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一次前所未有的回族调查研究:(4)教育:问题与对策建议

 作者:佚名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5-26 11:25:13

【编者按】: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经济社会发生急剧变化,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回族地区亦不例外。为了西南边疆的稳定,为了民族团结、繁荣、进步,经云南省政府批准,由云南省社科院牵头以“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为题,开展调查研究,课题组成员和课题顾问组成员来自省委省政府多个部门和单位,有理论工作者,实际工作者,省、厅级干部,基层干部,有回族,亦有汉族、白族,彝族等兄弟民族。该课题1990年12月启动,历时一年零三个月完成,形成沙甸区等10个乡镇的乡情调查报告和1个综合研究报告,出版24万字的《云南回族乡情调查》一书。这次调查研究规模大,阵容强,数据详实,分析科学,既提出问题,又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建议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回族调查研究。
     《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虽然已过去近三十年,但仍值得当今我国民族宗教问题研究借鉴,本网站公众号拟择期部分转载。
   

                                                            中国回族学网



 

当前云南回族地区的总的教育情况是:小学教育基本普及,但巩固率差,办学条件有待改善;小学、初中毕业生的升学率低,进入大学、中等专业学校和职业技术学校的人数更少,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很不适应。主要问题是教育体制不合理也缺乏民族特色。发展云南回族教育应从改革体制入手,并注意结合回族特点。

 

1、历史与现状分析

云南回族的教育,肇始于元代。首任平章政事赛典赤在广建清真寺的同时创建庙学,鼓动各族子弟学习以儒学为核心的汉族文化,许多回回子弟和汉族以及各少数民族子弟一样,系统地学习中国传统文化。明清两代,回回人读儒之风尤盛,很多人由此获得功名。据《回族简史》载,明末云南保山闪氏—姓,有贡生、举人、进士21人;蒙自沙甸一村有贡生、举人、进士 13人;玉溪龙门3个回族村有贡生、举人、进士 11人。此外还出了不少的文学家和诗人。

除汉文教育外从清代起云南回族开始了经堂教育,即在清真寺内进行宗教教育。一般以本寺掌教阿訇为经师,招收本地或外地学员若干名,教学内容有阿拉伯语拼音和初等伊斯兰教义。到清代后期,云南回族的经堂教育已发展成为“小学”、“中学”、“大学”的完整体系。“小学”招收男女童早晚到清真寺念经,读阿拉伯语拼音等,“中学”招收青少年以夜校方式在清真寺读《古兰经》和《圣训》等;“大学”一般招收1824岁的青年住校深造,聘请各地德高望重并有较深造诣的经师主持教学、系统地讲授阿拉伯语法语音、伊斯兰法典、伊斯兰教义学、《古兰经》及经注、圣训全文等。其中,经堂小学最为普及,无论穷乡僻壤,只要有一座清真寺,有一位经师,便可召集一群儿童,“口传心授”,由此传播伊斯兰文化,培养宗教传人,巩固了回族共同体。辛亥革命后,云南回族中的一些有识之士深感旧经堂教育已不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大力倡导“中阿并授”,创办新式回民学校。如昆明明德学校及其各地分校,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先后创办的。新式回民学校大多仍设在清真寺内,教学内容除国家颁布的新制 教学内容外,还设阿拉伯文和教义两门课程。这样既发展了回族的普通教育,使回族青少年能够和其他民族的青少年一样升学与就业,同时又培养了大批伊斯兰文化人才,保证了伊斯兰教和回族文化的延续。中阿并授学校培养的一些佼佼者还被选送出国留学,他们回国后大多成为著名的学者,如马坚、纳忠、纳训、林仲明等。   

新中国成立后,回族的教育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培养了大量小学和初、高中毕业生。就整个民族的文化素质而言,不仅较之建国前大有提高,而且成为云南各民族(包括汉族)中化程度较高的民族之二。据1982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 云南回族的文化程度在云南各民族中是比较高的。详见下表:

