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刘格平与百年中国

 作者: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10-26 13:52:54

作者:马成明,崔莉[1]   

摘要:刘格平(1904-1992),自1919年在南京参加爱国学生运动后,先后于1922年、1926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1925年12月发动领导了津南农民自卫军起义,后创建津南党组织,是中国最早的回族共产党员、革命先驱之一。在之后的岁月里,刘格平辗转各地为中国人民的抗战解放事业征战、奋斗,特殊时期仍忠贞不渝忠于党和国家。建国后,他被毛泽东称为“回民领袖,少数民族首席代表!”作为一个回族家庭出生的爱国战士和国家领导人,他的一生见证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新中国诞生前后的艰难斗争和新的民族政策制定及民族工作的开展。回望刘格平的一生,也让我们展望到一个世纪里回族精英与大众为国家存亡和兴盛而奉献终身的爱国者群体形象。

关键词:刘格平;回族;抗日战争;民族工作

 

刘格平,1904年8月8日出生于津南沧县堤东村(现属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县)的一个回族家庭,1992年3月11日在北京去世。1904-1992,这个几乎横跨整个20世纪的生命体,见证了百年中国的突变和转型。这一百年,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中国共产党的诞生,结束了数千年的中国传统封建社会体制,构建了新的中国,带领中国人民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这一百年中,有数不尽的苦难和挫折,但最终中国人民战胜了这一切的天灾和人祸,在世纪末又走上了改革开放之路,再次推动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转型步伐。而刘格平,诞生在这样一个世纪之初,中国人血液里的家国情怀以及回族人性格中的坚贞豪气相和合,使他走上一条拯救家国、民族复兴的实践道路,伴随了近百年的中国现代历史。

自先后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后,他一生奉献给党带领下的中国人民解放事业。新中国成立后,刘格平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中央民委党委书记、中央民族学院(现中央民族大学)院长、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山西省副省长等要职。在任职期间,他不忘自己的少数民族身份,以身作则践行新中国的民族政策,并积极推动我国少数民族工作及其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新中国民族工作的杰出领导人”。他曾被毛泽东赞称为“回民领袖,少数民族首席代表!”

 

一、青年刘格平的革命抗战道路

刘格平家中弟兄三人,排行老三。1918年9月,刚年满15岁的刘格平参加了江苏督军某直系军阀的部队,并进入随营军事学校学习。次年,“五四运动”爆发,深受到学生运动的影响,于1922年9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从此,开启了其此后一生的革命生涯。

1922年冬,刘格平回到家乡津南沧县(现河北孟村),宣传革命思想,先后发展刘子芳、王俊峰和刘景良等人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2月,主持建立了津南地区第一个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支部——大堤东支部。[2]1925年12月,刘格平和中共早期党员张隐韬一起发动领导了津南农民自卫军起义,这是在我国北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武装向北洋军阀打响的第一枪。1926年7月,经天津党组织负责人于方舟、李季达介绍,刘格平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他和马骏、郭隆真、刘清扬等一起成为回族最早期的革命者。同年9月,受党的派遣,到津南地区发展党组织。他是津南党组织的创建人,先建立了直隶沧县二中、省立泊头第九师范和家乡大堤东村等党支部,后又在吴桥县莫家场、沧县杜生、河间县张寺营、庆云县杨庄子、宁津县长官村等地建立了党组织。其中,省立二中党支部是津南地区第一个党支部。

庆云县位于冀鲁两省交界处,是中国共产党开展革命活动较早的地区,早在大革命时期,刘格平即在这一地区传播革命思想,建立党的组织。[3]1926年初,为配合北伐,刘格平同张隐韬等人,曾在这里组织了党所领导的北方第一支革命武装农民自卫军,刘格平任副司令兼参谋长,并向全国发起了起义宣言。

1927年3月底,在大堤东刘子芳家中,刘格平以中共津南特派员的身份,主持建立了中共津南特委——津南地区第一个党委会,并任特委书记。期间,他特别注重加强领导和团结各县党组织,积极扩大党的队伍,建立武装,积蓄力量,并创办特委机关报《红线》,报址在刘格平家中的药铺后院。该报的宗旨是宣传党的反帝、反封主张,报道国内外时事,指导津南地区党组织的活动,唤醒民众参与革命斗争。值得一提的是,《红线》报的消息来源主要是由时任中共顺直省委、天津地委的同志用白矾水写在《益世报》空白处邮寄过来,刘格平等再以中药五倍水显影后,择要编排。直到1928年6月,刘格平被国民党捕后,此报停刊。[4]

