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浅析刘智“天方性理”思想中 大世界和小世界的有关理念

 作者:王润生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10-05 10:18:46


谈回族伊斯兰文化的“性理”问题,免不了要提刘智的《天方性理》和《天方典礼》。

刘智天资聪慧,玄思妙悟。他在《著书述》中说:“予年十五而有志于学,八年膏晷,而儒者之经史子集阅遍;又六年读天方经;又三年阅释藏竟;又一年阅道藏竟,道藏无物也;继而阅西洋书一百三十七种,会通诸家而折衷于天方之学。”刘智遍览群书,并且“天下名都胜迹游历过半”。游学十几年而满腹经纶, 中年回到故乡南京,便“键户清凉山中,十经寒暑,翻阅既多,著作益富”。在一系列著作中《天方性理》《天方典礼》和《天方至圣实录》三部著作光照古今名垂后世,在中国历史文化中留下了回族伊斯兰文化里程碑式的印记。

《天方性理》和《天方典礼》是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典型代表作。《天方性理》是一本学术理论性很强的书,而《天方典礼》则以其社会实践性见长。但无论理论还是实践,《天方性理》和《天方典礼》都对中国回族穆斯林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清末,云南籍回族伊斯兰教学者马联元为向其经堂弟子们传授天方性理思想,曾不怕艰辛,将《天方性理》译成阿拉伯文,编印成《性理微言》一书,并将《天方性理》中《本经》部分做了全面注释,且附庞大注疏。可见,生于刘智大约一百八十年后的马联元懂刘智,深悟《天方性理》一书的学理奥妙。《天方典礼》,虽然侧重介绍伊斯兰教实践,但天方性理思想却贯穿始终;该书的大量内容后来成为各地经堂教育的教材,且近代中国回族伊斯兰教更有学派将该书的内容作为宣教材料来宣讲,已是历史的事实。至于《天方至圣实录》,是刘智晚年(64岁)所著,这本书虽没有他中年时所著两本书的划时代声响,却因“海富润”①一案的异常事件而名扬中外。(这是题外话,顺便提及)于是,到了当今,有回族学者著《回族对伟大祖国的贡献》一书,书中称刘智为“17世纪世界级的中国回族思想家”。

《天方性理》由经、图、传三部分组成。经即《本经》,有五章,它是该书的核心内容。一二两章总述大世界之造化和分述天地人物之功能,三四两章总述小世界身心显著之由和分述身、心、性、命所藏之用,第五章总述大小两世界分合之妙义与天人浑化之极致。《本经》配有总图10幅,配图的目的是帮助读者对《本经》奥义获得直观效果。从《本经》五章的标题,我们大致能了解刘智的“性理”思想是有关世界根源和天地万物造化以及人的身、心、性、命修养的学问。我们常将这两种学问概括为大世界和小世界问题。另外,《传》有60篇,配有分图60幅,它是用来进一步阐释《本经》内容的。