云南回族与部分兄弟民族文化程度对照表

(1982年统计)

 

文化程度

大学程度 人口比重   (%)

高中程度 人口比重   (%)

初中程度 人口比重   (%)

小学程度 人口比重   (%)

文盲、半 文盲率   (%)

全省平均

0.39

3.27

11.96

34.31

49.26

汉族平均

0.49

3.86

13.54

36.27

45.09

少数民族平均

0.15

1.90

8.46

29.98

58.83

  西

0.50

4.99

17.11

39.62

37.42

0.61

4.81

14.88

36.34

42.15

0.38

4.08

14.74

39.03

41.43

0.87

16.87

24.11

32.07

18.23

 

0.92

4.55

15.74

43.34

35.65

 

0.20

1.33

7.39

39.52

50.55

注:根据云南省第三次人口普査领导小组办公室《云南人口普査报告书》,铅印本。其他少数民族的文化程度均低于基诺族,不再列出。

10个点的调査结果也表明,建国40年来云南回族教育的发展是巨大的,为今后进一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然而教育结构不合理,人才结构不合理,又是当前回族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

(1)    1990年的统计,在10个调査点中,学龄儿童入学率最高的是砚山县平远街镇田心办事处,为100%;其次是永平县曲硐乡和个旧市沙甸区。均为99.8%;再次是通海县纳古乡,为99.7%;最低的是昭通市守望乡,为58%,其次是鲁甸县桃源乡,为76%;巍山县永建乡、寻甸县柯渡镇、开远市大庄乡和会泽县新街乡分别为98.5%98.3%98%96.5%。又据同年统计,小学的巩固率最高达98.6% (沙甸),最低为 91% (桃源)和94% (守望),其余均在95%以上。从10个点的适龄儿童入学率和巩固率来看,除个别地方外,基本上普及了小学教育。

(2)    10个调查点中有9个点办起了初级中学,巍山县永建乡还办起了两所初中,昭通守望乡没有初中,但办了附设初中班。小学毕业生进入初中的升学率一般在40%50%。具体如下,纳古乡44%,永建乡40%,曲硐乡42%,沙甸区54% 新街乡41.4%,守望乡30%多,柯渡镇37%,桃源乡25%,最低的是平远街镇田心办事处,仅8 %。大庄乡小学毕业生升学率较高,为90%。以上数字表明,总体上有一半以上的小学毕业生不能升入初中。

(3)    10个调查点的初中毕业生进入高一级中等学校的比例更小,这里仅以两个调查点为例。柯渡镇初中办学8年,毕业生的平均升学率为31.9%。桃源乡初中毕业生的升学率为32%

(4)    由高中升入大学更是凤毛麟角。上述10个点每个点每年只有几个高中毕业生能考上大学。柯渡镇自1986年至1990

①这些百分比,有的是1990年统计数,有的是近几年来的平均数, 有的是根据在校小学生与初中生的测算数。

 

5年的在校大学生共29人,平均每年有6人升入大学;桃源乡从1989年至19903年的在校大学生共21人,平均每年有7人升入大学。纳古乡自1984年至1990年考上大学17人,平均每年2.4人。平远街镇田心办事处最近两年无人考上大学。

(5)    升入中专的学生较之升入大学的学生稍多。柯渡镇从1986年至1990年的5年中,在校的中专生有71人,平均每年有142人升入中专。桃源乡从1988年至1990年的3年中,共有在校中专生40人,平均每年有13.3人升入中专。

(6)    职业技术教育落后。除沙甸办起职业中学外,其余各乡镇都没有创办职业技术学校,个别学校办了 6 + 1”或“3 + 1”班,但由于受到师资、资金、仪器、场地等条件的制约,效果较差。

(7)    “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式的教育结构。调查资料表明,这种现象相当严重。一般来说,各乡(镇)的在小学生为“四位数”(即几千),在校初中生为“三位数”(即几百),在校高中生为“二位数”(即几十),在校中专生和大专生都为“一位数”(即几个)。这里仅以柯渡镇1990年在校学生为例。

