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同治年间甘肃汉回人民联合反对清朝封建统治的斗争

 作者:王文定  来源:回族史论集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04 16:49:26

       

甘肃是一个多民族的省区。在全省辽阔的土地上居住着汉、蒙、回、藏等十三个民族,它们对我国悠久光荣的历史都作过宝贵的贡献。       .

在长期的历史演进过程中,各族人民之间建立了牢固的团结合作关系,为其经济、文化和政治的发展提供了保证,他们在进行自然斗争和阶级斗争时互相协作、截长补短,以便实现其共同的理想。各族人民之间有着共同一致的利益,因而他们之间有着共同一致的团结合作关系具有持久的性质。.

在反动阶级的统治下,各族人民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遭到统治者的破坏、阻挠。他们有时发动侵略战争,挑起民族纠纷以实现其自私自利的目的。但是,这只是暂时的。各族人民之间的友好团结关系是经常起作用的因素,是其历史发展的主流。

在甘肃,回族是一个人数较多、发展较快的少数民族。回族人民以其勤劳、勇敢的美德受到各族人民的赞扬。例如,在文献中有许多这样的记载:“回民性情坚忍、勤苦耐劳、聚之区日形繁庶。”①长时期以来,回族人民与其他兄弟民族建立了亲密、合作的关系,与它们一齐共谋经济、文化的发展。

清朝统治者建立起反动的封建专制统治以后,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政策,挑拨民族关系。为了反对清朝封建统治的民族压迫,回族人民进行了英勇的斗争。例如一六四八年(顺治五年)米剌印、丁国栋的甘州起义,一七八一年(乾隆四十六年)苏四十三的起义等。到了近代则有一八六二——八七三年(同治元年——十二年)的宁夏、河州、西宁、甘州等地的大起义。这次起义持续达十二年之久,蔓延全省十分之七八的地区,予清朝的封建统治以沉重打击,在人民的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清朝统治者利用回民起义挑拨汉回关系。他们力图把回民的斗争锋芒转向对汉民的屠杀,使回民与汉民直接相对立,这样既便其实行血腥镇压,又能削弱人民的力量,巩固其统治地位。但是淸廷的打算没有完全获得成功。陕甘回民的这次斗争与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及其他少数民族起义汇合成为我国近代史上反封建的第一次革命高潮,表现了各族人民的英勇斗争精神。在起义过程中间,回民军阵营既实行了团结汉民的政策,汉民中有许多人(主要是劳动人民)加入起义者阵营,与他们共同进行反对清朝封建统治的斗争。这就不得不使清廷的民族挑拨政策归于破产。下面仅就所搜集到的一些材料对这些问题稍加说明。

 

回民起义军对汉民的团结政策

 

在盈篇累牍的反动统治阶级所遗留下来的文献中,都提到回民起义者对汉民的屠杀、迫害和奴役。但是事实与这些记载相反许多著名的起义领袖所执行的完全是团结、保护并关心汉民的政策。

宁夏地区的起义领袖是马化龙,他不仅是回民最信仰的人,而且也受到汉人的尊崇。一八六三年(同治二年)当回民起义军打下宁夏府城,马化龙去观察时,全城居民,不分汉回,均恭敬迎接。2在宁夏,长时期以来存在着贪官污吏的黑暗统治,汉回人民一律受祸。他们一致愤恨不平。在民国初年到过宁夏的人士的

※原题目为《—八六二——一八七三年甘肃回民起义期间汉回人民联合反对清朝封建统治的斗争》

——编者

著作中曾记载过了这次起义的原因,是由于官府的压迫。这种记载是根据访问而得。这表明了人民群众对于马化龙起义的正确认识和同情。

马化龙无论在宗教方面,或是在政治方面都是一个出色的领袖。他认识到回民的敌人是官府不是汉人,是地主绅士,不是人民群众。在起义的初期,在某些地区曾经有过混乱现象。但在马化龙所领导的地区却没有发生过这类事件。不但如此,他更进一步的执行了团结汉民、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

当宁夏回军攻下灵州后,马化龙委任马占魁去当灵州知州。马占魁也是一个既得回民信仰,又受汉民尊敬的著名回教领袖。马化龙任命他为知州的用意,也就在于打算利用他在汉民中的威信,来执行团结汉民的政策。马占魁临行时,马化龙教导他六个字“少杀人,重农事”,做为施政的根本原则。马占魁到任后,在日常的政治活动中贯彻了这个精神。他一面加强起义者的力量,一面兴修水堤,使被战争破坏了的社会秩序重新建立起来,人民很快安居乐业下来,使逃亡的人民逐渐归来。

