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圣节在滇南大营村的历史与现状

 作者:郭成美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9-13 17:22:25

 摘要:近几年关注研究圣节的文章开始出现。本文从古代圣节碑刻着手,结合现今圣节活动, 对圣节在滇南大营村(社区)的历史和现状进行了叙述。圣节在大营村历史悠久,3 通圣节 碑及有关碑刻系珍贵的实物史料,其中《龙门村大营清真寺至圣会功德碑记》及马联元对圣 节发展的影响值得重视。 


关键词:圣节;碑刻;回族;节庆;滇南大营村 


大营村即今云南玉溪红塔区城北镇大营社区,旧称龙门村,辖 12 个行政村, 系回族聚居地。辖区现有大营、大营花园寺、西营、东营、棋树营、桃源、大湾、 高石头等清真寺。大营村建有清代民国时期云南最大的清真寺,涌现了著名经师 马复初、马联元。大营村现存古今碑刻 40 余通,蕴含着丰富信息。乾隆碑刻的 功德中就记载着圣节、盖德尔、阿舒拉、小开斋、姑太节、都阿节、三节、五节 等众多回族节庆[1] 。 


圣节,亦称圣纪、圣会、圣忌,是回族三大节日之一。近几年关注、研究圣 节的文章开始出现,并有硕士论文,还举行学术交流会。笔者 2008 年以来曾 5 访滇南大营村,考察当地回族伊斯兰教情况,发现了道光以来的 3 通圣节碑,及 一些记有圣节信息的碑刻,参加了西营 2009 年圣节活动等。本文据此对圣节在 大营村的历史与现状作一初步探讨,涉及的回族节庆一般指圣节、姑太节、阿舒 拉、盖德尔、白拉台等,不包括一直比较稳固的开斋节、宰牲节。


 一、大营村有关圣节的碑文 


(一)道光十三年(1833)西营《重立龙门西村圣节碑记》 


碑现存西营寺。通碑高 120、宽 64,其中额高 20 厘米,横刻“为善最乐”4 字。碑云:圣节系“同举善心,共修祀典,每逢三月十四日节期,讽经致祭”。 文后铭刻功德。该碑创于乾隆,道光十三年重立。碑文如下: 


龙门西村圣节碑记 


从来大道昭如日星,善行传之永久。如吾教以清真为本,自阿丹人祖开其先, 传至大圣,集其成理,本五常天命事,获两世平安,是以同举善心,共修祀典, 每逢三月十四日节期,讽经致祭。恐日久废坠,爰将兴事姓名,及所积银两,勒之贞珉,永垂不朽。庶后之君子善继善述,同兴善念于无穷也。是为序。 


今将始事姓名及所绩银两开列于左(以下名单略)。


 自乾隆四十四年至道光十三年共积银七十五两。道光十三年岁在癸已孟秋月 重立。 


(二)同治四年(1865)西营《圣节碑记》


 碑现存西营寺。通碑高 113、宽 68、厚 9,其中额高 31 厘米,横刻“善与 人同”4 字。碑文与《重立龙门西村圣节碑记》相似。碑文如下: 


圣节碑记 


自来大道之昭著,垂之千古而不朽;善行之流露,传之百世而常兴。如吾教 以清真阿丹人祖开其先,至圣继其后,皆本人祖之道统,以传流至今。世之护福 者无非之发见者也。是以同举善念,共修祀典,每逢年终节期,讽经钦祭。诚恐 世□废坠紊乱,特将修善姓名及所积田亩,勒之贞珉,永垂不朽,俾后之善继善 述者善而无穷也。 


今将修善姓名及所积田亩并列于左(以下名单略)。 


同治四年岁在乙丑孟夏月敬立。


 (三)光绪十八年(1892)大营《龙门村大营清真寺至圣会功德碑记》


 碑现存大营寺。通碑高 160、宽 100 厘米。碑石底部被花台遮挡,足行最后 一字暂缺。该碑叙述了人、圣、至圣的区别,颂扬穆圣功德,强调圣会的必要性 和重要性。碑文用对话的形式介绍了著名经师马联元关于圣会的观点。碑文如下: 