要想了解刘智性理思想,可从了解《天方性理》一书中的“三一”理论入手。“三一”即“真一、数一、体一”。简单六个字却包含天地人深奥哲理在其中。

“三一”之说是明末回族伊斯兰教学者王岱舆先生首先提出并论证的。刘智先生将“三一”之说扩展延伸,完善成天方性理学思想体系的重要内容。他在《天方性理》第五章《总述大小两世界分合之妙义与天人浑化之极致》中说:“体用浑然,是名真一;由体起用,是名数一;返用归体,是名体一”并说 “真一起化,数一成化,体一化化”。②为说明“三一”理论,刘智在《天方性理传、图》卷五中撰有“真一三品图说”“数一三品图说”“体一三品图说”和“三一通义图说”。 “真一、数一、体一”阐述的是世界诞生最初以及诞生中和诞生后的状态。“真一”的“真”是真实确有之意,“一”是独一无偶之意。“真一”是世界最初的状态,说最初就是还没有初,世界此时鸿蒙未开,但创造世界的主宰却真实确有且独一无偶地存在着,此时,真宰的本体与大能浑然一体。要说明的是刘智认为,这时的世界状态也就是创造世界的主宰状态。“数一”的“数”是指天地万物化育的奥妙,相当于中国古哲学中“理”的意义。譬如董仲舒说“人之形体,化天数而成” ③程颢说“吾学虽有所授受,‘天理’二字却是自家体贴出来” ④有人认为“数一”的“数”是数目的数,那是理解上的错误。而“数一”的“一”却是复指“真一”的“一”。“数一”是世界诞生中状态,其基本内涵为:始于“真一”的世界造化在“数一”的状态下完成形而上和形而下的一切化育。刘智用一句话概括说,理世(理的世界)和象世(物的世界)都由“数一”分派而出。⑤ 在理解“数一”概念时,我们应清楚知道刘智的“数一”与中国宋明理学中的“理”有联系却又有本质区别:刘智用“数”来表达天地万物化育的奥妙,这与宋明理学中“理”很相似,但是,他更用“一”来表达天地万物的造化始于“真一”的启动,而宋明理学却是用“理”来直指世界之源。这便是两者根本区别。 “体一”的“体”是以自身三体体悟“真一”之意,“一”是复指“真一”的“一”。 体一”是世界诞生后人认知“真一”的三个层次。人有三体,即身体、心体和性体,以身体体悟“真一”在于遵循,能遵循的人知道真一之名,却不能感悟“真一”之实;以心体体悟“真一”在于解误,能解误的人仍然与“真一”之间有着距离,他们还不能参透与“真一”浑然一体的奥妙;以性体体悟“真一”在于“无间”,无间之人能参悟“真一” 的奥妙根本,并与真一浑然一体而重返“真一”。这其中,理解“三一” 理论的关键在于一个“通”字,这也是刘智强调的“三而一”“一而三”的重要内涵。对此,刘智有一段妙论:“真一显而为数一,数一即真一之通也,非真一之外另有数一也。数一显而为体一,体一即数一之通也,非数一之外另有体一。三一显于世界(即大世界),世界即三一之所通也。因三者之通而有世界,因世界而乃得以显三者之通。总真一之自为显隐也。真一之自为显隐者,真一起于一念之动也。吾不知去此一念之动,仍复有三一之可通焉?否也。”⑥从这段充满哲理的阐述中,我们得知刘智所强调的是:认识“三一”的关键应该归总为一个“一”,即“真一”的“一”;这就是“三而一”的真谛。刘智曾解释说:“三一非三,一而三义” ⑦现在,我们再来看 “真一起化,数一成化,体一化化”,便能悟出刘智的微言妙义了。有人不理解三句中的“起化、成化和化化”的含义,其实很简单。“起化”是启动世界造化的意思,“成化”是形成世界化育的意思,“化化”稍难理解一点,因为第一个“化”是动词,即融会贯通化而为一的意思,第二个“化”是名词,即真一大化。全句的意思是:深刻参悟了“真一”大化世界就能与“真一”融为一体。

“三一”理论打破了宋明理学中理派将“理”认作世界根源的局限性,纠正了 心派认为“心外无物”的错误,为人们展示了伊斯兰文化中有关世界诞生以及人类体悟、认知世界的次第图。刘智的论述,发展了宋明理学中有关世界起源以及人类对世界认知的思想,也解决了宋明理学中理派和心派长期论辩却悬而未决的问题。

中国性理学形成于宋代,是儒学的发展结果。中国儒学自春秋汉唐以来,长期与释道两教争论并融合,至宋代,形成一种新哲学体系。理学家们认为“性即理也”,“自理而言谓之天,自禀受而言谓之性”。因此,人们习惯中将这种新哲学思想称为性理学;其实,性理学就是理学。有人称之为新儒学。 理学鼻祖是周敦颐,周敦颐关于世界的起源提出了“无极而太极”之说,认为“太极”一动一静,产生阴阳万物。“万物生而变化无穷焉,惟人也,得其秀而最灵” ⑧周敦颐开创的理学研究,经过邵雍、张载、二程兄弟(程颢,程颐)等人发展,至南宋朱熹而集大成。这种理学研究曾盛极一时,直至明朝,因此,称作宋明理学。

古时,理学大师们各执一说,相互论辩,形成宋明时期的理学研究高潮。理学思想虽是这一历史时期思想界的主流,但其中又分不同学派。有“二程”的道学,朱熹的理学,陆九渊、王守仁的心学等等。而朱熹的理学对后世影响最大。朱熹建立了一个客观唯心主义理学体系,认为“理”先于天地而存在,他说:“理也者,形而上之道也,生物之本也;气也者,形而下之器也,生物之具也。”⑨与朱熹对立的是陆九渊的主观唯心主义思想体系,认为“心即理也”他说:“天之所以与我者,即此心也。人皆有是心,心皆具是理,心即理也” ⑩明代王守仁进一步发展陆九渊的思想,他说:“心外无物,心外无言,心外无理,心外无义” ⑪认为:心之“灵明”为宇宙万物的根源。(这种思想显然受佛学影响)但是,宋明理学家们将世界的起源归结为“理”之后,便再无发展,他们始终没悟出“理”更源自何处,只将它认作世界的根源便作罢了。并且,理学和心学的争论也没有一个完美的统一。