第二年春天正月(一八六四年,同治三年)他派人到各寨堡督促农民及时耕种。但所派人员的名称几经讨论,都未确定合适的。后来接受一老秀才的建议,改称“劝农使”。这种对名分的郑重态度也表明了他对农事的关怀。同时,在州署的照壁上画耕织图,劝勉农民勤事耕织。由于执行了这样的政策,人民所受的封建压迫减轻了,处境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一八六九年反动将领刘松山曾向当地汉民询问马占魁待民如何。人民回答他说:“前州牧马占魁虽非朝廷所命,而情关桑梓,事有便于民者试行之”。3人民用这种热情有力的话语表达了他们对回民起义领袖的爱戴。

—八六三年(同治二年四月),马化龙所新建的金积堡被命名为“保生寨”,意谓保护回汉人民。从这个命名的意图上我们也可以窥见马化龙对汉民的态度。在有些记载中提到马化龙视回汉如一家。

宁夏地区渠道纵横,大者有秦渠、汉渠,农业的发展全赖潲溉。为了恢复和扩大农业生产,使军队和居民有足够的粮食,马化龙不但派人修复了旧的渠道,而且修建了许多新渠道。这正是他“重农事”的政策的实现。我们知道,金积堡处于起义者占领之下共有十年之久。在这相当长的时期内,农业得到了继续的发展。其他的经济也如此。这是符合汉回人民的共同利益的。这十年中有很长一段时期是和平时期,当时反动军队被打退,远离宁夏,起义区内的人民有安定的环境来从事生产。更有进者,后来刘松山的反动军队包围进攻金积堡时,马化龙仍然重视农业生产,在战火中抢修水堤,在包围中抢种抢收。与此相反,反动军队却对这些进行和平劳动的人实行屠杀。

除了农业以外,对商业也采取了保护、重视的政策。就地理形势而言,宁夏是水陆交通要道,经过黄河水道及陆路与包头,兰州相连,成为西北的交通孔道之一。在马化龙起义的十年间,这个地区的商业一直是繁荣的。许多晋、陕商人继续营业,他们都是汉人。在旧的文献中所说的“贸易侨寓”就是指此。这种正常的商业活动不但存在于起义者占领的地区,甚至扩及于淸朝势力所统治的地区。在刽子手左宗棠的奏章中有这样的话:“又闻该逆(按:系对回民起义者的侮蔑称呼——作者)于北省各口开设店铺,分布伙友,领本营运,借以探听衙门消息,……臣自燕齐反旆而西,张曜自豫入晋,各省回探皆驰报金积堡,此其明证”。④由干农业商业的继续发展,拥护马化龙的人越来越多,“金积堡旧城,为农商交易之所。及化龙据为老巢 (按:应作根据地——作者),附和者日众”。⑤

无论如何,战争期间人民的生活是痛苦的。故火所烧之处,生产力必然被破坏。粮食供应也受到了影响。马化龙同情人民的处境,允许汉民穿过封锁线去采摘野果,不予阻拦追究。“金积堡城中食物缺乏,汉人入山抓发。归家后涤净,少调丽粉便可充饥。穷民纷纷出城。或恐其逃,请禁之。马化龙曰‘民自求食,何禁为,悉听其便,”。⑥

西宁地区回民起义者的领袖是马桂源。他的家庭靠经商致富。他本人“雄于货,曾措候选同知。虎而冠者也”⑦起义前他担任起义者与清朝官府方面之间的调停者,又署西宁知府。后来不满于清朝的暴政,也加入到起义者阵营,占领了西宁府城。他也采取了许多措施来加强汉回人民之间的团结关系。其中最典型的是修孔庙:

“西宁旧有大成殿在府署东偏,规模狭溢不足以壮观瞻。桂源乃聚众而言曰,昔赵元昊据灵州,国中大修孔子庙,后且尊孔子为帝,尊崇之典自古所无。西宁地居边远,汉、回、蒙、番、不知阐扬圣教,得勿为元昊所窃笑。吾欲扩充孔庙,仲秋上丁,行释菜礼。他日者告厥成功,随诸君子后骏,奔执豆笾仰见宫墙之壮,当亦邦人之所乐为者也。”8

