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李鸣骥:西北沿黄回族聚居地区商业城镇化发展研究

 作者:李鸣骥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1-11 22:48:13


(宁夏大学 经济管理学院/西部发展研究中心 银川 750021)

:以西北沿黄回族聚居地区城镇商业人口随机抽样调查为基础,对地区集贸市场商贸流通产业回族从业人口特征以年龄、家庭、受教育程度、择业原由、从业时间等为要素进行分析,辨析西北沿黄回族聚居地区商贸流通产业发展基本特征。同时,针对回族从业人口的商业经济特征要素进行分析,认为西北沿黄回族聚居地区城镇商贸流通业是推动地区商业城镇化发展的主导因素,也是推动地区经济活跃,提升地区新型城镇化水平的最基本动力。

:西北沿黄地区;回族;聚居;商业城镇化

The Study on the Development of Commercial Urbanization of the group habitation area of Hui nationality along the Yellow River in Northwest China

LI Mingji

(NingXia University,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 Western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 Yinchuan 750021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is based on the results of a random sampling survey of the urban commercial population in the Hui people group living areas which along The Yellow River in Northwest China. The paper was designed to analyze Commerce and Trade Circulation Industry and the employment of the Hui nationality of regional markets from various elements about the angle of age, family, education, the reason for career choice and the time of employment. The purpose of this paper is to analyze basic development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e and Trade Circulation Industry in the areas inhabited by the Hui nationality in The Yellow River of Northwest China. At the same time, according to the analysis of the commercial economy characteristics of the employed population of Hui Nationality, the writing concludes that the Commerce and Trade Circulation Industry that belong to the areas inhabited by the Hui nationality in the Yellow River of Northwest is the main factor to promote the regional commercial urbanization, and it is also the basic driving force to promote regional economic activity and to advance the regional new-style urbanization standard.

Keywords: along the Yellow River in Northwest China; Hui nationality ; the group habitation area of Hui nationality; Commercial Urbanization

 

 

回族在我国少数民族中受中华传统儒家文化最深刻,与传统儒家文化融合程度最深,却又保持自身民族宗教特色最鲜明的少数民族之一。区别于传统的汉族地区抑商重农文化传统,回族自形成以来就是我国的重商民族之一。商贸及集市经济是回族经济文化生活中最有机的部分,是回商文化的核心要素。从唐时的阿拉伯商人到元明之际回族的形成,回族及其祖先活跃在西北地区的各种商业活动中,“无人不商,也无人不农……其俗重商善贾”[1]。明清以来,回族商业日益得到发展,并呈现地方化、特色化、民族化、教派化等特点。在西北沿黄及其支流地区如平凉、固原、吴忠、临夏、西宁等城镇成为回族聚居区商业发展的集散中心。

一、回族商业文化背景

(一)宗教影响

伊斯兰教义认为商业是真主最喜欢的职业,经商被伊斯兰教徒看作是一种神圣的合法而高尚的事业。在伊斯兰教创教之前,年轻的穆罕默德就曾作为商人走遍了阿拉伯半岛,并在经商过程中通过与犹太人、基督徒等其他宗教信徒的商业合作和文化交流,学习和了解了基督教、犹太教的基本教义,为他以后创立伊斯兰教奠定了部分宗教思想基础。穆罕默德评价商人为“商人犹如世界的信使,是真主在大地上的可信赖的奴仆。”、“诚实的商人在报应日将坐在主的影子之下。”《古兰经》中也有大量鼓励人们经商、远涉万里、开辟商路的论述,如“谁为主道而迁移,谁在大地上发现许多出路和丰富的财源,……真主必报酬谁”[2]

(二)利益驱动

经济生活中,商业活动的收益远大于农业耕作的收益。回族的天然商业禀赋推动回族看重国内商机,从事获利更多的商业服务业。王永亮等认为从唐宋时期的胡商到元明之际回族的形成,回族经济特立独行,回族从事商业贸易远胜于耕作,并在长期的商贸经营活动中,逐渐形成了六大商业经济内容:国际贸易、珠宝生意、国内风险性贸易、清真饮食业、皮毛贸易、生产生活用品贸易[1]。这六大商贸经济在长期的历史演变发展中,以国内风险性贸易、清真饮食业、皮毛贸易、生产生活用品贸易为主要内容,而且在不同地域表现为不同特色,如宁夏南部的同心县、临夏回族自治州的临夏市、东乡县、三甲集等地区以风险性贸易、皮毛贸易为特色,而在青海的化隆回族自治县,县城半数以上的人口远赴我国东南沿海、西部高原,以清真饮食业为主要从业职业,宁夏吴忠市的涝河桥、西吉县的单家集则以牛羊肉集散与批发为主,而更多的回族聚居地区的集贸市场则以服务本地的各类商业部门和商业种类为主,以非基本职能部门为主要商贸产业体系。