龙门村大营清真寺至圣会功德碑记 


人非出类拔萃,为造物所特生,不可谓之圣。圣非德盛化神,为生民所未有, 不足尊为至。至圣者,道贯幽明,泽流宇宙。日月不能并其明,天地不能方其大, 帝王不能比其贵,神鬼不能测其微者也。由至圣以迄于今千百有余岁矣。而其嘉 言懿行,与夫奇□瑞徵,固已备详于载籍。后之人,读其书,师其意,慨然想见 其为人。知日生,知行日安行。见人之所未尝见,闻人之所未尝闻。先□圣而圣 者,非至圣无以明;后至圣而贤者,非至圣无以法。所谓仪范百王,师表万世, 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者,微至圣[欤],谁与归!独是,吾人生长东土。 去圣人之世若此,其甚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难也。苟非德化所及,将有 群趋于异端,而不□者。其何以返本穷源,不负大造生人之旨欤!是故有圣言之 提撕,而后不陷于法网;有圣道之引领,而后不入于迷途。则至圣□有功于人世 也夫。岂语言文字所能述其万一哉。嗟夫!吾人生至圣后,既以不获亲灸为憾。 而乃于每岁之中,择良辰,具盛肴,嘉宾云集,颂德歌功。斯亦微矣。虽然欲昭 景慕之心,而表服从之志,则非此不可。此至圣之有会所由。中外不二,今古如 一也。岁在辛卯,马致本师会同人而言曰:“圣恩之渊深如此,圣德之广大如此。 吾人承圣恩、戴圣德。有口而不颂圣,有心而不思圣。财不因圣输,力不因圣竭, 是负恩也,是背德也。与圣为徒之谓何?”众曰:“愿受教。”致本师曰:“大营 一寺向无圣会公田,赖同人随时相助。□盛典未尝就湮。但历年募资,聚散无常, 不足以期久远。诸君子胡弗积资财,治产业,岁取所入,永为圣计,用以弥缝前 缺,可乎?” 众曰:“善。”于是聚众捐资,共成善举。一人首倡之,众人乐从 之。虽妇孺亦倾囊相助,不旋踵间,得二三百金。越明年,乃于村落之左□,择 买腴田,并议规模,以示后。未几而斯事竣焉。适有客过而问余曰:“美哉!斯 举或亦可酬圣恩而报圣德乎?”余曰:“否、否,是乌足□酬报哉!夫圣德如天, 高远难测;圣恩似海,浩荡莫名。酬之无可酬,报之无可报也。然则必如何而后 可,惟有每届会期,富输其财,贫竭其力。不私此以肥身家,不因此而恣口腹。 慎其事,肃其仪。各尽乃心,斯已矣。敢言报哉!敢言酬哉!”客退。余有喜于 众心之齐也。故乐而为之记。大清光绪壬辰孟春月下浣之吉。后学马启华谨撰并 书。 


今将所捐功德姓氏衔名开列于后(以下名单略)。 


(四)大营村其他碑刻有关圣节的记载 


1、乾隆十四年(1749)西营《龙门西村清真寺常住碑记》载:“马宗善田上 税粮五升,收租米六斗,以为圣节、都阿节用。” 


2、乾隆年西营《龙门村西营清真寺常住碑记》载:“马宗孟宗侯为胞弟宗曾 施银十两,收租,以为圣节之用。”“马先声为胞兄施银十两,以作圣节煎扎之用。” 


3、嘉庆五年(1800)西营《姑太碑序》载:“马思道妹捐银五两入睹阿节, 捐银五两,又入圣节银五两”;“马连有之母捐艮一两六钱二分圣节。马宗亮捐银 五两,三月十四日用。”


 4、嘉庆十四年(1809)大营《清真寺施银碑记》载:“马明元施银五两,圣 节用”。“马忠臣入银十两,五节用、经馆用。”“马安长入圣节银五钱。马自明施 银三两圣节用。”“马安成入圣节银五钱。马特兴之妇施银十五两:圣节十两,姑 太节五两。老安妻施银一两入圣节。”“马九安妇施银五两圣节。”“马任诏妻入银 五钱。施银入圣节。”“李仁施银三两入圣节。郑有旺入圣节银一两。”“郑喜德施 圣节银二两。”马高兴施圣节银二两。”“马秉仁入银四两。马发春施银二两零三 分入圣节。”“马怀德施银二两入圣节。”“马高泰入银五十两五节用。郑明施银二 十四两入圣节。”“金良才施银一两入圣节。”“李世福施银五两入圣节。”“马氏替 弟起龙入银五两五节用。马之强施银一两入圣节。”“春老四施银三两圣节用。”