他为修建孔庙提出了堂皇的理由,所谓“阐扬圣教”。这在当时,在所谓“不读诗书”的边陲池区,是多么能打动人心。作为一个宗教家来说,在那种战争的环境下,能采取这样的措施,又非胸襟宽阔、眼光远大所不能及。这一行动在当时具有实际的政治意义。修建孔庙就是尊崇儒教,也就是尊崇汉人的文化传统及思想信仰。这就不能不使两个民族在意识形态上的距离有所缩短。由此我们也可以反证出,起义者没有执行将自己的信仰强迫他族人民接受的政策。另一方面,这也表明学识丰富的马桂源想通过这种活动来提高西宁地区各族人民的文化教育水平。

对于汉民的生计问题,马桂源也给以相当的关怀。西宁各族人民多数以畜牧业为主要生活来源。惟汉人技术较差,收入不多,影响了生活水平的提髙。马桂源曾设法加以改善。

“桂源本循化撒拉回首领,居与番邻,深知其畜牧法与取乳、剪毛皆与汉人不同,故每年出产富饶。汉人则泥守旧法,生计日绌.因以西宁府名义通令各地方设法改良”。9经此提倡,当地汉人的畜牧技术提高了。

以上是甘肃回民起义两个重要中心地区——宁夏和西宁所执行的团结汉民的政策及汉民拥戴回民领袖的情况。其他地区如平凉、固原、陇南地区也有同一性质的事例。不过,这些地区进行战争的时间较久,起义者的活动偏重于军事方面,对政治方面则偏重的较少。

从上面的记载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在回民起义期间,汉回人民建立了团结合作的关系。回民领袖也能认识到团结关系的重要性,从而在实际的政治活动中贯彻这一原则,这就使起义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就,增强反抗封建压迫的力量。在起义期间,汉回人民以他们的团结合作的具体行动表现了民族友好关系,证明了起义的正义性。正因为如此,马化龙、马桂源的事业虽然失败,但却在各族人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受到了人民的同情。“马化龙开金积堡新渠,马桂源改良汉人畜牧。此二人皆回族中的阿洪也,其心地毕竟明白,乌可以成败论。10

 

二汉民与回民并肩进行反清斗争

 

在这次大规模的回民反对清朝封建统治的斗争中,有许多汉民不仅同情、支援回民的斗争,而且加入起义者阵营,与他们并肩进行反清起义。其中主要以劳动群众居多。

在宁夏地区,汉民加入回民军阵营的人数极多。灵州的人民儿乎完全追随了回民起义者,以至刘松山进入灵州后不得不扮演一幕“赦灵州人民从逆罪”的丑剧。统治者把人民对回民起义政权的拥戴说成是“被回所胁,或随教、或改姓,或佣工”,并侮蔑他们是“蚩蚩者氓、完全回化”。这是不正确的,改教的事平时都难禁止,何况起义以后。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反动统治阶级挑拨汉回关系的阴险居心。宁夏加入起义军的汉人勇敢的投入了反对清朝统治的斗争。各路军队大多数不是清一色的回民军,而多半是汉回人民共同参加的联合军。一八六九年十二月(同治八年)金积堡回民攻进环县、庆阳一带,“扰截粮运者约有两支……汉回杂凑人马约二千内外,号四五千。”12

在其他地区也有很多汉人加入到回民军中。一八六七年(同治六年)清朝反动军队在洮州镇压回民起义者时“追击十余里,解散随教汉民数千。”

一八六九年(同治八年)“静宁州回目李得仓、盐官回目何士秀率静宁南北营及盐官营十万人投诚。……张瑞珍按册稽点,实得九万六千二百余人,其中汉民被胁从者三万一千五百余入,遣散回籍。其无归者尚千余人,令在萧河城以北至盐茶、豫旺城一路垦种荒田。”这个记载告诉我们,至少在这个地区加入回民起义军的汉人达到了三万多人,占回民军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这是一个很高的比例,绝不是用威胁手段所能达到的。而且无家可归的汉人尚有千余名。试问他们又是些什么人呢?为什么会无家可归呢?难道还不是在封建制度的压迫下失去了家庭田园的贫苦劳动群众吗?正因为这样他们才投入起义阵营,进行反封建制度的斗争。

在起义期间,汉回人民互相援助,解衣赠食表现了兄弟般的亲密的关系。一八六五年正月(同治四年),清朝反动军队曹克忠部攻占了靖远、会宁、宁静等地的回民村堡。当时有“萧河城回民苏上达赍其马匹、军械,领閤城人民来营求抚。汉民一百六十余庄具保:‘上达实为良善……汉民衣食乏缺皆仰给回民,愿合辞具保,”。15