(三)环境胁迫

清代乾、同二次回民起义之后,尤其是左宗棠平定西北回民起义后,将回族大量安置于“觅水草不乏,川原荒绝无主,各地成片断者[3]”的农业耕作条件极为恶劣的宁南、陇东地区,迫使地区回族另觅出路,以商代农。形成了西北回族聚居地区相对发达的商业贸易与极为落后的第一产业鲜明的对比。如回族人口占到85%的宁夏同心县城清末就有工商户150 余家,民国时期,陕西、山西、河北、河南等地客商在同心成立行会,修建货栈,长期坐地经营。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县域经济更是以商贸流通业为主,以羊绒、皮毛制品等为主要特色。

二、回族聚居地区城镇集贸市场从业人口调查

我们以青甘宁三省区回族聚居地区为主体,以地区传统商贸市场的典型性、地域性、重要性、特色性、民族性为指标,选取宁夏14个集贸市场,甘肃与青海6个集贸市场为调查样本区,于2013-2014年开展了随机抽样问卷调查。研究视角涵盖了大中城市内部的回族聚居区商贸市场、县镇传统商贸市场和建制镇商贸市场以及集市,调查对象选取了失地农民进入城市与城镇、扶贫生态移民城镇化农业人口、回族传统商贸从业人员等多种类型。发放问卷350份,回收有效问卷326份,其中宁夏回收有效问卷168份,甘肃、青海回收有效问卷158份。总体来看,集贸市场回族商贸物流产业从业人员都比较配合调查,对于关系自身发展的各种问题均能够畅所欲言,并在交流中提出了一些我们在问卷设计中忽视的一些个性问题,使我们能够更好的了解集贸市场从业人员的目前所面临的一些实际困难。

 (一)从业年龄结构

从调查来看,回族聚居集贸市场30~50岁的从业人数最多,达到全部调查对象的61.68%。说明在回族聚居地区,进入传统集贸市场从事商贸流通产业的从业人员多数将从事的商贸业作为职业选择,职业的固化水平相对较高,在统计样本中全年从事商贸流通业的人数达到65.73%,只有部分回族从业人口仍处于城镇—农村的“钟摆式”游动状态。在从业人员中,男性与女性比例差别不是非常大,说明随着传统回族社会与现代社会的逐渐融合接轨,大量的回族妇女也选择出外从事某种职业,而且在服装鞋帽、伊斯兰特色的衣物、百货等产品方面的销售,部分回族女性比男性从业人员更有优势,回族女性在家庭所居住的城镇集贸市场就近从事职业,也能够更好的照顾家庭、子女。

(二)家庭结构

回族家庭结构是回族社会文化结构的最主要特征,回族家庭一般相对成员多,往往多至三代同堂、四代同堂。在调查对象中,家庭6人以上的占到30.04%5口之家为22.61%4口之家作为回族基本家庭单元占到30.04%3口之家和2口之家分别占到调查对象的13.07%4.24%。在回族传统家庭社会结构向现代社会家庭结构演变中,回族家庭结构的规模在趋于变小,家庭结构单元更为单一和简化,尤其在城市和大的城镇中,这种传统家庭人口结构变化趋势更为明显。

 在全部从业人员中,小学学历和初中学历所占比例最多,合计占到全部人数的73.89%,大专与本科毕业调查对象主要从事商贸流通业的批发、大宗特色货物交易,表明受教育程度在传统商贸流通产业中具有一定的指向性作用,受教育层次越高,从事的商贸流通产业中的产业等级越高。而从事所谓的“小买卖”的商品零售、地方特色性产品售卖的多为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初中与小学毕业生。从文化程度结构来看,从事商贸流通产业的从业人员文化结构相对要高于一般的回族聚居地区农村文化程度水平。(三)从业人员文化教育结构


