》,宁夏银川伊斯兰教协会编印《银川市新编卧尔兹演讲集》,天津市伊斯兰教协会印行马成德著《新编卧尔兹集》,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吉林省伊斯兰教新卧尔兹演讲文选编》宁夏回族自治区伊斯兰教协会印行《新呼图白百讲》等。

三是伊斯兰思想评介。其中多次印刷的有:马明道编著《伊斯兰教》,艾罕迈德·谢立比著《比较宗教:伊斯兰教》,优素福·格尔达维著《伊斯兰基本特色》和《全球化时代的伊斯兰宣传》,马天英著《介绍伊斯兰教》,穆罕默德·安萨里著《伊斯兰人权论》,刘殿凯著《辩诬论》,艾哈迈德·迪达特著《穆斯林如何看待基督徒》,马恩信著《穆斯林人生五观》,穆罕默德··苏莱曼·艾勒泰密米著《伊斯兰的优越》,世界穆斯林学者联盟编《伊斯兰宣言》。

(三)学术成果精彩纷呈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十分重视伊斯兰文化的研究,专业机构和民间在经训、教义、教法、教史、哲学、伦理学科和综合性研究成果频频亮相。

一批研究成果列入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点项目或获得科学基金赞助,如杨启辰主编《<古兰经>哲学思想》,宛耀宾主编的《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杨怀中、余振贵主编《伊斯兰与中国文化》,余振贵著《中国历代政权与伊斯兰教》,勉维霖主编《中国回族伊斯兰宗教制度概论》,陈嘉厚著《现代伊斯兰主义》,彭树智主编,《伊斯兰教与中东现代化进程》,秦惠彬主编《伊斯兰文明》,王永亮著《西北回族社会发展机制》,陈慧生主编《中国新疆地区伊斯兰教史》,蔡德贵主编《当代伊斯兰阿拉伯哲学研究》,王家瑛著《伊斯兰宗教哲学史》等。

国家教委社科重点项目成果如陈忠耀著《阿拉伯哲学》,祁学义著《圣训研究》。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如金中杰译《<古兰经>注释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资助项目如李兴华、秦惠彬、冯今源、沙秋真著《中国伊斯兰教史》,周燮藩、王俊荣、啥求真、李维建、晏琼英著《苏菲之道——伊斯兰教神秘主义研究》。中华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如吴云贵著《当代伊斯兰教法》。兰州大学211工程建设项目如马明贤著《伊斯兰法:传统与衍新》。西北第二民族学院资助项目如马明良著《简明伊斯兰史》。

还有不少研究成果,虽未列入国家和地方政府重点研究项目,但在专家学者和穆斯林大众中有很大影响。时子周著《伊斯兰教义一百讲》,黄万钧著《伊斯兰信德释义》,马诚如著《伊斯兰教义学讲座》,对伊斯兰教义的阐释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且深入浅出,论理充分。马明道著《伊斯兰法之研究》,陈玉锋编著《伊斯兰法理学》,李鹏程著《伊斯兰法学简史》,邓有良编《伊斯兰继承学》,是以现代思维研究伊斯兰法的重要著述。马通的《中国伊斯兰教派与门宦制度史略》和《中国伊斯兰教派门宦制度溯源》姊妹篇,是国内外学者研究中国伊斯兰教派不可多得的必备读物。余振贵、杨怀中著《中国伊斯兰文献著译提要》,沙宗平著《伊斯兰哲学》,马明良著《伊斯兰文化新论》,刘天明著《伊斯兰经济思想》,马贤著《伊斯兰伦理学》,马汝云著《中国伊斯兰教哲学思想史》,丁世仁主编《中国伊斯兰经堂教育》,陈兰山著《卧尔兹演讲概论》,刘致平著《中国伊斯兰教建筑》,周顺贤、袁义芬编著《阿拉伯书法艺术》,郭西萌编著《伊斯兰艺术》,海默编著《穆斯林与逻辑学》,王国强、马宗礼著《清真产业与认证》,均为所在学科领域汉语著述的破冰之作。