对世界根源这一古老哲学课题,刘智在《天方性理》一书中用“三一”理论做了详细阐释,并且论证说“数一为仆,真一为主;数一为虚,真一为实”。 ⑫这四句话是一个完整的论证。前两句是论点,表达了“真一” 和“数一”之间关系——“数一”源于“真一”。后两句是论据和论证,强调“数一”的特性为“虚”,虚不能成为造物主宰,只能居于“仆”的地位(即从属状态);而“真一”的特性为“实”,因此,“真一为主”,“真一”才能创造世界,才是世界之源。这一论断间接地指明宋明理学家将“理”这一虚幻的概念认作世界之源的不合理性。 确立“真一”理念,是刘智站在回族伊斯兰文化的“性理”角度对世界起源问题做出的回答,于是,中国古老性理学中关于世界起源的论辨也因此迎刃而解了。

总之,刘智的性理学中有关“大世界”的理念反映的是关于世界的起源和天地万物形成以及人类对大世界的认知的学问。

刘智的“三一”理论在清朝以至民国时期,在回族穆斯林中影响很大。安庆城西南边农村有个回民村庄名叫“三一”,叫了一百多年,解放后才更名为“三益”。如今,已很少有人知道它曾经叫“三一”,也没人知道它为什么叫“三一”。据回民老人说,清朝咸丰年间,安庆城有一位著名阿訇叫马迪顺,马阿訇博学多才,经学研究卓有建树。1853年沿江战乱,他带领回族乡亲离开安庆城,到城西南偏僻荒凉的洲地避难,到了那里后,他们建起第一座清真寺,马迪顺阿訇将它命名为“三一”,村庄也随之叫“三一”。现在看来,三一清真寺中的“三一”就是《天方性理》中的“三一”。马迪顺阿訇与马联元大阿訇大约同时代人,一位在长江上游云南,一位在长江中下游安徽安庆,马迪顺虽没有马联元那么有成就,但是,一定也是深受天方性理思想影响并深悟其中奥妙之人。

关于刘智的性理思想中人生“小世界”的理性修养,我们可以先从《本经》第四章《分述小世界身心命所藏之用》的开头几段的初探中获得一个基本的了解。刘智说:“心含七德,作是灵明。顺于心包,信于其表,惠于其里,明识在灵,笃真在仁,发隐其妙,真现初心。”⑬这几句话的意思是:人的内心深含七德,即顺、信、惠、灵、仁、妙、初心(真心)。“顺”是顺从,“信”是坚信,“惠”是施惠不刻薄,“灵”是烛理明澈明识,即有真知灼见,“仁”是虔诚喜爱创造万物的真宰,“妙”是发挥造物主赋予人深藏在内心的大用之性而具有妙心,“初心”是真心显现。七德具备,人的灵明才能充分显现。人的七德由外而内深藏于人的内心。顺德含在心的包络之中,信德含在心的外膜之中,惠德含在心的血肉之中。自灵德至初心更向心的纵深隐藏,灵德深藏着真知灼见,仁德深藏着对万物主宰的笃爱;随着人心性的深入修炼,人进入妙心境界,深藏于人内心的一切先天和后天的理(性)将充分发挥,这称作妙德;再深入,真宰赋予人的全体能量在人身上显现无遗,人便与真宰造化的大能融为一体,这称作初心之德,也称作真心。刘智还说:“人若灯具,真光其火。不获真光,徒为人具。人极大全,无美不备,既美其形,复美其妙。”⑭它们的意思是:人就像灯具,真心就是那灯具中的火光,人没有真心之光,就像灯具里没有火光。人之所以成为人,是因为人尽显了造物主的造化,具备了作为人的所有美德;既有身、心、性、德(即有形)之美,又有妙心真光无形之美。

从以上介绍中,我们看到刘智在伊斯兰性理学中为我们展示了穆斯林的完美的理性追求,中国穆斯林坚定于善功修炼正在于追求这种理性美德。这是一种由外而内,步步深入,层层升高的,直至人回归到造物主造化人之本初“既美其形,复美其妙”的崇高境界。从这些论述中,我们似乎看到宋明理学中心学的影子,然而,它却不是宋明时期的心学,是比心学更向纵深拓展的回族伊斯兰性理学问。

