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大理回族文学一瞥

 作者:大理回族  来源:大理回族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12-28 19:09:43

微信图片_20191228191025.jpg

自有人类以来,文学就伴随其始终,不断发展,不断繁荣。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中华文化是一株根深叶茂的大树,而中国文学则是这大树上的一朵绚丽灿烂的鲜花。从先秦文学的《诗经》、散文、楚辞,汉代的乐府民歌、散文,魏晋南北朝的诗文、小说及文学批评,以至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到五四时期的文学革命及其后至今的中国现当代文学,中国文学不断从社会生活中、从人民群众中吸收养分,书写时代的进步要求,传递真善美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吹响 时代前进的号角,表现出她的博大精深。文学是民族的自觉,是有民族性的。作为中国五十六个民族共同的中国文学,也有自己的中华民族特性。五十六个民族不同的民族文化物质,不同的民族风格,又构成了不同民族的文学。回族文学,是回族人民长期斗争生活中萌生的艳丽花朵,是回族人民为中国文学宝库贡献的丰实财富。回族文学具有自己民族的鲜明特点,如通过本民族的语言和艺术表现形式,通过民族自觉感、民族心理活动方式和民族审美观等民族心理特征,真实反映了回族人民富有色彩的民族生活,深刻提示了回族人民的精神风貌和时代精神。

  自元以来的几百年间,回族文学在肥沃的中国大地上,吸收、融和着中华文化和伊斯兰文化的乳汁,涌现出不少的回族作家和回族文学作品,为中国民族文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如元代有萨都喇和他的诗集《雁门集》,有马九皋的散曲;明代有丁鹤年及其《丁孝子诗集》,有极富盛名的诗人“金陵之金”,有海瑞、李贽和他们众多的散文作品;清代则有马世俊及其《匡庵文集》、丁澎及其《塞上曲》、丁炜及其《问山诗集》《问山文集》,孙鹏及其《少华集》,马汝为和《马悔斋遗集》,沙琛和《点苍山人诗钞》,蒋湘南和《七经楼文钞》;民国时期的哈锐、沙蕾、木斧、穆青、马宗融等很有名气,他们的作品《赠吴子玉将军》、《心跳进行曲》、《血,不能白流》、《雁翎队》、《拾荒》等亦流行一时。新中国成立以

后,回族作家人才辈出,除宝刀未老、佳作迭出的老一辈作家如穆青、沙蕾、木斧、纳训、马瑞麟以外,还涌现出高深、白练、马连义、马治中、霍达、冯福宽、张承志、沙叶新、马知遥、查舜、杨继国、拜学英等更多的文坛新秀,他们的诗歌、散文、小说、剧本、报告文学、文学评论,或获得多种文学奖项,或在社会上引起轰动,好评如潮。如报告文学《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穆青)、剧本《陈毅市长》(沙叶新)、诗集《星月集》、《马瑞麟诗选》(马瑞麟)、诗集《回回,我的回回》(冯福宽),中篇小说《黑骏马》(张承志)、小说《回民代表》(马连义)、《古尔邦节》(马知遥)、《清真寺落成的时候》(高深)、《回回家》(木斧)、《朋友》(白练)、《虔诚》(拜学英),长篇小说《穆斯林的儿女们》(查舜)、《穆斯林的葬礼》(霍达),译作《一千零一夜》(纳训),文学评论集《回族文学与回族文化》(杨继国)等,无不显示着回族文学的发展与繁荣。地处边疆的云南,自赛典赤•赡思丁主政以来,回族文学也随着全国各地回族文学发展的脚步不断发展。元咸阳王赛典赤长子纳速喇丁,在任元朝高官直至云南平章政事坐镇大理的10多年间,写下不少诗文,今尚存5联“苍洱楹联”,被收入《中国清真寺楹联》一书。明代有马继龙和他的诗集《梅樵集》、闪继迪及其《羽岑园秋兴》、萨天景及其《燕携集》、丁景和《公余清咏》、沐璘和《滇西即事》。清代则有孙鹏、马汝为、赛屿、沙琛、马三龙等较为有名,他们的著作除马汝为、沙琛上面已作简介外,尚有《行原堂诗文集》(赛屿)、《雪楼诗抄》(马三龙)等。现当代有马伯安、纳训、马瑞麟、马宝康、马明康、白山、马旷源等,成就卓著者当数马瑞麟,从事文学创作已70多年,出版诗集、寓言集、诗论集、报告文学集、儿童文学集及古籍译著23部,至今宝马未老,仍在潜心写作。

  大理是云南开发较早的地区之一,接受汉儒文化较早,文化水平较高。自元代回族形成以来,回族文学方兴未艾,回族作家辈出。前文所述元代的

纳速喇丁、明代的丁景和沐璘、清代的马汝为和沙琛,当时都是大理地区的人。

  

