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宁夏民族互嵌型社区族际互动 研究

 作者:王丽宏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2-27 17:00:41


作者简介:王丽宏[1]:宁夏大学民族预科教育学院


摘要:宁夏民族互嵌型社区的族际互动状况反映了民族互嵌型社区在协调民族关系、促进民族文化交流、增进民族间相互认同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构建民族互嵌型社区是实现宁夏不同民族在城市和睦交往、共生共荣的重要途径。宁夏的民族互嵌型社区建构应遵循自然选择的原则,并建立在各民族长期接触、互相了解、彼此走进的基础之上,心理上的认同和文化上的互嵌是关键所在。

关键词:宁夏;民族交往;民族关系;民族互嵌型社区

一、研究背景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提高以及国家西部大开发政策的鼓励和推动,宁夏的城镇化水平有了很大程度提高。宁夏城镇化的发展推动了各民族乡村人口向城市转移,促进了城市各民族在空间上的聚集,各民族在不同领域的接触、交往增多。然而,目前宁夏的城镇化还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新型城镇化”,“被动城镇化”以及体制层面的不整合,使进入城市的农民在经济、制度、文化、心理以及社会等层面的城市融入不充分,不同社会阶层的民族之间还存在较大的社会差距。2014年5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第一次提出推动建设“民族互嵌型社区”。构建民族互嵌型社区成为城镇化背景下应对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城市融入问题、改善民族关系、促进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有效途径。民族互嵌型社区是城市化进程加快过程中人口流动的一个必然结果,是聚居民族村落向散居城市民族社区过渡的一种民族社会结构形式。民族互嵌型社区本质上要实现民族间互动交往、和睦相处,最终达到各民族“相互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1]]。构建民族互嵌型社区是宁夏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不同民族人口在城市社区和谐共处的重要路径。

二、关于“互嵌民族关系”的相关研究

严庆(2015)提到:“互嵌民族关系的形成与发展是一个过程。形成互嵌的民族关系一般要经历接触与磨合—信任与开放—接纳与认可—互动与嵌入的过程。”[[2]]严庆认为,形成民族互嵌型社区的首要条件是各民族要有相互接触的机会。居住格局可以反映了不同民族在居住地点相互接触和交往的机会,多民族社区为不同民族的日常生活接触提供了场域。

当然,居住格局上的混居仅是民族互嵌形式的一个方面。魏冰(2016)指出,多民族互嵌社区包括居住格局的互嵌性,社区行为的互嵌性,社区文化和社区意识的互嵌性以及情感和认同的互嵌性等四个方面的内涵。[[3]]杨鲲飞(2014)指出,民族互嵌型社区的互嵌民族关系包含空间关系和精神关系两个关键属性。[[4]]许欣舜(2016)认为,嵌入需要一些关键要素的达成,特别是空间、信息和信任,三者共同构成嵌入的基本前提,[[5]]刘成(2015)认为,民族互嵌不是形式上的“混居”,也不是居住格局强行分配,民族互嵌型社会结构建构中,人是最根本的因素。 [[6]]

学者们从不同角度说明了“民族互嵌”不是一蹴而就形成的简单模式,它是生活在同一社区的各民族之间在政治、经济、文化、心理等各个领域深入持久地交流交往交融的结果。居住互嵌是民族互嵌型社区形成的首要条件,行为、文化、情感、心理方面的互嵌则是更深层次的互嵌形式和状态,民族互嵌是从表层物质文化互嵌到深层精神文化互嵌,最终实现价值观念、思维意识、心理方面互嵌的一个渐进过程。

三、宁夏城市民族社区族际互动状况

民族互嵌型社区建构归根到底是一种民族关系建构,是各民族突破封闭、隔阂状态,在日常生活中实现点滴交流、互帮互助和相互认同。

笔者选取的样本社区是宁夏银川市西夏区花园路街道B社区和金凤区上海西路街道Y社区,吴忠市利通区金星镇J社区和X社区,固原市原州区南关街道S社区和北塬街道H社区等6个社区。其中,银川B社区及吴忠X社区属于历史自然形成的较为成熟的民族互嵌型社区,社区内部民族成员之间关系亲密,社区服务和管理规范、完善,社区公共资源与利益分配公平合理,社区稳定和谐。吴忠J社区、银川Y社区、固原S社区属于政府拆迁安置形成的比较成熟的回族聚居社区。固原市H社区则属于民族自然流动形成的民族混居社区,社区内成员多为到城市的务工人员,居住形式以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为主。本次调研主要通过发放调查问卷、深度访谈等方式,对这6个社区的民族关系进行测量。调研共发放调查问卷310份,回收296份,调研对象中汉族164人,回族131人,其他少数民族1人。