在战争的破坏下,回民的生活也同样艰难困苦。但他们仍分衣分食帮助困乏的汉民,这表明了他们对汉民的关怀。而且帮助的范围达到了一百六十多个村庄,可见其规模之大和情谊之重。     

一八六五年二月,马化龙为了储备粮食,曾“在金积堡修仓廒,其木料来自兰州,其作徒不分汉回。”16汉民以具体行动支援了回民军的工裎。在金积堡保卫战进行到最后阶段时,马化龙决定停止斗争,愿以个人的生命亲往左宗棠的营盘“受抚”,以保全其余全体起义者的生命,免遭滥杀。宁夏地区的汉民非常同情马化龙及回民起义者。他们不断拿着财物、粮食到清军营盘去替马化龙说情。

“十七日(同治八年——作者〉有久陷金积堡之山西、湖北各省汉民,来营具保马化龙永无反状。……据称伊等向在金积堡贸易”。

“九月二十二日,马化龙复遣汉民解米粮十万斤来营,具保马化龙永无反复状”。17但是反动军队急于想打下金积堡庆功、劫掠财宝,因而顽固的拒绝了起义者的正当要求。

在反动统治阶级的记载中肃州是—个汉民几乎被杀绝了的城市。但在一八六八年(同治七年)时,这个城市里的情况依然是“汉回底定,民大和洽。”当时“成禄、杨占鳌两军围肃州城急。……占鳌领三骑入肃州城。群回见之,皆惊服伏地。……次日众回目款营门,赍前所失镇州印信,请地方官入城视事。……数日之内城内汉回底定,商旅出入,民大和洽。”18由于汉民之加入回民起义军阵营,反动的封建统治阶级遂感到事态发展的严重性。因此左宗棠在镇压起义时采用了“不分汉回,但问从逆”的方针。这更加清楚的表明这个清廷刽子手的反动本质。

但是,汉民参加回民起义不是很广泛的,而且各个地区也没有真正联合在一起,这就影响了它的效用。但是汉民以他们实际的行动表明了对回民弟兄的支援,帮助了其斗争。

 

三回民起义军与太平军、捻军的互相支援作战

 

在太平天国革命的后期曾经向西北进军,以便在这里联络陕甘回民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进一步保卫南京。赖文光在自传中写道:

“数载以来,战无不捷,披霜蹈雪,以期复国于指顾之间。且恐独立难支,孤君难立,是以丙寅秋又命梁王张宗禹、沃王张禹爵、怀王丘达才等前往陕甘、联络回民以为犄角之势。”19

因此,赖文光便于一八六〇(咸丰十年)年底统率大军“偕扶启王由庐淮……直趋武关、越秦岭伐中原、出潼关。于壬戌(同治元年)十二月由郧阳进兵汉中,还师东征,期解京师重围”。20

以后,太平军又与捻军联合,由河南进入陕西。另一股太平军则由蓝大顺、蓝二顺率领也于一八六二年(同治元年)自四川北上进入陕西。以后又进入甘肃,攻克两当,占领秦州 (今天水〉的三岔厅州城。

上述太平军、捻军的进军西北对陕甘回民起义的爆发起了极大的推进作用。《平定关陇纪略》写道:

“关陇之难始于发逆,甚于捻匪,而糜烂于回。回之乱乘发、捻而起”。

一八六二年,秦州所属的盐官、张家川、莲花城等地的回民军掀起了起义,并很快形成为一个中心。当时太平军正在凤翔、盩屋一带与清军鏖战。回民军的起义无形中是对太平军的支援。第二年,盩屋会战失败,太平军向南撤退,清军尾追,企图徼幸。这时,张家川、莲花城两地的回民军进攻陇州之神峪河,打算截断清朝反动军队的粮道。这有力的阻挠了清军的行动,便利了太平军的撤退计划的执行。

一八六四年(同治三年〉八月,太平军余部三万多人由蔡倡龄等率领,自略阳渡过白水江,占领了阶州(今武都)《在这里太平军动员农民加入,扩大势力,以便建立牢固的根据地,把革命斗争继续坚持下去。与此同时,太平军又打算与附近盐关地区的回民军互相联合起来。