微信图片_20191228191029.jpg

马汝为和沙琛是大理回族的两位文化大家。

  马汝为原籍剑川,后随父落籍元江,著有《悔斋诗集》四卷,今遗《马悔斋先生遗集》二卷,民国年间编入《云南丛书》。马汝为才高学博,以善书名重于世,诗文著述造诣很高。

  沙琛是今大理市人,他在文学上的成就主要在诗歌方面,一生作诗1300余首,他的诗“隽妙之语,峰起叠出”,“气奇情迈,绝众离群”,“感人之深”。他的散文也很出色,有“文章燕许”、“文章司马”之誉。可惜他的大部分作品在杜文秀起义失败后被清朝官府销毁,唯《点苍山人诗抄》八卷,因刻于安徽桐城而幸免于难,后被收入《云南丛书》。

  杜文秀时期,由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回族文学也相应地得到发展,产生了大量的诗文、匾联、民间文学等文学作品,尤其是对(楹)联,达到了思想性和艺术性的统一,富有丰满、壮美风格的艺术情调,是这时期回族文学的一大特点。反清起义军统帅杜文秀,不但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和政治家,而且是一位著作等身的诗人。他善于以诗论史,题写了200余件诗文联匾碑帖。他的诗文、楹联,“对仗工整,气势豪放”,言爱国之志、革命之志,字里行间充满着时代的特征和民族乡土真情,充满激情,充满着对未来的希望。

  大理回族口头文学也十分丰富。这一时期,由于环境的影响,民间还流传着许多反映当时社会形态、反清起义和回族人民生活的民间传说故事,如《白旗军的故事》《杜文秀严办坏乡府》《一副对联》《杜小姐》《回彝一家》《穷孩子上学堂》等等,塑造了杜文秀等起义军将士的英雄形象,揭露了清朝廷反动官吏和地霸豪绅屠杀、镇压回族和各族人民的罪行和丑恶嘴脸,揭示了起义的原因,起着教育人民、继承反帝反封建光荣传统的作用。同时,在大理回族中还广泛流传着许多具有民族特色的谚语、歇后语、谜语、民谣等,如“庄稼靠土生,回民守清真”,“脚布手巾拴一处——上下分明”等,生动活泼,特点鲜明。

  辛亥革命以后,大理回族经济有了一定的恢复和发展,回族文学也随之得到发展,涌现出一批回族作者,他们创作了许多思想性强、艺术性高的诗词、楹联、曲调和民歌。知名的如辛亥革命元勋赵钟奇,擅长诗歌、联语,尤以《拟杜工部秋兴八首》《七绝五首》和楹联传诵一时。他撰书的楹联“诚正修齐治平学庸一书孔教中已传厥旨,念礼斋课朝觐天命五事穆圣后责在吾人”,高度概括了回族信仰伊斯兰教的理念精神,至今仍悬挂于大理市芝华清真寺朝真大殿楹柱上。

  抗日战争时期,大理回族青年学生杨廷侯、马绍雄、马学贤等创办《金字塔》月刊,以崭新姿态和回族文艺特色,赢得国内回族青年普遍赞赏。巍山籍的黄埔毕业生朱盛昌,笔名深苍,先后发表数十篇小说、散文、诗歌作品,尤以中篇小说《苍洱之恋》连载,赢得好评。

  

微信图片_20191228191032.jpg

这一时期,大理回族民间还流传着许多民间故事和别具特色、很有趣味的曲调、民歌、歌谣。如《保老师祖的故事》《三千换八百》《杜文秀起义传说故事》《杜文秀和小围埂村》《赶马帮的故事》《赶马调•数地名》等,反映了回族人民勇于反抗民族压迫的革命精神,向往和平安定的社会生活的美好愿望。

  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大潮,催生了文化艺术的繁荣。七十年来,大理回族作家、作者寄情于大理优美的自然山水风光,从中吸取灵感和养分,勤奋书写,不断创作出好的作品奉献给社会,表达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的情怀,热情展示大理回族人民的思想追求、精神面貌和生活情趣,大理回族文学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

  对此,2015年出版的《中国回族文学通史》(当代卷下册)有这样一段客观的概述:“大理白族自治州地处祖国西南边陲,历史上一直是南方 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的交会枢纽。由于大理毗邻南亚、东南亚,靠近中东地区,与阿拉伯世界有较早的交往,这些条件促使大理成为多元文化共存、多种民族聚居的地方。回族与汉、白、彝等其他兄弟民族一道共同创造了灿烂的大理文明。大理的回族作家也在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涌现出一批优秀作家和作品。大理白族自治州回族学会编纂的《大理回族文化丛书》把文学艺术作为重要门类进行收集整理,专门出版了《大理回族文学艺术作品选萃》一书,较全面地体现了大理回族作家的基本阵容和风貌。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家有王瑞康、马福民、马永欢、雨城客、马诚、马碧静等。”