(四)从业原因

综合分析从业原因及目的,所有调查对象中基本上都以改善自身家庭经济条件是主要目的,这部分比例高达55.55%,同时也有部分从业人口只是为了稳定的工作和喜欢从事商贸流通产业,这部分比例达到34.47%。同时对于另外一部分回族来说,在所居住的城镇从事商业贸易活动,尤其是继承家庭已有的商贸传统优势,在回族商业文化的影响下,发挥这种传统商业优势并进一步扩张,这部分人口虽然在集贸市场比例较小,只占到全部调查对象的9.97%,但这部分人从问卷调查情况来看,资本规模、劳动力投入规模、商品交易规模相对较大,主要经营大宗地方特色产品,商品流向以全国各地的消费城市为主体,外向型商贸经济特点显著。是样本区回族传统集贸市场资金最为雄厚,经济实力最强的从业人口部分。


(五)从业时间结构

我们将调查对象从业时间分为5个时间段,分别为:1年以内、1~3年、5年左右、5~10年、10年以上,从调查来看各个时间段从业人口相对比较平均,分别为15.95%28.83%16.87%18.10%20.25%。从业时间长短一方面与集贸市场建立时间密切相关,在一些规模大、建立时间长的如宁夏的同心县城关镇、韦州镇、吴忠市涝河桥镇、甘肃临夏广河县三甲集镇、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城关镇、青海民和县城关镇等传统集贸市场中,从业人口时间长的占调查人数的大部分。而在一些新建的商贸市场,尤其是近年来随着城市和建制镇的城镇化外延式扩展,部分失地回族农民进入商贸市场从事商贸流通业,这部分市场人口的从业时间相对较短。同时,随着快速的商业化进程、市场化水平的提升,部分传统商贸产业受到外部市场的冲击,经济环境的压力促使集贸市场的从业人员不断的调整产品结构,以满足地区消费需求,商贸产品结构的快速变化和不断调整,部分从业人员因商品销路、商品结构不适应市场需求变化以及其他主观因素而退出商贸经营、转让商铺等,也是影响从业人员从业时间的一个重要因素。


回族聚居地区的传统集贸市场作为各级城镇回族所处的人文自然生态环境及回族特有的伊斯兰社会经济文化模式共同塑造的空间形态,体现着回族的经济理性与生态环境、文化模式、生活方式及社会体系[2]。回族商贸经济的运行机制,是在改革开放以来商品经济大潮中得以建立,并在市场经济体制的作用下日益完善,进而建构起回族经济特色的商贸流通体系,这种商贸经济体系已经深深植入到回族的社会经济文化生活中,并对回族经济特征、回族商贸经济经营模式转变产生着深刻的影响。
三、回族聚居地区城镇集贸市场商业经济特征分析

(一)商业特色

在各级城镇传统集贸市场经营项目上,以生活日常用品和服装鞋帽尤其是穆斯林所经常使用的纱巾、衣帽、礼拜用服装等为主体,这两部分人分别占到调查人口的17%17%,其他较多的还有饮食、餐饮业占14%,蔬菜水果销售占13%,其他类包括大宗商品、土特产批发零售占到12%。从回族聚居地区传统集贸市场回族从业结构分析,商品经营项目类型较多,且与广大回族群众的日常生活需要匹配性较好。同时,党和国家民族经济和宗教政策如给予民族地区发展优惠政策、扶持民族地区发展经济和社会事业、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自由等,在回族聚居地区得到了认真贯彻落实,激发了广大回族从事商贸传统的积极性。

(二)传统集贸市场商贸流通产业利润基本情况

利润额是所有商业活动追求的一致目标,是区域商贸产业活跃程度的晴雨表。在回族聚居地区传统集贸市场中,利润往往受到商品结构、消费市场规模、资本投入规模、商品供给、商品价格、流通渠道等的影响。由于我们进行的随机抽样调查在商贸流通业中选取的多种类型的商贸结构,从日杂百货到粮食、蔬菜、果品零售业到餐营业以及大宗地方特产水平购销与批发,各种类型的商贸业利润率也呈现明显的区别,以小商铺为主的商贸业利润普遍不高,而大宗特色产品货物的批发与外销产业相对利润比较高,这主要与商贸产业投资规模关系较大,规模越大,其利润就越高。