“此时,匪众(按:系指太平军——作者)诱胁已聚至三万之多,并将阶州城垣增髙三尺,修制器械,广储麦种、又勾结盐官等处逆回,遥相援应”。22

监关与阶州仅一县之隔,相距很近。太平军与回民很容易会合在一起。反动清军对于这一点甚为担忧,竭力设法加以阻止。在反动派大军的压迫下,太平军未能与回民军会师。但是太平军又坚持进行战斗直到第二年的夏天,这未尝不是回民军牵制的结果。   

在回民军与捻军的互相支援方面,也有许多重大的事件。太平军失败后,捻军转战于山东、河南、陕西数年,反动清军无可奈何,张家川的回民军楼受捻军的号召,时有活动。

一八六六年(同治五年)十一月,捻军由山东进入陕西,大败猜军。这时,甘肃的回民军“六万围逼庆阳府城,将及一月”23第二年初,捻军与回民军在凤翔一带仅一河之隔,随时有渡河会师的可能,他们也竭力实现会师的计划。这支力图与捻军联合的回民军是轨官李得仓部。餘此以外,他们还打算分工协作:捻军进攻朝邑同州,回民军进攻西安。

清廷统治阶级,惟恐捻回会师,因此急忙调刘松山军赶赴陕西,加以阻止。李得仓一大股遂由华亭进入凤翔、陇州,准备援助。在优势清军的阻烧下,捻军与回军的会师计划未能实现。

到了八月间,捻军仍在关中一带袭击清军。甘肃回民军一部曾攻入正宁县,由阿訇冯君福率领,打算进入陕西,帮助捻军。

十一月间,陕西回民军领袖崔三曾号召狄道、河州回民军米贾、张非两支开赴陕西作战。

“米贾为阿浑、又名甘牛阿,张非归其调遺。因捻匪勾结,各选悍党一万,内有番汉叉子抢手一千名,欲往西安,捻攻省城。”24

他们开出后,在岐山一带遇到了反动请军的阻击,入陕助捻的计划未能实现。

回民军与太平军、捻军的互相支援作战对于反对清朝封建统治的斗争具有重大意义。它表明,回民军与太平军、捻军有相同的斗争目标。

他们在战斗中表现了两族人民的阶级团结。在太平天国革命结束时,特别是南京失陷后,西来的太平军与回民军、捻军相互支援作故,形成了西北地区革命斗争高涨的形势。

 

四汉族农民起义对回民军的支援作用

 

在回民起义期间.在淸朝所统治的地区,不断有农民起义反对淸朝的残暴政治。这些起义,很多是在与回民军联合下举行的,或者对回民军的斗争起了支援作用。

战争期间,甘肃人民所受的压迫与剥削较平时加重许多倍。统治阶级将战争的一切负担完全强加在农民的肩上,敲榨勒索、拷打刑逼、无所不用其极。

“军兴十年,官吏幕僚……括财之目繁矣。小者不足言,其大者有厘金、有捐输、有新税、有抽租、有预借、有运脚、有骡价。他省或用其二三,甘肃则全用之。被征敛者追如火煎。”25

同治四年,“秦巩设军面局,賦外勒派……每正赋粮一升外输而四五斤或六七斤。计其值已十倍賦而犹未已……民力既竭窘无以应则委严酷州县敲骨髓以取之。州县刑威竭亦穷无以应则委凶悍武弁拥重兵以胁之。朝指一官曰催面不力夕而黜其名。夕指一堡曰抗面不供,朝而屠其地方。春夏谷缺时百姓父母妻子饿死者委道路不得舁土一掩。盖惟鬻屋典室,输而数百里外,逋欠尚累累日积。民皆相向而哭,以早死为祝。”26

除了官府、地主、反动军队敲骨吸髓的压榨以外,商人也乘机抬髙物价,剥削劳动群众。当时小麦一斗涨到银一百六七十两,即使稍余裕者也购买不起,一般百姓更可想而知了。继战争之后,天灾人祸相与俱来,人民流亡失所,田园荒芜、庐舍皆墟。许多地区,连兰州也包括在内,经常出现人相食的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人民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得掀起起义来回答统治阶级的进攻。

早在回民起义初期,即有李师亮联合回民准备在皋兰县起义。后因内部告密,还没起来就遭到了镇压。这次起义的策划者是一个小知识分子。统治阶级力图把他的起义说成是出于个人野心。