 

 

1 9 9 0年柯渡镇在校学生统计数

总数

小学

初中

高中

中专

职中

大专

4735

3950

728

32

5

9

5

 

表中小学生占总数的83.53%,初中生占15.39%.,髙中生占0.68%,中专生占0.1 %,职中生占0.19%,大专生占0.1%。其他各调査点大体也是这样的比例。

(8)    “金字塔”式的人才结构。各地教育结构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挢”式的,所以人才构成必然是“金字塔”式的。仍以柯渡镇为例

1 9 9 0年柯渡镇人□文化构成情况

总人口

文盲

小学

初中

高中(含中专)

大专

33272

16346

11852

4204

845

25

 

表中文盲占总人口的49.12%,小学占35.62%,此二项相加为84.74%,初中占12.64%,高中(含中专)和大专两项相加为2.58%

基于上述文化素质,各调查点的科技网络基本上没有建立起来,科技力量十分薄弱。这样的文化构成是与历史上回族的传统农业和传统的小商小贩、小手工业相适应的,显然不适应现代化建设的需要。   .

可见,云南回族经济文化发展的最大制约因素是广大回民群众的文化素质差、科技水平低。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很多,教育体制的不合理,无疑是重要因素之一。

 

2、回民群众意向分析

9个点的问卷调查表明1:广大回民群众迫切希望提高文

①这次调査共10个点,其中9个点进行了有关经济、教育等方面的 问卷调査,1个点没有进行。

化素质,迫切希望掌握脱贫致富的真本领,同时也希望保持本民族的文化传统

(1)迫切要求提高文化素质:

关于回族女孩该不该上学?

可选择的答案

选答人数

所占比重(%

必须上学读书

700

98.5

可上可不上

8

1.1

根本没有必要上

3

0.4

9年或12年书够用还是不够用?

可选择的答案

选答人数

所占比重(%

不够用

660

93

用不上

42

5.8

白读

4

0.6

不如不读

4

0.6

 

农村需不需要文化?

可选择的答案

选答人数

所占比重(%

很需要

708

98

不需要

7

1

无所谓

7

1

 

 (2)迫切希望掌握脱贫致富的实用科技:

该怎样渡过业余时间?

可选择的答案

选答人数

所占比重(%

 

79

13

打扑克或玩麻将

13

2

   

109

18

阅读科技书籍

411

67

本乡(村)最需要什么?

可选择的答案

选答人数

所占比重(%

科技人员

304

50

能干的领导

240

4.02

经济援助

59

9.8

 

 

 

 

为什么读书?

可选择的答案

选答人数

所占比重(%

上大学离开家乡

23

3.3

 

67

9.8

学点真本领建设家乡

595

86

不知道为什么

6

0.9

 

(3)迫切要求学点阿拉伯文:

对开办阿文学校的评价

可选择的答案

选答人数

所占比重(%

   

605

90.7

没有好处

24

3.5

   

39

5.8

关于回族孩子上学学些什么?

可选择的答案

选答人数

所占比重(%

学点阿文能读经书就行

19

3

学点汉文就行,不用学阿文

38

5.5

阿文和汉文都要学,以阿文为主

110

15.5

阿文和汉文都要学,以汉文为主

542

76

 

另外,近年来云南各地回族青年纷纷出省、出国学习阿拉伯文,有去北京的,有去上海的,有去山西的,数以百计,仅沙甸一次就有20人。还有不少自费出国留学,有的去沙特阿拉伯、叙利亚,有的去伊朗、巴越斯坦,有的去马来巧亚。人数之多远远超出本世纪30年代留学埃及的数字。足见云南回民学习阿拉伯文热情之高。 

 

 3、今后的发展思路与对策建议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认为今后云南回族教育的发展,应从以下四个方面考虑。 

 

