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一次前所未有的回族调查研究:(2)宗教

 作者:中国回族学网  来源:中国回族学网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5-09 20:27:31


IMG_6052.JPG 
  【编者按: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经济社会发生急剧变化,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回族地区亦不例外。为了西南边疆的稳定,为了民族团结、繁荣、进步,经云南省政府批准,由云南省社科院牵头以“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为题,开展调查研究,课题组成员和课题顾问组成员来自省委省政府多个部门和单位,有理论工作者,实际工作者,省、厅级干部,基层干部,有回族,亦有汉族、白族,彝族等兄弟民族。该课题1990年12月启动,历时一年零三个月完成,形成沙甸区等10个乡镇的乡情调查报告和1个综合研究报告,出版24万字的《云南回族乡情调查》一书。这次调查研究规模大,阵容强,数据详实,分析科学,既提出问题,又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建议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回族调查研究。

    《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虽然已过去近三十年,但仍值得当今我国民族宗教问题研究借鉴,本网站公众号拟择期部分转载。

                              中国回族学网


在全国,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除回族外,还有维吾尔、哈萨克等9个民族。但这9个民族在云南的人口很少(1990年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数为121人),所以在云南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实际上仅指回族。由于回族遍布全省,散居于各兄弟民族之间,所以伊斯兰教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都与回族问题有关,近10年来,云南伊斯兰教的情况总的来说是正常的,但也存在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

1、         现状分析

1980年以来,云南伊斯兰教总的来说是处于正常发展时期,党的宗教政策得到了比较全面的贯彻落实,宗教活动正常,广大穆斯林心情舒畅,具体表现在:

(1)    历史上原有的清真寺已全部修复开放,此外有一部分是扩建和新建的。现在全省有600多所清真寺。如沙甸,从明代建盖第一所清真寺起,到1949年共建了3所清真寺。1980年,除修复了原有的清真寺外,又新建了4所,使那里的清真寺增至7所,满足了群众的宗教生活需要。现在,云南每1000个穆斯林拥有1.4所清真寺。这在全国来说,拥有量是比较高的,仅次于新、青海、甘肃三省区,居全国第4位,比宁夏回族自治区每千穆斯林的拥有数(1.3所)还要高。

(2)    恢复经堂教育。历史上云南经堂教育曾盛极一时,在全国都很有影响。1980年以来,随着清真寺的恢复或扩建、新建,中断了多年的各地清真寺的经堂教育相继恢复。不少地方经堂教育的规模还相当大,如巍山县的永建乡、寻甸县的文屏镇、个旧市的沙甸区、开远市的大庄乡、通海县的纳古乡等,几乎每所清真寺都搞经堂教育。学生少则数十人,多则上百人。仅沙甸7所清真寺。1989年就有经生305人。这些经生来自全省各地、州、市,还有来自宁夏、内蒙古、甘肃、河南、山西、海南、四川、贵州等省区的。

(3)    礼拜活动正常。10年来,云南穆斯林到清真寺礼拜的人数较之10年前大大增多了。19912月,在沙甸大清真寺,据调查人所见,每天去进行“五番”礼拜的有近1000人次,每星期五参加“聚礼”的有2000多人。在沙甸的乡镇企业中,还设有礼拜场所,为回族职工提供方便。在沙甸、纳古乡等地,不仅老年人坚持五礼,不少青壮年也能做到;许多中小学生在完成作业的情况下,也参加礼拜。每当“唤礼”钟声一响,人们就马上从四面八方涌向清真寺。不少在职的和离退休的干部,也都每天进清真寺礼拜。当然.礼拜的情况全省各地不2相同,在寻甸的柯渡、会泽的新街等处,大多数穆斯林仅在三大节日参加活动,主麻日偶然参加,平时一般都不去礼拜。1988年,政府开放自费朝觐以来,全省每年申请朝觐者达三四百人,有的还要求夫妇同往。前往人数逐年增加,1990年达70余人。其中以红河、文山、玉溪所占比较大,滇东北方向相对少些。

(4)    节庆活动正常。云南穆斯林的三大节日,也就是回族的民族节日。届时,各地淸真寺都要宰牛羊庆祝,一般都比较隆重,大多邀请当地兄弟民族的干部、群众参加,对于融洽干部和群众的关系、回族与兄弟民族的关系,有促进作用。

(5)    云南穆斯林在宗教方面没有对外传教活动,宗教事务不受外国的支配,没有外国势力插手,坚持了独立自主、自办教务的原则。在云南的穆斯林内部,虽有派别,但都能团结、和睦。所有这些,都是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的有利条件。