“师亮山西阳曲县禀生,游幕在兰,郁郁不得志,谋结狄道匪徒(按:系指人民群众)王福等乘机作乱。其党告变,县会捕而诛之。”27

一八六五年(同治四年)有称做香客的白莲教徒在靖远县发动了一次规模较大的起义。

“甘肃靖远之三角城,复有香客头目丁建善、陈忠孝二人借烧香为名聚集数千人于该处之朝阳寺创立邪教……纠工匠多名制造军械枪炮刀矛旗帜,并铸有大炮四尊。七月中旬遂率众拦劫官运面觔、捆缚委员兵勇。”28

靖远为宁夏到兰州的大道所必经之地。丁建善的起义直接威胁到兰州的安全,因此总督杨岳斌亲率军队,配备洋枪去镇压。他们先在过店子地方偷袭了丁建善,以后又至黄草梁。在这里另一个起义领袖陈忠孝率领余下的二三百人进行了抵抗。但因众寡悬殊,被马队四面围攻而遭失败。

在陕甘东部接界处,在庆阳一带,到处是起义的农民。他们几千几万一群,占据山寨,对抗官军,夺取其粮草辎重。他们很多与回民起义者互相联合,有的甚至直接投入到回民军的阵营。一八六七年在董志塬,回民军领袖邹阿浑所领导的起义者达到五万多人,其中除回民以外,农民起义者和从反动军队中逃跑出来的士卒占了很大的比例。甘肃环县人周彰所组织的起义队伍也“男妇伙党数万人”。 .

因此左宗棠的反动军队在进攻回民军时,首先遇到了这些汉族农民起义者的阻挠。使其镇压回民军的计划不能顺利实现。左宗棠军队进展的缓慢,一部分原因正是这些农民起义军所造成的。

由袁大魁率领的一支农民军在甘肃、陕西转战数年,与回民军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这支农民军原系捻军的一部。一八六六年冬渡黄河时被清军冲散,折入甘肃,有艾姓、李姓散兵三百多人加入,又收集了起义农民军三千多人,连同各地加入者总计在万名以上,力量相当强大。他们打算在取得回民军的援助下,建立寨垒、长期坚守。袁大魁的农民军都蓄长发、有印信、旗号、以队为单位,由一将军统率,组织较严密,表明具有一定的革命斗争锻练。一八六九年(同治八年)他们在台水、庆阳一带与清军对阵。后来被清军分化的分化,镇压的镇压,卒告失败。

在镇原县的安家山,惠常魁聚集很多人举行了起义。附近梁家原等地农民纷纷响应。一八六九年清军派人去“招降”,官军七人被打死。以后派去的人又遭到了同样的命运。这个地方“三面峭壁,下临深濠,寨踞山岭,无路可上”,使起义者极便于进行防守。距此不远的景家寨在景之惠、景之敬的率领下也掀起了起义,并与梁家原互为援应。

在静宁由张贵率领的农民起义军甚为活跃。张贵是该地威戎镇人,在乡里素有威信,颇得群众的拥护。回民起义以后,他联合安桢桐、杨文远等人,举行起义。先占据威戎镇,水洛城为据点,然后扩大到庄浪县,计有五十多个堡寨。秦安县有许多堡寨接受了张贵的号令。除此以外,与他一同联合农民起义的侯应德也占领通谓、会宁等地堡寨二十余处。这支农民起义军声势浩大,“聚众至二十八营,仿官军营制,部勒其曹,规模齐正,”拥有“静宁、庄浪、会宁、通渭、秦安等县民堡数十处”。29

张贵与回民军建立了较密切的联系。“与镇原孙百万勾结,惨毒甚于回”。又与“宁灵、河狄之回往来勾结。”30

对于这样一支既占有大片地区、团结了广大人民群众、又与回民军建立了联系的农民起义军,统治阶级引为“巨患”,千方百计地设法加以消灭。一九六八年(同治七年)穆图善用欺骗方法“招抚”了张贵。他们对张贵的看法是“察其人乡野农夫耳,无他长”八六八年清军又用同样手段收拾了镇原的回民军,将孙百万与其弟孙百智逮捕,一同处斩。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使张贵极为愤恨,他急忙调集各队人马,向官军展开进攻,为孙百万复仇。他们与官军进行了好几次激烈的战斗,都失败了,但仍不灰心,仍然在会宁收集败散了的人马,“俟官军散队以后,仍图起事”。张贵的这一斗争表现了汉族人民与回民的兄弟关系。