 5、道光年棋树营《清真寺捐银记事碑记》载:“金富德同合村公议上东营加 增圣会,赊壹个,接得银四十七两零四分。每年所出利息,永作加增圣会节期费 用,不得移易别项使用。”


 6、光绪四年(1878)西营《重修功德碑》载:“马门纳氏同子马葵送入田二 亩,以作寺内圣节、姑太节之资。马门马氏送入银十两以作寺内五大节之资。马 门王氏同子马恩湛送入田二丘以作寺内圣节之资。” 


(五)其他圣节碑刻 


1、云南其他地区 同时期在云南其他地区也出现了圣节碑,或有圣节记载的碑刻。笔者曾考察 通海纳家营清真寺碑刻。该寺乾隆三十一年(1766)《清真寺常住碑记》载:“大 荣族长施田乙丘,永作圣节之资”,还记有财物“施入寺内”、“灯油之资”、“从 节”、“永作姑太之资”、“永作蔡爸爸忌日之资”等。[2]嘉庆四年(1799)《清真 寺公项碑》记:“合吉臣施入圣节田七丘”,“合吉相施入圣节内田一丘”。亦有功 德用于“经馆”、“灯油”、“入公”的。[3]


 道光二十五年(1845)开远《大庄清真寺捐资碑》歌颂穆圣,“遵圣正教, 体圣法言,奉圣止行”,并提出“教生每逢做节之期,预先斋戒沐浴,致诚致敬, 跻跻跄跄,洁耳牛羊以备举焉。惟望今生后世蒙主慈珉圣人庇荫”。功德记“马 寿林捐租十五石,圣节六石、格德耳一石、黑里白四石、五位师傅每位八桶共四 石”。记“功德银一百五十两,谷租十五石,以作每年圣节使用之资。”并“议定 做大节之后做圣节。”嘉庆六年(1801)巍山《马米厂村清真常住碑记》功德中 载:“马起云为独子不存送钱六十千文,为做圣节之资”。嘉庆五年(1800)弥勒 小寨清真寺《恩德碑记》载该寺回民“为祝圣”祭祀宰牛等上书要求减免宰牲税。 道光七年(1827)建水燃灯寺街《清真寺灯油碑记》云:“凡寺中圣诞之节、师 夫之束脩、经馆之膏火,莫不备举”。嘉庆十七年(1812)大理《南涧清真寺碑》 记有“每年恭奉圣节”。[4]笔者推测,这类回族节庆碑刻在云南各地似有不少, 有待我们去发见。


 2、其他省区 四川、广西、湖南、江苏的某些地方亦有这类碑刻,但年代比云南的晚,如 道光二年(1822)四川郫县团结镇《永定村清真寺功德碑》记功德用于“培修殿 宇,贵圣二忌、夜头、都挖、请师教习经书两学之俸”等。同治元年(1862)南 充《顺庆清真寺碑记》有“每过至圣忌期并斋月夜头等事,不无简略”记载。道 光二十二年(1842)广西平乐清真寺《乐捐本寺师长养膳功德碑》记有“格德尔 及贵圣明忌之费”。宣统元年(1909)湖南隆回《清真古寺遵圣堂碑》系圣节碑 刻,记载光绪十三年当地回民专门成立“遵圣堂”社团,募集资金,“此举专为 圣忌两节,及大小学奉修造房、供养学生、拯救贫困、体恤远客而设,不得混行 支扯”。[5]江苏镇江光绪《杨士传同杨门马氏施银碑记》、《完盛麟施房碑记》 称在“圣忌并法土默”及施舍者“生死二忌”(诵经祈祷)。[6]


 另有《上海清真寺成立董事会志》记载了穿心街寺宣统年圣忌盛况:“圣忌、 开斋节大典约千余人”。宣统二年“寺中公做圣忌,踊跃莅寺不下千余人。例应 肆筵设席,庖厨为顺源楼麻得元、王聚兴王春发、金顺兴金玉山,诸馆主分任办 理,各携夥友愿尽义务,不取分文工资。复有同教中商界诸青年,各愿捐资备办 白布围裙,一律列号设筵百余席,每次十五桌,每席以二人伺应。”该志《征信 录》记录了宣统 3 个年份的圣忌收支细目。收支相抵,均有结余。其中记:“收 河南帮崇穆社助洋三十元”。[7]顾名思义,“崇穆社”即尊崇穆圣之社团,似与 和湖南“遵圣堂”类似,出自宣统年,系为举办圣节创立的组织。 