1.民族居住格局

民族居住格局是指特定区域内不同民族的空间分布情况,居住格局可以反映不同民族之间在居住地点相互接触和交往的机会[[7]]。一般来说,不同民族居住越分散,彼此之间交往的机会越小,民族之间越容易产生隔阂。民族混居程度越高,民族之间交往交流的机会越多,民族之间的关系越和睦。多民族混居同一社区,是民族互嵌型社区得以建构的基础。

样本社区民族人口结构(单位:人)

社区名称

总人口数

汉族人口数

所占比例

少数民族人口数

所占比例

B社区

8000

6560

82%

1440

18%

Y社区

27820

10850

39%

16970

61%

J社区

13472

4581

34%

8891

66%

X社区

8617

4481

52%

4136

48%

S

21628

6488

30%

15140

70%

H社区

3679

2127

58%

1552

42%

从表1看出,固原S社区、吴忠J社区银川Y社区少数民族人口比例较高,分别为70%、66%、61%,银川B社区少数民族人口比例相对较少,占18%。

为了进一步了解社区内各民族在住宅楼中的分布状况,笔者在民族成分较多的银川B社区随机抽取了一幢住宅楼,分析了各民族在居住格局上的互嵌程度。

银川B社区住户空间分布图

单元

楼层

一单元

二单元

三单元

四单元

1

2

3

空置

4

5

银川B社区,辖区总户数5 017户,社区总人数8 000多人,共11个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18%。少数民族中,以回族居多,回族人口占少数民族的80%。流动人口有174户,300多人,占总人口的3.8%。表2中,银川B社区居民楼共5层4个单元,40家住户,其中,回族住户23家,占总住户的57.5%(有一部分属于政府拆迁安置的回族住户);藏族住户1家,占2.5%;汉族住户16家,占40%,各民族相互嵌入居住程度较高。

银川B社区属于形成时间较长、较成熟的多民族互嵌型社区。从该社区住户空间分布情况看,各民族共居一栋楼的情况比较普遍,这为民族间的交往提供了地域基础。固原S社区则存在回族集中在一个小区或汉族集中居住在一个小区的现象,小区内居民的同质性高,居民交往一般局限于血缘或族缘关系基础上的初级社会交往网络,族际间日常交往较少,社区居民的族际嵌入广度低。固原H社区居民多为外来务工人员,社区居民流动性强,不同民族居民有接触,但多为表面的、浅层次交往,缺乏组织性、情感性交往。

2.行为互动

多民族混居同一社区并非真正实现了互嵌。美国新经济社会学的重要代表人物马克格兰诺维特认为行动者之间的关系嵌入指标包括:双方“认识时间的长短”、“互动的频率”、“亲密性”、“互惠性服务”等方面。[[8]]笔者从城市民族社区不同民族成员间在语言、生活、行为等方面的交往互动情况分析同一社区各民族的互嵌程度。

在“您现在的朋友中主要是哪类”的问题中,6个社区中的居民交往的朋友都主要以邻居为主,占交往朋友种类的38%;选择“同学”的占25%;选择“老乡”的占22%;选择“同事”的占15%。因此,在多民族杂居的社区中,应该进一步加强促进各民族交流交往的社区环境和社区文化,让各民族居民能够更好地了解和交往。

在“您交往的朋友主要是哪个民族”的问题中,回族居民选择本民族成员的占63%,选择其他民族的占37%;汉族居民的选择与回族基本相符。其中,汉族居民选择“回族”选项最多的社区是吴忠X社区,选项最少的是银川Y社区。回族居民选择“汉族”选项最多的是吴忠X社区,最少的是固原S社区。社区居民的混居程度、混居时间的长短以及社区活动的有效开展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社区内民族间的交往。

在“您与居住在社区里其他民族居民交往的频次”的问题中,同一社区里不同民族经常交往的比率较高,约占50%;有时交往的占22%,偶尔交往的占25%;从不与别的民族交往的约占2%。日常交往中,各民族大多以聊天、拉家常为主。在一些较早形成的多民族社区,回族、汉族由于长期生活共处,在彼此的日常交际语中会出现民族间词汇互借使用的情况。例如,有些社区的汉族居民在表示“可怜”之意时,会说“乌巴力”,当回族人说“赛俩目”、“乜贴”、“乃玛孜”、“大净”、“小净”、“归真”、“无常”等回族常用词语时,社区的汉族居民表示知道这些词语的意思。