(6)    广大穆斯林心情舒畅。从问卷调查看,云南广大回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宗教工作是比较满意的。问卷第68题,“您对政府的宗教工作是否满意?”参加答卷者694人;回答“满意”者260人,占37.5%;答“基本满意”者399人,占57.5%,答“不满意”者35人,仅占5%;问卷第65题,“您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伊斯兰教活动是否正常?”参加答卷者662人,其中回答“正常”者362人,占54.7%;回答“基本正常”者291人,占44%;回答“不正常”者9人,仅占1.3%, 问卷第72题,“您认为政府按政策和法规对伊斯兰教进行管理是否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相抵触?”参加答卷者574人,其中回答“不抵触”者538人,占93%,回答“抵触”者36人,仅占7%

2、         存在问题

10年来,云南伊斯兰教发展的主流方面是正常的,但也存在一些问题。

(1)管理问题。目前对伊斯兰教的管理,远远跟不上工作的需要。如对宗教活动的管理、对清真寺的管理、对阿訇的管理、对伊斯兰教协会的管理等,制度还不完善。因而形成许多该管而没有管或没有管好的事,比较突出的有伊斯兰教协会的换届问题,清真寺管委会民主制度的建立与健全问题等。

(2)    经堂教育的质量问题。历史上云南经堂教育在全国穆斯林中有很大影响。但目前云南的经堂教育,除少数清真寺搞得比较好外,大多质量比较差,存在一系列问题。其一是经师素质差。历史上云南主持经堂“大学”的经师,不少是著名的阿訇,他们不仅学识渊博,而且道德高尚,在广大穆斯林中有很高的威望。但现在有的经师的学识不高,知识面不广。其二是经生素质差。有的文化水平太低,不少人只有小学文化,甚至是文盲;其三是教材陈旧,目前大多数清真寺经堂教育的教材还是清代的“五大本”,课程单调陈旧,既没有汉语课程,也没有开自然科学课程。其四是教学管理松驰。历史上云南经堂教育在收录经生、教学管理及毕业“穿衣”等方面,都有一定的制度,如经生须经过考察合格才能录取,经师不仅管教经,还要管育人,毕业要经过严格的考试考察,德智体合格才能穿衣。但现在有一些经师只管教经不管育人,校规校纪松驰。由于存在以上问题,目前一些经堂教育培养出来的“哈里凡”素质不高。相当多的人除了会念经以外,没有其他本领,更不用说掌握一二门农村实用技术了。个别经生还受社会上歪风邪气影响,表现不好,有的甚至违法乱纪,参与犯罪活动。

(3)    盲目建寺问题。一是盲目增建新寺。一些地方受封建宗法观念影响,不是根据宗教生活的实际需要,而是按姓氏家族另建新寺;个别地方原来不同的分支在一起共同使用一所清真寺,现在有人不顾历史上的团结传统,按分支建寺。鲁甸桃源就因分寺问题产生新的矛盾,许多穆斯林深感忧虑,说:“分寺分了心”。二是盲目扩大规模、规格。一些地方不从实际出发,不考虑穆斯林群众的经济承受能力,盲目攀比,追求气派,以至影响经济发展,影响群众生活。某些地方本属贫困地区,群众生活十分拮据,却还要大兴土木,建高规格清真寺,经费不足,便派人四出“挂功德”,弄得别处穆斯林穷于应付。

(4)    阿訇队伍青黄木接。当前,云南穆斯林中,学有所长,德高望重的教长阿訇年龄老化,如沙甸7所清真寺的7位教长平均年龄59岁,只有一位是年轻的,年龄最大的已是79岁的高龄长者。又如寻甸柯渡镇12所清真寺的13位掌教阿訇,平均年龄56岁,年龄最大的已有80岁,最小的22岁,大多60岁以上,阿訇队伍不仅在年龄上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断层,而且在素质上同样也是青黄不接。宗教职业人员的培养造就并非一朝一夕之功,由于经堂教育长期停顿,现在刚刚恢复,教学质量一时难以提高,所以一些青年阿訇的思想、理论素质、文化历史知识、个人道德修养等都比较差,很难得到穆斯林群众的信任。

(5)    清真寺的自养能力差。历史上云南清真寺的经费来源主要靠寺产(田产、房产),而现在大多清真寺没有田产、寺产,所以没有固定的经济收入,以寺养寺的能力甚为薄弱,仅靠群众捐助,不足以支付阿訇师傅的酬劳和宗教活动的开支以及清真寺的维修。

3、         发展趋势

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云南伊斯兰教将保持稳定发展的趋势,依据是:

(1)    首先,在云南,伊斯兰教是单一民族的宗教信仰,不大可能造成回族与兄弟民族间的宗教纠纷。其次,云南伊斯兰教内部虽有小的教派之别,但只是在细节上的不同,没有大的矛盾,历来内部各分支的关系是好的。再次,云南伊斯兰教在内部教务方面有一整套历史形成的相当文明、规范的制度,如经堂教育、淸真寺管理、阿訇师傅的选聘等都有一定的规矩。     