1927年秋刘格平按照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和省委的指示,对津南鲁北一批绿林武装进行了整编改造,建立了华北地区第一个共产党领导下的“津南革命军”,并指挥这支队伍一度攻占了庆云县城。1928年春刘格平又组织了庆云暴动。虽然这两次斗争最后都失败了,但其影响深远。胡林晓在《马颊河风暴——忆庆云县罢河工反暴政的斗争》一文中详细地回忆记录了刘格平在该地积极发动组织人民群众,顽强反抗暴政的斗争过程,起草《告全县人民书》,并通过“鸡毛文书”的办法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一天,文书便传遍了全县。刘格平带领的农民反抗运动起初虽取得了胜利,但最后仍被镇压,其本人在被抓捕中打断了一根手指。1934年他领导了津南地区规模最大的马颊河民工暴动,建立了农民自卫军,创建华北平原的第一个红色政权。[5]

北伐时期,他与在上海的周恩来遥相呼应,在天津组织我国北方的第一次工人武装起义,并担任总指挥,起义部队配合国民军第二军,击溃了奉系军阀张作霖的部队。如前所述,年轻的刘格平曾在华北地区的党史上书写了五个第一,他把革命的火种播遍津南,波及鲁北,是津南、鲁北共产党的最早创始人之一。[6]

刘格平1923年、1928年和1934年,先后三次被捕入狱。1934年4月,在领导庆云县罢河工斗争中被捕,在狱中被以政治犯罪名判为无期徒刑,渡过了漫长的狱中生活。1937年,党中央指示收监于北平国民党监狱中的地下党员采取“假自首”的方式出狱继续斗争,刘格平是唯一没有执行这一指示的人。在狱中,不管敌人怎么样威逼利诱,甚至打断了他的手指头,他始终抱着“宁可把牢底坐穿”也不背叛革命初衷的坚定信念坚持了下来,但也因此在狱中多呆了八年之久。因此,有人称刘格平是中国第一代共产党人在对敌斗争中,为着自己的政治信仰而坚强不屈精神的一面旗帜。

刘格平出身回族,对于母族有着诚挚的热爱。也许在他看来,一个人连自己的母族都不热爱,何谈其能在关键时刻为中华民族挺身而出。从他走上革命道路的最初,就得到家乡回族乡邻的支持乃至跟随。在其投身革命后,将回族中建立团体以加强联系的传统应用于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之中。[7]刘格平应当是理解了回回民族与中华民族血浓于水的历史传承,因此在其一生的革命战斗和民族工作生涯里,都能将二者的关系处理融洽,充分发动广大回族群众积极参与到这一历史进程中来,并得到共产党党组织、毛泽东等新中国领导人的充分信任和肯定。包括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有提议将山东的回民武装编入屯垦部队,刘格平认为少数民族有特殊的生活习惯,有必要在正规军中适当保留一些少数民族部队。后来毛泽东对此作出批示,其中有一条是“请刘格平同志经常注意,有对回信及其他少数民族的处置不妥当的,想我直接提出意见”。[8]

刘格平后到陕西省银行工作,与时任陕西回教公会主席、省政府参议冯瑞生交好,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在刘格平的影响下,冯瑞生发起成立了陕西省回教抗日救国会,刘格平被推选为会长。该会成立后,曾组织回民群众上街游行,张贴标语,印发传单,要求政府出兵抗日,反对不抵抗政策,开展抵制日货等活动。在刘格平的倡议下,该会还组织回民青年数十人,成立了“回族青年读书会”,每星期天由刘格平给大家讲抗日救国的道理,灌输革命思想,激发大家的爱国热情。[9]该“读书会”活动一段时间后,引起国民党当局的注意而迫停,刘格平在冯瑞生的护送下转移到了山西。

