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一次前所未有的回族调查研究:(6)干部:问题与对策建议

 作者:佚名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6-10 19:44:46

    【编者按】: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经济社会发生急剧变化,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回族地区亦不例外。为了西南边疆的稳定,为了民族团结、繁荣、进步,经云南省政府批准,由云南省社科院牵头以“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为题,开展调查研究,课题组成员和课题顾问组成员来自省委省政府多个部门和单位,有理论工作者,实际工作者,省、厅级干部,基层干部,有回族,亦有汉族、白族,彝族等兄弟民族。该课题1990年12月启动,历时一年零三个月完成,形成沙甸区等10个乡镇的乡情调查报告和1个综合研究报告,出版24万字的《云南回族乡情调查》一书。这次调查研究规模大,阵容强,数据详实,分析科学,既提出问题,又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建议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回族调查研究。
     《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虽然已过去近三十年,但仍值得当今我国民族宗教问题研究借鉴,本网站公众号拟择期部分转载。
   

                                           中国回族学网 

 

南是一个多民族的边疆省份,也是回族较多的省份之一。回族地区的稳定和发展,对于加强民族团结,发展民族经济,建设和保卫边疆,维护全省的安定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回族地区的稳定和发展,关键在于加强回族地区基层组织的建设和回族干部队伍的建设。


1、历史与现状       

   .

历史上,云南回族主要来自政治、经济、文化发达的中亚、西亚和中国江南一带。回族先民主要由将士、官吏、商人等组成。因此,云南回族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以及人才和劳动者素质上起点较高。在云南社会发展史上,一些回族的将领和高级官吏有颇多建树。如元、明时期,入居云南的回族将士,由于立有战功,不少人相继被任命为地方官。


赛典赤首任云南行省平章政事,他成功地在云南推动了行省建制,维护了国家统一,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赛典赤逝世后,其长子纳速剌丁继任云南行省平章政事;次子哈散曾任临安、元江和广南道宣慰使都元帅;三子忽辛曾任云南省右丞;五子马速忽,亦曾任云南省平章政事;其孙忽先,亦曾任云南省平章政事;沙的官至云南行省左丞;赛伯杭曾任中庆路达鲁花赤……除赛典赤及其子孙外,元代在云南任职的回回人还有也罕的斤、雪雪斤、怯烈和彻里贴木尔等人。


明王朝开国功臣之一的回族人沐英镇守云南10载,为云南社会的安定、行省政权的巩固作出了贡献。沐英逝世后,子孙世代袭位云南最高军政长官镇守并建设云南,从沐英至沐天波,沐氏世代镇守云南达13代,历经近3个世纪之久,其间有六王、一侯、一伯、九国公、四都督。此外,还有驰名中外的大航海家郑和,思想家李贽等人。


清代,由于清政府实行残酷的民族歧视和压迫政策,回族失去了元、明时期的重要政治地位,在淸朝统治者的血腥屠杀下,回族人才遭到毁灭性的摧残。


从杜文秀起义到辛亥革命时,云南回族经过40年的艰难奋斗,文化、教育逐渐复苏,人才也逐渐出现。1906年,留学日本的云南回族青年赵钟奇、保廷梁、孙永安、王廷治等,在东京首批加入同盟会;回族知名人士马聪、马观政、马殿选等人,参加了蔡锷任都督的“云南军都督府”的工作,为推翻清朝封建统治作了努力。大革命时期,回族马登云是云南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参加了云南早期的地下革命斗争,他为新中国的诞生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历史上云南回族的人才成长,有三个特点(或分三个阶段):第一、元、明两代,有不少回族上层人士为军政要员,回族对云南的发展贡献较大。第二,清代,淸政府大搞民族歧视,回族受到压制、人才难出,杜文秀起义的18年间,云南,尤其滇西,出了一大批反清军政人物,随着起义的失败,云南回族人才遭到毁灭性摧残。第三,辛亥革命到新中国建立的40年间,回族人才逐渐出现,其结构是文化、宗教人才多,政治人才少。


建国后,各族人民都成了国家的主人,政治地位得到空前提高,回族干部的培养同其它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一样,受到各级党组织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在各级党组织和政府的关怀、培养下,一大批回族干部迅速成长起来,特别是改革开放10余年来,回族干部队伍得到空前的壮大和发展。据有关部门1991 年初的统计1,回族干部与本民族人口的比例为2.92%。仅次于满族、蒙古族、纳西族,


①关于回族干部的统计材料,以下数据来源均与此桕同。

 

在全省25个少数民族中名列第四。广大回族干部为振兴云南,富民兴滇积极工作。回族地区的基层组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贯彻改革开放的方针,认真执行党的各项政策,为回族地区的稳定和发展做了大量工作。

 

2、问题分析

 

目前回族干部队伍的状况与当前的工作需要和形势的发展很不适应,表现为:

 