二、圣节在大营村的历史 


(一)碑刻中的圣节 


穆圣诞辰与逝世都在伊历 3 月 12 日,穆斯林聚集在清真寺诵经、赞圣、礼 拜,并自愿捐赠钱物,在寺里聚餐。一般称此活动为圣纪,亦称圣节、圣会、圣 忌。伊赫瓦尼、赛莱菲耶派等不过圣纪。云南等地圣节一般活动 3 天。节庆碑刻, 以及功德中记有回族节日的碑刻较多,是云南回族伊斯兰教碑刻的一个特点。众 “马联元与伊斯兰教中国化”学术研讨会 51 多节日中,圣节是大营村碑刻中记载最多的节日。古代有关圣节的文本较少,碑 刻不啻是了解圣节的一个契入点。大营村圣节碑是研究圣节的实物史料,真实可 靠。


 1、乾嘉时期的圣节 


将所捐财物按捐助者意愿注明用途,铭刻于石,是尊重捐助者的一种表现。 指定捐款用于多种节日,或倾向某种节日,则说明当时有多种节庆活动,或某种 节日受到青睐。乾隆几通碑刻的功德中记有将款物指定用于圣节、盖德尔、阿舒 拉、姑太节、三节和都阿节的,可见当时大营村已实行多种回族节庆活动。碑刻 中出现了“圣节煎扎”、“五节米”、“姑太节米”、“小开斋糯米饭”、“二十八日夜 点”等涉及炊事的记载,说明炊事、聚餐是节庆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重立龙 门西村圣节碑记》系专门叙述圣节的碑刻,它是乾隆年初刻,道光十三年重立。 


到了嘉庆,大营村出现了 3 通姑太碑:嘉庆五年西营《姑太碑序》、十一年 棋树营《姑太碑序》、十八年东营《圣姑太节功德碑记》,歌颂姑太,倡导祀典。 而嘉庆十四年大营《清真寺施银碑记》功德中,资助姑太节的人数,大大超过圣 节。捐款投向何处,寄托着捐款人的愿望和对节庆日的偏好。这些似乎反映出, 大营村回民从以前的多种节庆逐步转变到热衷姑太节上来了。什么原因使大营村 回民在嘉庆年间对姑太节情有独钟了呢?有待探讨。 


2、道光后期圣节兴起,姑太节衰落 


道光后期以来,碑刻情况起了显著变化,涌现道光《重立龙门西村圣节碑记》、 同治《圣节碑记》、光绪《龙门村大营清真寺至圣会功德碑记》等 3 通圣节碑。 棋树营道光《清真寺捐银记事碑记》提出设立圣节专项经费,云:“每年所出利 息,永作加增圣会节期费用,不得移易别项使用。”光绪明确举办圣节要“具盛 肴,嘉宾云集”[8]。姑太碑却没有再现,仅光绪四年西营《重修功德碑》功德中 提到一次。碑刻显示的迹象表明,道光以来圣节在蓬勃兴起,姑太节衰落消失。 


(二)马联元提倡圣节 


《龙门村大营清真寺至圣会功德碑记》是一篇有关圣节的珍稀碑刻,对研究 圣节,大营村回族节庆演变,以及研究马联元等颇具价值。碑文作者马启华,回 族,大营村人,光绪二十年举人,曾任贵州大定府知府,曾撰大营《重建喧礼楼 记》。


碑记阐明“至圣之有会所由”:“是故有圣言之提撕,而后不陷于法网;有圣 道之引领,而后不入于迷途。”至圣有功于人世,后人应该报答。碑记云:“每岁 之中,择良辰,具盛肴,[嘉]宾云集,颂德歌功”,为我们描述出圣节的具体操 作办法:一是每年都办,二是选择吉祥的日子,三是准备丰盛的菜肴,四是邀请 大量的宾客,五是赞颂穆圣的功德。 