1938年6月,刘格平和刘子芳还介绍王连芳(回族,1920-2000)加入中国共产党,王连芳后来任冀鲁边区回民救国总会主任委员、冀鲁边军区回民支队政委、渤海区回民协会总会主任委员。建国后,王连芳在云南省工作,成为一位德高望重的优秀民族干部。刘格平去世后,王连芳撰文称其为“在津南地区播下火种的回族革命先驱”,是“自己认识革命和参加革命的领路人”。尤其是刘格平早前对他讲的关于回汉民族群众都受到封建统治阶级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回回只有同喊人团结在一起才有力量”的谈话对王连芳影响很大。[10]

刘格平早期的革命斗争,从一开始就依靠回族人民,深入到回族群众中开展工作,他在艰苦革命斗争中激流勇进,成为津南一带回回民族的革命领袖。[11]1944年4月,刘格平出狱后到天津开展工作。同年8月,被任命为中共天津市临时工作委员会书记,领导天津抗日爱国运动和中共党的建设工作。他还组织了天津市救国会,通过读书会、办刊物等形式影响和联系周围的群众,在各阶层开展爱国教育,还通过回民亲朋和老一辈世交关系做一些上层人士的工作。

1944年10月下旬,刘格平回到渤海解放区。同年年底,调山东分局工作,后到山东分局党校学习。1943年,在山东抗日根据地内,回民人口众多。为争取回族民众共同抗日,山东党组织加强对回民抗日工作的领导。渤海回民支队、伊斯兰中队及回民救国会、鲁南回民救国会等组织纷纷成立。同年9月13日,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发出《关于回民工作的指示》,各地大力发展回民武装组织,同时发展当地回民经济,同时要求各地在工作中充分尊重回民的生活习惯。各地回民群众的积极性得到极大提高,回民武装在山东大地积极打击日伪军,取得丰硕成果。1939年至1944年间,马本斋带领的回民支队在游击战中经历大小战斗870余次,消灭日伪军36700余人;泰西地区的回民连经历20余次大战斗,歼敌数千人。[12]为进一步加强对山东全省回民抗日救国工作的领导,经过筹备于1943年秋在山东沂南县大成庄清真寺成立了山东省回民抗日救国协会,刘格平担任主任,期间领导当地回族群众开展减租减息运动,积极发展生产,支援前线,并组织抗战,在后来的战斗中浴血奋战,牺牲很大,但最终赢得胜利,完成了任务,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贡献了力量。刘格平、王连芳等人也被新华社的报道中称为“回民领袖”,山东的回民群众也以此称呼刘。[13]

1945年9月,华中局和山东分局合并组成中共中央华东局,刘格平任华东局民运部副部长。1947年11月,刘格平任渤海区党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城工部部长。期间,深入渤海一分区,布置领导大参军运动,短时间内超额完成任务,共有1.6万人光荣参军。他还纠正了一分区在整党运动中出现的所谓“搬石头”的“左”的倾向,帮助恢复建立农村党团政权和各种群众组织。1949年3月,刘格平随军南下,任华东南下干部纵队渤海三支队政委。同年5月,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成立,又被任命为任副校长。

1949年9月,刘格平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并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作为少数民族首席代表,刘格平在发言中说“各个少数民族的自由解放,与整个中国人民的自由解放是不可分的。”[14]刘格平是新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被任命为“少数民族首席代表”职务的人,此后各届都没有了这个职务。1949年10月,新中国正式成立。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65个委员之一,在开国大典中他不仅随毛泽平登上天安门,其名字也在大典上由毛泽东加以宣告。[15]无数的和刘格平一样的革命志士,在经历了艰难的岁月之后,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二、刘格平与新中国少数民族工作

上世纪50年代初期,刘格平和李维汉(汉族)、乌兰夫(蒙古族)三位成为我们国家主管统战、民族和宗教工作的最高领导人。1954年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刘格平当选为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他们共同建立了延续至今的我国民族工作的基本方针、政策、体制和格局。刘格平在1957年10月1日发表在《人民日报》的《十月革命开辟了彻底解决民族问题的道路》一文以“十月革命”为引,详细深刻剖析了我国历史上的民族问题本质以及自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解决我国民族问题的可行性道路,足以看出其深厚的民族工作理论认识。[16]