       (1)  干部队伍“三多一少”,结构比例失调



所谓“三多一少”,是指专业技术干部和一般干部多,老干部多,高龄干部多,较高层次的党政领导干部少。


专业技术干部和一般干部多。据统计,现有专业技术干部 10661人,占回族干部总数15233人的70%;—般干部2835人,占干部总数的18.6%;专业技术干部和一般干部共占干部总数的55.6%,比例较高。其原因,一是回族文化教育较发达,大学和中等专业学校的学生较多,每年都有一批毕业生进入专业技术干部和一般干部队伍的行列;二是回族居住地域良好,一部分人居住在城镇,大部分人居住在人多地少的交通要道,因而进入机关企事业的机会多,从业人员的一部分被吸收为一般干部。


回族具有光荣的革命斗争传统,建国前,不少回族同志就参加革命,他们或南下入滇,或在云南参加地下革命工作。因此,回族有较多的老干部,这是回族干部队伍的一大特点。


高龄干部多。据统计,回族干部中,现有60岁以上在职干部31人,占干部总数的0.2%51〜60岁的2137人,占干部总数的14%,高龄干部比例大,居各少数民族之首。


较高层次的党政领导干部少。据统计,回族干部中,省级或相当者2人,地级或相当者21人,县级或相当者311人。从这些数字来看,回族领导干部并不少。但是,如果把超龄(60 岁以上)干部以及与同级职务“相当者”的专业技术干部除去,县以上的干部就不多了。提为地州级以上的党政一把手更是屈指可数。


总之,回族干部队伍中的职业结构、年龄结构和较高层次的党政领导干部的级别结构等有些失调。

 

      (2) 基层组织存在三个问题



第一、有一部分村级组织不起作用。例如,砚山县平远街镇田心办事处(原回族乡)下属4个村民委员会,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党团组织近3年来未进行过组织活动。


第二、党员年龄老化现象严重,文盲半文盲比例大。例如,永建乡138名回族党员中,50岁以上的有109人,占80%30岁以下的有10人,占7%;文盲半文盲有103人,占75%;通海纳古乡党员71人,50岁以上的49人,占70%;文盲半文盲62人,占87%


第三、基层干部心有余悸。十年浩劫中,回族地区的基层干部被推到“破四旧”斗争的第一线,文化大革命被彻底否定之后,他们便成了错误路线的受害者,心灵受到严重创伤。给回族地区的基层干部带来了消极影响。

 

      (3)  党政领导于部的成长有三大困难。



其一、散居对干部成长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


全省53万多回族散居在127个县市,居住地的大分散,使绝大多数回族没有大的聚居区而不能充分享有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所享有的某些权利。而我省其它少数民族居住大都比较集中,近半数都有自己的自治县、自治州或联合自治州。随着区域自治法的贯彻实施,这些民族,从基层到县、州都有自己的一批党政干部,形成合理的党政干部队伍结构。回族党政干部的成长,缺乏这方面的条件,因而难以形成合理的结构。


其二、云南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各民族的干部都应该培养,并且应该比例大体平衡。前些年,大批回族老干部在各级党政组织任职,回族党政干部的比例较高。因此,对回族年轻干部的培养未能引起足够重视。目前,大批回族老干部相继离退休,回族党政领导干部青黄不接,出现断层,后备干部明显不足。


其三、社会舆论对回族干部的成长不利。十年动乱,在全省26个民族中,回族受害最深。“四人帮”制造的“沙甸事件”,给沙甸及滇南回族,乃至全省回族强加了种种莫须有的罪名。1979年“沙甸事件”得到平反昭雪,回族人民心头的政治压抑得以解除,但是对回族已造成的不良舆论,不可能立即消失。又由于不少干部、群众对回族历史、现状、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各方面缺乏了解,在社会上对回族产生了不少误解、偏见,也给回族干部的成长形成了障碍。


由于上述三方面的原因,回族干部的成长表现为三个特点:一是走专业技术干部道路的多,走党政干部道路的少,这与我省许多少数民族干部成长的特点正好相反;二是走自我成长道路,不像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那样享有区域自治的某些权利;三是党政干部大多由专业技术干部转向而成。

 

3、对策与建议 

 

1)提高对培养回族党政干部重要性的认识。建国后我省回族党政干部兢兢业业地为党和人民工作,对回族地区的稳定和发展作出了贡献,增强了民族团结。沙甸事件平反后,需要做艰巨而大量的善后工作,由于一些回族老干部发挥了其他民族干部不可取代的特殊作用,善后工作比预想的顺利得多。实践证明,培养一支回族党政干部队伍是我省长治久安的需要,是改革开放的需要,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需要。目前,在大批回族党政干部已离退休或即将离退休的情况下,加强回族党政干部队伍的建设,培养后备干部已刻不容缓,有关部门应给予高度重视。