 

 

 

 

-1传统集贸市场不同商贸结构利润额统计表

利润额(万元)

统计样本数

百分比(%

商业类型

0.5~1

28

8.95

日杂

1~3

106

33.87

小百货

3~5

63

20.13

服装、儿童用品

5~10

60

19.17

粮食、牲畜

10~15

32

10.22

清真肉制品、农资

15万以上

24

7.67

餐饮、特产、其他

合计

313

100


调查样本数据总体上比较符合西北沿黄回族聚居地区商业经济特征,即以满足地区生活生产需要的商贸业为主体,外向型商贸业以大宗商品为主只占集贸市场的少数。

(三)传统集贸市场调查对象家庭收入基本情况

针对回族聚居地区传统集贸市场调查对象的利润与收益情况进行问卷调查与访谈,以收益能否满足整个家庭支出为基本假设前提,从调查结果分析,63%的调查对象认为从事商贸流通业能够支撑家庭开销,说明在回族聚居地区传统商贸流通产业中,经济效益能够有效体现,尤其较之于种植业收入,比较利益十分明显。商贸流通产业成为地区部分回族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

对回族地区传统集贸市场从业人口2013年的家庭经济总收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286个填写年家庭总收入的调查对象中,136人选择了年收入1~5万之间,其中1~3万的有69人,占全部调查对象的24.12%3~5万的有67人,占全部调查对象的23.42%139人年均家庭收入超过5万元,占全部调查对象的48.6%,最高的家庭2013年收入达到100万元以上。对所有调查对象2013年家庭总收入加权平均后,每个家庭年平均收入在5.33万元。在家庭收入结构方面选择71%的调查对象选择市场从事商业贸易活动是家庭收入的最主要来源,其他主要收入来源还包括26.57%的种植业收入,30.07%的打工收入,16.78%主要经济来源为养殖业等等。说明在传统贸易市场从业人口基本都能够每年获得较好的边际收益,良好的经济比较收益是促进地区市场商贸流通产业活跃的最主要因素。

四、西北回族聚居地区商业城镇化发展及其趋向

商业城镇化,是区域第二产业不发育的情况下,由商业及其关联的贸易流通等产业为主体,带动其他第三产业发展而引起的人口在空间上进入城镇,从事商贸流通等第三产业的一种较为特殊的跃迁式城镇化模式。这种商贸城镇化尤其在西北沿黄回族聚居地区表现的十分突出。

(一)商贸利益驱动下的城镇聚居

改革开放后,回族聚居地区农业人口生活压力的相对减小,传统的商贸经济特色开始焕发更富活力的生机,在区域出现了商贸经济、劳务输出、物流贩运等一大批第三产业经济类型的活跃,在商贸比较利益的驱动下,西北回族聚居地区商业发展主要体现在区域回族消费需求与地区商业发展传统的耦合,回族商业贸易活动的劳动力需求与市场经济体制影响下的第三产业快速发展的耦合,商贸利润率与经营规模、经营特色的耦合。加之西北回族聚居地区存在着“劳动力无限供给”的基本条件,农村劳动力有着强烈的务工、经商、进城的发展诉求。同时,城镇人口的密集、商贸条件、基础设施的拉力;广大回族乡村地区农业人口的增加、土地流转速度的加快、农业土地生产的低效、生态移民等推力,共同导致了地区商贸经济的活跃,一定程度也提升了回族聚居地区商业型城镇化发生发展的规模与速度。