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后,为了做好藏族同胞的团结工作,刘格平陪同年轻的达赖喇嘛(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到全国各地视察,历时半年多,并(应达赖喇嘛自己要求)每天为其上一个小时课程,主要讲中国现代革命史和中共党史以及马克思关注与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的理论和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虽然达赖喇嘛后来回藏区后受策反叛逃祖国,但至少这段时间里对其理解和接受马克思主义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影响很大。据曾在此期间担任达赖喇嘛生活翻译工作、和刘格平有深入接触的降边嘉措回忆,“格平身材高大魁梧,相貌端庄,举止稳重,慈祥和蔼,平易近人,说话声音不紧不慢,第一次见面,就给我一个很好的印象,一种崇敬之心,油然而生。”[17]

刘格平与李维汉的工作关系很好,包括1947年李维汉担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长主持编写《回回民族问题》一书时,两人交流讨论,互相听取意见。首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前,刘格平还作为民族组的负责人,共同起草《共同纲领》中关于民族问题的部分,这些内容后来直接决定了我国宪法中有关民族问题的定性。我国现行的《民族区域自治法》仍是在刘格平主持民族工作时所制定的草案基础上不断修改完善出来的。1950年,根据毛泽东、周恩来指示,刘格平和乌兰夫协助李维汉筹办中央民族学院,起草《少数民族干部培养方案》、《筹办中央民族学院试行方案》等文件,乌兰夫任第一任院长,后来由刘格平接替当院长(1955年)。1956年7月25日,刘格平与谢扶民(壮族,时任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一起给统战部和中央就少数民族社会历史情况调研工作的开展提交具体实施报告,[18]在刘格平的组织领导下,中央民族学院研究部的专家在五十年代完成了民族识别、民族社会历史调查和民族语言调查三大重要工作,其意义在今天看来仍属中国历史上之创举。后来刘格平还以国家民族宗教事务工作领导人的身份先后参与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实施纲要》、《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保障一切散居的少数民族成份享有民族平等权利的决定》等等文件。

1950年春天,根据毛泽东的建议,中央决定向全国各民族地区派遣访问团,宣传民族政策,慰问长期受压迫、受歧视的少数民族同胞。其中,刘格平担任赴西南的访问团团长,并筹备相关事宜。期间,刘格平提议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宋庆龄等国家领导人为少数民族题词。当年7月中央西南访问团分赴西康、四川、贵州、云南等少数民族地区慰问,于1951年3月回到北京,历时八个月。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派往少数民族地区的第一个也是时间最长的一个访问团,对我国新型民族关系的建立具有重要意义。刘格平在中央西南民族访问团访问期间,曾在雅安召开回族人士座谈会,访问康定等地区的回族群众,在向当地民族群众宣讲新中国民族政策的同时积极促进民族团结,受到汉、回、藏、彝等各族群众的欢迎。此外,访问期间随行的一大批作家、艺术家、语言学家、考古学家、民族学家以民族干部,在完成访问工作的同时对西南少数民族的分布区域、分布数量、生活习俗等情况进行了大量调查,获得大量资料,为后来我国的民族识别和研究工作奠定了重要基础。[19]

1953年5月14日,中国回民文化协进会在北京成立,一直到1956年,由刘格平(时任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担任主任。他在中国回民文化协会期间,进行调查研究,促进回族中的社会主义改造,举办回族历史展览,调解处理政府难于处理的一些回族内部问题,编写回族历史,筹备自治区成立等,做了大量工作。[20]协进会存在的四年间出版了数期《通讯》期刊,编辑出版了彩色摄影画册,在银川市筹办了有关回族政治、经济、文化的大型展览。1957年还印刷了由白寿彝等知名学者编著的《回回民族的历史和现状》一书,为发展我国回族的文化事业做了大量工作。[21]该会虽然是一个回族群众性的文化团体,但具有官方性质。“协进会”后来迁到宁夏,1957年在举行第二届代表会议时受朱德副主席的接见。1958年10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之际,历时五年有余的中国回民文化协进会撤销,回协的全部干部前往宁夏支援建设。1957年,中央责成刘格平主持筹备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的工作。1958年10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正式成立,刘格平当选为第一任主席兼党委书记。