2)回族党政干部队伍,应该是一支结构合理,任何时候都能发挥作用的队伍。所谓结构合理,应是从村、乡、县、市、地州到省都有回族党政干部,在回族较多的地州、县、市,有相应级别的党政领导干部,如在昭通、曲靖、昆明、大理、玉溪、红河、文山等地州市,应有回族地州级党政干部。建国40年以来,我省培养了若干少数民族的省级党政干部,而回族没有出过本省箱的省级干部,这与云南回族的实际不相适应


这支干部队伍,应该具有较高的政治素质和组织水平,既能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又熟悉回族情况,密切联系回族群众,在回族中有一定威信。平时,他们应上情下传,下情上达,沟通各级党政组织与回族群众的联系,起桥梁作用;应参与回族地区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决策工作。关键时候,他们也能深入到回族群众中间做思想政治工作,发挥特殊作用。


(3)  为回族党政干部创造密切联系本民族群众的良好环境。回族干部是否能发挥其他民族干部不可取代的特殊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是否能密切联系回族群众。回族是一个全民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伊斯兰教渗透到回族生活的各个方面。就连民族节日都带有一定的宗教色彩。本来,参加民族节日是民族干部与本民族群众联络感情的最好形式之一,但是,回族党政干部参加回族的三大节日,顾虑颇多,往往回避。久而久之,就会因此脱离本民族群众、失去他们的信赖而不能发挥其特殊作用。为了使回族干部保持与本民族群众的密切联系,应该制订有关政策,如鼓励他们参加回族的三大节日等。


(4)  采取特殊而有效的措施培养回族党政干部。全民信仰伊斯兰教和居住地大分散是回族的两大特殊性。培养回族党政干部应从这两大特殊性出发,制定其特殊措施,这些特殊措施应包括:


第一、对回族基层干部实行特殊培训。其内容除一般必修课程外,还应增加中国回族史、中国回族与兄弟民族关系史、宗教学原理、伊斯兰教史等内容,使回族基层党政干部既懂得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又熟悉本民族的文化、历史;既能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又能在群众中树立较高的威信。


第二、由于种种原因,回族党政领导干部通过选举进入县以上领导班子十分困难。为了保证县以上党政机构中回族干部有适当的比例,应有必要的规定和措施。


第三、物色与提拔回族党政干部必须走群众路线,在坚持德才兼备原则和四化标准的前提下,应当注意选拔那些熟悉本民族情况,能联系本民族群众,在本民族群众中有较高威信的同志,做到上级信任与群众信任相一致。过去,在群众中有威信的干部,上级机关不一定信任;而上级机关信任的干部,不一定有群众基础。这种不正常现象,应该克服。


第四、为回族的党政领导干部密切联系本民族群众制定特殊政策。回族全民信仰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渗透到回族生活的各个领域,在许多方面已很难划清风俗习惯与宗教信仰的界限。如果硬要求回族党政干部与伊斯兰教彻底断绝关系,那就等于要求他们与广大回民群众脱离一切关系。鉴于此,党和政府应就有关回族党政干部保持本民族风俗习惯问题制定特殊政策,允许回族党政领导干部参加本民族的节日活动,明确回族党政干部参加节日活动,就像彝族、傣族的党政干部参加火把节、泼水节一样,属于尊重回族的风俗习惯。鉴于伊斯兰教为回族的全民族信仰,所以不仅应当鼓励回族党政干部参加民族节日活动,而且还应当允许他们同本民族群众一起参加一些具有宗教性的民族活动,与群众打成一片,保持鱼水关系。回族干部更应该尊重本民族群众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 


附:

1、《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课题组成员

组  长

        高发元  中共昆明市委副书记,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回族

副组长

        马明礼  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民委副主任,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会长,回族

        秦钦峙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原处长,副研究员,汉族

成  员(按姓氏笔画为序)

         马  经  云南民族学院讲师,回族

         马平安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原处长,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秘书长,回族

         马兴东  云南民族学院讲师,回族

         马迎春  云南省委办公厅副处长,回族

         马维良  云南民族学院副教授,回族

         王  建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王子华  云南民族学院讲师,回族

         向跃平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回族 

         杨士杰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白族

         李荣昆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李维燿  云南省经济干部管理学院讲师,回族

         张锡盛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范祖锜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云南社会科学》副主编、副编审,汉族

         龚友德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蒋文中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汉族

         樊子实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办公室主任,回族



2、《云南回族现状与发展调查研究》课题组顾问

        王连芳  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回族

        刘树生  云南省政协主席,回族

        梁金泉  中共云南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汉族

    (以下按姓氏笔画为序)

        马立三  云南省民委主任,彝族

        马品珍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部长,回族

        马超群  云南师大历史系主任,教授,回族

        王晓川  中共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副部长,汉族

        毕道霖  云南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汉族

        杨兆钧  云南大学西南亚研究所教授,回族

        何燿华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研究员,汉族

        纳广用  昆明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

        纳国祥  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回族

        林仲明  北京外国语学院教授,回族

        徐仁信  昆明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回族

        郭正秉  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云南省新闻出版局原局长,汉族

        董恒秋  中共云南省委农村工作部部长,汉族