此外,各民族成员在平时还会相互帮助,节日时还会互相拜访,共庆佳节。银川B社区建立了互帮互助机制,还将每月的5日确立为民族团结“互帮日”,各民族成员通过爱心捐赠、敬老爱老、扶贫助残等活动拉近了民族间的距离,民族间的亲情较浓。社区的一位汉族大妈说:“这个小区回汉民族关系和睦,他们过开斋节、古尔邦节会给我们送油香、粉汤,我们则给他们买点水果,平时有空也相互串门呢,我们一般都用水果等招待回族邻居和朋友。”正如美国社会学家霍曼斯所言:“社会行为也是一种商品交换,这不仅是物质商品的交换,而且是诸如赞许或声望之类的非物质商品的交换。”[[9]]宁夏民族互嵌型社区的各族居民在自然而然的社会交往互动中表达着对彼此的理解和尊重,实现了族际关系的协调与整合。

在族际互动中,族际通婚也是不同民族之间交往程度的一个重要体现。通过调研“您配偶的民族成分”这一问题,了解到族际通婚的比例在6个社区中不大,在对139位已婚汉族居民的调研中,和本民族通婚的比例为96%,和其他民族居民通婚的仅占2.8%。在对109位已婚回族居民的调研中,和本民族通婚的比例为95%,和其他民族通婚的比率也是2.8%

在“您对不同民族成员通婚的态度”的调研中,被调研的共164位汉族居民中,支持的占43.3%,不支持的占29%;被调研的共131位回族居民中,支持的占22.9%,不支持的占52.7%。在访谈中,居民普遍认为族际通婚后面临着生活习惯不同、宗教信仰不同、亲友之间难以沟通等问题。

由于回族在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上与汉族有着较明显的差别,因而在宁夏地区回汉通婚被大多数家庭所接受程度不高。正如杨文炯教授所言:“婚姻家庭是一个社会或社区内部黏合力最强的一种社会互动与交往。正是如此,每个族群又通过其文化符号来确立自己的婚姻边界,通过配偶来选择和表达自己的族群认同。”[[10]]然而,回族的年轻人在工作和上大学的过程中,有更多的机会与其他民族的人共事、共学,族际通婚率就会有所增加,婚后生活是与所有人的婚姻一样,需要一个长期磨合的过程。

因此,族际通婚率仅是族际关系的一个方面的反映,这一因素并不影响社区内不同民族在其他领域的交流与互嵌,民族互嵌的真正内涵是包容差异、和而不同,并不是消灭民族差异。

3.文化交流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文化,民族文化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最主要的标志,也是维持族群边界的基础,民族文化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民族交往。在民族互嵌型社区的构建过程中,促进民族间文化的相通与认同具有重要意义。

伊斯兰教是回族文化的内核,伊斯兰教不仅是一种信仰方式,也影响着回族的思维意识和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例如,回族的衣、食、住、行、婚姻、礼仪、节庆、丧葬等。宁夏的汉族居民中,有部分信仰佛教或者道教。在日常生活中,回汉民族以什么样的态度和方式对待彼此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差异,会较大程度的影响彼此之间的交往交流交融情况。调研结果显示,在6个样本社区内,回、汉民族对彼此的宗教信仰都能做到相互尊重、互不干涉。

对于民族风俗习惯的态度,6个社区内各民族对其他民族的风俗习惯都持尊重态度,十分尊重的占50%,比较尊重的占48%,不太尊重,出现过小的摩擦的仅占2%。吴忠X社区的一位回族中年男性表示现在回汉民族接触多,大家都能相互尊重。

在民族文化交流、交融方面,各民族除了在长期的生活中能做到在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方面的相互了解、尊重外,社区也会通过一些喜闻乐见的方式,鼓励和支持各民族主动参与其他民族的文化活动,在文化交流中实现相互认同、和睦相处。吴忠X社区平时会开展社区邻居节活动,举办以单元、楼院、小区为单位的“好邻居一日游”、“居民家庭才艺展”、“快乐的双休日”等,还会组织“邻里情”文艺演出、秦腔演唱、民族团结联谊会、篝火晚会、百家宴和民族文艺、服饰、舞蹈、风俗摄影、回族武术以及民间才艺作品、收藏作品展演等一系列形式多样、内容丰富、民族特色鲜明的活动,使小区80%的居民知道对门、楼上、楼下邻居的基本情况及联系电话,有力促进了各民族邻里间的团结和睦。

4.心理认同

心理认同包括不同民族成员对于多民族混居同一社区的态度,不同民族在交往过程中的民族分界意识和对他民族的评价及认可程度等方面。

民族居住格局的形成大多数是各民族成员基于地缘、族缘等原因自发形成的。为了了解各民族对不同民族混居同一社区持有的态度,笔者设计了一些问卷问题进行分析。

关于“您愿意和不同民族成员居住在同一小区吗”在6个样本社区中,回答“愿意”的人数比例为66%,选择“不愿意”的仅有5%,选择“无所谓的”占29%。其中,表示愿意和不同民族居住同一小区的人口中,比例最高的社区是银川B社区和吴忠J社区,这样的结果与银川B社区和吴忠J社区的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及社区服务、社区建设是分不开的。