在宁夏期间,刘格平还曾多次动员王连芳等外省区回族干部到到宁夏工作[22],最后在中央组织部协调下,调来了甘春雷、杨辛、霍流、丁毅民等100位回族干部。中央军委铁道兵将原渤海回民支队174名回族干部又分两批到宁夏固原、吴忠工作。另外还从天津招收了276名回族知识青年来宁夏工作,后来又从各省调拨各级回族干部600多人。[23]这些人的到来既充实了宁夏干部队伍的数量,提高了干部队伍素质,为宁夏各项事业的发展和民族工作的有效开展奠定了基础。这些人后来虽受到一些政治运动的冲击,有的又陆续调离了宁夏,但大都将根扎在了大西北。如今这一代人已经逐渐离世,但他们的后人还在,他们大都记着刘格平与他们的父辈交往事迹。如今在宁夏,笔者还能听到一些年轻人,在提到刘格平时都亲切地成为“刘爷爷”“格平爷爷”。

作为一名祖籍湖南的支宁干部,宁夏离休干部张理泉(回族)在他的博客中撰文说:“当然,我也没有忘记刘格平告诫我们,做一个少数民族干部一定要尊重本民族的风俗习惯,不要脱离群众,要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几十年就是这些思想支配着我,也让我与宁夏结下了不解之缘。”

此外,还值得注意的是,刘格平与包尔汗、赛福鼎·艾则孜、达浦生、马坚等知名回族人士一起于1952年发起筹建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作为一个全国性宗教团体,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成立后至今在中国社会中团结各族穆斯林群众、国家宗教政策实施及与国外穆斯林交流交往事业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刘格平在践行民族工作期间积极宣扬以正确的态度和政策对待我国宗教问题。1959年,刘格平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伊斯兰教协会成立时发表讲话,其中内容涉及中国伊斯兰教的发展问题尤其是宗教与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社会的关系问题,宗教信仰自由与生活习俗等问题。例如,当时有人要求回民养猪,他认为“回民不养猪,因为这是风俗习惯,有的人说可以养猪,我们地区不养,不能让人做不愉快的事情。回民可以养牛、羊,川区可以养鱼、鸭。饮食方面要互相尊重,回民有回民的习惯,汉民有汉民的习惯,南方人有南方人的习惯,北方人有北方人的习惯,不是说到共产主义都要吃一样的饭。”关于回族生活习俗,他还认为“妇女戴盖头一方面是民族习惯,一方面也可以挡风,不能说摘掉盖头就是进步。各民族有各民族的习惯,穿衣戴帽有自由,她不戴是她自己的事……有人说:‘留不留胡子?’我们不管这些事,谁愿留就留,起经名可不可以?当然可以。请阿訇写伊扎布,阿訇就应给写。类似这些生活上的事,只要不防害社会主义。”1950年6月10日,中共中央转发乌兰夫、刘格平《对新疆少数民族宗教问题的意见》中提到,少数民族的宗教问题,是一个历史性、民族性的群众思想信仰问题,且与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及社会状况有密切关联。对待少数民族宗教问题的态度应该十分审慎,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信教自由政策。对于(当时)存在的一些宗教人士的政治问题,应就事论事,而不要刻意提及其宗教身份。[24]

早在开展津南革命斗争期间,刘格平就一直坚持本民族的生活习惯,同时也尊重汉族同胞的习俗。他把这看做是联系回族群众,引导回族革命,并团结回汉的必需。人们既称他为革命英雄,也是回民英雄。[25]而到了1960年,刘格平因主张设计回族民族服饰等发展民族文化,引来“反对地方民族主义”的斗争,刘格平被撤职,其他很多的地方回族干部也牵连受到处分,[26]刘格平后来调入中央党校“自修”。在文革期间又被打倒,安置在“唐山陶瓷三厂”劳动,直到1981年前后才得以撤掉平反。其后到全国政协等处任职,直至1992年3月11日去世。有诗人撰诗《回族精英刘格平》:“岁月蹉跎踏雪尘,几经磨难倡维新。少年忧国志犹壮,老迈为民情更深。几度春秋听苦雨,三番生死炼丹心。山枫吹喜重霜染,千古长昭忠义魂。”[27]李维汉曾评价:“在刘格平主持民族工作期间,是民族关系最好、工作最正常、执行民族工作路线最健康的时期。”[28]刘格平去世后,费孝通先生题词称其“为民族团结奋斗一生”。阿沛·阿旺晋美题词“格平同志深受各民族的爱戴与尊敬”。[29]

 