该碑以马联元与乡亲关于圣会对话的形式,阐述了马联元纪念至圣的理论思 想,以及举办圣会的重要性和办法。马联元(1840-1903),字致本,别号努伦·罕 格,回族,著名经学家,在大营寺执教一二十年。马联元对众人说:圣恩深广, 不能负恩背德,把纪念穆圣提到了相当的高度。其提出置办“圣会公田”,“积资 财,治产业,岁取所入,永为圣计”。 


(三)圣节与姑太节关系 


有关碑刻说明乾隆时多种节庆同时在大营村实行,嘉庆时盛行姑太节,道光 后期圣节取而代之。圣节在云南其他地区的出现和大营村大致相同。纳家营乾隆 碑刻中也有了圣节、姑太节记载。[2]只是尚未发现碑名写明圣节的碑刻,但就内 容而言,道光《大庄清真寺捐资碑》[4]是通圣节碑,其碑文及功德均与圣节有关。 尚未在云南其他地区发现姑太碑。 


大营村是否年年都举行圣节、姑太节等节庆活动呢?这恐怕不行。这和当地 寺坊和回民的财力有关。节庆活动需花费大量资金、物资、人力。西营《姑太碑 序》称回民对“圣姑太二节向亦有志而力未逮。”马联元亦说“历年募资,聚散 无常,不足以期久远”,圣节“赖同人随时相助”。[8]举办一个节日尚且如此,财 力所限,寺坊不可能一年里操办几场节庆,要有所取舍。圣节兴起,姑太节自然 就冷落了,呈现出此消彼长的态势。 


三、现代的大营村圣节活动 


(一)民国时期的圣节 


长期以来,圣节是大营村回族节庆中活动最热闹,参与人员最多,人财物耗 费最大的节日。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大营考察的王宝珊称:大营“每年寺内皆要举 办一次圣诞大典,规模异常,每次须宰牛八九头,吃米数石,每石五百余斤,凡 玉溪全县回民皆得任意参加之”。[9]可见当时大营圣节之盛况。 


(二)当下的圣节


 1、喜讯频传 


笔者调查西营、棋树营、东营、桃源寺等,它们基本不做姑太节了,偶尔有, 也是阿訇率众做都阿,一带而过。至于阿舒拉、格德勒等,很少提起。大营村除 了老寺、高石头寺近年尊奉赛莱菲耶不举办圣节、姑太节等节庆活动外,其他寺 坊圣节照做不误,隆重搞 3 天。清真寺的黑板上写着各地举办圣节日期的“喜讯”。 如 2008 年 12 月 20 日笔者在棋树营寺黑板上看到圣节讯息,11 月 7 日至次年 1 月 9 日有纳家营等 16 个寺坊举行圣节。棋树营系小寺坊,大的如花园寺,收到 的圣节信息就更多。棋树营阿訇给我看了几份邮来的圣节请柬,我随手要了 3 份。 


2、西营 2009 年圣节活动 


笔者 2009 年 3 月第三次赴大营村调查,正赶上西营举行圣节,这是笔者平 生第一次参加圣节活动。西营是个纯回族村庄,2008 年人口 655 人。[10]活动场 面隆重、热闹。大殿屋檐下悬挂中阿文横幅:“热烈庆祝穆罕默德诞辰”。寺周围 张贴一些花纸写的标语,内容多是摘录古兰圣训。十来家小贩特意赶来,在离寺 门三五十米处摆摊,卖糕点、水果、烤羊肉串,及日用品。寺门对面墙上用红纸 张贴着《公布:二 00 九年三月十五日圣旦节本村人员功德》,合计总人数为 728 人,收到大米 1282 公斤、金额为 23805 元。外来单位和人员捐款,有专门人员 在寺门口登记接收,并立即用小黄纸条写上名称和金额,贴在寺门对面墙上。挂 功德的单位有市委区委统战部、北城镇政府各 500 元,大营村委 300 元,市伊协 500 元,还有 11 个企事业单位,有外坊 16 个清真寺,及大营村桃源、棋树营、 花园寺等,助款在 1000—100 元之间。寺门等处张贴着活动议程:“15 日星期天: 8:10 开经、赞圣,9:00 学习园地,9:30 就餐,12:00 开会:(1)开经、赞 圣,(2)来宾讲话,14:30 晌礼拜,15:00 就餐,17:45 地格勒拜。” 