由于官军的横征暴敛,激起了清水县一次自发的人民起义 (一八六九年)。当时官军在进攻河州回民军时遭到惨败,节节退却。一直退到秦州。驻在清水县的清军敖军印部极残毒的拷打百姓,搜刮军粮。在回民起义期间,甘肃清军的粮食勒令民间供办。每营每日需一千斤到八百斤,甘肃各州县历来贫苦,人民负担不了。而“敖天印性情残刻异常,每征此军粮,竟创造非刑以银筘夹粮户鼻孔,牵之以走,必待辗转哀号,勒缴足数,而后释去。其勇丁骚扰万状,又不待言。”31

清水县人民不愿遭受如此残暴的压榨,遂聚集数千人攻入县城,“逐防军、杀县役”,驱赶了敖天印的军队。在此以前约一月,陕西回民军马正和部大举进攻秦安,敖天印的部将傅某将北部城献出,他只身逃跑,兵士开门迎纳回民军。

在反动军队中的哥老会的活动,也给反运派镇压回民军造成一定的困难。在左宗棠着手编组反动湘军时,即曾严禁哥老会在军中活动。但是由于士兵群众对现状的不满,不但哥老会的组织建立起来了,而且逐渐扩大,最后终至发生了联合回民军的起义。例如一八六九年高连升军中的哥老会,“勾结回逆于二月十八日入犯,因而举事”。回民军白彦虎、邹阿訇如约领兵前来。驻在绥德城刘松山反动军有十营也在哥老会发动下举行兵变。

汉族农民起义在整个回民起义期间都不断的发生。尤其是在回民军起义髙涨、势力强大的时候,它具有了更大的规模。汉族农民起义军与回民起义军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互为援应,给反动军队和统治以很大的威胁。农民军的斗争牵掣了反动军队对回民军的镇压,便利了其对反动统治阶级的打击。

 

五统治阶级的内部分化

 

除了人民群众以外,处于压迫者、剥削者地位的汉族统治阶级在回民起义期间发生分化,一部分人加入到回民军的阵营。这进一步证明了回民起义的正义性,说明了清朝反动统治的腐朽性。这部分人包括文武官吏以及士兵。当一八七〇年 (同治九年)清军占领金积堡时,一项大力进行的工作便是“捜捕通贼文武官弁”。可见这部分人还不在少数。

—八六写年,回民军攻占宁夏府城后,宁夏知县彭庆璋即加入回民军。他后来在起义军中担负重要职务。同一年固原州城为回民军占领,把总仇占林、平庆泾巡道(这一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作者〉万金镛、参将景文等均加入起义者方面。在其他地区,也有不少文武官吏转入回民军方面。他们对回民军的斗争起了鼓舞作用。

在镇压回民起义军时,反动军队中时常发生兵变,其中有些是在回民军的直接援助下举行的,有的受了回民军的影响。它们对回民军的斗争也起了推动的作用。这方面最突出的事例是雷正绾部队的起义。

在早期镇压甘肃回民起义军中,雷正绾部队是主力之—。他先在陕西镇压太平军、回民军,后来奉调入甘肃。他的部队中有很多人同情回民。甚至在回民中还传说他本人也同情回民:“雷正绾老大人是个好人,陕西回民往后退一歩,他老人家才往前追一步,所以陕西回民没有吃多大的亏。”32后来又传出他有被回民军拥去之说。那是1866年(同治五年)的事。当时回民军包围了庆阳,他“驻扎在邱家寨(在宁州——作者),并有被逆回拥去之说。”33

一八六五年,雷正绾的部队进攻金积堡遭到惨败,一直退到固原地区。这时粮饷久不发,军中无存粮,士兵饥饿疲惫,对于清朝统治倍増憎恨。回民军著名领袖赫明堂、孙老五占领了固原,他们鼓励该军举行起义。雷正绾的弟弟雷恒遂率领骑队,步队统领李高启率领步兵,倡制大旗,掀起了起义。提督胡大贵响应,起义的人数有好几十营。雷正绾的反动军队绝大部分瓦解了。

他们起义后就与赫明堂的回民军联合,准备由固原向平凉进军,再转攻泾州。李高启的步队四营则驻在平凉以东,雷恒所部活跃于各村镇。后来赫明堂、雷恒、孙老五的联合军推进到泾川二十里铺,卤获了由径川解往平凉的官军饷银一万二千两及大量粮食。

雷正绾部队的起义引起了反动统治阶级内都极大的震动。正如《平定关既纪略》所叙述的:“是时驿路梗阻,文报迟延。上至兰州,下迄西安,道路传闻异辞。邠长一路仓皇惊徙,陕省拨防置守,羽檄纷驰。而甘肃马背监、义岗川两处逆回,复于是时窜至张家川,并分股扰至陇州马鹿镇。风鹤之惊日凡数起。”34

