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民族团结的光辉典范

 作者:田应昌 纳家瑞  来源:《回族史论集》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04 17:03:09


        云南省通海县四街区纳古回族乡包括三个自然村(纳家营、 古城、三家村),全乡一千一百零一户,五千四百三十九人,座落在波光粼粼的杞麓湖北岸,南去十余里与通海城隔水相望。纳 家营百姓,系元代云南平章政事赛典赤•瞻思丁的大儿子纳速拉丁的后裔。纳速拉丁的孙子纳速鲁(汉名纳璞),于元至元二十 七年(1290年)出任临安、养江宣尉司都元帅时,部队驻通海县曲陀关,家属驻杞麓湖畔,即今之纳家营。这里土地肥沃、交 通方便、风景幽美,是个鱼米之乡。这里回汉杂居,'长期和睦相处,回民占百分之八十二点五,他们中不少人旅居东南亚,被誉为华侨之乡,这里除基本的农业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经济活动 ——传统的五金手工业。这里五金工匠多,工艺精湛,机械化程度比较高,素有轻手工业乡之称。由于历史以来,与周围各村汉、彝各族同胞和睦友好相处,有此地利人和的良好条件,故人丁兴旺,经济发展,呈现一派兴盛景象。
        这里就是在公元一八五六年的“丙辰之难”中,河西东乡(今 通海县四街区)包括纳古回族乡在内的回、汉互保,两族人民均免于难,树立了历史上民族团结光辉典范的地方。

        十八世纪五十年代,清朝政府为了巩固其统治,极力推行民 族压迫政策,残酷镇压广大回民和各族人民群众。咸丰六年 (1856年)因少数回民与汉民之间发生械斗,蔓延到省城附近, 清廷大为恐慌和不满。按清廷地方官吏的说法就是回民性如“犬羊'非痛加剿洗才能不死灭复燃,非大兵痛加剿洗才能使之心胆具碎。故此,清军所到之处对广大无辜的回民群众是老幼皆屠杀,屋宇均被烧毁。清王朝对云南各族人民统治的毒辣手段, 是一贯采取离间分化制造民族矛盾,“汉盛则袒汉以杀回,回盛则袒回以杀汉而在回族内部又挑拔离间,意在中伤。在官府的挑动下,回汉仇杀事件层出不穷.公元一八五六年的“丙辰事变”就是官府一手造成的。 
        咸丰六年(1856年),云南巡抚舒兴阿与汉绅密谋策划,公开下令“灭回”布告各地团练:“横直剿灭八百里”,“回民敢于造反,准其格杀勿论•”所到之处,广大回民惨遭屠戮。四月十六日至十九日,遂酿成省城回民惨遭血腥大屠杀事件.一时之间,血兩腥风横扫全滇。这时,河西回民起而自卫,于是讹言四起,汉回互疑。剑拔弩张,势态险恶。在这危急关头,回汉双方绅老, 集议调解,倡议回汉互保。东乡三十六营(注:今通海县四街区辖十一个乡,其中九个汉族乡,一个彝族乡,二个回族乡。),互保达成协议,回、汉两族人民均免于难。
        第一次协议,于咸丰七年,临安府尹崔某,河西知县余某主
和议,约汉回东乡四街会议,城绅以四街近敌垒,虑为所绍,王善诱挺身赴难,果迂害(摘自《续河西县志稿》第三卷)。
        面对如此灭族灭种之灾难,为生存计,纳古回族乡的回民群众集会在滇真寺商议,当时有的主张打,有的主张和,广大回民群众以民族团结为重,推举了纳凤春(回族,清三品花翎都游府)、纳太寿(东乡坝副团绅)、纳海(回族,群众领袖)等为回方代表,到东乡坝(今四街乡、七街乡),找汉族团绅公孙烁 (今七街乡人)商议。由于纳凤春和公孙烁的先辈过去同路上京赴考,结拜弟兄,交情甚好,亲如手足。而公孙烁当时身为东乡三十六营的团总,在东乡三十六营(今四街区)整个汉族地区很有名望,可以控制整个东乡坝。而纳凤春、纳太寿等几位回族代表在回民地区德高望重,说话算数,群众都十分拥护他们。
        咸丰八年(1858年)七月八日,回众大举围攻河西城,回民得势,局势十分紧张东乡坝受到严重威协,.东乡坝的汉方代表就去纳家营找回方代表纳凤春、纳太寿等人商议。回、汉代表数十人先后在纳家营、四街、七街和公孙烁客厅开过数次会议, 协商组织回、汉共同联防,实行“回保汉、汉保回”,回、汉、彝三位一体进行互保。回族方面的工作由纳凤春、纳太寿、纳海等人去找田庆余(武进士,当时整个河西回民群众的首领)等人商量,说明东乡坝的问题已达成回汉互保协议,由东乡三十六营的回、汉自己解决。所以,在回民得势时没有杀一个汉人。后来到汉人得势时,由汉方代表出面做工作,也没有杀过纳古回族乡的一个回民同胞。这样同舟共济,相依为命,渡过了这一人类史上最黑暗的难关,为中国的民族关系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给后辈子孙树立了一个民族团结的光辉典范。这一事例,在滇变大屠杀中,是绝无仅有的。 
        事后,河东各族同胞,为了纪念这一事件,曾以东乡三十六营汉、彝民众的名誉,给纳凤春、纳太寿、纳海等有功的人员挂了“护卫河东”等大匾。据纳凤春的重孙纳光显、纳光辉两位老人讲,各方面为此事挂来的匾有十多块,但可惜这些有纪念意义的历史文物,已经在民国十五年卢汉率军焚烧纳家营时全部毁于大火了。现在只剩下两块,一块是“公正廉明”,另一块是“屏藩东里”,落款是“同治元年岁次壬戌黄钟月谷旦,东乡各村绅耆同顿首具”。而回方,又送给东乡三十六营的汉族同胞“和气致祥”四个石刻大字镶嵌在七街龙海寺门外的大照壁上。另一块大匾“东柳保障”挂在七街村头(七街原名叫东柳村)。回方代表纳赛荣家还以私人名义送给东乡代表公孙烁一幅宝贵的钱南园作的“瘦马 画”作纪念(注:这幅名画至今还被公孙烁的第三代孙公孙蓄老人收藏着)。由于回、汉互保,使东乡三十六营的回、汉.彝三族人民团结和睦,免遭灾难。
        而河西城回汉互保遭土豪旃占春破坏,未获成功。继而旃占 春不听劝阻,聚集暴徒往攻大、小东沟(今东渠回族乡的大回村、小回村)溃败。下回村武进士田庆余之父,是回族中议和的首领.议和未成,突遭暴徒戮杀。因此,田庆余聚众为父报仇, 遂焚杀北乡各村直至通海,事态发展已不可收拾。适“元新营”参将杨循之带兵三百过境,河西官绅恳邀留守。又邀屠杀建水等地回族的刽子手潘德率地主武装,于咸丰六年(1856年)六月由潘指挥,围攻下回村,先将滇真寺团团围困,放火焚烧清真寺, 将驻守在清真寺的五百余回民青年活活烧死。接着又放火烧民房,使全村四百多户回民焚杀几尽。现在下回村的坟地上还埋着四塚咸丰丙辰年间被清廷政府血腥镇压的坟堆“万人坑”,每个坟坑里都埋了几百人,每年的五月端五都要做亡人节,纪念死者。 下回村的回民群众能从民族团结的愿望出发,从未立坟碑记载, 至今还是几塚土坟堆。
紧接着,咸丰十年(1860年)五月,河西田庆余率回众据新兴州(今玉溪市周城)。同治九年(1870年),马如龙率师攻新兴,五月,马恩荣杀田庆余降清。接着马如龙又率师攻河西大小东沟,六月在围攻大东沟时,马如龙负伤,归省就医•翌年五月马如龙再次攻大、小东沟,游击王正坤尽选河西壮勇助战,小东沟合帼治降,被斩。大东沟阿訇马成麟率众坚持抵抗,妇女小孩多服毒自杀仅留下男子任战守,战斗经年,十分激烈。马如龙用从法国侵略者涂普义那里买来的洋枪,杀害自己的同胞。十一月马成麟战死,十二月大东沟降。降后,马如龙勒令大东沟交出回族首领三十三人处死,另勒一笔赔款而去。此后,大东沟回民几被杀绝。
        以上事实可以充分说明,“丙辰事变”是清朝政府推行民族压迫政策,残酷镇压云南回民的一次大屠杀。在这次大屠杀中,东乡回汉彝三种民族实现互保,抵制了清政府的反动政策,为有史以来的民族团结树立了光辉典范;而河西回汉互保遭土豪旃占春之流的破坏,造成了空前未有的劫难,回汉人民都遭受了惨重的损失,两相对照,从中总结经验教训,是有重大意义的。