村长金学德、寺管会主任金志能在管理、指挥整个活动。厨房里张贴着值日 表,有 17 组,34 人,下面写着:“注意:各组值日生请提前就位,值日不合格 者,接受处罚。完全服从命令。”活动忙而不乱,笔者没看到争吵或喧哗。在大 殿廊下、殿面院子和北屋,放置 30 余张桌子。流水席,坐满 6 人即开饭。吃米 饭,菜肴有白鸡、牛肉凉片、炒藕片、牛肉丝炒辣椒、红烧牛肉、木耳莴苣、竹 笋丝、花生米、酸萝卜、牛肉汤。白鸡、牛肉凉片不吃的话,按当地习俗,用塑 料袋分装好,发给聚餐者,可以带回家。聚餐不分贵贱,一家一户不限人。就餐 持续 2 天,菜肴没大变化。笔者也吃了 3 顿,并反复看到不少乡老和临近寺坊阿 訇、海里发的熟悉面孔。我问村长:“有几千人次吧?”“有。”据他说以前还要 热闹,人还要多。


 村长 3 月 19 日傍晚用红纸张贴《公布西营清真寺圣节帐目》,全文如下:


 “收入:外村功德 54500 元,本村功德 23805 元,卖牛皮 5 床 1600 元,卖 小肚 5 个 500 元,卖牛骨牛蹄 200 元,卖牛骨头 183 元,总收入 80788 元。 支出:买牛 5 头 43891 元,买肉鸡 510.5 公斤 5970.6 元,木耳、笋子、豆 2290 元,白菜、萝卜、辣子、藕 2178.9 元,草、八角、酱油等 183 元,锅碗 797 元,塑代、毛巾、洗衣粉 621 元,灭火器、工资 323.5 元,其它 147 元,总共支 出 57171 元。收支两抵,余款 23517 元。2009 年 3 月 19 日金学德公布。” 


3、花园寺近年圣节有关数据 


大营花园寺张榜公布的 2014 年 12 月 12、13、14 日圣节功德名单,其中有 本村西营、东营、棋树营、桃源等,以及外坊 41 个,捐款数额在 1000—200 元 不等。玉溪市区乡各级机关及有关单位在名单中有 45 个,捐款数额在 6000—300 元不等。 


从花园寺、西营圣节活动的应邀外宾看,规模相当大,是古代圣节所不可比 拟的,也远远超过了开斋节、宰牲节。当地各级机关捐款、派员参加,说明圣节 活动得到认可,并成为有关单位部门与回民、寺坊互动的机缘。如此多的外地清 真寺参与,亦使当地寺坊与外地回民的联系更加紧密。


 从经费收支可看出圣节的规模,也可看出各寺悬殊颇大。大营花园寺 2008 年圣节买牛 17 条,开支 172300 元。活动收入 473550.10 元,支出 246579.20 元,收支相抵,余 226970.90 元。棋树营人口较少,2013 年《棋树营走节收支 情况》为“收入 7025 元,支出 2705 元,余额 4320 元。”民国时大营圣节“每次 须宰牛八九头”[9],而大营花园寺 2008 年圣节买 17 头牛,个人捐 2 头牛,共 19 头,比民国时翻一番还多。


 四、圣节得以延续发展的原因 


(一)穆圣的崇高地位 


圣节是纪念穆圣的节庆。穆圣是伊斯兰先知,是安拉派遣人类的最后一位使 “马联元与伊斯兰教中国化”学术研讨会 55 者。他在穆斯林心目中的的地位和威望,是他人无法相比的,使得其他节庆如姑 太节、登霄节、阿舒拉、白拉台、盖德尔等,难与圣节匹敌。至于开斋节、宰牲 节与五功天命中的斋、朝相连,至尊至贵,地位一直比较稳固,活动方式常年不 变。


 对于圣节,教内亦有异议。如 1935 年河南《伊斯兰》曾发表丁少云《谈圣 忌之由来》,编者按:“做圣忌之风通行全国。据本文作者所考,此举竟属谬误”, 希望开展讨论。[11]另据调查,大营村遵奉赛莱菲耶的老寺、高石头寺回民不过圣 节。