微信图片_20191228191036.jpg


  活跃在大理回族文坛上的这个老中青结合的回族创作群体,年长的有马福民、王瑞康、王毅、马紫钟、忽天倬、米如琳、叶桐、朱顺昌、杨廷侯、

马存兆、马君武、王汉杰、马崇文、马玉堂、冯耀荣、马丽仁、马伟、王国文、杜宝汉、马子兴、王靖宇、王孟基、马琴花、王亮斗、马智武、马文侯等人,中年的有马永欢、马克伟、张金勇、马韶华、张会君、杨会章、马永胜、马学昌、杨进龙、马睿华等人,年青一代的就更多了,有马诚、马碧静、王绍荣、杨泽彪、马志宏、马孟亚、马勋朴、马加彪、马玲燕、纳惠敏、袁媛、马忠信、杨世和等,还有马锦峰、马晓萍、马亚娟、龙朝庭、马春丽等更多的后起之秀。在这众多的大理回族作家、作者中,马福民、王瑞康、王毅、马诚、马碧静、马永欢是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王绍荣、马紫钟、忽天倬是大理州作家协会会员。

微信图片_20191228191039.jpg


  多年来,大理回族作家、作者笔耕不辍,成果丰硕,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更是不断有专著、文集面世。他们或结合回族的历史、文化和回族人民的生产生活,反映回族人民的思想情操和价值追求;或结合大理 、结合工作实际发表言论,反映自己的观念和情感;紧密联系新时期大理发展的生动图景,热情讴歌改革开放给大理、给回族带来的新面貌、新变化,反映大理回族和各族人民在加快发展、振兴家乡的奋斗中,呈现出来的昂扬向上的精神面貌,写出一篇篇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在各级各类报刊上发表,给人以美好的享受。许多作家、作者还结集出版了文集、诗集。比较有代表性的有:马福民著的《大理吟》《马福民诗词书法作品选 》,王瑞康著的《新月集》《新新月集》《大理恋歌》,王毅著的《故乡在远方》,马诚著的《穿越滇西》,马碧静著的《守住这一片阳光》,马永欢著的《神奇美丽的博南》《永平记忆》《四美如春》,王绍荣的诗集《生命的晴空》《四十岁

的天空》,马紫钟的《漾濞风物散记》《核桃源诗笺》,米如琳的《墨花流芳》,叶桐的《晚晴诗抄》,朱顺昌的《红源往事》,杨廷侯的《随心集》,马君武的诗词联选集《素怀吟草》,王汉杰的《大理回族实用对联诗词选》,马存兆的《茶马古道上远逝的铃声》,马克伟的《古道名村东莲花》,张金勇的诗词集《伟大的使命》,马韶华的长篇小说《油香根》《老木匠》,杨泽彪的《月光落枕》,可谓洋洋大观,不胜枚举。

  

微信图片_20191228191042.jpg

在大理的现当代回族作家中,著名诗人马福民是成就较大的一位。他擅长诗词、楹联创作,把诗词创作同书法艺术结合在一起,创作了大量的文学艺术作品并多次获奖。他的楹联“风摇竹影婵娟舞,水映江楼墨客情”,获四川成都望江楼建楼百年征联三等奖;他的词《临江仙•大理吟》入编《中华诗词年鉴》1990-1991年合辑,并被云南省著名作曲家张汉举谱曲传唱。已进耄耋的王瑞康亦成果丰硕,他主要从事散文、随笔写作,兼写小说,先后出版散文集《大理恋歌》、小说集《良心》、回族题材专著《新月集》《新新月集》等8部文集,有多篇作品获奖,其中《新月集》获中国回族学会“中国回族学首届优秀成果奖”文学艺术类三等奖,《大理恋歌》获“第八届‘祖国好’华语文学艺术大赛”图书银奖,《新新月集》获“第九届‘祖国好’华语文学艺术大赛”图书金奖,散文《蝴蝶泉,爱之泉》获中国散文学会“中国当代散文奖”并于2010年入编《中国散文家大辞典》。后起之秀马永欢笔耕不辍,至今已出版9部散文集,其中《神奇美丽的博南》获大理州2013年度公开出版图书奖,散文《大理西湖》获第二届中国散文佳作评选活动二等奖。还有王绍荣、马韶华、马克伟、杨泽彪、朱顺昌、马志宏、张金勇、马孟亚、马勋朴等回族作者,长期潜心写作,佳作频出。

  当代大理回族文学的发展和成就,还表现在大理回族民间团体对回族文学的重视、支持和身体力行上,表现在对大理回族文学作品发表平台的搭建

上。

  