除雷正绾军以外,其余的部队也极不稳定,或“哗溃堪虞”,或直接起义,如陶茂林军,谭玉龙军等。这些起义由于组织不善,与群众缺乏联系,都先后被淸军镇压下去了。散落各地的起义兵士,有的加入农民起义军,有的投入回民起义军,继续进行斗争。

在反动的湘军与其他系统军队之间存有矛盾。湘军待遇优厚,装备精良,骄横恣纵,与其他军队形成鲜明的对比。如与甘肃本地的防军所谓督标兵相比,湘军的待遇比甘肃督标兵高三倍以上。吃不饱穿不暖的督标兵还受到湘军的欺凌。

—八六六年三月在兰州发生了“督标兵之变”,“自二月以来,兵勇粮饷细极。而营兵则兼有室家之累,不免怨望。遂有弁兵王占鳌等密约十八人至城外二朗岗庙中沥血饮酒,共聚众索粮。......一面勾请狄阿、北山回匪前来,献城归教,逆谋既定,遂先往约回。”35

三月初三,督标兵起事,他们先攻入督署杀死许多湘军官兵,然后占据省城,关闭城门,拆阅往来公文。又传言,如果“端节无粮,将尽杀司道各官,仍归回教。”

回民军马生彦部获悉后领兵前来,驻在河北庙滩子,观看动静。后来大批官军开到,镇压了起事,他才拔队归去。

除此以外,还有许多“兵勇入回”的记载。也说的是由清军中分化出来的兵士加入回民军,进行反清斗争。列举两个例子:

一八六六年四月在陕甘交界有一支起义军。它分为两起。

“前股头目是陕回崔三,溃勇袁奎附之。所带马队千余皆雷恒旧部。在后尚有一股,是陕回穆三所繞,有万余人,溃勇李朝庆附之。将由水洛城、固关赴陇。”36

“溃卒、游勇哥老会匪,股数纷繁,互相勾结。而陕回之入庆阳、宁州、正宁、镇原、清水者,络绎奔赴……惊报纷来。”37由此可见,各地的起义者都涌跃的汇入到回民军中去。

反动军队之加入回民军有的是因为粮食不继,有的是不堪官长的压迫。更多的是反对清朝的封建统治。但不管动机如何,他们的行动都削弱了反动阶级的势力,加强了回民军的力量,进一步暴露了清朝封建统治的黑暗。

以上我们引用了极少数材料,简单的说明一下在一八六二——八七兰年甘肃回民起义期间,汉族人民加入回民起义者阵营,与他们并肩反对清朝封建统治的斗争事迹,以及回民军领袖所执行的团结汉民政策的情况。这些说明和分析都是极不够的。

这些说明向我们表明,这次战争乃是以回民为主的反封建起义,是正义的。它绝不是如封建统治阶级所诬蔑的那样是什么民族仇杀。这次反封建的起义之所以获得一定的成就,正是由于汉回人民在斗争中表现了团结合作的精神,这是应当取得的经验教训。

1《甘肃财政正理说明书》初编下,12页。

2《回民起义》卷三,中国史学会编、112页。

3《甘宁青史略》卷十二,恭少觉著11页。

4同前书,43页。

5《甘宁青史略》卷二十,23页。

6同前书卷二十一,43页。

7同前书卷二十,37页。

8同前书卷二十一,44页。

9   同前书,4页。

10   同前书,6页。

11同前书卷二十二,10 —11页。

12《回民起义》卷四,52页。

13同前书卷三,131页。

14同前书,138页。

15同前书,118页。

16《甘宁靑史略》卷二十一,11页。

17《回民起义》卷四,3325页。

18同前书卷三,138页。

19《梵天庐丛录》卷十三。

20同前书。

21《回民起义》卷三,247页。

22同前书304页。

23同前书351页。

24同前书,378页。

25《甘宁青史略》卷二十三,351*

26同前书卷二十一,17页。

27同前书卷二十,33页。

28《回民起义》卷三,324页。

29《回民起义》卷三,142页。

30同前。

31同前书,470页。

32《回民起义》卷四,315页。

33《回民起义》卷三,351页。

34同前书卷三,325

35同前书卷三,338页。

36同前书卷三,336页。

37同前书卷三,37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