(二)马联元推崇倡导 


大营村乾隆以来实行圣节,而清末民国时盛行,这与马联元的倡导推行分不 开。他对圣节情有独钟,称“有口而不颂圣,有心而不思圣。财不因圣输,力不 因圣竭,是负恩也,是背德也”,进而提出专门为圣节置办永久产业,筹备源源 不断的资金。[8]马联元学识渊博,著作等身,设帐讲经,弟子门生众多。白寿彝 称其:“前后培植的人才约有两千人的光景。”[12]马联元的子孙、弟子,以及再传 弟子等,遍布云南大地,他的宗教学识,包括推崇倡导圣节的理念也随之传播、 承继下来。 


(三)经费有余 


单就圣节活动经费收支看,主办方大多有资金结余,这或许亦是圣节常年不 衰的一个原因。西营举办圣节,2008 年余款 22831.50 元,2009 年余款 23517 元。大营花园寺 2008 年圣节余款 226970.90 元。东营 2013 年圣节余款 101500 元。 


(四)交通方便 


如今交通便利、快捷,今非昔比。寺际和回民之间交往范围更广,更频繁。 来宾大增,外来捐款大大超过本坊。如 2008 年大营花园寺圣节外来功德 374038 元,本村功德 44000 元;2013 年西营外来功德 98015 元,本坊功德 36350 元。 其他也有变通,如西营举办圣节日期,同样是 3 月 14 日,已从农历变通为公历。 2009 年还推迟 1 天,3 月 15 日举办。 


五、结语


 圣节在滇南大营村历史悠久。该村现存古代 3 通圣节碑,及含着圣节信息的 数通碑刻,对圣节研究颇具史料价值。碑刻表明乾隆时圣节活动在大营村实行, 道光时盛行。著名经师马联元的尊崇倡导对圣节在大营的发展影响较大。西营 2009 年圣节盛况,大营花园寺 2008 年圣节收支及 2014 年参会外宾规模等,都 给笔者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从大营村所记载的某个节庆的碑刻数量变化,可推测到节庆的兴衰。乾隆时 各种节庆名称在功德捐款中出现,似乎都在活动。到了嘉庆时,姑太碑明显增多, 其功德捐款大多投向姑太节。道光后期以来,圣节碑增多,唯圣节独尊;姑太碑 不再出现,它与其他节庆几乎不提了。节庆上出现这种变化,特别是姑太节嘉庆 道光年间的兴衰原因,尚待进一步探讨研究。 


大营村圣节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作为回族的传统节日,与伊斯兰教紧密相连, 所反映的是回族节庆文化。如今圣节充满活力。圣节期间,当地党政机关及有关 单位捐款并派员前来祝贺、会餐。云南巍山县把回族圣纪节作为地方节庆文化品 牌。圣节在一些地方被赋予新的意义。有的坊上有意识地把一些活动仪式放到圣 节开展,如中阿学校学生毕业、海里凡穿衣挂帐等,使圣节活动更丰富多彩。 


参考资料:

 [1]龙门西村清真寺常住碑记[O].乾隆十四年,现存西营清真寺. 

[2]清真寺常住碑记[O].乾隆三十一年,现存通海纳家营清真寺. 

[3]清真寺公项碑[O].嘉庆四年,现存通海纳家营清真寺. 

[4]大庄清真寺捐资碑[M]\马米厂村清真常住碑记[M]\小寨恩德碑记[M]\燃灯寺街清真寺灯 油碑记\大理南涧清真寺碑[M].余振贵\雷晓静.中国回族金石录[G].宁夏人民出版社,2001.

 [5]永定村清真寺功德碑[M] \顺庆清真寺碑记[M]\乐捐本寺师长养膳功德碑[M]\ 清真古寺 遵圣堂碑[M].余振贵\雷晓静.中国回族金石录[G].宁夏人民出版社,2001.

 [6]杨士传同杨门马氏施银碑记\完盛麟施房碑记[O].现存镇江山巷清真寺.

 [7]上海清真寺董事会.上海清真寺成立董事会志[O].宣统二年,现存上海伊协.

[8]龙门村大营清真寺至圣会功德碑记[O].光绪十八年,现存大营清真寺. 

[9]王宝珊.云南玉溪回民今昔概观[A].李兴华\冯今源:中国伊斯兰教史参考资料选编[G]. 宁夏人民出版社,1985.

 [10]大营村民委员会.玉溪市少数民族农村基本情况统计表(2008)[M].2009.1.20. [11]河南伊斯兰社.伊斯兰[M].1935(1). 

[12]白寿彝.马联元[A].中国回回民族史.中华书局,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