(四)论文汇集弥足珍贵

35年间,多家出版社和民间推出了不少论文精选或汇集本,这些著述研究深入,观点新颖,颇有价值。

全国性和地方、大学召开的伊斯兰文化学术会议,大多形成了会议论文汇集或选辑。其中包括:198011月至19838月在银川、兰州、西宁、西安和乌鲁木齐分别召开的西北五省(区)伊斯兰教学术讨论会论文集《清代中国伊斯兰教论集》、《伊斯兰教在中国》、《中国伊斯兰教研究》、《中国伊斯兰教研究文集》和、《西北五省(区)第二次伊斯兰教学术讨论会乌鲁木齐会议论文集》,19878月《北京伊斯兰学术会议专辑》,198911伊斯兰教在扬州学术讨论会研究论文集《伊斯兰教在扬州》,1997年至2000年西安伊斯兰文化三届研讨会论文集《伊斯兰文化论丛》、《伊斯兰文化研究》和《伊斯兰文化论集》,1998年至2013年全国回族学会在昆明、北京、西安、廊坊、南京、吴忠、郑州、呼和浩特、泉州、西宁等地召开的第11次至21次学术讨论会论文集,2002年《江苏省伊斯兰教历史与发展研讨会论文汇编》,2006年北京《伊斯兰教与构建和谐社会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20124月西安《遭遇与调试:现代化背景下的城市穆斯林学术的研讨会文集》。

专家、学者和阿訇的论文集,数量众多。在学术界影响较大的,伊斯兰史民族史方面,如:福建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泉州历史研究会合编《泉州伊斯兰教研究论文选》,中科院民族研究所、中央民院民族研究所合编《回族史论集(19491979)》,林干《突厥与回纥历史论文选集》,杨怀中《回族史论稿》,林松、和龑《回回历史与伊斯兰文化》,西北五省和西安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西北回族与伊斯兰教》,马维良《云南回族历史与文化研究》,王仁忠《中国古代文化与伊斯兰教关系研究》,张巨龄《绿苑钩沉:张巨龄回族史论选》,杨志玖《陋室文存》和《元代回族史稿》,马寿千《回族史志论集》,周传斌《雪泥鸿爪:回族文化与历史论集》等。

伊斯兰文化教育方面,如: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编《云南伊斯兰文化论文选集》,孙振玉著《中国伊斯兰传统文化研究》,马旷源《回族文化论集》,王怀德、马希平著《经堂教育——伊斯兰教育的民族化》,丁宏著《东干文化研究》,纳麒著《传统与现代的整合:云南回族历史文化发展论纲》,马云福《伊斯兰文化:探索与回顾》,胡振华《胡振华文集》,周瑞海主编《回顾·探索·展望:宁夏回族教育50年》,王永亮《八风集:回族学研究论集》,马以念主编《西北回族幼儿教育研究》,王世福、裴勇俊主编《新世纪的民族教育:新世纪民族教育论坛(回族)论文集》等。

伊斯兰经济思想方面,如:宁夏统计信息咨询服务中心编《伊斯兰国家经济概况》,宁夏社科院情报所印行《伊斯兰教和西北经济开发研究论文文摘汇编》,赖存理著《回族商业史》,张永庆、马平、刘天明著《伊斯兰教与经济》,刘有成著《伊斯兰文化与西北商业经济》,钱学文著《海湾国家:经济贸易发展研究》,王正伟著《伊斯兰经济制度论纲》,吴晓静编《中国穆斯林企业》等。杨怀中主编《中国回商文化》,梁敏蒂等著《伊斯兰金融:另一个13亿人口的另类金融》,杨瑾著《信仰与慈善救济:伊斯兰历史上的贫困与济贫研究》等。