(2)    伊斯兰教虽是世界性宗教。但云南穆斯林自建国以来,一贯坚持自办教务的原则,既不接受外国人入境传教,也不向外国和其他民族传教。

(3)    云南穆斯林素有维护国家统一的传统。广大阿訇和教务人员热爱祖国、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他们是爱国统一战线的重要力。现在,各地各级伊斯兰教协会已经成立,正发挥着党和政府联系广大穆斯林的桥梁作用。

(4)    云南各级党政领导积累了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的经验。其中,既有背离党的宗教政策,伤害广大穆斯林感情的教训,也有全面落实党的宗教政策,促进民族稳定、民族团结的正面经验。广大穆斯林诚心拥护党的领导,拥护党的宗教政策.,并逐步懂得怎样把自己的宗教活动纳入法制轨道,运用法律来保护自己正当的宗教活动。

4、         对策思路

根据以上分析,对以后云南伊斯兰教的工作建议如下:

(1)    坚定不移地继续贯彻执行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保持政策的稳定性与连续性。鉴于回族全民信仰伊斯兰教和回民遍布全省这两大特点,党和政府应十分重视对广大千部和群众(尤其是干部)进行党的宗教政策的宣传、教育。各地真正贯彻、执行好了党的宗教政策,也就在很大程度上搞好了民族关系,维护了安定团结的大局。然而,要使全省各地各级干部真正做到自觉地、坚定地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就必须使他们对宗教的产生、形成和发展的规律有个基本的了解,对我国现阶段存在的包括伊斯兰教在内的各种宗教的内容与形式、历史与现状有个基本的了解,对宗教在现阶段的积极作用与消极作用有个基本的了解。为此,建议在省委党校、云南民族学院干训部和各地、州、市、县委党校的干部培训中,增设宗教理论与宗教政策、宗教基础知识等课程,藉以提高各级党政干部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的自觉性。 (2) 切实加强并改善党和政府对宗教工作的领导。云南各个民族都信仰一定的宗教,宗教问题和民族问题常常交织在一起,就回族而言,53万多穆斯林遍布全省各地,宗教问题与民族问题更加交错复杂。因此,迫切需要党和政府加强对宗教工作的领导。可以说,加强了对伊斯兰教的工作,就等于加强了对回族的工作。然而现在全省的宗教管理机构却很不健全。建议各地建立健全相应的宗教管理机栂。

(3)    改革经堂教育,培养一支有较高素质的阿訇和教职员队伍。目前经堂教育处在自发状态,教育质量亟待提高。经堂教育不仅应该成为穆斯林提高文化素质、学习农村实用技术的补充学校,而且也应该办成教职人员提高思想、文化素质的场所。为此,有关部门应协同各地伊斯兰教协会,积极引导并着手经堂教育的改革。当务之急是要提高全省600多所清真寺掌教阿訇的思想文化素质,使他们既懂得伊斯兰教的教义、教规,又懂得政府的法律、法规,成为爱国爱教,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学有大成,训诲有法,劝戒多方,素履无玷,贫困自甘的穆斯林。

(4)    増强清真寺的“以寺养寺”能力。据了解,成都、西安、南京、上海等地的清真寺,利用所属寺产开办招待所,食堂、商店、食品厂等经济实体。这样,既为广大穆斯林提供了方便,也为清真寺开辟了财源,增强了自养能力,减轻了国家和穆斯林群众的负担。我省各地清真寺大都具有一定的发展寺院经济的条件,各地应引导伊斯兰教协会统筹规划,有关部门应给予一定的支持和帮助,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积极稳妥地发展寺院经济,增加清真寺的自养能力。


    三、附《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课题组成员

组  长:高发元  中共昆明市委副书记,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回族

副组长:马明礼  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民委副主任,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会长,回族

秦钦峙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原处长,副研究员,汉族

成  员:(按姓氏笔画为序)

马  经  云南民族学院讲师,回族

马平安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原处长,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秘书长,回族

马兴东  云南民族学院讲师,回族

马迎春  云南省委办公厅副处长,回族

马维良  云南民族学院副教授,回族

王  建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王子华  云南民族学院讲师,回族

向跃平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回族 

杨士杰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白族

李荣昆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李维燿  云南省经济干部管理学院讲师,回族

张锡盛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范祖锜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云南社会科学》副主编、副编审,汉族,

龚友德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蒋文中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樊子实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办公室主任,回族


《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课题组顾问

王连芳  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回族

刘树生  云南省政协主席,回族

梁金泉  中共云南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汉族

(以下按姓氏笔画为序)

马立三  云南省民委主任,彝族

马品珍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部长,回族

马超群  云南师大历史系主任,教授,回族

王晓川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副部长,汉族

毕道霖  云南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汉族

杨兆钧  云南大学西南亚研究所教授,回族

何燿华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研究员,汉族

纳广用  昆明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

纳国祥  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回族

林仲明  北京外国语学院教授,回族

徐仁信  昆明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回族

郭正秉  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云南省新闻出版局原局长,汉族

董恒秋  中共云南省委农村工作部部长,汉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