(1)    稳定和加强基础教育

这里说的基础教育,是指普通小学与普通初中的教育。从目前云南回族地区的情况来看,必须进一步稳定和加强基础教育。主要从经费、师资培养、校舍设备和教学质量诸方面增加投入和加强领导,具体应做好以下工作。

第一、对有些学校的危房和破损房,当地主管部门要尽力加以解决,尽快实现“一无两有”了即校校无危房,班班有教室,人人有课桌。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改善办学条件。

第二、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和地方党政领导,要加强对学校的領导,帮助秩序较乱的学校整顿好教学秩序。要通过思想的、行政的、经济的各种途径,提高教职工教书育人的自觉性和责任感,并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在教学和生活中存在的实际困难和问题。     

第三、努力创造条件,帮助教师提高业务水平,尽快提高教师合格率,并由此带动基础教育质量的提高。

 

(2)    发展职业技术教育

在稳定和加强基础教育的同时,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 发展职业技术教育,要从各地的实际需要和可能出发。

第一、从云南各地回族小学生一半以上不能升入初中的实际情况出发,各乡镇应着手创办一些初等职业技术学校,招收部分考不上初中的小学毕业生入学,对他们进行初步的但有一定系统的农村实用技术教育。学制可考虑23年。教学内容应与各地产业结构的改革相适应。

第二,从各地回族初中毕业生仅有三分之一升入高一级中 等学校的实际情况出发,各乡镇应创办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招收部分考不上高中或中专的初中毕业生入学,对他们讲授较为系统的中等的农村职业技术教育。学制23年。教学内容同样要从本乡镇的实际需要出发。

发展职业技术教育,不仅可以大大缓解“千军万马挤独木

的紧张局面,而且可以为本乡镇培养大批实用技术人才。各地应根据需要和条件,采取慎重、稳进的方针,可以先从 “ 6 + 1 ” “ 3 + 1 ”的职业班办起,逐步发展,通过510年的努力,使接受职业技术教育的人数与接受普通教育的比例同学成就业人数与继续升学人数的比例基本协调,最终实现由升学教育到素质教育的转变。

 

(3)    开展阿语教学

我国穆斯林有学习阿拉伯语的传统。这种学习固然与诵读 «古兰经》有关,但实际效果不完全是宗教性的,一些人学了阿语后积极参与阿拉伯国家的经济、文化交流。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发展,我国与阿拉伯国家的经济、文化交流必然会日益增多,故发扬云南穆斯林的固有传统,尊重广大回族群众的意愿,让一部分青少年学点阿拉伯语,是很有必要的,为此,我们建议:

第一、在回族聚居地区的中学(包括职业中学)中逐步创造条件,开设阿语课,把阿语与英语、俄语、日语等外语同样看待,由学生自己选择,同时由省教委制定相应政策,在升学考试中,回族考生可以选择阿语作为考试语种。

第二、在昆明创办一所“中阿并授”的专科学校,招收高中毕业的回族子女入学。教学内容以现代科技为主,并开设汉语、阿语、中国史、回族史、伊斯兰教史、阿拉伯史与阿拉伯概况等课程。以培养与阿拉伯国家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高、中级人才为主要目标。

第三,各回族较集中的地、州,有条件的可创办12中阿并授”的中等专业学校,招收初中毕业的回族子女入学。师资可以从北京或上海外语院校阿拉伯语系毕业生中招聘。教学科目可参照专科学校适当减少,程度相应降低,以培养向阿拉伯国家输出劳务人员为主要教学目标。为办好“中阿并授”的专科学校和中专学校,建议有关部门制订相应的劳务输出和与阿拉伯国家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政策。既促进回族传统的阿语教学向现代化发展,也进一步推动我省的对外开放,为富民兴滇作出应有的贡献。

 