回忆录和人物评介方面,如:张建业著《李贽评传》,高文远编著《果园哈智:遵经革俗的倡导者》,高发元主编《杜文秀起义论集》,《马福龙阿衡自述》,马源著《喀什噶尔提督马福兴》,韩英执笔整理《新疆五十年:包尔汉回忆录》,《王连芳云南民族工作回忆》,薛宏编印《雪岭重泽》(薛文波文集三卷),孙振玉著《王岱舆及其伊斯兰思想研究》和《王岱舆、刘智评传》,《三元集:冯今源宗教学术论著文选》,《铁木耳·达瓦买提文集》,刘慧著《刘麟瑞传:一位北大教授的人生写实》,索昕翔著《纳训评传》,董广安主编《穆青新闻思想与新闻实践》,李松茂著《慧镜斋文萃》,马保琅著《马品三教长》,金树淇主编《心灵仰赞:金子常阿訇归真五十周年纪念文集》,张传玺著《新史学家翦伯赞》,马通著《边塞纪事》,吴艳冬著《中国回族思想家评述》,雷武铃著《自我·宿命与不朽:伊克巴尔研究》,马博忠主编《信仰与人生:马金鹏归真五周年纪念文集》,康有玺著《无畏的梦想》,徐淑杰著《马注思想研究》,马占明著《<清真释疑>研究》,马志仲主编《真友心语》(陈克礼书信集),吴云贵著《近当代伊斯兰宗教思想家评传》,王希著《安萨里思想研究》等。

国外伊斯兰方面,如:朱张碧珠著《埃及穆斯林(回教徒)兄弟会之研究》,王建平、吴云贵、李兴华著《当代中亚伊斯兰教及其与外界的联系》,叶奕良编《伊朗学在中国论文集》1-3辑,吴云贵著《追踪与溯源:当今世界伊斯兰教热点问题》,石岚著《中亚费尔干纳:伊斯兰与现代民族国家》,马俊峰著《真正的政治:回答一种美好生活方式——法拉比政治哲学研究》,田瑾著《1819世纪奥斯曼帝国与欧洲文化交往研究》,姚继德主编《中国伊朗学论集》,刘曙雄著《南亚伊斯兰现代进程》等。

伊斯兰综合研究方面,如:李松茂著《当前我国伊斯兰教研究的几个问题》,金宜久主编《伊斯兰教与世界政治》,张铭著《现代化视野中的伊斯兰复兴运动》,李云桥、白世业编著《伊斯兰与回族研究文荟(19801992)》,吴云贵著《历史与现实中的伊斯兰》,马明良著《伊斯兰文明的历史轨迹与现实走向》,马虎成《宗教与民族问题研究论集》,马贤《碧海探珠——努尔曼·马贤存稿》(上下册),马恩信《马恩信文集》等。

(五)系列丛书颇有影响

改革开放后最早问世的伊斯兰文化类汉语丛书,是宁夏人民出版社20世纪80年代初出版的回族历史人物故事丛书,包括《赛典赤·赡思丁》、《丁鹤年》、《常遇春》、《海瑞》、《李贽》、《王岱舆》、《杜文秀》、《陈经畲》、《马仲英》、《郭隆真》、《马骏》、《马坚》等分册。

20世纪90年代初列入王志远主编宗教文化丛书伊斯兰教百问系列,包括《古兰经百问》、《伊斯兰教文化百问》、《伊斯兰教历史百问》、《伊斯兰教哲学百问》、《伊斯兰教典籍百问》、《伊斯兰教艺术百问》、《伊斯兰思想历程:凯拉姆 神秘主义 哲学》。这是向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全面介绍伊斯兰文化的系列丛书,单行本发行后,又出版了合订本,影响颇大。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底出版吴云贵、秦惠彬、周燮藩主编的伊斯兰文化丛书,共12册:《真主的语言:<古兰经>简介》、《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伊斯兰哲学》,《伊斯兰教义学》,《真主的法度:伊斯兰教法》,《伊斯兰教教派》,《伊斯兰教的苏菲神秘主义》,《伊斯兰教育和科学》,《伊斯兰文学》,《中国伊斯兰教与传统文化》,《穆斯林民族的觉醒:近代伊斯兰运动》,《传统的回归:当代伊斯兰复兴运动》。这套丛书是著名专家撰写的普及读物,内容严肃,文字通俗,多次再版,发行量较大。

