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一窝蜂的“战时管制”为何要及时叫停?

 作者:佚名  来源: LuckyJenny 洞见沙龙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2-16 18:54:31

疫情并不是最严重的十堰市张湾区12日晚宣布实施战时管制后,接连有其他地区效仿,截至2月14日晚,宣布实施战时管制或战时封闭管理的地区,包括湖北孝感云梦县、大悟县、湖北浠水县、湖北洪湖市等。


几十万人一夜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被战时管制了。几十万人的城市停摆,几十万人不能出屋,老弱病残的生活需要考虑周全了吗?


领导说,忍耐一下就好了。好吧,人民习惯于忍耐。


究竟有无法律依据?

 

张湾区实施战时管制的通告称,此举是为“减少人员流动,倒逼病源暴露,遏制疫情扩散,避免长期消耗”。并称,非常时期、非常之举,势在必行、迫不得已。

微信图片_20200216185501.jpg
“战时管制”措施相当严厉。通报称,自13日零时起,张湾区所有楼栋一律实施全封闭管理,除了从事医疗、粮食蔬菜等特殊职业的人员外,辖区所有居民不得出入楼栋。根据通报规定,所有强行冲闯小区、庭院、楼栋、道路出入口设置的隔离、警戒、封控设施的一律拘留。
 
张湾区实施的“战时管制”甚至没有时间期限。通报介绍,此次战时管制措施原则上以14天为一周期,“视全市及张湾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效果予以提前解除或持续实施。”
 
为什么要发布战时管制令?张湾区副区长、区防指副指挥长肖旭13日在当地媒体发文称,基层干部群众20天来昼夜奋战,还未能百分之百地掌握所有病患及其密切接触者的信息,“我们担心,仍有一定数量的排查对象散居城乡。”相比耗时费力也难找出所有“潜在威胁”,不如痛下决心,从现在开始,一起再居家坚守14天,倒逼病源暴露。
 
有法律专家指出,宪法规定,只有全国人大、全国大人常委会能决定战争状态的宣布,战争状态针对的是其他国家、武装团体等。战争状态下,可以采取战时管制措施。专家指出,各地不应滥用“战时管制”的说法。
 
我国法律中有无“战时管制”这一说法?并没有,但是《国防动员法》规定,根据需要,可以依法在实施国防动员的区域采取特别措施,其中包括,对人员活动的区域、时间、方式以及物资、运载工具进出的区域进行必要的限制。
 
并且,《国防动员法》规定,国家决定实施国防动员的条件是:“国家的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和安全遭受威胁时”,并且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全国总动员或者局部动员的决定;国家主席根据该决定,发布动员令。”
 
这样看来,十堰市张湾区宣布实施战时管制,于法并无依据,十堰市并没有宣布进入“战时”的权力。

没有法律依据,为啥十堰市张湾区还敢宣布实施战时管制?

据财新和公号“侠岛客”报道,下令战时管制,是地方干部揣摩中央指导组的意思所为。

微信图片_20200216185815.jpg
就凭这一句话,就下令战时管制。人们要问的是,这一决定经过全国人大、全国大人常委会的讨论了吗?

显然,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某些地方领导不是遵循法治原则,而是只揣摩上面的意思,以对自己乌纱帽最安全的方式行事。

老百姓的利益、个体的权益,并非他们的优先考虑。

“打麻雀运动”

这种运动式的“一刀切”、“一窝煮”的做法,让人想起了当年一哄而上的打麻雀运动。

1957年1月18日,时任教育部副部长、生物学家周建人在《北京日报》发表题为《雀是害鸟无须怀疑》的文章,认定“麻雀是害鸟,害鸟应当扑灭,不必犹豫”。
 
随后,麻雀定为“四害”之一,围剿聚歼麻雀运动首先从四川省开始,自1958年3月20日至22日,全省灭雀1500万只,毁雀巢8万个,掏雀蛋35万个。随后,天津、哈尔滨、杭州、长春、镇江、北京等城市纷纷效仿。

四川更是开创“大兵团作战”模式。“样板县”新繁县组织民众发出千军万马般的吆喝,加上敲锣、敲盆、敲尿桶、敲竹筒……吓得麻雀飞过几个田块便坠下地来。

截至1958年11月上旬,全国各地不完全的统计共捕杀麻雀19 .6亿只。时任中国文联主席、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作《咒麻雀》诗一首,刊于1958年4月21日的《北京晚报》,诗曰:“犯下罪恶几千年,今天和你总清算。毒打轰掏齐进攻,最后方使烈火烘。连同武器齐烧空,四害俱无天下同。”

《人民日报》认为,这是人类向自然开战,征服自然的历史性伟大斗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文艺工作者也奉命讴歌“这场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性伟大斗争”。