三、结语

刘格平去世后,经中央批准的悼词对他盖棺定论:“刘格平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优秀的民族工作领导人之一。在近70年的革命生涯中,不论在白色恐怖下,还是在斗争残酷、环境恶劣的战争年代,他都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建国后,他努力工作,艰苦奋斗,虽曾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仍顾全大局,勇于奉献,为社会主义贡献了力量。刘格平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为各族人民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30]刘格平就是在二十世纪这样一个历史背景下锻炼成长起来的中国千万个进步青年中的一个,作为一个回回民族的优秀青年,他也是当时最早投入到革命斗争中的回族青年之一,献身于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并为新中国的建设奋斗终身。

如今,当我们回首再梳理和理解这样一个人物的一生时,我们看到的也是一部有关共和国的百年真实历史。二十世纪,百年中国,风云巨变。刘格平,是无数个接受马克思主义洗礼,为新中国的建立奋斗终生的共产党人之一;也是无数个回回民族中将“国家至上”“救国救族”视为民族发展希望的时代人物之一。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二十世纪的中国回族精英群体,尤其是在经历了残酷的抗日战争后幸存下来的人们,他们中的很多人在走上国家重要职务之时,仍不忘记自己身后的回回民族,以及和母族同呼吸共命运的其它少数民族同胞。他们一生的使命既要振兴母族更在强大祖国,或许鲜有人能理解他们在种种处境之下面临抉择时的纠结和牺牲,但无人能否认他们对于时代和母族的无愧。“领袖”,这个称呼在回回民族中有着多层面的神圣内涵,但纵观刘格平的生平及其所处的那个大时代,他应当可与此媲美。而如此美誉,不仅来自回回民族,也应该来自中国大地上共生的多民族共同体;不仅属于刘格平,也属于那些在伟大的时代光阴里带领母族大众走向光明的回回精英。

 


 

参考文献

[1]刘格平.在津南、鲁北的日子里.选自《华东革命大人》编委会编.华东革大人:华东人民革命大学一期同学真情实录[M].上海: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2009:71.

[2]《山东革命斗争回忆录丛书》编委会编著.鲁北烽火[M].山东人民出版社,2014:56.

[3]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中国共产党河北历史大辞典[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1990:518.

[4]胡林晓.马颊河风暴——忆庆云县罢河工反暴政的斗争.选自《山东革命斗争回忆录丛书》编委会编著.鲁北烽火[M].山东人民出版社,2014:56-64.

[5]《百年华诞刘格平》编辑组编.百年华诞刘格平[M].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2002:15.

[6]刘格平传记委员会著.寻觅真实的刘格平[M].中国发展出版社,2016:255-256.

[7]李健彪.抗日救亡中的西安回族[N].中国民族报,2015-8-28.

[8]高苏平.王连芳传[M].云南人民出版社,2013:34.

[9]《百年华诞刘格平》编辑组编.百年华诞刘格平[M].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2002:15.原出自丁毅民.光明磊落的一生——怀念格平同志,收录于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刘格平文集[M].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412.

[10]常连霆主编.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编.中共山东编年史(第4卷)[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5:470-473.

[11]刘格平传记委员会著.寻觅真实的刘格平[M].中国发展出版社,2016:159+186.原载《晋察冀日报》1945年9月14日.

[12]少数民族首席代表刘格平发言.选自全国人民大团结万岁.人民政协文献之二[M].四野政治部,1949:120.

[13]河北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河北省档案局编.毛泽东与河北(下卷)[M].河北人民出版社,2006:197.

[14]贵州人民出版社编.纪念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周年学习文件[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57:99-111.

[15]降边嘉措.刘格平与建国初期的民族工作[J].百年潮,2000(11).

[16]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中共党史资料(第83辑)[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02:2.

[17]丁毅民.痛悼刘格平同志[J].回族研究,1992(3).

[18]中国回民文化协进会.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编辑委员会编.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M].四川辞书出版社,2007:756.

[19]高苏平.王连芳传[M].云南人民出版社,2013:26.

[20]银川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银川移民史研究课题组编著.银川移民史研究[M].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63.

[21]乌兰夫刘格平对新疆少数民族宗教问题的意见.选自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1册)[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241.

[22]刘格平:优秀的民族工作领导人.选自何明主编.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0:158.

[23]“反对地方民族主义”的斗争.银川党史网http://dsyjs.yinchuan.gov.cn/dszt/201408/t20140801_59626.htm.