杨怀中主编的《回族研究》创刊二十周年精品书系,是伊斯兰文化学术含量较高的一套丛书,宁夏人民出版社2011年至2012年出版,包括:《了解伊斯兰教》、《文明对话:跨文化的思索》、《回族史散论》、《了解回族》、《回族经济研究》、《明清回族进士考略》、《中国名城名镇伊斯兰教研究》、《辟谬与辩诬:重评杜文秀的历史地位与贡献》、《仰望高山:白寿彝先生的史学思想与成就》、《张承志研究》等。

杨宏峰主编的新时期穆斯林知识读本,宁夏人民出版社2012年出版,包括《伊斯兰知识问答》、《穆斯林爱国爱教读本》、《回族历史文化常识》《现代科技与穆斯林生活》、《民族团结进步读本》等。鲜明的时代性和阿汉双语版,是这套丛书的主要特色。

宗教文化出版社2007年以来出版的全国伊斯兰教经学院专业课统编教材,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全国经学院统编教材编审委员会编,目前已问世分册有:《古兰经基础简明教程(试用本)》、《古兰经诵读学简明教程(试用本)》、《圣训基础简明教程(试用本)》、《伊斯兰教教义简明教程(试用本)》、《伊斯兰教教法简明教程》、《世界伊斯兰教发展史简明教程(试用本)》、《中国伊斯兰教发展史简明教程(试用本)》、《中国伊斯兰教历史文选(试用本)》、《伊斯兰伦理学简明教程(试用本)》、《阿拉伯文书法简明教程(试用本)》、《阿訇教务指导简明教程(试用本)》。

宁夏人民出版社201312月出版伊斯兰经典名言名句,系敏昶著、马晓明译的一套阿汉双语常识类丛书,已经发行《劝善戒恶论》、《两世吉庆论》、《团结友爱论》、《诚实守信》和《社会和谐论》五册。

华文出版社20161年出版在丝路文库·四大哈里发丛书出版《艾卜·伯克尔传》、《欧麦尔传》、《奥斯曼传》、《阿里传》,均为16开软精装,颇受读者欢迎。

西北民族大学伊斯兰文化研究所成立后,从2008年开始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推出伊斯兰文化丛书,堪称伊斯兰学术精品荟萃。这套丛书由马明良主编,已出版作品有:《心灵的良丹——穆罕默德圣品大全》,《伟嘎耶教法经解》,《近代伊斯兰复兴运动的先驱:瓦哈卜及其思想研究》,《伊斯兰文化前沿研究论集》,《伊斯兰文明的历史轨迹与现实走向》,《伊斯兰文明与中华文明的交往历程和前景》,《中国阿拉伯语教育史纲》,《流动的精神社区:人类学视野下的广州穆斯林哲玛提研究》等。

兰州大学伊斯兰文化研究所在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16开本伊斯兰文化专辑,丁世仁主编,丁俊、虎隆、敏文杰、敏敬先后任副主编,2008年至2013年共出版6辑,设当代伊斯兰与中东研究回族与现代化穆斯林与多元社会” “近现代中国伊斯兰教育宗教与社会古兰经、圣训、教法研究伊斯兰哲学研究历史研究文化纵论前沿思潮宗教义理哲学思潮社会调查经堂教育域外研究回族文学等版块,每辑20多篇论文,学术质量较高。

甘肃民族出版社2011年底至2013年出版的伊斯兰常识问答丛书,可谓民间学者和阿訇协作的最新成果,较之以往自行印刷的丛书,编校和印制水平上了一个台阶。该丛书由孔德军主编,已经出版《古兰经问答》、《圣训问答》、《伊斯兰信仰问答》、《伊斯兰道德礼仪问答》、《伊斯兰艺术问答》、《清真饮食问答》、《伊斯兰妇女常识问答》、《伊斯兰功修问答》、《伊斯兰经济常识问答》等9个分册。