6个社区中,在回答“您认为不同民族的成员居住在同一小区会怎么样”的问题中,选择和睦相处、友好往来的有231人,占总数的78%。在访谈中,各社区的居民都在强调回汉民族关系很和睦,“不同民族要和睦相处”,“回汉民族没有隔阂”,诸如此类的话语是居民的共识。选择成为“点头”之交和不打交道的人口比例最高的为固原S社区,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S社区不同民族在居住空间上的相对间隔性。

关于“如果选择新的居住地,您首先考虑的因素”的问卷中,6个社区选择“交通、学校、医疗条件”的占60%,选择“房价适中”的占24%,选择“邻近清真寺”的占8%,选择“和本民族成员作邻居”的仅占5%。由此可见,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人们的购房居住意愿仍然以方便生活和房价适中等条件作为主要因素,而民族、宗教的因素则主要被少数回族中、老年人所考虑。

在调研中,笔者深刻地感受到吴忠X社区、银川B社区等成立时间较长、民族互嵌程度较高的社区民族关系非常融洽、和谐。相同的生活环境,相似的生计方式,频繁的接触交往,促进了不同民族之间的相互了解、理解及亲近,民族间文化边界渐趋淡化,社区认同逐渐增强。日常交往中,人们没有民族身份分界的意识,文化的差异性反而成为不同民族相互学习、相互交流的内容,例如,汉族居民向回族邻居学习炸油饼、馓子等回族特色食品;回族居民则向汉族邻居请教如何包好粽子,回、汉民族对彼此民族的评价和认可都很高。反之,在民族混居程度低的社区,相互了解和交往的几率就会降低,因而使不同民族的成员之间成为“熟悉的陌生人”,难以形成民族间深入的交往交流和交融。

四、小结

通过对宁夏银川市、吴忠市、固原市的6个社区不同民族成员的居住格局、交友情况、族际通婚状况、宗教、风俗习惯及心理认同等状况的问卷数据和深度访谈资料分析,可以看出,在民族互嵌型社区,民族间交往交流的机会和频率相对较高,族群互嵌程度较高。在长期的接触过程中,民族间较多的以社会成员的身份而非民族成员的身份进行日常的交往。在民族互嵌型社区,各民族成员从小耳濡目染其他民族的习俗与宗教,在日常的饮食、婚丧嫁娶礼仪上都能彼此相互尊重。在民族互嵌程度不高的社区,不同民族之间的交往频次和交往深度要少于民族互嵌型社区,人们更多强调的是民族内部认同和民族文化的保留,很少关注社区内其他民族的发展状况。

但是,我们需要认识到,建构民族互嵌型社区是促进民族间交往交流交融的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在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同时,也需要考虑民族文化保存的问题。回族聚居社区特有的文化传统对于保留回族传统文化具有重要作用。因此,民族之间的相互嵌入及交往交流交融必须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在宁夏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农民原有的居住环境发生了改变,但其既有的生活结构却无法还原。相较于由围寺而居的聚居格局变为回汉杂居的散居格局后会引发人际关系不适应,邻里交往阻隔等问题,城市拆迁安置引起的居民生活成本的增加,生活经济来源难以保障,社会网络的中断等问题显得更为突出。因此,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要把宁夏的民族混居社区打造成和谐的民族互嵌型社区,政府需要在社区资源公平合理配置以及提高社区服务水平方面作做出更多努力,并在整个宁夏的区域大环境中增强民族团结互助的认识和氛围,使各民族之间在心理上接受其他民族,在文化上不排斥其他民族的文化,在风俗习惯、宗教信仰上能做到兼容并包。可以说,心理上的认同和文化上的互嵌是弥补民族居住格局无法互嵌的一种有效方式。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强调坚持依法治疆团结稳疆长期建疆团结各族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新疆[N]人民日报,2014-05-30:01.

[[2]]严庆.互嵌的机理与路径.民族论坛,2015(11)

[[3]]魏冰.互嵌式治理:新疆多民族互嵌社区建设的有效选择[J].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

[[4]]杨鹍飞.民族互嵌型社区:涵义、分类与研究展望[J].广西民族研究,20145

[[5]]徐欣顺,姜术容.当前我国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嵌入问题探究———基于流动性嵌入的分析框架[J].黑龙江民族丛刊,2016(3)

[[6]]刘成.民族互嵌理论新思考.[J]广西民族研究,20156.

[[7]]马戎.民族社会学——社会学的族群关系研究 [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399

[[8]][美]马克.格兰诺维特(Mark Granovetter)著,罗家德等译.镶嵌社会网与经济行动[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57

[[9]]郑杭生.社会学概论新修[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148.

[[10]]杨文炯.互动调适与重构 [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