微信图片_20191228191046.jpg

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大理州回族研究会(后更名为大理州回族学会)、大理州伊斯兰教协会、大理穆斯林文化专科学校、巍山县回族学会、漾濞县回族学会、永平县回族学会等回族民间团体相继成立,广泛开展回族历史、文化教育、经济社会、宗教信仰等各方面的研究活动,同时开展回族文学创作活动,丰富和繁荣了回族研究和文化事业的发展。为了让广大会员、回族研究工作者和回族作者有一个进行理论探讨、研究交流和发表研究成果、文学作品的园地,各团体都办起了刊物。州回族学会创办了《大理回族研究》(后更名为《大理回族》),州伊协创办了《大理州伊协通讯》(后更名为《大理穆斯林》),大理穆专学校创办了《大理穆专》(后更名为《大理伊斯兰研究》),巍山县回族学会创办了《巍山回族研究》(后更名为《巍山回族》),永平县回族学会创办了《永平回族研究》(后更名为《永平回族》),这些刊物都开办了专发文学作品的栏目,为广大回族作家、作者搭建了一个发表文学作品的平台。

  以大理州回族学会创办的《大理回族研究》(《大理回族》)为例。这本刊物自2007年复刊以来,就开办了“星辉月光”栏目,发表大理回族作家、作者创作的散文、诗歌、民间传说故事、文学评论等文学作品,13年来已刊发48位作者的散文、随笔119篇,41位作者的诗词、楹联273首(副),8位作者的文学评论8篇,民间故事与传说25篇,这97位作者大多数是业余创作的后起之秀,这些作品大多是内容健康向上,饱含时代特点,紧扣回族群众

生活,展示大理回族人民的思想追求和精神面貌。还编辑出版了“庆祝国庆60年笔谈专辑”、“纪念杜文秀就义137周年专辑”、“庆祝大理白族自治州成立六十周年专辑”三个专辑,刊发49位作者的60篇(首)散文、评论、诗词。

 

微信图片_20191228191050.jpg

 与此同时,大理州回族学会为进一步挖掘、弘扬、传承回族文化和宣传大理,先后编辑出版了《大理回族文化丛书》三辑共16册,其中《大理回族文学艺术作品选萃》《随心集》《新新月集》《马福民诗词书法作品选》《墨花流芳》《大理回族民间故事与传说》等6册为回族文学作品专著,篇章众多,内容丰富,展示了大理回族文学风貌,展示了大理回族作家、作者阵容,推动了大理回族文学向前发展。

微信图片_20191228191053.jpg


  不言而喻,现当代大理回族文学的发展进步是快的,成绩也是很大的。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与全国回族文学的发展与成就比起来,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首先表现在水平还不高,少有在全国打响的拔尖之作;其次是专写回族的作品不多,特别是诗词;再次是成就突出的作家、作者太少,有如凤毛麟角;第四是回族文学研究和评论的文章特少。这些,都是大理回族文学今后发展中需要重视的。

  说到这里,有必要对回族文学的一些问题多说几句话。

  什么是回族文学?回族文学的范围怎样划分?回族文学的特点是什么?这些问题,是几十年来回族文学研究学界一直在争论的问题。一种意见认为,回族文学是反映回族人民生活、具有回族特色的文学;回族作家写的不是反映回族人民斗争生活的作品,不能称为回族文学 ;不是回族的作家写的直接反映回族人民斗争生活、具有回族特色的作品,可列入回族文学的范围。另一种意见认为,回族文学的范围应以作者来划分,凡是回族作家写出的作品,都应称之为回族文学。还有一种意见认为,回族作者反映回族和其他民族的作品,都属于回族文学;其他民族的作者反映回族生活的作品,也可列入回族文学。回族文学范围的划定,时至今日,似无定论。

  回族文化自回族形成开始,一直同时吸收着伊斯兰文化和中华文化的养分,作为回族文化组成部分的回族文学,亦是如此。回族作家、作者使用汉语、汉文写文章、作诗词,并没有妨碍回族文学有着自己的民族特点。大体上说,这些特点是:回族的艺术表现形式和艺术表现手法,回族的语言,鲜明的回族性格,回族自觉感,回族心理活动的方式,回族的审美观,真实反映回族人民富有色彩的民族生活。因此,我认为,一个回族作家、作者,应当自觉地、真实地去表现回族人民的生活和斗争,在作品中体现出本民族的特色,从生活出发,选取回族生活的特定题材,深刻揭示回族生活的本质和时代精神,努力反映出回族人民的精神风貌。当然,这并不妨碍回族作家作者写作反映其他民族斗争生活和广泛社会生活的文学作品。这也是我们大理回族作家、作者应当努力去做的。

  时代前进的号角已经吹响,定会激发广大大理回族作家、作者的文学创作激情,定会涌现出更多的回族文学新秀,有更多的无愧于新时代的回族文学佳作面世,由此展现出一个大理回族文学的新天地。

(作者王瑞康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本会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