民间有识之士汲取其他宗教和学科的经验,组织伊斯兰学者和阿訇围绕某个专题著述和翻译,尝试推出了一些丛书。其中影响较大的有穆斯林名著丛书伊斯兰知识系列丛书伊斯兰小丛书伊斯兰文化丛书献给21世纪中国穆斯林丛书大理穆专学术成果丛书等。

二、差距明显,任重道远

尽管与以往历史纵向比较,伊斯兰文化汉语图书的出版形势令人欣喜,但与其他文化类图书横向比较,存在的差距十分明显,有关学者、作者和出版社肩上的担子很重,尚需继续努力。

(一)起步水平较低

与文化研究的层次相适应,儒家文化、佛教文化、基督教文化类图书的出版发行已经进入一个门类齐全、内容系统、重点突出的高水平阶段,而伊斯兰文化研究,由于专业队伍薄弱,研究经费不足,研究范围狭窄,无论是图书出版种类,还是发行总量,无论是重点图书,还是普及读物,无论是原创著述,还是翻译作品,总体上均处于起步阶段。

一是原创精品少。改革开放后出版发行的伊斯兰文化类(不含文学及其评论)汉语图书,多为译作,其中绝大部分译自阿拉伯语和英语著述,少数译自俄罗斯语、波斯语、乌尔都语原作。在汉语图书主渠道反响较大的作品,如《伊斯兰教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商务印书馆)、《伊斯兰教》(上海古籍出版社)、《不要忧伤》(甘肃民族出版社)、《谁为伊斯兰讲话?》(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今日伊斯兰》(甘肃民族出版社)、《历史绪论》(宁夏人民出版社)等,均非国内学者原创。

二是专业图书少。例如,这些年尽管出版了一些《古兰经》新译本,但汉语读者急需的古兰经诠释本,仅有一本2010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伊本·凯西尔古兰经注》,闻名伊斯兰世界的《泰伯里经注》、《拉齐经注》、《拜达维经注》均无汉译本;虽然汉译六大部圣训集已经出版,但尚无注释本问世。教义学、教法学、伊斯兰哲学等基本学科领域的汉语作品,多为简介性质的小册子,缺少权威性的大部头著述。

三是创新补缺少。一方面,同类型同题材作品频频撞车。例如,介绍伊斯兰常识的著述或译作,多达近百种;同名《马来西亚》和《埃及》的图书,均不下10种。另一方面,伊斯兰心理学、伊斯兰教育学、伊斯兰人才学、伊斯兰传播学、伊斯兰美学、伊斯兰建筑学、伊斯兰经济学、伊斯兰生态保护学方面,直到今天尚无系统全面的著述。

四是集体攻关少。伊斯兰文化类著述的撰写和出版,基本上是学者、阿訇单枪匹马在奋斗,极少组织有关人员统筹协调、集体攻关。由于作者的精力和能力有限,研究的广度和深度不够,作品印行后得不到读者特别是主流学术界的认可。

(二)著译质量堪忧

这些年出版的伊斯兰文化汉语类图书,一部分为汉语修养欠缺的非专业作者撰写,文字表达方面的问题不少。一部分是对伊斯兰一知半解甚或抱有偏见者撰写,存在常识性错误或引发不同信仰群体之间矛盾的观点。

——观点错谬。改革开放初期出版的少量介绍伊斯兰教的图书,因为是供进行无神论教育时的参考,旨在揭露剥削阶级利用宗教欺骗奴役劳动人民的反动本质,因此歪曲、篡改伊斯兰历史和教义教法的问题比比皆是[1]。即便是学术性的名著,只要作者是穆斯林,也要在出版说明序言中加上这本书意在弘扬和维护伊斯兰教,因而不免存在一些问题,有不少值得商榷之处之类的批判话语[2]20世纪末以来专门阐述或涉及伊斯兰文化的作品,攻击性文字不复存在,但有些图书所阐述的伊斯兰与《古兰经》和圣训精神相去甚远,个别介绍伊斯兰的图书甚至趁机歪曲、讥讽伊斯兰。少数介绍和评析教法、教派的著述,背离伊斯兰中正、宽容原则,唯我独尊,对其他教派学派大加砍伐,随意扣帽子、打棍子,损害伊斯兰文化图书的声誉。