(二)比较成本驱动下的商业城镇化

西北回族聚居地区农业人口劳动力素质普遍不高,农业人口向非农业产业转移和进入城镇的相对成本与绝对成本都较高。进入城镇后多以二三产业中脏、累、差的建筑行业、餐饮行业为主要从业部门,由于这些部门的收入水平有限,回族务工人口进入城镇的生活成本高企,生活条件艰苦,不能真正融入到城镇中跨越“进城门槛”而成为暂住人口,在城镇与乡村之间来回迁徙仿如“候鸟”的钟摆式游动。但回族聚居地区的传统商贸经济则为进城的回族农村人口提供了一个体现个人价值和商业特长的发展空间,传统集贸市场中的商贸流通产业需要的劳动力技术含量较低,对农业人口劳动力的限制较少。回族聚居地区传统商贸经济具有自由择业性强、人口流通速度快、流量大、资本密集型与资源密集型以及外界信息流接受能力强等显著特点。以集贸市场规模与商品特色为基础,通过层级结构辐射带动着周边商贸产业的发展,同时也通过商贸物流产业的活跃,进一步推动了地区二三产业的发展。通过因地制宜,合理的集贸市场作用模式、合适的劳动力容纳商贸流通产业建设,从根本上能够改变回族地区城乡二元结构的资源配置,扩大农产品市场,为地区特色农业产业化发展、工业化进程加快提供基本发展条件,同时发挥商贸经济优势与特色,推动地区农业人口向非农产业的转移,促进地区城镇化良性推进、土地利用结构的优化以及地区回族贫困弱势群体的发展。

(三)中华民族认同下的回族商业城镇化趋向

回族商业文化是在我国回族形成以来经过几百年的探索与发展,逐渐形成的自己独到的商业精神、商业传统与商业文化。回族商业文化秉承了伊斯兰文化中注重经营现世、重视商贸的优良传统,强调了以自己的辛劳和智慧获得正当合理的财富是穆斯林义不容辞的“天命”[3]。同时,回族在形成之初就大量汲取了中华文化的有益养分,并在中华传统文化恢弘壮远的精神个性、兼收并容的气度、博大精深文化内涵影响下,中华儒家传统文化与伊斯兰文化两种文化日益互融互通,使得回族逐渐从早期阿拉伯人的经济观、商业观演化而成为独具特色的中国回族经济观,这种经济观并不是执着于“利”,而更多的是“利、礼、义、德”兼具。如刘智所言:“财货取与,皆节以礼义,则无利欲之挠,而争端息矣。……民富国强,上下安乐,由乎此矣”[4]

回族在宗教、制度、政策、文化等亚社会管理体系作用下,一方面遵从“安拉”的旨意,以商贸经营活动作为回族经济生活中最主要的特色生产部门,通过走南闯北的商贸贩销或从事其他服务业行业,来实现回族“两世吉庆”,不断开拓商业市场;同时又积极遵守回族社会宗教规范,认真履行作为伊斯兰教徒的使命,绝大多数西北地区回族商贸经营人员尽管身处中国传统文化地区,也能够恪守回族社会文化与宗教道德体系,实践着自己作为一个穆斯林的社会义务与责任。同时积极融入到当地社会中,从广州的三元里到浙江的义务市,回族商业文化与商贸从业人员都能够与汉族城镇居民共同发展、和睦共生共存。

商贸经营作为目前西北回族社会经济生活中最为重要的一张名片和标签,是西北沿黄回族聚居地区城镇化最主要的发展动向。西北回族聚居地区已经逐步构建起以本地商业城镇化为核心,辐射发散式的全国流动性、多样性回族商贸城镇化为一体的城镇化特色。空间上构成商业贸易活动与回族社会文化的重叠,在中华民族认同、宗教认同、社会认同基础上,城镇化了的回族商业体现着西北沿黄回族聚居地区商业经济的主体地位,充分发挥资金、销售及地区特色贸易产品的积极作用。以商贸经营活动活跃为前提,推动地区二、三产业蓬勃发展,并以传统集贸市场为空间节点,以商业型城镇化为动力,推动回族聚居地区形成集镇—建制镇—中心镇—县镇—市的城市等级体系和商业空间网络体系。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王永亮. 西北回族社会发展机制[M]. 宁夏人民出版社, 1999.

[2]王平.城镇回族聚居区“围坊而商”的经济结构模式[J].民族研究.2012(5).P43-54.

[3]丁克家.试论回商文化及其时代意义[J].回族研究. 2008, (2) :5-9.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宁夏回族聚居型城镇空间增长模式及其机理研究(41561037),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传统集贸市场在西北回族集聚地区城镇化进程中的驱动机制研究(12CMZ044)部分研究成果;

[1] 《洮州厅志》

[2]《古兰经4:100

[3]罗正钧. 《左宗棠年谱》.

[4] [] 刘智.《天方典礼》中华书局.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