小小麻雀在全民围剿中,弄得几乎断子绝孙。结果使农田当中的害虫几乎没有天敌,而让次年的粮食严重歉收,发生极为严重的饥荒问题。

不久后,很多鸟类学者通过野外研究,证实了在麻雀的食谱中,人工种植的谷物仅占不到50%的比重。麻雀最终从“四害”中除名。

日本、新加坡的做法

就在中国的一个地级市宣布对该市一个辖区实施战时管制时,我们身边的一个国家——日本,虽然也遭遇疫情,但并没有采取简单粗暴的做法。

日本厚生劳动省14日宣布,东京、神奈川、和歌山及冲绳等6个都道县新确诊共7名日本人感染。另外第三班武汉撤侨包机回国者中有1人确诊,国内感染持续扩大。部分新增病例感染路径不明,出现社区传播的可能性增大。

对于扩大强制隔离的对象,日本政府一直小心翼翼。2月14日之前,日本并不能对无症状的感染者也将使采取强制住院等隔离措施。
 
为了阻止疫情扩大,日本政府2月13日宣布,通过修改相关政令,使对无症状的感染者采取强制住院等隔离措施成为可能。

微信图片_20200216185507.jpg

在防控疫情时,日本政府还需考虑人权方面的问题。停泊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游轮发生了中国以外最大的聚集性新冠病毒感染事件。截至2月13日中午时分,停泊在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游轮上感染者已经达到218人,甚至有检疫官也被确认感染。
 
据日本媒体报道称,由于此前日本政府将新型肺炎指定为感染症法的指定感染症和检疫法的检疫感染症,按规定不能对没有症状的人员进行强制隔离,一直让人员滞留在船内等待涉嫌侵犯人权。
 
日本人并非不紧张,他们在国内出现疫情的情况下,还大力援助中国口罩等物资,日本国内都出现了口罩短缺,于是政府教民众自制口罩。
 
日本政府并非不紧张,但并没有乱了章法。
 
类似的还有新加坡。
 
照说新加坡作为小小的城市国家,更便于封城或实施战时管制,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声明,表示不会封城。李显龙说:

“政府并没有规定大家一定要留在家里,不准出门。防范措施多一些,活动少一些,不过大家还是可以照常生活。 

李显龙说,“其实,最大的考验不是病毒的问题,而是我们如何维护我国的社会凝聚力,做好心理防备,共同抗疫。面对新病毒的惶恐,我能够理解。但是如果变成惊慌失措,这无济于事。”

是的,不要变成惊慌失措,这无济于事。

众所周知,当前抗疫形势严峻,但一刀切、一锅煮的举措大面积实施,一是无法律依据,二是效果未必好。

说得严重一些,它有可能是另一种形式的懒政怠政,《人民日报》曾刊文对此加以鞭挞:
微信图片_20200216185513.jpg
《人民日报》文章指出,

“简单粗暴”看似雷厉风行、轰轰烈烈,实为披着马甲的懒政怠政。为“维护城市形象”,对所有流动摊贩一禁了之;为“保护生态环境”,对所有工业企业一停了之;为“整合教育资源”,在行政村合并时,对辖区内学校一并了之,凡此种种,每一个看似合理的目的背后,投射的都是懒政怠政的影子。取缔所有流动摊贩,比疏导分流、实施持证经营管理省事得多;关停所有企业,比全面排查、分类施策轻松得多;并村时索性一起并校,比为照顾偏远地方学生保留一定的教学点少操心很多。

文章称,这种简单粗暴的行政方式,虽然给自己减少了些麻烦,虽然看起来是有所作为,却给人民群众增加了烦恼,透支的是党和政府公信力......”

遗憾的是,在这次疫情防控中,一些地方采取的措施正是看似雷厉风行、轰轰烈烈的一刀切,一锅煮。

一些地方以整体利益之名,简单粗暴地践踏个体权利,严重影响民众的正常生活。

一些不人道的情形其实早已出现:

湖北50岁货车司机被困高速近20天,在高速上“流浪。
微信图片_20200216185518.jpg
大人被隔离,有病的孩子无人照顾死亡。
微信图片_20200216185527.jpg

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病人家的房门被钉死、锁死;没有戴口罩的,不分青红皂白被粗暴地“绳”之以法.....

人们注意到,2月13日,新华社发文——


法治,我们党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也是应对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重要手段。

“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

微信图片_20200216185532.jpg


一窝蜂的“战时管制”,背离法治轨道,违反了依法治国原则可以想象,如果不加阻止及时叫停,其他没有搞战时管制的地方,必然会一窝蜂效仿。

抗疫要紧,但切莫乱了章法。切莫让简单粗暴的“一刀切”、“一锅煮”掩盖了某些地方的懒政怠政。

不要病毒未灭,却先失了人道,伤了民心。

违反依法治国原则的一窝蜂“战时管制”可以休矣!

文|Je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