——逻辑混乱。文化大革命结束特别是宗教政策恢复以来,许多穆斯林民间知识分子和阿訇踊跃投身伊斯兰文化传播事业,他们的奉献精神强,著译热情高,但有的未经系统的汉语知识教育和学术修养,加之初涉著译领域,知识面狭窄,尤其缺乏理论分析和逻辑修养,因而著述和译作或文不对题,前后矛盾,或层次不清,结构混乱,或堆砌材料,内容重复,或以偏概全,论证无力,许多新颖观点和独到见解淹没在似是而非或平庸的议论之中,无法被读者所领会。

——文字粗疏。部分作品特别是民间自行印制的图书,由于作者素质低,又没有经过专业编辑人员的认真审校,因此语法错误、错别字、标点符号不规范等问题随处可见,严重影响读者的阅读和理解。有些译作无视两种语言的不同特点,也不认真推敲汉语中的对应词语,致使译文背离原意,晦涩难懂,令人费解;甚至生搬硬套,张冠李戴,改变了原著的本来意义。

(三)出版途径不畅

据不完全统计,1978年至2016年问世的伊斯兰文化(非文学类)汉语图书约4700种。按年份平均,35年间每年仅出版134种。按出版社平均,全国580[3]出版社平均每家仅出版8种。

伊斯兰文化类汉语图书出版的重任,实际上由宁夏、新疆、甘肃、云南、青海五省区出版社,以及民族出版社、宗教文化出版社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承担,这8家出版社出版的图书接近伊斯兰图书总数的50%。大陆许多正规出版社,包括综合性出版社和以社科人文题材为出版对象的专业出版社,改革开放以来未出版过一本伊斯兰文化类图书。

从作者和出版社两方面的反映分析,这一问题的原因不外乎三个方面:一是伊斯兰文化类图书出版事关政治稳定、宗教和谐、民族团结三个敏感领域,国家要求偏高[4],职能部门审查偏严,出了问题处理偏狠,不少出版社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宁愿不出书,也不愿冒风险。二是相对于儒家文化、佛教文化、基督教文化类图书,伊斯兰文化类作品的质量不高,与国家图书出版标准差距大,选题难过关,编校费力费时,印行后出问题概率高。三是中国持汉语的穆斯林人口只有1000多万,其中相当部分为学龄前儿童[5]和文盲[6],伊斯兰文化类汉语图书读者少。由于盲目排斥以汉字为载体的文化,汉语伊斯兰书籍的权威性,在穆斯林聚居的边远农村逊于阿拉伯语伊斯兰书籍,进一步缩小了伊斯兰汉语图书读者群。穆斯林主要生活在偏远贫困地区,经济收入主要用于解决物质需求,无力满足文化消费。耗费大量精力物力和时间出版一本汉语伊斯兰作品,放在书店无人购买,经济效益差,直接影响类似图书的继续出版。

 

 

 



[1]197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伊斯兰教史话》。

[2]1980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伊斯兰教简史》。

[3]2009年上半年统计,全国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的出版社共580家。

[4]19931019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务院宗教事务局、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对涉及伊斯兰教的出版物加强管理的通知》,明确规定涉及伊斯兰教的图书“出版单位须报请上级主管部门审核批准。必要时应征询省级以上伊斯兰教协会或省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的意见”;伊斯兰教的通俗读物“原则上不得安排出版”,“如确有需要安排公开出版的”,“报新闻出版署审批”。

[5]2000年中国第五次人口普查,全国回族人口为981.68万,其中儿童人口(0-14岁)占27.32%据国家民委网站。

[6]2005年回族文盲率为19%,汉族11%。据王美艳《1990年以来中国各民族人口教育发展研究》,载《人口学刊》,2012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