[24]范凤驰,于玉明,韩秀松选编.泊头诗词选[M].北京:西苑出版社,2005:27.

[25]丁毅民.痛悼刘格平同志[J].回族研究,1992(3).

[26]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刘格平文集[M].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

[27]王连芳.痛悼我革命的导师格平同志.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刘格平文集[M].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408.

[28]李树生.悼回族人民的优秀儿子、不屈的共产主义战士刘格平同志.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刘格平文集[M].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424.

 

 

 

 

 



[1]马成明,男(回族),北方民族大学回族学专业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回族历史与文化;崔莉,女(土家族),北方民族大学民族学专业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民族文化。

[2]刘格平.在津南、鲁北的日子里.选自《华东革命大人》编委会编.华东革大人:华东人民革命大学一期同学真情实录[M].上海: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2009:71.

[3]《山东革命斗争回忆录丛书》编委会编著.鲁北烽火[M].山东人民出版社,2014:56.

[4]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中国共产党河北历史大辞典[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1990:518.

[5]胡林晓.马颊河风暴——忆庆云县罢河工反暴政的斗争.选自《山东革命斗争回忆录丛书》编委会编著.鲁北烽火[M].山东人民出版社,2014:56-64.

[6]《百年华诞刘格平》编辑组编.百年华诞刘格平[M].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2002:15.

[7]刘格平传记委员会著.寻觅真实的刘格平[M].中国发展出版社,2016:255.

[8]刘格平传记委员会著.寻觅真实的刘格平[M].中国发展出版社,2016:256.

[9]李健彪.抗日救亡中的西安回族[N].中国民族报,2015-8-28.

[10]高苏平.王连芳传[M].云南人民出版社,2013:34.

[11]《百年华诞刘格平》编辑组编.百年华诞刘格平[M].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2002:15.原出自丁毅民.光明磊落的一生——怀念格平同志,收录于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刘格平文集[M].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412.

[12]常连霆主编.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编.中共山东编年史(第4卷)[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5:470-473.

[13]刘格平传记委员会著.寻觅真实的刘格平[M].中国发展出版社,2016:159+186.原载《晋察冀日报》1945年9月14日.

[14]少数民族首席代表刘格平发言.选自全国人民大团结万岁.人民政协文献之二[M].四野政治部,1949:120.

[15]河北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河北省档案局编.毛泽东与河北(下卷)[M].河北人民出版社,2006:197.

[16]贵州人民出版社编.纪念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周年学习文件[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57:99-111.

[17]降边嘉措.刘格平与建国初期的民族工作[J].百年潮,2000(11).

[18]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中共党史资料(第83辑)[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02:2.

[19]刘格平传记委员会著.寻觅真实的刘格平[M].中国发展出版社,2016:207.

[20]丁毅民.痛悼刘格平同志[J].回族研究,1992(3).

[21]中国回民文化协进会.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编辑委员会编.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M].四川辞书出版社,2007:756.

[22]高苏平.王连芳传[M].云南人民出版社,2013:26.

[23]银川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银川移民史研究课题组编著.银川移民史研究[M].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63.

[24]乌兰夫刘格平对新疆少数民族宗教问题的意见.选自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1册)[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241.

[25]刘格平:优秀的民族工作领导人.选自何明主编.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0:158.

[26]“反对地方民族主义”的斗争.银川党史网http://dsyjs.yinchuan.gov.cn/dszt/201408/t20140801_59626.htm.

[27]范凤驰,于玉明,韩秀松选编.泊头诗词选[M].北京:西苑出版社,2005:27.

[28]此资料参见丁毅民.痛悼刘格平同志[J].回族研究,1992(3).另有记载此评价出自毛泽东,内容相似:“刘格平参与主持民族工作期间,是民族政策贯彻最正常,民族关系最好的时期”,见《百年华诞刘格平》编辑组编.百年华诞刘格平[M].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2002:33及刘格平传记委员会著.寻觅真实的刘格平[M].中国发展出版社,2016:246.

[29]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刘格平文集[M].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

[30]王连芳.痛悼我革命的导师格平同志.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刘格平文集[M].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408.李树生.悼回族人民的优秀儿子、不屈的共产主义战士刘格平同志.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刘格平文集[M].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