        在咸同滇变那样的特定历史条件下,为什么河西东乡坝的回汉同胞能提出“回保汉,汉保回”这样的主张能得以实现呢?首先必须从我国各民族在历史上的相互关系看,各族的祖先就劳动、 生息繁衍在祖国这块广大的土地上,并形成了各民族人民大杂居、小聚居的分布状况。在经济、文化上互通有无、互相支援、友好往来,在历史上东乡坝的回、汉、彝等各族人民之间,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仇杀、械斗、打冤家之类的事,在发展经济上是互相帮助,共同发展。素有轻手工业之乡的纳古回族乡,他们把手工业技术传授给周围的汉族同胞,发展到今天的回、汉联营企业;运输方面有回汉联合组织的马帮。解放前,我省大部份地区 山高坡陡,交通闭塞,物资交流全靠马帮运输。这也是纳古回族乡的一大优势,许多人从事驮马运输,主要是走通往泰缅边境的迤南大道。迤南大道山高路险,瘴气袭人,还有兵封匪抢。这种种困难,迫使赶马人组织起来。纳古马帮多,枪枝多,他们回汉不分彼此,打伙组织马帮战胜各种困难;在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上互相尊重。在回汉杂居的纳家营村子里,回族有清真寺,汉族有观音寺、土主庙,各信各教互不干涉。汉族养猪关着养,从不乱放。东乡各村汉族赶街路过纳古二营从不把回民忌物带进回民村里和清真寺。在与回民交谈中也不愿说“猪”字,而是用“黑皮”代称;在传统的民族节日中,也是互相邀请、祝贺。回族每年举行圣节都邀请周围的各族代表参加,七街汉族每年正月二十六迎高台,公孙烁的后裔世世代代都要请纳赛荣家的后裔来七街看迎高台,还要专门宰一支羊办清真伙食招待,这一传统的友好往来延袭至今。
        以上史实和现状可以看出,纳古回族乡的回民群众和周围的 汉、彝族同胞的和睦团结,互相友好的关系是自古有之。建国以后,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的社会主义的民族关系又有了新发展。 
现在,党中央把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同我国民族关系的实际相结合,特别是根据我国处理汉族和少数民族关系中的经验和教 训,提出了“汉族和少数民族谁也离不开谁”的思想。这是对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发展社会主义新型民族关系经验的科学总结, 是我国今后正确处理民族关系的一个重要的指导思想,是增强民 族团结,促进四化建设,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的重要保证。随着两个文明建设的发展,民族团结的传统必将更加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