(4)    改革经堂教育

云南回族的经堂教育,在辛亥革命后曾经历过一次改革。当时的改革方向主要倡导“中阿并授”——既讲授阿拉伯文经典,也讲授中国历史和汉语文。有的地方还开设数学、地理、音乐等课程。经过这样的改革,培养出来的学生既可当阿訇,又可以当中小学教员。经堂教育的改革,为提高回族的文化素质起了很大作用。近年随着宗教政策的落实,一些地方的清真寺又开展了经堂教育,大多招收升不了学的小学和初中毕业生入学,对培养宗教管理人才和补充普通教育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鉴于此,各地党政领导和教育部门应统一认识,积极引导,使之沿着有益于回族经济、文化的轨道发展。我们建议:

第一、引导经堂教育的执教人员坚持从小学或初中毕业未考入高一级学校的青少年中招收学员的原则,不能从在校学生和学龄儿童中招收学员。     

第二、引导广大回民群众坚持普通教育为主、经堂敎育为辅的原则,把尽可以多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投向普通教育。在搞好普通教育的前提下开展经堂教育。

第三、引导经堂教育的执教人员发扬云南回族经堂教育“中阿并授”传统,在传授伊斯兰文化的同时,向青少年讲授汉语文、中国历史以及现代科学技术的基础知识,如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

第四;引导执教人员把职业技术教育引入经堂教育,使青少年获得12门脱贫致富的实用技术。

总之,要把经堂教育作为普通教育和职业技术教育的有益补充,使之成为提高回族素质的积极因素。

 

(5)    创办全省性的回民中学

云南历史上曾有若干所回民学校,形成了一整套从幼儿园、小学、初中到高中的普通教育体系。当时面向全省回民招生的就有昆明的明德中学、沙甸的鱼峰中学、巍山的兴建中学等,为国家培养了大量人才。为了进一步落实党的民族政策,调动各方面特别是回民群众的办学积极性,创办一所全省性的回民中学是很有必要的。现全国不少回民较多的省市都陆续建立和恢复了回民中小学,面向各地回民招生。我省在这方面也做了些工作,如恢复了明德中学。现根据广大回民群众的耍求,为提髙各回族地区的教育质量,加快人才培养,建议明德中学逐步而向全错回民招生,以便发扬省城回民中学幅射全省回民教育的传统,切实促进各地区回族普通教育的发展,

上述教育结构的改革,固然是提高云南回族文化的关键,但投入必要的财力和人力,用于发展科技、文化、尤其是建立科技、文化网络,也是必不可少的,这一点也不能忽视。


附:

1、《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课题组成员

组  长

        高发元  中共昆明市委副书记,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回族

副组长

        马明礼  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民委副主任,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会长,回族

        秦钦峙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原处长,副研究员,汉族

成  员(按姓氏笔画为序)

         马  经  云南民族学院讲师,回族

         马平安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原处长,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秘书长,回族

         马兴东  云南民族学院讲师,回族

         马迎春  云南省委办公厅副处长,回族

         马维良  云南民族学院副教授,回族

         王  建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王子华  云南民族学院讲师,回族

         向跃平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回族 

         杨士杰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白族

         李荣昆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李维燿  云南省经济干部管理学院讲师,回族

         张锡盛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范祖锜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云南社会科学》副主编、副编审,汉族

         龚友德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蒋文中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樊子实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办公室主任,回族



2、《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课题组顾问

        王连芳  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回族

        刘树生  云南省政协主席,回族

        梁金泉  中共云南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汉族

    (以下按姓氏笔画为序)

        马立三  云南省民委主任,彝族

        马品珍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部长,回族

        马超群  云南师大历史系主任,教授,回族

        王晓川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副部长,汉族

        毕道霖  云南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汉族

        杨兆钧  云南大学西南亚研究所教授,回族

        何燿华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研究员,汉族

        纳广用  昆明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

        纳国祥  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回族

        林仲明  北京外国语学院教授,回族

        徐仁信  昆明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回族

        郭正秉  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云南省新闻出版局原局长,汉族

        董恒秋  中共云南省委农村工作部部长,汉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