总之,刘智的性理学中有关“小世界”的理念反映的是人的天赋秉性由来以及人的修心养性追求美德的思想

关于人的身心性的修炼,《天方典礼》中也有不少阐述。

《天方典礼》与《天方性理》是珠联璧合的姊妹篇。 天方性理思想始终贯穿在《天方典礼》之中,是天方典礼的理论精髓。譬如《天方典礼•原教篇》说:“主宰者,万化所自出,而吾心性之本源也。由主宰之显著,而有我之本性;由本性之赋畀于心,而我得以为万物之灵,此先天之事也。今日由尽心而得以知性,由知性而即以认识主宰,此后天之事也。认得主宰是造化天地万物者,是我心性所从出者,则脚跟正定,不为歧妄所动摇矣。”⑮《五功篇•总纲》中说:“天道人心妙合而通也。真主以一‘理’赋物,而人之禀受不同,顾有圣凡之别。圣人以‘道’道物,则‘道’无不明;凡人以物物‘道’,则‘道’有所蔽。何能循其‘理’,以还复其本初耶?因是,主命五功示人修‘道’之方,开蔽通塞,指其来路,导其归焉。”⑯这番辨析中,作者从“理、性、道”的高度,强调了伊斯兰五功修炼的目的:循“理”修“道”,还复人性本初。《五功篇》还具体介绍了五功善修(即念、礼、斋、课、朝)的方法。但刘智更从“性、理”角度分析五功修炼的必要性,他指出:“形器既章,天道隐矣;气禀日生,真理晦矣;情伪日出,本性昏矣;眀者蔽,纯者杂,而通者塞矣。人于天命根源,罔知所自而返焉。圣教五功,念、礼、斋、课、朝,示人修道而返乎其初也。”⑰这一段话的意思就是,社会生活中日益膨胀的物质私欲让人们远离了天道,放弃了真理,失去了本性。刘智希望人们通过五功善修有效地克服私欲而重返人性的本初完美;人性完美了,天理才能张扬。以上举例足以证明刘智的性理思想始终如一地贯穿在他所介绍的回族伊斯兰教的实践中,从这些著作中,我们还可以清晰看出,刘智不仅是性理理论家,还是谨修宗教善功的虔诚实践者,因为如果没有虔诚的善功实践,写不出这样深刻的文字。

刘智构建了中国回族伊斯兰教性理学思想体系,将中国理学研究推向一个新的层次的思维。他的伊斯兰性理学思想并非凭空杜撰,而是集伊斯兰教诸多经典而成,其《本经》五章内容,在《昭微经》《道行推原经》《格致全经》《费隐经》《真经注》《研真经》六部经中均一一有出处。其《传》六十篇内容,参考四十多部经书,文理词句斑斑可考。《天方性理》一书集中西阿性理学之大成, 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举。 刘智的思想成就可谓大矣!他的回族伊斯兰教性理学思想,在此后受到中国主流社会汉回学者的广泛肯定,因为它既合伊斯兰教义,又合儒学精神。马联元曾评价刘智:“已无圣人,若有圣人,必是刘智。”⑱

注释:

①见《天方至圣实录•附录二》(中国伊斯兰教协会1984版)

②见《天方性理释解•本经第五章》(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版)73页。“体”指造物主本然之体,即本体。 “用”即造物主的大能。“体用浑然”即造物主的本体与大能浑然一体 “由体起用”即造物主自本体上显示出造化世界的大能。 “返用归体”即重返(全部彰显)造物主赋予人类的大用,追求回归 “真一”。

③见董仲舒《春秋繁露•为人者天》。意思是:人的形体,依“天”的大化奥妙化育而成。

④见程颢《外书》卷十二。意思是:我的学问虽来自老师的教授,但是,“天”的大化奥妙却是自己体悟得出的。

⑤见《天方性理释解•传、图卷五》(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版)200页5.02“数一三品图说”

⑥见《天方性理释解•传、图卷五》(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版)204页5.04“三一通义图说”

⑦见《天方性理释解•本经第五章》(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版)73页。意思是:说“三一”,并不是指有单独的三个“一”。三个“一”其实是“真一”在三个不同时态下的显现。

⑧见周敦颐《太极图说》

⑨见朱熹《答黄道夫》。意思是:“理”是天地形成之前的“道”,是天地万物的根本;“气”是天地形成后的物质,表现为万物不同的形态。

⑩见陆九渊《与李宰书》。意思是:天给与人的是这颗心,人都有此心,而人心又充满了“理”,因此,“心”就是“理”。

⑪见王守仁《与王纯甫》

⑫见《天方性理释解•前言》(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版)

⑬见《天方性理释解•本经第四章》(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版)55页。“作是灵明”即修七德的目的是让人的灵明显现。 “心包”即心的包络,“其表”即心的外膜,“其里”即心的血肉,“明识”即真知灼见,“笃真”即笃爱真一主宰,“发隐”即发挥造物主赋予人深藏在内心的大用之性,“真现”即真心显现。

⑭见《天方性理释解•本经第四章》(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版)56页。

⑮见《天方典礼》(1932年上海中华书局重印马福祥版卷一第6页)

⑯见《天方典礼》(1932年上海中华书局重印马福祥版卷五第1页)

⑰见《天方典礼》(1932年上海中华书局重印马福祥版卷五第1页)

⑱见《天方性理释解•前言》(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