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里仁一一滇池边的回族村落

 作者:高发元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4-02 12:09:13


回族史志新成员《海口里仁村志》——(《海口里仁村志》序) 

《海口里仁村志》出版为云南回族村志“家族”又增添了一个新成员,这对于回族学研究,昆明市地方志编修都弥足珍贵。
    史志是人类文明基本的保护和传承方式。有前人编撰的二十四史等史志,我们才知道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并为之自豪。读史可鉴古知今,展望未来。在城镇化建设中村社文化不断消失的当下,编撰村社史志就更为重要,更为迫切,《海口里仁村志》出版的意义也更加突出。
    编撰史志要有东西可写,有人会写,有人组织写。有东西可写是基础,有人会写是关键,有人组织写是保障,这些条件里仁都具备,所以有《海口里仁村志》。
    里仁隶属昆明市西山区海口街道办事处。海口系滇池出水口。昆明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汉代为赫赫有名的古滇国核心区,元代咸阳王赛典赤抚滇,建云南行省,结束了云南与中原若即若离的历史,昆明作为云南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教育中心,历史在这里上演了一出出生 动的活剧,沉淀了具有鲜明时代特征和突出地方特色的昆明文化。昆明文化择其要者如:汉代古滇文化,元代行省文化、明代移民屯田文化,云大考棚科举文化,清末和民国时期护国首义和陆军讲武堂文化,近现代以滇越铁路和石龙坝水电站为代表的现代工业文化,以滇缅公路和飞虎队为代表的抗战文化,以云南大学和西南联大为代表的现代教育文化,以及滇池为代表的自然与人文景观文化。

滇池地处滇中腹地,居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首。滇池水面宽广,山水相映,碧波荡漾,水天一线,景致极佳。滇池源头松华坝与盘龙江、金汁河等构成的供、灌、排水系统,科学实用,功用巨大,堪比都江堰。滇池周遭土著聚落和汉族、回族移民聚落,或隔水相望,或互为邻里,互相依存,和睦相处,既是滇池的受益者,又是守卫者。滇池人文内涵不同于许多著名湖泊,大理洱海承载的主要是白族文化,杭州西湖承载的主要是汉文化,滇池承载的是汉、白、彝、回为代表的多元文化。滇池作为当今旅游胜地,东有古滇遗迹,这是历史的;西有佛教寺庙群,这是宗教的;北有民族村,这是民族的;南有古滇遗迹和郑和故里,这是民族和世界的。滇池是昆明的母亲湖,没有滇池就没有昆明,就没有昆明文化,所以,昆明文化亦可称为滇池文化。

里仁是濒临滇池唯一的回族聚落。历史悠久,风光旖旎,人文荟萃。里仁有山、有穴,有箐、有潭。山众形异,洞穴幽深,沟箐相连,潭水汨汨。难怪随沐英来访的著名堪舆家汪湛海禁不住惊呼:“万里云南数里仁……”也难怪明代大探险家、旅游家徐霞客穿行其间,流连忘返,不能自已,并在游记里留下重重一笔。

里仁的历史可追溯到元代。元代赛典赤抚滇创建云南行省,设治所于昆明。赛典赤为根治昆明水患,令其时任云南行省右丞的三子忽辛同巡行劝农使张立道率2000多兵民疏浚海口河,工程三年竣工,留一只百人的西域回回军镇守。这支回回军落籍入户,与当地女子结婚生子,成为里仁回族先民。之后数百年间,时有回族和汉族等民族人口迁入,里仁遂成为规模较大的回族村落。云南回族村落多始于明代,里仁始于元代,历史最为悠久,这是里仁的第一个特点。里仁现有人口1492户,3464人,其中回族2600人,占总人口的75%,汉族、彝族等民族占25%,其姓氏达159个,是一个典型的移民村,里仁虽然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密切,但仍能保持回族的文化传统,这是里仁的第二个特点。700多年间,因公干或慕名光顾里仁的名人政要不计其数,如元咸阳王、元代云南首任平章政事赛典赤,朱元璋义子,明朝开国功臣、黔宁王、明代云南首任总兵官沐英,明代著名堪舆家汪湛海,明代著名探险家、旅游家徐霞客,清代云南提刑按察使许弘勋等。沐英还为里仁题写村名和建盖清真寺,徐霞客在游记里为里仁点赞,汪湛海为里仁题诗,许弘勋为石城摩岩石刻。许多名人政要光顾里仁,并留下故事和遗迹,这是里仁的第三个特点。里仁不仅有一般回族村落通常有的农业、商业、交通运输业,还有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迁入的现代工业,这是里仁的第四个特点。里仁自然资源和历史文化资源丰富,特点突出,具有很高的旅游开发价值,这是里仁的第五个特点。

编撰史志,不仅有东西写,还要有人会写。云南编撰回族村志的执笔人通常由外聘专家担任,或外聘专家与本村人共同担任。《海口里仁村志》执笔由外来专家与本村人担任,主编马刚是地地道道的本村人。他承担了本书较多的资料收集、采访、撰写和全书统稿。他做过村里的文书、农科员、会计和领导,熟悉里仁的前世今生;他没上过大学,但勤于学习,善于思考,文字功底好;还有一种难能可贵的文化自觉。他为编撰《海口里仁村志》作出突出贡献并非偶然。

我国有悠久的修志传统。传统的修志一般分为中央、省、地(市)、县四级,通常由同级政府组织编写。改革开放以来,编修史志向基层延伸,编撰出版了一批乡(镇)、村史志,在回族地区还编撰出版了以居民小组为单位的微型社区志。乡(镇)村史志无论政府发起,民间组织发起,或个人发起,都离不开党的领导和政府的支持,《海口里仁村志》亦不例外。里仁社区党委和行政班子对《海口里仁村志》高度重视,成立了以党委书记虎震山为主任的编委会,指导、统筹、协调全书的编撰;尽其所能,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要物给物,仅用两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全书的编撰。他们懂得修志的重要,他们对修志重要性的认识来自党政班子的文化自觉。有了这样的文化自觉,何愁不能编撰村志?何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不能传承?何愁没有文化自信?《海口里仁村志》把里仁历史展示给当代,留给未来,也将会带动里仁城镇化建设和乡村旅游开发,可谓“利在当代,功在千秋”。感恩造物主赐给里仁美丽的山水,感谢里仁先辈创造里仁灿烂的历史文化。我为编撰《海口里仁村志》作出贡献的人们点赞,你们的名字将同本书一样载入史册。祝《海口里仁村志》出版发行。

是为序

高发元

(中国回族学会会长、云南大学原党委书记、教授)

2018.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